分卷閱讀7(1/2)

加入書簽

  撫上胸膛,那日小娃吸吮的感覺便記起來,欲火便燒得更兇了;再移向腰腹間,幼兒特有的滑嫩肌膚磨蹭的記憶又回來,讓無界難耐地開始扭動身體;手扶上昂揚,嬰兒小腳恰到好處的力度又在記憶中復蘇,直讓無界哼叫出聲來。就在無界於欲海中浮沈,快到臨界點的時候,一聲聲嘶力竭的哭喊突然在頭腦中炸開──那是他昨夜離開君家後院時聽到的莫塵最後一聲嚎哭,一切感覺便潮水一樣的退去了。

  無界停下所有動作,愣愣的對著房梁發呆。直到小半個時辰過去了,無界才悠悠嘆口氣,輕謂一聲,“還是舍不得啊!”

  當天夜里,強忍了一日的無界早早便去了君家,依舊如昨日一般,扒在房頂上偷看。

  莫塵的狀態更差了,嗓子已經完全啞掉,哭聲明顯弱了很多,眼睛也腫得像個小胡桃,但仍是不吃不睡也不停的啼哭著。君家夫婦精神也明顯的差了很多,黑眼圈都出來了,可見也給折騰得不善。奶娘也終於顯出些焦急的神色,大概是也沒見過這麼倔強又能哭的孩子。

  “怎麼辦?怎麼辦?大夫也說這麼不吃不喝的哭下去是不行的,可,可……”君夫人急得又是哭又是跳腳,無奈小孩子一點不領情,仍是沒完沒了的哭著。

  “我也沒見過這麼倔的孩子,居然一哭就是兩天。”奶娘也給累得夠嗆,連說話聲都已經顯得有些虛軟。

  “今夜我們輪流休息吧,總要有人照顧孩子,不能都睡,但也不能累垮了咱們,到時候孩子更沒人照看了,實在不行,把小三小四他們也叫過來幫著帶孩子。”君當家的也是累得聲音沙啞。

  “別麻煩小三小四了,他們連家都沒成,哪兒會帶孩子啊?還是我們輪流來吧!”君夫人擦干眼淚,也同意輪流休息的做法。

  就這樣,這一夜屋內三個人輪流睡,輪流照看仍舊徹夜啼哭的莫塵。醒著的人試圖喂水喂奶,間或還得把屎把尿,睡著的人也沒那麼踏實,間或醒來顧盼,但到底都算休息了個把時辰。只有無界,守在春日的寒夜里,隔空望著啼哭的莫塵,徹夜心疼著。

  待天將明的時候,掙扎了半宿的無界還是走了。不是他狠心,而是他也看得出來,君家人的心疼不比他少,而且也帶莫塵極好,那對莫塵原該是一個很好的歸宿。只是……唉!

  無界走的時候,又聽到莫塵哪種仿佛撕裂了心的哭聲,只是聲音遠沒有昨日有力和高亢,啞啞的,幾乎已經發不出聲響,卻仍是嘶聲哀泣著,仿佛控訴著什麼。

  回到谷中的無界這一天都不知道自己怎麼過的,就看著日頭東升西落,到月亮升起來的時候,便又急慌慌的出發了。去處無他,自然還是君家後院!

  第三日夜里的莫塵,明顯虛弱了下去,哭已經沒了音,只剩下孱孱的哼氣聲,眼睛也已經睜不開了,淚水卻仍順著眼角在淌,仿若不流干最後一滴淚不罷休似的。也才不過三日,胖嘟嘟的小臉就尖削了下去,粉嫩白皙的膚色也暗淡了下去,整個人都給人奄奄一息的感覺。

  君家的後院今日人很多,即使已近深夜,君氏夫婦、奶媽、大夫、被叫做小三的店小二,和一些無界見也沒見過的人都堆在屋里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