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3)(1/2)

加入書簽

  一目十行的將信紙掃了一遍,隨后坐回椅子閉著眼睛,輕敲著扶手。

  黃奕和對面的桌子上,劉自衡站著,拿著一支筆在幾乎鋪滿整個桌面的宣紙上寫寫劃劃,偶爾將筆擱在硯臺上,負著手在屋子里來回走動。

  與兩人相隔沒有多遠的屋子里,葉曹正表情嚴肅的在燭光下驗著尸。墨化成人形坐在窗臺上,仰著頭看著外面的月色……

  一夜無眠……

  當月亮西陲,燒到底部的蠟燭在一陣風的吹動下,熄滅了燭光。鴿子扇動翅膀的聲音破空兒響,閉著眼睛敲著扶手的黃奕和猛地睜開了眼睛,看向那只飛到窗臺上的鴿子。不等對方完全停下,加入一旁同伴的隊伍,就如同閃電般的抓住了鴿子,撤了鴿子腿上的信紙,打開。

  接著眼睛猛地亮起來,嘴角喜悅的勾起。不過隨著他往下看的動作,勾起的嘴角放下,而握著紙頭的手越來越用力,讓紙頭皺了起來。“碰!”紙頭被黃奕和用力的拍上桌子。

  正一手撐著臉頰,胳膊支在桌子上,的劉自衡驚嚇的身子一抖,被拿著的毛筆在紙上重重的劃了一道線,然后跌在宣紙上。茫茫然的睜開眼睛,劉自衡看向顯然怒火沖天的黃奕和:“發生了什么事情?”

  閉著眼睛深呼吸了幾口,黃奕和緩緩睜開眼睛,然后平靜的看向劉自衡:“沒什么。只是收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

  “哦。”劉自衡點頭,繼續看著桌上的紙頭,皺起了眉頭。

  “碰!”又是巨響,被用力推開的門撞在了墻上,葉曹抬腳跨進屋內,眼睛赤紅,臉色同樣白的可怕。他朝著黃奕和看去,然后開口,“一切如你所想。”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雙更,然后我的目標是明天完結~

  所以我會把故事壓縮一下……嘗試一下緊湊的故事情節。

  將一些不是主要的故事情節給刪掉了,放到番外里去。

  接著是定制問題……我在糾結我到底要不要開……

  因為感覺這篇文不是很值得定制啊……撓臉頰……

  而且,如果要開定制的話,我需要整理一下,我的本意是將里面的東西完全整理,然后啰嗦的刪掉,改一些情節啥的……

  但是,我有預感,我改了,就會大部分改掉……撓墻……那么短時間內定制是不太可能的……

  最后是……為毛我會有中倉促完結,被說成爛尾的預感……

  希望……咱這預感不會實現……

  捂臉飄走……

  55

  55、五十

  聽到這句話的黃奕和并沒有任何高興的神情,只是閉上了眼,藏在袖子里的手握了握,臉色鐵青。隨后看向劉自衡:“東方不敗不是東方不敗案子的兇手。”然后就繞過劉自衡走了出去。

  劉自衡眨巴眨巴眼睛看向葉曹,滿眼的疑惑。

  葉曹嘆息一聲看向劉自衡,然后開始將黃奕和之前問的問題說了出來。

  “……所以,是因為那個弓箭的問題?”劉自衡眼睛睜的大大的總結。

  “嗯,沒錯,那個弓箭的s的位置和上次尸體上的位置相似。他們都喜歡將位置設定為胸口。”

  “可是……上次那個是針,這次的是弓箭。而且,上次的那個應該沒有人可能在一瞬間出現在臺上。那些個戲子難道不會尖……叫嗎?”劉自衡反問,然后聲音漸漸的低下去,接著嘟囔著結束……

  葉曹看了他一眼說:“你已經想到了,不是?”然后打著哈欠的嘀咕了句我去睡覺了,便離開。

  “對……”靜靜的站在原地。片刻后,劉自衡轉身朝著椅子走去,扯了一張新的宣紙,放到桌上,用鎮紙壓著,然后拿著毛筆沾了沾墨水,開始在宣紙上書寫。

  “老爺……”管教急促著腳步垮了進來,“黃捕頭到了牢房,說要將從封禪臺帶回來的女人帶回京去。”

  劉自衡停了停動作,隨后頭也不抬的說,“讓他帶著離開吧。不過,弄一輛囚車,派幾個衙役和他一起去。”

  “是老爺。”管家說完,轉身朝著外面走去,開始安排。

  很快,衙門門口就停了輛囚車,女子一身囚服的坐在囚車內,低著頭,如同失了魂般的靜靜坐著。幾個衙役也圍著囚車站好。黃奕和牽著馬走出來,管家朝著他行禮:“黃捕頭,老爺說給你一輛囚車,然后幾個衙役,幫你護送女子上京。”

  黃奕和看了會兒管家,隨后跨上馬,扭頭看了眼衙門,說了聲:“走。”便打算騎著馬朝著城外走去。

  幾日后,城內突然張貼起官榜來。一些識字的人站在官榜旁,看了看,然后告訴其他人。隨著人們的口耳相傳,大家都知道了,原來前段時間傳的沸沸揚揚的東方不敗案子根本就不是東方不敗干的。是那個新上任的任我行想要除掉東方不敗,然后命令手下干的。一些小道消息也隨之流傳起來,比如東方不敗早就在任我行成為教主的前一天就被任我行殺死。

  以及任我行和外族勾結,不但陷害東方不敗,還與外族合謀,企圖滅了中原武林。不過最后因為外族毀約,死在了岳不群的劍下。接著更加小道的消息傳來,據說有人曾經在前嵩山掌門——左冷禪的身旁看見外族人……而左冷禪在武林大會上,像護衛一樣護著那個外族人。

  好在中原武林人士也不是好糊弄的,在合力圍攻下,終于滅了這個禍患。盡管所有人聽到這個消息都是很高興,但是大部分人的心底都埋下了疑惑,既然嵩山掌門有可能與外族交好,那么其他掌門呢?是不是也有這個可能?眾人越想著,越人心惶惶。一些江湖人士索性退了江湖,不再參與江湖的事情。

  而在眾人慌著神,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一輛小馬車,以及幾個侍從打扮的人離開了城,朝著南方行去。

  再過了幾天,一隊形色匆匆的侍從來到了城內。領頭的一個人打開了圣旨,吊著嗓音的在衙門內對著劉自衡宣讀了圣旨。接過圣旨的劉自衡念完“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的臺詞后,領著那隊人前往了楊家院子。在推開門后,看見的卻是空落落的院子,以及陌生的一家四口。

  又過了幾天,劉自衡帶著管家在交接了衙門事物后,跟著那隊人離開了城,上了京。

  兩個月后,一道密旨被傳遞到了各地官員手上……

  上面只寫著幾行意思模糊的字,讓一眾官員頓感疑惑,卻也不能不照辦……

  ————————————————————分割線————————————————

  ……揚州……

  俗語有云:煙花三月下楊州。三月的楊州,春光明媚,鮮花開的芬芳誘人。一輛小馬車在幾個騎馬的侍從護衛下,緩緩而又穩妥的順著官道朝著楊州城行駛而去。

  一只小手突然從馬車內探了出來,撩開車簾子,然后一個十二三的娃娃探出了腦袋,左看右看。

  負責趕車的小男孩并沒有轉頭就開口:“少爺,如果你想看外面,就可以出來坐著。”

  正探著頭,一臉得意的享受著四周風光的娃娃聞言尷尬的僵了下動作,便縮回頭去。然后馬車內傳來輕輕的交談聲,接著那個娃娃撩開了簾子走了出來,坐在了小男孩的身旁,腦袋轉啊轉的看著四周。

  周圍騎著馬的侍從仿若習以為常的看著前方,注意著周圍。

  “娃娃,要不要騎馬看看?”一個騎著馬,蒙著面的女子開口。聲音清脆,誘的其他正行駛在官道上的人看了過去,然后在看到女子的騎姿時,忍不住贊嘆一聲英姿颯爽,好一個女中豪杰。

  娃娃聽到女子的聲音,滿臉渴望的看著女子的馬,搖了搖頭:“不了。”然后繼續四處看看。

  馬車內的一男一女聽著馬車外的交談聲,揚起了笑容,彼此對視一眼,眼里凈是滿意,溫柔和得意。

  “夫人。”男人開口,聲音溫柔,聽著感覺像是書生,但是身形上的感覺卻像是莊稼漢之類干粗活的人。他含著一絲滿足的繼續說:“我們的娃娃長大了。”

  “嗯……”女子聞言揚起一抹笑容,在偶有輕微顛簸的馬車內,耀眼無比。

  男人伸手貪戀般的撫著女子的臉頰,嘆息的說:“夫人,這次幸苦你了。”

  女子任

  東方不敗之撿個媳婦來愛 夜縈bl_分節閱讀_69

  由男人的動作,仿若享受般的瞇著眼睛,蹭了蹭男子的手低喃:“不辛苦。”

  男人笑的溫柔,一手撐著椅子,湊了過去吻上女人的臉頰:“這次我們在這里待得久一點吧。”

  “好……”女子揚唇,笑的溫和。接著轉頭接住了男子的吻……

  “爹娘!我們到揚州了!”娃娃高興的喊聲傳入馬車內,隨之馬車停了下來。讓兩人的動作隨之一頓,已經窩在男人懷里的女子保持著原本的動作,看著男人呼吸一滯,然后帶著些許戀戀不舍的仰起頭,離開自己的唇。唇角隨之挑起的笑的壞壞。

  “你啊……”男人嘆息,低頭寵溺般的咬了咬女子的鼻子,隨后忍不住的笑出聲來。

  女子也隨著勾起嘴角,發出輕笑的露出嫵媚笑容。

  男人低頭著迷般的親了親女子的臉頰,接著拿出一塊絲綢將女子的臉孔遮了起來。

  馬車的窗簾隨之挑起,守門的衙役看著馬車內的端坐著的兩人,放下窗簾,然后說:“沒錯,是一對夫妻。”

  接著沒過多久,馬車動了起來。坐在車上的兩人彼此對視一眼,擱在椅子上的手交握著……

  楊氏客棧的門前,停下了一輛馬車。隨后小二走到了一個侍從旁,與之交談了一會兒,便領著眾人朝著后院走去。客棧內的眾人看著這一幕都詫異著向身旁的小二打聽起來。在小二得意而又自豪的介紹下,明白那隊人就是他們的家主和他家夫人以及孩子。接著,沒一會兒,整個揚州城內,大街小巷都知道近兩年突然冒出,而且生意做的不小的楊家家主拖家帶口的來到了楊州城內。

  再然后揚州城內的各式商行都發出了邀請函,而收函的人皆是楊家家主。

  “夫人……”安排好所有人的住宿,楊亭旭抬手推開門走進了一間屋子。

  東方坐在屋內的椅子上,仰頭看著楊亭旭,笑的燦爛:“相公。”

  “夫人累不累?”徑直朝著東方走去,楊亭旭停步在東方的面前,溫柔的問。無視著身后跟著他進來的小二以及雜役。

  “不累。”同樣無視著其他人的東方溫柔的看著楊亭旭問,“相公,累不累?”

  豎著耳朵聽著兩人你儂我儂的對話,小二指揮著雜役放下浴桶,倒水。同時心里直叫乖乖……他們這些個在楊家打工的人都知道楊家家主和夫人的感情非常好。據說家主還沒有發達的時候,夫人就跟在家主身旁。而家主發達以后,也沒有做出什么對夫人不好的事情,相反兩人你儂我儂的繼續恩愛非常。

  每次逢年過節的時候,掌柜的前去報賬然后回來都會不是的嘀咕說,家主又弄了什么什么好東西,給夫人用。據說楊家胭脂坊就是因為要給夫人做出更多的漂亮胭脂,才被家主弄出來的。而絲綢坊貌似也是……難怪一些聽過他們家主與夫人故事的人都說,嫁郎寧嫁楊家家主。

  不得不說,這確實是很好的選擇。只是……楊家家主似乎眼底只有楊家夫人……小二又小心翼翼的瞅了眼家主,然后馬上收回來的指揮著雜役們悄無聲息的朝著的屋外走去。接著輕輕的關上了門。

  圍在門口的一些小二雜役立刻八卦的湊了上來,拉著他們走到一旁的角落,開始八卦起來。

  屋內……僅剩下東方和楊亭旭兩人后,楊亭旭笑的溫和:“夫人,我來為你洗澡。”

  低垂下眼睛,東方點了點頭:“嗯。”然后紅著臉頰,任由楊亭旭為自己脫衣服。自從他們拜堂到現在,已經兩年多過去了。雖然自從他的身體暴露以后,每次洗澡都是楊亭旭親自動手替自己脫衣服。但是,東方還是在楊亭旭每次的動作時感到害羞。他紅著臉頰,低垂著臉,看著楊亭旭動手,給自己解開衣帶,脫去外衣……

  衣服隨著楊亭旭的動作脫去,東方越發低下臉去。然后在最后一件貼身衣服被楊亭旭脫開后,楊亭旭彎腰的直接將東方打橫抱起,然后不顧自己衣服被打濕的小心翼翼將東方放到浴桶中。

  勾著楊亭旭的脖子,東方紅著臉頰弱弱的說:“我們一起洗。”

  “好。”楊亭旭笑的寵溺,然后當著東方的面脫去衣服……

  作者有話要說:二更結束,應該還可以吧……這樣緊湊程度……

  戳……

  56

  56、五十一

  看著兩年來一直看著的動作,東方紅著臉,越發覺得害羞起來。一是因為當著眾人的面,他是一個女子。所以女子的禮儀成為東方每日的必修課。二是自從讓楊亭旭知道自己是東方不敗后,東方有重拾葵花寶典,練得越來越深后,東方的心性也越發y柔起來,越來越酷似女子。

  不過在娃娃的眼里,他只會說,那純粹是爹爹寵出來的!比如,每日早晨的打扮,爹爹都會很高興的替娘找著新出的胭脂,然后給娘上裝。兩年下來,娘被爹爹弄的越發注重打扮起來,真真是女為悅己者容。

  另外,因為娘想當女子,爹就把娘當成女子來對待,每日外出就會記得給娘帶回一些小飾品。娘喜歡女紅,爹便親自弄了一個絲綢坊搜集各地除了送進宮里的好料子,然后給娘讓娘在閑暇時做做女紅,打發時間……

  這種種行為讓娃娃又是得意,又是無奈。爹爹寵娘是天經地義的好事情,但是因為這樣讓一些女子有了嫁進楊家的意愿就不好了。

  “少爺。”白天充當馬夫的小男孩正站在桌子旁磨墨,聽見娃娃嘆息,喚道。

  回過神來的,娃娃看著眼前堆得滿滿的請帖,揉了揉腦袋,只覺得頭疼萬分。

  “少爺,老爺說,少爺只需在宣紙上寫一些看這些請帖的感想以及處理辦法就可以了。”小男孩開口說。

  娃娃笑著點了點頭,知道這些請帖就是爹爹給自己的布置的任務。自從他們離開了嵩山后,爹爹就開始做出了生意。從小小的飯館開始越做越大,越做越雜。朝廷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突然就提倡起商業來。各種商業活動被激發起來,一些做得好的商人甚至能夠獲得一些官府的生意,比如官服的制作,官糧的買賣等等……

  一些被世家壟斷的生意也逐漸開放給了平凡商人。這讓原本有些死氣沉沉的商界被激活起來,各種商業活動越來越頻繁起來。一些小的商家也隨之快速發展起來,爹爹就是盛著這股東風快速發展的。而且爹爹不似其他商家慢慢發展的經營手法,爹爹做的是拿錢給一些想要發展,有能力發展,但是苦于沒錢的商家。讓他們自個兒經營,經營好了,再自行決定是留下來,還是換了錢以及利息脫離出去自行發展。

  大多數商家在發展后都選擇留下來,一則是感激爹爹在他們困難時,出錢幫了他們。二則是偶爾有了問題,爹爹會作為家主出面幫他們解決。

  爹爹說,這個經營方式更加像是一種聯盟,自主經營權掌握的在各個商家自己的手上。而他只是作為一個頭腦以及金庫,偶爾出出錢,給那些商家們提提更好經營的意見。

  所以娃娃一直覺得每年過年過節前,各個商家找到爹爹對賬的行為純粹是一路游玩著來聚一聚,然后吃些好吃的,小住個幾天,休息休息,然后游玩著回去繼續工作。爹爹說,那是公費旅游。每次看著那些個商家笑瞇瞇的來——可以玩了,精神百倍的走——去工作了,娃娃就覺得爹爹好厲害,讓那些人辛辛苦苦的動作,然后坐著等收錢。

  “少爺。”男孩看著娃娃走神,開口低喚。

  回了神過來,娃娃眨眼,然后開口:“小寒,你可以去休息了。今天你趕車應該很累了。”

  “少爺?”男孩低頭看著硯臺里的墨。

  同樣看了看墨,黑色的墨水的占滿了一半的硯臺。看起來足夠寫幾十張宣紙了:“可以了。這墨足夠了。剩下的我自己來,就行了。”

  小寒沉默了一下低頭:“是少爺。”然后轉身輕聲的朝著屋外走去,小心的合了門離開,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去。

  待小寒離去,娃娃捏著筆對著請帖開始苦思冥想起來。唔……那幾個有女兒家的怎么解決,他是絕對不會讓自己有個二娘的。還有那幾個明顯是有拉媒傾向的請帖,要怎么拒絕?爹啊!您對娘太好了!好到都引起別人想要飛蛾撲火了!他能不能全寫上拒絕兩字啊啊啊啊!!

  娃娃鼓著臉頰,拿著筆重重的在新宣紙上寫了又劃劃了又寫。心里安慰,想要成為像爹爹那樣厲害的大商人,他絕對絕對不能得罪人。至少不能明擺著得罪人。爹爹說商以和為貴,和氣才能生財。所以他不能得罪人,也不能說得罪人的話。可是他真的真的好想撕了這些請帖,眼不見為凈!

  拿著宣紙,楊亭旭帶著些許無奈的笑意看著紙上一筆一劃仿若刻出來的字。又看了看一旁不停捂嘴打著哈欠,睡眼朦朧的娃娃。忍不住嘆息一聲:“娃娃,你就怎么不喜歡那些人?”

  “對!”鼓著臉頰,娃娃用力的點了點頭。他昨天就因為這些紙頭害的他睡的一點都不好,滿腦子的都是萬一爹爹被其他人給搶了,娘怎么辦。

  坐在一旁靜靜喝著茶的東方,反倒是一點都不急。只是在進來是瞄了一眼那些攤開的請帖,就坐在一旁楊亭旭特意為他準備好的墊子上,閉目歇息。

  “你就那么不放心爹爹?”楊亭旭的嘆息一聲,笑的無奈。

  娃娃搖著臉:“不是,最主要是那些女的湊在爹爹的身旁,娃娃覺得郁悶。”

  楊亭旭哭笑不得:“你娘都沒有吃醋呢,娃娃怎么就郁悶了?”

  娃娃仰頭:“爹爹的身邊站著娘最好看,其他的難看。”

  “……”楊亭旭無奈,低下頭繼續看著宣紙,“所以,你就打算我們一起去。”

  “對!”娃娃用力點頭,“爹爹,他們又沒有說去的人是多少,所以娃娃我打算的鉆這個空子。我們一起去,讓他們明白爹爹和娘有多恩愛。”

  楊亭旭笑的滿意,然后又翻了幾張宣紙:“那么一些點名說是要我獨自前去的請帖呢?”

  娃娃咧嘴笑的狡詐:“那些請帖上沒有說什么時候,那么爹爹可以不再飯時前去,去了也可以很快回來。就說爹爹要陪我和娘用餐。”

  聽著娃娃的打算,楊亭旭與東方彼此對視了一眼,隨后轉頭看向娃娃:“好,就按照娃娃所言。”

  娃娃笑的燦爛。嘿嘿,他絕對要給那些女人好看,告訴他們爹爹是娘的!可不是所有人能夠肖想的。

  夜幕降臨,揚州城內掛起了大紅燈籠。揚州城第一首富的院子里賓客云集,交換著彼此的消息,聯絡著感情。不過所有人都會在交談時朝著外面看去。因為他們都清楚,此次的宴會主角還沒有出現。這次宴會可是楊洲首富為著這幾年突然冒出的楊家家主辦的,就不知著楊家家主捧不捧場了。

  已經在此之前邀請過楊家家主的幾個商家正對其他人描述著這個非常傳奇的家主。在一大堆的贊揚中,他們都用著遺憾的口氣說,這個楊家家主有點狡猾。每次出現要么是拖家帶口的,要么是在不是飯點的時候出現,在快到飯點的時候離開。讓想要拉媒,想要將女兒嫁給他的那些個商人郁悶萬分。偏偏找不到理由將對方留下來,因為對方有很好的借口,比如娃娃還小,需要

  東方不敗之撿個媳婦來愛 夜縈bl_分節閱讀_70

  早睡。比如夫人和娃娃等著他回去吃飯呢,就不多留了什么……

  于是這些個找不到理由,偏偏越來越覺得楊家家主是個不錯的女婿或者夫婿的人就決定學著楊家家主的動作,帶著自家夫人女兒來參加揚州首富舉辦的宴會。他們就不行,這樣子會逮不住那個像泥鰍一樣滑溜的楊家家主。說不定那個楊家家主看到自家女兒就一見鐘情,立馬說著娶回家。

  至于楊家原配夫人……就算當初跟著楊家家主很漂亮。不過現在也估計是黃臉婆一個了,畢竟聽說當初跟著楊家家主的時候,楊家家主還沒有立業。而且那夫人到現在還沒有給楊家家主生過一個娃兒,分明是犯了無出之罪。說不定明兒個,楊家家主就不耐煩那人,直接休了去。

  再說了,男人嗎……哪個不有點花花腸子,他們就不信了。從小好吃好喝,精心養育,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而且還知書達理的自家女兒會比不上一個鄉野間的村婦。

  這男人么,不都是喜歡些溫室里的嬌柔小花朵兒。就連他們這些個娶了正妻,又養著幾個小妾的人偶爾也會忍不住上窯子逛逛,找找幾個解語花一夜風流一番。

  至于自家女兒被嫁進去以后,做小的問題。全然不再這些個男人心里,自家女兒自然是最好的,那個糟糠之妻怎么比得過自家女兒。肯定是在女兒進去沒多久后,就被提出楊家家門,然后讓女兒成為正妻。關于成為正妻之前的小妾身份,以及有可能受到的委屈,同樣沒有出現在男人們的心底。

  “楊家家主到。”門前收請帖的人在看到楊家家主的請帖后,立刻跑進了屋內傳達消息。

  瞬間所有人都轉過頭來,看向朝著屋子走來的楊家家主,并沒有感到任何意外的發現他身旁跟著兩人。

  早就被父親告知今天帶著自己來參加宴會,是為了給自己相親一個對象。一直當盤房小姐的未嫁少女們帶著些許春心萌動看向來人,然后心跳驟然加快。全然忽視了來人身旁跟著的蒙面女子,以及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娃兒。

  這次的宴會主人——揚州首富耿毅撫著胡須笑容滿面率先迎了上去:“楊老弟,多日不見。近日可安康?”

  楊亭旭揚起笑容:“耿老兄,我今日身體好的很。到是你,我前幾日聽聞你大病了一場,現在如何了?”

  耿毅拍著胸脯,聲如洪鐘:“好的很呢!幾日前只是偶感風寒,發了些熱。結果卻慌了家人,誤以為我大病起來,所以才有了這個誤會。讓楊老弟擔心了。”

  跟在耿毅身后的一名俊逸男子出聲:“爹,你那日發熱的厲害,不是小病。”

  被戳破了牛皮,耿毅紅了臉,只能低喊一聲:“耿霜!”

  “耿伯伯~”娃娃突然仰頭,甜甜的叫著。

  “唉~娃娃。”聽到娃娃的聲音,耿毅笑開了臉,忍不住捏了捏娃娃的臉頰,帶著些許遺憾的說,“娃娃,怎么不胖了?上次見你的時候還是圓滾滾的呢。”

  作者有話要說:第一更……累死我了……

  57

  57、五十二

  笑迷著眼,娃娃任由耿毅捏著自己的臉頰。

  “娃娃最近在長身體呢。”站在楊亭旭身旁與楊亭旭牽著手的東方笑的柔柔。

  “哦,長身體啊……難怪看起來比上次高了很多。”耿毅笑迷著眼繼續捏捏娃娃的臉頰,然后站起身,“義妹今日可好?”

  東方笑的柔柔:“多謝哥哥關心,妹妹身體安好。”

  娃娃仰頭,得意萬分的說:“爹爹可照顧娘了。”

  “哦……”耿毅八卦的朝著娃娃擠了擠眼睛,“這次你家爹爹又給你家娘買了多少胭脂飾品?”

  娃娃夸張的張開雙手,比劃了一個大箱子:“這樣箱子都裝不下。”

  “哦,這樣子的箱子都裝不下啊……”耿毅刻意拖長了音說,然后與娃娃對視一眼笑的狡猾。

  “哥哥……”東方拖長著音低叫,心底是說不上害羞還是竊喜。

  “啊對了。義妹,你嫂子有東西要給你看。”耿毅說話,然后叫來一個的家仆讓對方領著東方去了后院。

  一旁豎著耳朵聽這里動靜的眾人沉默萬分,他們原本以為的鄉野村婦竟然是揚州首富的義妹……而且看行為舉止,言辭吞吐,儼然是大家閨秀,而且還頗有成熟的韻味,讓那些個搭著對比強烈,男人都喜歡解語花的人都忍不住晃了神。捫心對比了一番,都有種自家女兒比不上楊家夫人的感覺。

  想著,男人們轉頭,看見的確實自家女兒直了眼睛的盯著楊家家主,忍不住的瞪了一眼。

  “爹……”幾個少女看到自家父親瞪視自己的眼神,委委屈屈的低下頭,弱弱的喚道。

  “盯著男人看,陳何體統!”

  “爹……女兒錯了……”

  在幾個少女被她們恨鐵不成鋼的父親低罵的同時,娃娃和耿毅互視一眼,笑的得意。顯然的,此刻的鬧劇是他們一手促成的。

  無奈好笑的看了眼娃娃,前幾天娃娃鬼鬼祟祟的做著什么小動作,他還以為是在打著什么壞主意,結果沒想到娃娃竟然想到了這個注意,還拉著耿毅一起做。

  “楊老弟。”看著楊亭旭識破,耿毅c嘴,“這主意可不單單是娃娃想出來的,還有我的份。娃娃說這次你剛到的揚州,收到的請帖上全是家里有待嫁女兒的,要不就是聽說有養女什么的。他不就是怕義妹因此受了什么委屈嗎……于是我就幫他出了這主意。也算是我這個做老哥哥的照顧自家妹子。”

  “爹爹……”趁著耿毅在一旁說情,娃娃眨巴眨巴眼睛,一臉的天真。

  本來就不想因此生氣的楊亭旭笑的無奈,拍了拍娃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 pk10全天免费计划网页 竞彩篮球2串1稳赚不赔 手机上炸金花技巧规律 时时彩组三稳赚方法技巧 超级大乐透开奖规则 北京pk10技巧 北京pk拾赛车全天计划 pk10技巧稳赚7码图片 pk10赛车冠亚和值公式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