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閱讀125(1/2)

加入書簽

  “德音!”殷希聲怒火上沖,不管不顧地吼道:“德音!找!去找!把賞令貼出去!一年半年,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都把人給我找回來!去找!”

  殷希聲失態道:“你滿意了嗎?!”

  以奴反而柔和了神色,眉眼彎彎,帶出一抹溫柔的笑:“爺能從心就好。”

  殷希聲一瞬間潰不成軍。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殷希聲哪里不夠好?平州也沒有找到樓嵐起。是殷希聲不夠好嗎?以奴也不愿成為殷夫人。

  “我愿意。”以奴說,“今日起,殷氏主母,名陳以奴。”

  殷氏大喜!

  直到喜服加身,殷希聲還有些踏不著實地的飄飄然感。

  “你不是不喜歡我…”殷希聲自言自語,又自我困惑,“那為什么先前不肯答應我?”

  以奴拿過桌上的玉梳,給陷入思考的殷希聲挽發:“我要嫁與的,是一個男人,而不是一位家主。你當初太輕浮,扛得起一個大姓,自己的人生卻還飄蕩著沒有歸依;且男人要成長,總要先有成長的目的。一無根基,二無目的的人,是不可能成為一個可靠的丈夫的。”

  “你曾度過的光陰,就是你成長的根基;想找到那位朋友,就是你成長的目的。二者俱全,你已經具備成為一位丈夫的條件了。”以奴扶正殷希聲的發冠,含笑的視線與丈夫在鏡中相遇:“我也是第一次當一個妻子,共勉吧,夫君。”

  以奴對于殷希聲,是妻,是友,更是師。

  以奴是個極上進的人,還沒學會做好一個妻子,就要先學會做一個主母,其中艱難,不是外人能道的。但以奴將兩者都做到了力所能及的最好,閑暇時光,也會和殷希聲學琴藝和丹青。從冬雪初下時學起,到桃花落的時候,以奴筆下桃花已經栩栩如生,可引蜂蝶了。

  “我也有一個桃花的故事。”以奴洗過筆,把新成的畫卷掛起來,緩緩開口,娓娓訴說:

  “她是花柳巷一個無名的流鶯,我很小的時候,她就在巷里了,那時候,她是梨堂街最美的女人。

  花柳巷里是沒有桃樹的----想來這種靈秀的植株,也不愿長在污濁之地。出了花柳巷,要到過兩條街才有一株小桃。我那時還小,母親不許我出門,每一年的春天,都是她走過兩條街,去折一枝桃花。她留一朵,剩余春色都歸我。

  突然一年春天,她是空著手回來的,她告訴我,那株小桃沒有了。我問她,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