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3 部分(1/2)

加入書簽

  原來是給辛苦忙碌的諸女送宵夜來了。

  吃過宵夜,楚江南沖著她們眨了眨眼睛,笑道:“我準備洗澡,有沒有人想要陪我去?名額有限,要去的可要抓緊機會。”

  這種荒無恥的要求也只有好色男人才能這樣光明正大的提出來,而是還滿懷期待,但理想和現實往往是有差距的,楚江南見無人應聲,心中不禁沒心沒肺地想道:“沒搞錯吧!這種好事怎么沒有人踴躍報名?”

  革命先烈教導我們“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楚江南知道要幾位夫人“爭先恐后”投懷送抱那是不可能了,除非利用天魔氣鼓動催迫她們心中春情r欲。

  椎名由夜倒是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不過她的身份決定在女主子面前,沒有她多少發言的權利,即使楚江南在這點上并沒有作出明確的要求,但是身為女奴,這些是必須要知道和遵守的。

  “朝云送宵夜辛苦了,就獎勵你和我一起洗澡,幫你洗白白……當然,還有阿奴也是……”

  楚江南伸手攬著權朝云盈盈不堪一握的纖腰,對房中其余諸女笑道:“諸位娘子這么辛苦,當然也是有獎勵的,嗯,今晚我們就大被同眠,快樂到天明,哈哈哈……”

  楚江南快,在座諸女的動作也不慢,紛紛起身,她們起身不是奔向浴室,而是擋在楚江南的面前,囧!

  眼看諸女漸漸不善的眼神,神勇無匹的楚大官人也感覺大是吃不消,他訕訕松開摟著權朝云纖細柳腰的咸豬手,憨憨笑道:“s蕊,s蕊,這個習慣,你們也知道的,這個習慣而已……”

  不好意思在待下去,楚江南拉著對他千依百順的椎名由夜,大步往洗浴間走去,他當然不能等房間中的諸位美女表個態什么地,若真是賴在這里等她們表明態度,那才是真正腦殘了,如果一個男人要等女人答應過后才和她,那男人這輩子只能當處男了。

  氤氳的水氣、騰騰的熱水。

  畢竟是服侍人出身,有過和楚江南一起洗浴的經歷。

  椎名由夜此時顯得就比其他美女們要大方自然多了,她走到楚江南身邊,伸出纖纖玉手為他脫去身上衣服。

  楚江南此時可是享受了,身旁有美女伺候著,身心放松,別提有多舒服了。

  很快便洗好了,先天高手的身體本來就很清潔,洗澡根本不是為了潔塵,只是單純的享受罷了。

  楚江南并沒有急著出去,而是兩只手開始在椎名由夜柔美的嬌軀上恣意地起來,好久沒有和自己的小女奴親熱了,嘿嘿,今晚就滿足一下這個欲壑難填的東瀛蕩婦。

  隨著楚江南雙手揉搓力度的加大,椎名由夜身上也開始生出了生理反應。

  楚江南把椎名由夜的嬌軀翻轉過來,對準她那賞心悅目,無比的嬌嫩花x直接弄了進去……

  椎名由夜私密羞處,嬌嫩滑膩,緊窄狹小,且有彈性十足,在楚江南不停的進攻進攻在進攻之下,她的美眸越來越迷離,聲音越來越嬌柔。

  外面還有四個美女在等著自己,速戰速決才是王道,而且說句老實話,在浴室里那啥沒有床上舒服。

  想到便立刻付諸于行動,楚江南的動作幅度越來越大了。

  沒過多久,椎名由夜就在楚江南迅猛的攻勢下,達到了快美的激情巔峰,幸福得昏厥了過去,正是投降繳械了。

  輕松搞定了椎名由夜之后,楚江南卻發現自己弄得她乏力,四肢酸軟,連擦干身上的水珠的力氣都沒有。

  搖了搖頭,嘆息一聲,楚江南只能客串一把,把椎名由夜身上的水珠用干凈的毛巾拭干,至于過程,由于太過香艷,有違社會和諧,所以就此打住略過。

  楚江南打橫了將椎名由夜兩女從浴室里抱了出來,回到單婉兒的臥室,他發現只有單婉兒,蕭雅蘭,乾虹青三女在等著自己寵幸,單疏影卻是不在了。

  她今日恰巧也是月事來了,知道楚江南待會兒回來了自己或許就真的難逃魔爪了,所以趁著他洗浴的機會,當了“逃”兵。

  楚江南輕輕地放在了單婉兒臥室里那張巨大的床榻上,盡管經歷了先前好色男人狂風暴雨般的洗禮,但是椎名由夜這東瀛蕩婦卻還是有些兒意猶未盡的意思。

  第368章 雙美競艷

  在楚江南那間寬大的臥室里,妖嬈嫵媚,風情萬千的蕭雅蘭坐在楚江南的腿上,姿勢親昵而曖昧,乾虹青和單婉兒兩女在一旁坐著,安閑雅靜,只是那微紅的俏臉和美眸中遮掩不住的羞意卻說明了一切。

  楚江南不懷好意的視線在諸位美嬌娘身上一一掠過,眼中閃過讓人耳紅心跳之色,嘿嘿笑道:“夫人們,你們看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我們是不是該安寢了?這孔子說過:人生苦短,及時行樂,一百年太長,我們只爭朝夕。”

  諸女低聲碎了一口,旋又噗嗤一聲輕笑出聲,這話哪說孔子說的。

  “既然相公想要歇息了,妾身遵從便是。”

  聽了楚江南幾乎是l的求歡要求,乾虹青這蕩女馬上就做了回答,看來剛才那段時間,諸女沒有組成什么所謂的后宮聯盟,來限制好色男人圈圈叉叉的權利。

  “大哥,你真壞,滿腦子想的都是那……那羞人的……”

  蕭雅蘭靠在楚江南溫暖的懷中,盡情的撒嬌發嗲。

  “嗯,囡囡,你居然敢說大女哥壞,那我就壞給你看,哈哈……”

  話音剛落,楚江南已經將蕭雅蘭打橫了攔腰抱起,向著那張躺了赤身的東瀛艷女椎名由夜后仍然巨大無比的柔軟床榻走去。

  沒過一會兒,兩個青年男女的身體就姿勢非常曖昧的扭顫在了一起,楚江南在上,蕭雅蘭在下,標準的是男上女下式。

  楚江南整個健碩秀挺的身子壓在她柔若無骨的嬌軀上,他能夠清清楚楚的感受到蕭雅蘭胸前那兩團高聳,雪膩渾圓的傲人是如何的彈性驚人,柔軟滑膩。

  房間里逐漸升級的曖昧氣氛已經把楚江南心中的給激發了出來,他的一只色手輕輕將蕭雅蘭清秀俏臉上的一縷烏黑秀發溫柔地撥開,柔聲笑道:“囡囡,大哥現在要對你使壞了……”

  蕭雅蘭俏臉緋紅,媚眼如絲,美眸泛著濃濃春情,害羞地嬌聲道:“相公,姐姐們在看著呢!”

  她早已經被楚江南調教成了欲海嬌娃,怎么可能還會在自己姐妹面前害羞?不過楚江南卻很配合地戲謔道:“看著有什么關系,嘿嘿……待會兒她們就會和你一樣了……”

  蕭雅蘭嬌羞嫵媚地橫了楚江南一眼,羞閉美眸,一副任君采摘的樣子,更是刺激著好色男人的神經。

  楚江南猛地吻住了她柔軟香潤的櫻唇,蕭雅蘭柔若無骨的雪膩嬌軀輕輕顫抖著,她主動伸出跟楚江南的舌頭攪在一起,你來我往,抵死纏綿。

  在蕭雅蘭的熱情回應下,楚江南更賣力地親吻著她柔潤而的櫻桃小嘴,白潔的清秀臉龐,吞咽著她香潤口腔中分泌的玉y香津。

  在熾熱纏綿的激情熱吻之下,他們兩人越來越興奮,楚江南的手開始不老實地解開蕭雅蘭的衣衫裙裳,大手直接伸了進去。

  楚江南噴吐著灼熱氣息的嘴唇已經不只是親吻蕭雅蘭呵氣如蘭的櫻桃小嘴,而是開始親吻她玲瓏秀巧的敏感耳垂,烏黑秀麗的長發、光潤雪膩的粉紅臉頰,最后再重新吻回她柔軟的櫻唇,著香柔滑膩的粉舌,不斷攪動,翻江倒海,更多的芬芳津y。

  在楚江南的刺激下,蕭雅蘭已經受不了了,俏臉緋紅,美眸迷離,檀口微分,發出撩人的呻吟,就像一個初開的少女,被這一吻之下引動了。

  楚江南把蕭雅蘭美妙的豐腴壓在自己修挺健碩的身體下,同時迅速解除兩人身上的武裝,片刻功夫,兩個赤身的青年男女就出現在床榻上。

  看著眼前這具被自己壓在身下的而美麗的雪膩嬌軀,楚江南心中欲念大作,他先輕輕地吻了吻她的柔唇,然后是深邃清澈的美眸、秀氣挺直瑤鼻、玲瓏的耳垂、修長的脖項,接著又吻上了她那挺拔如峰的高聳,一路向下吻去,深邃迷人的溝壑、平坦光潔的小腹……

  楚江南輕輕地吻上去,蕭雅蘭如遭電擊,戰栗著挺起了纖柔的腰肢,嬌軀不住抖動扭曲,渾圓的急劇起伏,滿臉潮紅,喘息不已。

  楚江南口舌并用,過了一會兒,蕭雅蘭雙腿也不住地閉緊又岔開,嬌軀也劇烈地扭曲著。

  知道她已經被自己挑起了,楚江南直起身來,左手輕揉著蕭雅蘭那渾圓雪膩,高聳的,右手仍然在她撫摸著。

  沒過多久,蕭雅蘭渾身發燙,嬌軀乏力,檀口微分,低聲哀求道:“好哥哥……好癢呀……難受死了……好哥哥……別再折磨囡囡了……我要……”

  楚江南挺著灼熱的堅硬慢慢地靠近,蕭雅蘭慢慢挪動,膨脹欲裂的灼熱堅硬在她的羞人緩緩摩擦,弄得她全身顫抖,接著腰身一挺,深深進入了她的身體。

  片刻功夫,蕭雅蘭就敗在楚江南不倒金槍之下,無力再戰。

  “不,不行了……”

  蕭雅蘭臻首搖晃,秀發飛舞,渾身顫抖,聲浪喘,魂飛天外。

  楚江南感到腰椎一麻,兩人緊緊摟抱在一起,都同時達到了男女之歡的。

  之后,蕭雅蘭整個嬌軀軟癱下來,只有急劇地起伏,顫顫巍巍的抖動著,一張紅艷艷的小嘴則不住地張合,吐氣如蘭,星眸迷離,粉頰潮紅。

  半晌后她才睜開美眸,深情地望著楚江南,嬌聲滴滴地輕喚著:“大哥……”

  楚江南躺在蕭雅蘭的身邊,看著她那艷光四s的嬌靨,輕吻了一下紅紅的櫻唇,在她耳邊柔聲問道:“快樂嗎?”

  蕭雅蘭動了動頭,枕在楚江南的臂彎里,美眸中滿是狂風暴雨后的滿足和甜蜜,櫻唇輕啟,吐氣如蘭道:“大哥,剛才真的好舒服,還有單姐姐她們,你快去吧!不過等下人家還要……”

  楚江南開始轉移目標,見他色迷迷的目光忘了過來,乾虹青和單婉兒兩女俱是嬌羞不已,垂下臻首,不敢看他。

  哈哈大笑聲中,楚江南伸手將乾虹青柔美雪膩的嬌軀攬入懷中,她柔軟的玉臂水蛇般地纏上了楚江南的頸頸,用近乎耳語般的聲音說道:“相公,吻我……”

  楚江南欣然領命,噴吐著灼熱氣息的大嘴重重地吻在乾虹青那柔軟濕潤的櫻唇上,相接,緊緊貼在一起。

  感受著乾虹青的鼻息,楚江南伸出舌頭叩開她貝齒把守的唇關,尋找她口中分泌的芳香。

  舌頭卷住乾虹青滑膩的柔軟,楚江南用力地著那三寸丁香,兩舌緊緊糾纏在一起,纏綿悱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也不分離。

  楚江南一邊吻著乾虹青,一邊將她的衣服脫掉,隨著長裙飄飛,褻衣和短褲離身,一具光潤柔美的呈現在好色男人的眼前。

  楚江南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兩只魔手在乾虹青的嬌軀上來回撫摸,的玉背、高聳的酥r,平坦的小腹,修長的美腿……她的潤滑細膩,撫摸起來手感極佳。

  側身偎在她身邊,楚江南左手搓揉著那鼓脹的,同時張嘴將一另座高聳的輕含在口中,順著向下一路親吻下去。

  “嗯……相公……嗯嗯……”

  乾虹青的纖手,此刻猛拉楚江南的頭,一下往下按,一下又往上提。

  楚江南慢慢的往上再吻同去,終于四張唇又膠合在一起,再次恢復戰斗能力的灼熱并不急著進攻,而是磨擦逗弄著那嬌嫩滑膩的柔軟妙處,直弄得乾虹青嬌喘吁吁,呻吟聲聲。

  “相公……嗯……快,快給人家……不,不要再逗人家了……”

  乾虹青滾圓肥美的雪白翹臀用力似往上聳挺,可是卻始終得不到空虛填填充的滿足,一聲嬌吟,她輕輕睜開春意盈盈的美眸,媚聲道:“相公……人家……人家好,好難受……快,快讓人家飛起來……”

  那極具震撼誘惑力的言詞,那勾人魂魄的表情,讓楚江南再也無法忍耐了,乾虹青本來就是乾羅培養出來的,對于如何引誘男人自然是不在話下。

  在楚江南的不斷下,乾虹青已是全身般的扭動起來,香潤柔軟的櫻桃小嘴里更是發出了蕩人心魂的婉轉嬌啼聲。

  楚江南輕輕的將她的雙腿分開,乾虹青滿臉嬌羞地瞅了他一眼,旋又閉緊美眸,等待那個時刻的到來……

  “啊……”

  乾虹青的一聲嬌呼中,楚江南進入了她柔若無骨的深處,俯身低頭,張嘴吻住她柔軟而豐潤的香唇,雙手不停在雪膩渾圓的上恣意撫摸,揉捏不已。

  隨著楚江南的動作不斷加劇,乾虹青的顫抖,檀口瑤鼻哼唱著撩人心弦的呻吟,纏纏綿綿,不絕于耳。

  乾虹青扭動盈盈不堪一握的柳腰,豐腴滾圓的肥美雪臀左右搖擺,上下拋聳。

  楚江南一邊帶給她更多的快美感覺,一邊低頭欣賞這春色無邊的場面。

  “相公,你好,好厲害……啊……來,來了……啊……”

  隨著乾虹青聲嘶力竭的叫喊聲,登道:“相公,時候不早了,我們睡吧!”

  楚江南點了點頭,摟緊懷中的玉人慢慢閉上了眼睛,不一會兒,蕭雅蘭就墮入了甜蜜的夢鄉中。

  “啪啪,啪啪啪!”

  房外傳來一聲輕響,這種聲音,一個晚上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可是眼看就要和周公見面的楚江南卻突然睜開眼睛,漆黑的瞳孔中有一抹精光在熠熠生輝。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