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4 部分(1/2)

加入書簽

  楚江南早已不是吳下阿蒙,縱橫花叢,欲。海急性,如今對于鑒別女子已經很有一手,只是經過粗略的觀察,他已經發現,對方絕對還是完璧之身。

  嘿嘿,真是太感謝上蒼了!們嗯,人家是不是處。子之身,貌似和他一點關系都沒有。

  少女胸前淡紅色的蓓蕾象兩粒櫻桃般讓楚江南忍不住要咬上一口,那味道不用說也知道,肯定妙不可言。

  目光萬分艱難地移開戰略“高”地,少女纖美腰身,盈盈一握,完美的線條向下延伸和那嫩。白豐。挺的臀部形成兩道美麗的弧線,小巧可愛的肚臍仿佛一顆精美的寶石鑲嵌在平滑光潤的小腹上;再往下那令人噴血的誘。惑之地讓楚江南想到了一句歌詞:“羞答答的玫瑰靜悄悄的開……”

  楚江南腦海中浮想聯翩,無數不但少兒不宜,就連成年人都不宜,被警察叔叔知道了,肯定不等法院宣判,就拔槍把他就地正法了的想法,在此就不過多描述了。

  少女穿上褻衣,接著用干布擦干玉。體水跡,然后少女開始繼續穿下裳,而她不知道的是,自己青春美好的赤。l胴。體正被潛藏在不遠處的楚江南盡收眼底,細膩圓潤的胸臀之間,一件褻衣短褲遮掩,堪堪的遮擋住了重要部分,可惜這最私密的遮羞之物過于窄小,遮擋能力有限,大塊誘。人的肌。膚仍然暴露在外。

  直到少女穿衣著褲的動作整個結束,一點看的都沒有,楚江南這才戀戀不舍地收回自己窮兇惡極,野狼般極富侵略性的灼熱目光。

  等一等,這個本該明眸皓齒,穿裙佩飾的俏麗女子沒有穿女裝,而是穿著一套白色的男裝?一副男兒打扮,楚江南回過神來,難怪感覺她這般眼熟,原來竟然是她。

  這個在荒島幽潭洗浴的少女不是別人,正是在酒館中有過一面之緣的白衣俊童,當然她的真實身份,楚江南也并不陌生,盈散花的替身,花花艷后艷明遠播的最大功臣秀色。

  秀色怎么會在這里?楚江南想不明白,若說她跟著自己,顯然說不通,明明是對方先來的,說自己在跟蹤人家可信度倒還高些。

  管他呢!她為什么在這里不重要,關鍵是秀色在此處,那么盈散花肯定也不會很遠,她們兩個可是“孟不離焦,焦不離孟”的,難道說……

  果然不出所料,楚江南的目光順著深潭向里面望去,只見一塊突兀的巨石擋住了他的視線,而里面同樣有潭水撩撥的聲響。

  剛才楚江南的注意力全部在秀色身上,視線完全被她所吸引,現在凝神傾聽之際,這才發現,原來洗浴的并非只有秀色一人。

  劍眉微蹙,計上心來,楚江南微微一笑,放開大步,就這么明目張膽的向前走去,大有革命先烈慷慨赴殺場的豪情壯志。

  沒想到這里居然會有人,剛剛洗浴完畢,穿戴整齊的秀色愕然轉過臻首,舉目望去,只見一個俊逸青年正朝著自己走來。

  來不及多想,白影一閃,秀色施展輕功掠到楚江南身前,張開仿佛一碰就碎的纖細藕臂,攔著他去路,怒喝道:“快退回去!”

  “光天化日竟這般蠻橫霸道。”

  楚江南一臉愕然,裝作不解道:“這又不是你的地方,有何資格不準我過去?”

  秀色抬頭望天,烏漆麻黑,若非練過特殊的功法,自己連路都看不清楚,輕碎了一口,暗想:光天化日你個大頭鬼。

  她的目光落到楚江南華麗且單薄的武士服上,眼中閃過思索的神色,他是剛剛才來,還是……若他不是剛剛趕到,自己先前洗浴,全身上下豈不是被他看了個通透?

  想到羞人不堪處,旋又寒起臉孔,秀色板著清麗俏臉,硬繃繃地說道:“總之不準你過來,也不須告訴你任何理由。”

  楚江南仔細打量著他,發覺秀色臉目清秀,肌。膚又嫩又白,沐浴之后,不但非常整潔干凈,而且白里透紅,隱隱有女兒家的幽幽體香散逸,心中一熱,忍不住脫口而出道:“你若改穿女裝,必然非常好看。”

  秀色聽了楚江南的調侃,心中拿不定對方到底有沒有撞見自己沐浴,看了她的身子,想來應該沒有吧!不然作惡心虛之下,哪敢這般光明正大的走上前來。

  俗話說“做賊心虛”話是沒錯,不過若說心理素質和臉皮程度,楚江南已經臻至大成,演技也屬一流,瞞過秀色并非難事。

  楚江南一句發自內心的話,秀色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俏臉一紅,不過立即又回復早先兇巴巴的霸道神情,怒道:“你再不滾回去,小心會遇上橫禍。”

  真是個性格火爆的小妞呢!有性格,我like!楚江南大感有趣,既然出來了,當然不會輕易離開。

  楚江南瞪大了眼睛,一副和秀色耗上了的架勢,他的目光狠狠盯在對方的胸。脯上,立時發覺那處的衣物特別高隆。

  秀色洗浴之后,原本用來裹胸的布條被她拿來抹身了,抹身之后濕漉漉的布條當然就沒有再扎在胸口,使原本豐滿凸突的地方,不像兩人酒館里第一次見面那般在視覺上平坦,而是異常吸引人的眼光。

  女子心思敏銳,秀色見楚江南灼熱眼神,臉上一副不懷好意的神色,立時有所感覺,她美麗的雙眸中森冷殺意寒光般一閃,兩手一反,纖掌多了一對鋒刃銳利的短劍。

  真不知道這對短劍是藏在什么地方,剛才穿衣服的時候也沒見著,楚江南絲毫沒將寒光閃爍的幽冷短劍放在眼中,腦中想的反而是不相干的事情。

  恰在此時,一聲嬌甜而又清脆,仿佛黃鶯出谷般悅耳動聽的聲音自突兀巨石之后傳來道:“秀色,讓這大膽狂徒過來吧!我倒想看看他是什么樣子的?”

  只有盈散花才有如此好聽的聲音,宛如仙籟,又好比鶯啼,聽過一次,絕對不會忘記。

  秀色聽了身后女子傳話,雖然心中不忿,狠狠瞪了楚江南一眼,但還是心不甘情不愿地退了開去,讓開了道路。

  這少女果然是秀色,那后面說話的女子百分百是“花花艷后”盈散花了,楚江南看了秀色一眼,眨了眨眼睛,似乎在宣告自己的勝利。

  三步化作兩步,楚江南在潭邊輕輕一點,身子騰空而起,輕巧無聲地落在潭中那突兀的巨石之上。

  雖然心中做好了充分的心理準備,但是巨石之后的美景仍使楚江南看得目定口呆起來,只見一道小型瀑布,由山壁飛瀉而下,落到石后一個丈許見方的石潭里,潭水清可見底。

  這仍不是最扣動他心弦處,令楚江南目眩神迷的是坐在清潭另一邊石上的一個白衣年青女子,武林十大美女之一的“花花艷后”盈散花。

  她無限適意的坐在那里,手中拿著干布揉抹著那頭烏黑秀發,水光盈盈,顯是和秀色一樣,都是剛剛在潭內沐浴過。

  瓜子型的俏秀臉龐,柳葉似的細眉,櫻桃小嘴,瑤鼻秀挺,一對美眸黑白分明,顧盼生輝,帶著種說不出的媚姿,這刻向楚江南望過去的日光,既大膽直接,又含著似隱似現的神秘神。

  晶瑩自的肌。膚透出一種健康的粉紅色,教人找不到任何瑕疵,而最誘人的是她那嬌慵的風姿,像這世上再沒有能令她動心的事物似的。

  楚江南的眼光由她的秀發開始,一直往下望去,絲質上衣,除了袒出一片雪。白的胸肌,還呈現粉嫩幼細的r丘。

  更讓人噴血的是,那絲質上衣薄如蟬翼,雖然并不透明,可是卻懶散的貼在胸前,外面穿著的白色長裙,將她纖細的腰部、結實的小腹和圓翹的酥臀裹成最誘。人的形狀。

  真是水嫩的肌膚和絕美的容顏,目光一路游弋,直至她露在雪白羅裳下那雙白的小腿上,楚江南這才深吸了一口氣道:“我能早點過來就好了。”

  盈散花“嘻嘻”嬌笑起來,正好這個時候,到了她身后的秀色聽了他肆無忌憚的瘋話,兩眼s出森寒的殺機,喝道:“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盈散花揮手制止了那叫秀色,美眸上下打量,回敬著楚江南在自己美好胴。體肆虐的目光,徐徐道:“你到這里來干什么?”

  楚江南盯著她這時因手上的動作,致使衣襟敞開少許下露出的豐滿胸肌上,吞了一口唾涎,道:“沒有什么,隨便走走吧!”

  盈散花放下抹頭的布巾,讓秀發像那道飛的小瀑般散垂下來,猛力搖了兩下,舞動長發,揮掉剩下的水珠。

  身材容貌俱佳,風韻氣質無雙,楚江南心中狂叫:“這么誘。人的美女,難怪會被評為江湖十大美女之一。”

  “你說,這是不是緣分?”

  盈散花那對有若嵌在最深黑夜空里兩點星光的美眸往他凝望過來,唇角微微上翹,似笑非笑道:“看來天底下的事情還真巧,公子隨便走走就走到人家沐浴的地方來了。”

  第408章 盈女散花

  “盈小姐言之有理,我與散花的緣分那是三生石上早已寫明,”

  似乎沒有聽出盈散花語氣中的譏諷,楚江南微微一笑,輕聲嘆道:“命定注定,命中注定。”

  從盈小姐再到散花,輕盈起身的盈散花俏臉上那溫柔嫵媚的笑容微微一凝,美眸中掠過一抹異色,櫻唇輕吐道:“你知我是誰?”

  我當然知道你是誰,我不但知道你的名字,還知道你的真實身份,楚江南嘴角勾起一抹邪氣的弧度,道:“知道一點。”

  “咯咯……”

  盈散花一陣嬌笑,足尖原地一點,掠過清潭,來到楚江南身前,兩手伸出,一下子揪著他的衣襟。

  香氣襲來,楚江南深吸口氣,算作補償一下,他可是費了好大功夫,這才壓下身體本能的反擊動作。

  盈散花身量頗高,雙腿修長知,只比楚江南矮小半個頭,蜂腰輕盈婀娜,體態曲線優美,肌。膚細膩白嫩,白中透紅,真可以說得上是風姿綽約,絕色無雙。

  此時她略仰俏臉,把有絕世之姿的粉臉,湊到離他眼前不足半尺處,兩手同時一緊,略往上提,淡淡道:“你究竟是誰?”

  “在下姓楚,名江南。”

  楚江南想了想,又做了一個很重要的補充說明,“尚未娶妻。”

  雖然沒有正式拜堂成親,但是家中嬌妻美妾已經有若干。至于為什么有這么一說?嗯,老兄,拜托,你小白啊!沒見第三卷嬌妻美妾已經寫完了么,家中諸美跟著他盡管沒有正式名分,但是已經算是他楚家的人了。

  盈散花笑顏如花,美眸盈盈讓人心動,恰似一江春水,目光旋又轉寒道:“那你就告訴我,你就將知道些什么?”

  “我只知道散花的名字,其他的就不了解了。”

  楚江南當然不能說老實話,否則他就要考慮自己會不會被盈大美人滅口了,雖然她沒那個實力。

  盈散花倏地退開,蓮足生風,衣襟飄飛,轉瞬已回到原處,嬌聲笑道:“不要騙我,我知道你沒有說實話。哼,人家要走了哩!”

  說走就走,當真是一點也不含糊,秀色目光兇狠地瞪了楚江南一眼,轉身追著盈散花離開的方向行去。

  “等一下……”

  楚江南脫口而出,出于本能,他不愿意放過眼前這個機會。

  要知道,“花花艷后”盈散花奪得江湖十大美女之一的稱號,靠的是艷名在外,雖然是由秀色作為替身,但每次想起,楚江南仍然感覺不是滋味。

  秀色如今還是處。子之身,天知道她會失身給誰,下次見面說不定已經被什么人拔了頭籌,反正都是要破身的,不如便宜自己。

  盈散花料定楚江南會叫住自己,聞聲站定,嬌軀翩然轉身,身姿娉婷,儀態萬千。

  話出口后,楚江南卻發現自己似乎并沒有什么要和對方說的,難道要實話實說,自己想要搞她們這兩個可人兒?

  盈散花嫵媚一笑,道:“你這人真沒用,叫住人家又不說話,要不要我脫掉衣服,再在潭里出浴讓你看看。”

  “你說什么?”

  楚江南愕然,這回不是假裝的,而是真的被這個妖女口中極具誘。惑力的勾人話語給狠狠震了一把,被雷得里嬌外嫩。

  盈散花鳳目流轉,顧盼生妍,嬌聲道:“若你真想看也不是不可以……”

  按著向他甜甜一笑,道:“只要你聽話,把你為何會知道我的事情坦白,我甚至可讓你得到我的身體……”

  楚江南默不作聲,似乎這個建議很讓他動心,嗯,他動的可不止是心,更多的是腦筋。

  “考慮清楚了?”

  盈散花嫣然一笑,那種狐媚,可教任何男人魂為之銷,“機會只有一次,你可不要錯過了。”

  別人也許不知道,可是自己卻是一清二楚,盈散花根本不愛男子,他壓根就是一個蕾絲邊,喜歡的是“同性之愛”楚江南并不歧視同性之愛,何況是純潔的百合,兩個美麗的女子顛鳳倒凰她是很樂意的,天下間只有“魔種”能夠改變盈散花這種只愛女色,而不喜男子的病癥。

  要不要把她來個就地正法,也許自己不許需要魔種也能讓他愛上自己,楚江南yy的時候微微低頭,目光不經意看見盈散花的裙擺,那輕紗柔裙,下面雖然襯著雪白絲緞,但她全身均被柔軟的絲綢裹出那絕美輪廓,細細的纖腰,那呼之欲出的r感讓他欲。火洶涌!

  抬起頭來,楚江南目光看著人家不該看的地方,透過那層輕薄紗衣,他看見下面堅。挺圓滑的雙。峰是那么誘。人,雖然隔著一層絲綢,但那玲瓏曲線已呼之欲出。

  “楚公子,你再不說話,人家真要走了哩!”

  盈散花以退為進,步步緊,嬌嗔自如,這種風儀,根本就已經超越了一切人類的美麗。

  楚江南目光一凝,整個人似乎瞬間變得高大起來,他不動聲色道:“要我暢言也非難事……”

  停頓了一下,楚江南繼續道:“散花小姐國色天香,我不奢求與小姐一夕之緣,只求有一件小姐貼身之物留念足矣。”

  盈散花智計百出,就算是面對黑榜盜圣范良極也有過之而無不及,可是她怎么也沒料到,楚江南竟然會提出這么一個異想天開的條件來。

  盈散花沒有佩戴飾物的習慣,難道要她把外衣脫了送給對方?這顯然不合適,不然把小衣脫了相贈?這更不合適。

  秀色身上除了一對短劍也是別無他物,銀子總算不得是貼身之物吧!沒料到一個簡單的提議就打得自己措手不及,盈散花終于開始正式楚江南這個對手。

  先前她戲言楚江南是大膽狂徒,她想要看看他究竟是什么樣子,直到此刻,盈散花才仔細打量眼前這個俊逸非凡的年輕人。

  楚江南心有所感,似乎知道盈散花在細看自己,他身形微微一挺,白衣黑發,衣和發都飄飄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飄拂,襯著修長身軀,直似神明降世。眉如墨畫,眼似點漆,肌。膚上隱隱有光澤流動,眼睛里閃動著一千種琉璃的光芒,仿佛有種奇異的魔力,深深吸引著她,沉淪深陷,無法自拔。

  慢慢邁步,緩緩走向盈散花,楚江南在兩人幾乎是面對面的距離這才停了下來。

  靜默站在一旁的秀色看到這一幕,彎彎柳眉微微蹙起,她不明白盈散花為何會讓楚江南這般“親近”自己,考慮她可能有什么別的策略,對于她的智慧,秀色是很佩服的。

  于是乎,美人兒銀牙緊咬,壓住了心中升騰的火氣,終是沒有亮出短劍,把楚江南戳成篩子。

  看著那誘。人如沾著清晨露水的鮮艷玫瑰花瓣的朱唇,楚江南輕輕伸手,摟著她的小蠻腰,加大力道,讓兩人的腹部緊緊貼在一起,竟產生一種強大的吸引力。

  盈散花俏臉浮出一抹羞紅,嬌羞地“嚶嚀”一聲,卻馬上被楚江南一口吻住,那從來沒有人到達的桃花源被楚江南貪婪肆意的占領。

  楚江南嘴里品著盈散花的香津嫩舌,鼻中聞著她身體沐浴后散發出的淡淡體香,加上溫香軟玉在懷,令經久花叢的他也不免心猿意馬。

  摟著她溫暖的嬌軀,那柔若無骨的纖腰握手可掬,盈散花迷茫地望著他,彎月雙眸不斷變幻著各種神彩。

  秀色的身體顫抖厲害,自己親密愛人的吻怎么能這樣被別人占有,楚江南能夠感覺到,盈散花的動作并不生澀,心中暗嘆一聲可惜。

  不過,想到盈散花初吻的對方是秀色,楚江南胸中一口悶氣,似乎又消散了不少。

  楚江南拋開其他想法,接吻就要專心點,他的舌頭快速竄進盈散花的檀口中,肆意翻攪。

  盈散花那滑膩膩的丁香小舌也主動吐了出來,被楚江南好一陣吸吮,香津暗度,兩條舌頭不停的在一起纏繞翻卷。

  不可能,怎么可能會這樣,盈散花的心理秀色再明白不過了,她根本不喜歡男子,怎么會和楚江南這般親密的柔情蜜意。

  盈散花的瓊鼻輕微的翕動,不時發出醉人柔膩的哼聲,鳳眼中s出迷離的艷光,一雙玉蓮臂緊緊的摟住楚江南的脖子,春蔥玉指輕輕刮劃楚江南背后嵴椎。

  桃腮暈紅的絕色佳人星眸微張,較喘吁吁,兩人你來我往,雙舌互纏,香津暗度,情意綿綿,至少在秀色看來是這樣,小丫頭氣得渾身發顫,嬌斥一聲。

  盈散花嬌軀微微一顫,眼神恢復清明,當她發現自己深情擁吻的對象不是秀色,而是楚江南的時候,忍不住尖叫一聲,“啪”的一聲脆響,一只玉手狠狠給了他一巴掌,然后白影一閃,離開了他的懷抱。

  楚江南摸了摸臉頰,聞了聞手上殘留的余香,那幽幽體香猛然激起他洶涌的欲。望。

  秀色這個時候也看不出問題,知道楚江南是施展了卑鄙手法,控制了盈散花的神志,她急忙跑到盈散花身邊,關切之情溢于言表。

  如果楚江南知道秀色心中所想,一定不會認同,本少爺施展的可是魔門無上絕

  穿越大唐之我是李弘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