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5 部分(1/2)

加入書簽

  褚紅玉輕嗯一聲,伸出白嫩的小手,迅速的幫楚江南脫掉了外衣,小手撫上他性。感平坦的腹部,腹部光滑,肌r結實,沒有一絲的贅r。

  楚江南的大手再次攀上褚紅玉的椒。r,不停的把玩著,只是簡簡單單的兩下,褚紅玉的身子便再次倒在了楚江南的懷中。

  既然佳人有命,楚江南當然樂于奉獻,他從來都是樂于助人的新好青年,能夠滿足自己女人的欲。望,是身為男人最大的榮幸。

  瞧著自己心愛的女子在自己的身下呻。吟,喊叫,忘形,迎合,沖上高峰,飄在云端,楚江南的心里充滿了男人的自豪和滿足感。

  楚江南自個兒解除了身上的武裝,褚紅玉大大的眼眸盛滿了春。意與難掩的激。情,兩人赤。l相對。

  “紅玉,你的身子真好美!”

  楚江南的聲音微低略沉,縈繞在褚紅玉的耳邊。

  身體之間再也沒有了一絲的隔閡,弧形優美的r丘緊緊的貼著楚江南健碩的胸肌,慢慢的擠壓變性,以一種非常性。感誘。惑的形狀處在兩人之間。

  楚江南邪邪一笑,深邃的雙眸注視著褚紅玉,褚紅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是一個可以掌握眾生,俯瞰全世界的男人,望著他的眼眸,她覺得呼吸都不屬于她自己。

  楚江南的大手握住了她的雪。峰,纖長素白的手指挑。逗著雪。峰山兩朵艷紅的蓓。蕾,只是輕輕的一個撥弄,立刻變得挺立,同時傳來褚紅玉的一陣抽氣聲。

  “啊,好……好羞人……不過人家好,好……”

  褚紅玉俏臉緋紅,媚眼如絲,嬌喘吁吁,雪。白的胴。體染上一層嫣紅,就像被滾水燙熟的水煮白蝦,“好,好歡喜……”

  第447章 晨旖艷色

  楚江南把褚紅玉擺弄成背對自己的羞人姿勢,隨著一聲悶哼,一聲哀婉含羞的嬌啼,褚紅玉經不住楚江南深深進入時那強烈的刺激,一陣急促的嬌啼狂喘。

  兩個赤身的男女沉溺在r。欲的汪洋中,忘情地合體著,當又一波高。潮來臨時,褚紅玉一陣急促地嬌啼狂喘,一聲凄艷哀婉的撩人嬌啼從春。色無邊的室內傳出,她晶瑩纖細的玉指緊緊握住白色的床單,一陣令人窒息般的抽。搐、嬌軀哆嗦打顫,櫻口一張,銀牙緊咬芳唇,在那令人欲仙。欲死的交。歡中飛上了云端。

  楚江南意氣風發,情性大作,泡浸在兩人的汗水和的潤滑中,勇猛的向褚紅玉剛剛迎來第一個男子的身體發起再次的進攻。

  褚紅玉全身興奮高漲,玉手死死抓住錦被,俏臉緋紅,嬌軀香汗淋漓,艷麗的嘴唇急促的喘著氣,纖腰翹臀配合著楚江南的動作,享受這歡情的時光,如初春大雨,花已泛浸,接受那難以言語的。

  一次又一次做出各種完美的把動作和靈巧的姿態,終于在第二次泄身時熄滅了楚江南心中的欲。望,無數生命的種子隨著他強而有力的噴。s,灌入褚紅玉身體最深最嬌。嫩處……

  翌日,清晨。

  溫暖和煦的晨曦透過窗戶,如的眼神一樣溫暖地瀉在床上。

  一對赤身l。體的俊男美女相擁而眠,男人攤著右胳膊仰躺著,女子的的臉枕在男的的臂彎里睡得正香,同時她雙手還皆乖巧地“休憩”在男人那寬闊而健壯的胸膛。

  褚紅玉睜開蒙眬的雙眼,入目的是昨晚讓她欲仙。欲死的楚江南,褚紅玉微微紅了紅臉,嬌軀無力的在被窩內伸了個懶腰,剛要想起來穿衣,但渾身的力氣仿佛報被抽干了一般,讓她懶得動彈,便光著身子窩在被窩中,端詳著楚江南的睡臉,芳心一陣甜蜜。

  見楚江南睫毛動了動,似乎馬上就要醒過來,褚紅玉連忙閉上了美眸,假寐起來。

  楚江南睜開虎目,精光一閃而逝,輕輕挪了挪了身子,將自己懷中如玉佳人的美麗胴。體盡收眼底。

  確切地說,楚江南和褚紅玉并非是完著身子睡在床上的,本來在兩人下。身的是橫著一條輕柔的棉被,只不過方才男主角身子那么一動,那輕柔的棉被就滑下床去了,于是,大床上后來才會更加地春。色愉人,令人見了口水欲滴。

  欣賞著欣賞著那渾身赤。l的睡美人,楚江南某個地方早已因正常的生理反應而一柱。擎天了,而且他身體的某個部位整晚都留在褚紅玉身體中,未曾片刻離開。

  “啊……”

  楚江南舉著兩只手臂,躺在香榻上狠狠的伸了個懶腰,在褚紅玉秀額上輕輕啄了一下,見她不住顫抖的睫毛,楚江南其實早知道她已經醒了。

  壞壞一笑,楚江南的雙手在褚紅玉美妙的胴。體上斯磨起來,雙手更是在她身體的盡情施為。

  “嗯……””強忍中的褚紅玉,終于張開了唇,吐出一聲柔膩的嬌吟,呵呵的喘氣嗔道:“不要……不要弄那里……啊……”

  楚江南移開雙手,將她胸前高。聳的飽。滿緊緊的貼在自己胸口,在她耳邊吹氣道:“紅玉,你還要不要?”

  徹夜留在佳人體內的某不安分事物開始變得蠢蠢欲動起來,褚紅玉被他逗得濕癢難耐,嚶嚀一聲,一雙長長的粉臂將楚江南摟住,美。腿一勾,盤在楚江南腰間,撕裂的疼痛讓她不敢拋動,緊咬著牙,羞澀的低聲道:“你……你別動,我好痛……”

  楚江南嘿嘿的壞笑了起來:“小銀娃,嘿嘿,我不動,待會兒你自己動可不怪我!”

  “我…我…”

  褚紅玉一聽楚江南叫她小銀娃差點急哭了,美眸一紅,臉色慘白的顫聲道:“楚郎,你是說我是個銀蕩的女子嗎?”

  一點情趣都沒有!古代女子以保守出名,和他們談情趣?腦袋進水了!楚江南心疼的將她抱緊,柔聲道:“對,紅玉是我一個人的銀娃蕩婦。”

  褚紅玉俏臉一紅,楚江南不再顧忌,身體動了起來。

  良久,身體一陣痙。攣,楚江南讓她彎著腰,雙手撐扶在床沿上,從后面抱著她的細腰,享受著那極品的美。臀帶來的撞擊,盡情的馳騁。

  水聲嘖嘖,楚江南一手將那散落的長發撥開,欣賞著波瀾壯觀的r。波。

  褚紅玉緊蹙著秀眉,妖媚的臉上滿是迷醉,小嘴一張一合之間,讓楚江南亢奮的嬌啼聲不斷的迸出,不斷的搖擺的水蛇般的細腰,忽然‘哎呀’一聲,撐在床沿上的雙臂一軟,上身往床上倒去,兩腿微微顫抖著,回頭嬌喘道:“我,我不行了,沒……沒力氣了……”

  “我還有,嘿嘿!”

  楚江南忽然c起兩只嬌軟的美腿,分別抱在自己腰際兩邊。

  “啊……”

  褚紅玉嬌呼一聲整個上身落在床上,美。腿自覺的緊緊夾住楚江南的腰身,承受著他猛烈的撞擊,雙。峰隨著嬌軀在床單上一下一下的磨動著,秀發散亂不堪,放縱的嬌啼起來。

  “紅玉,你真是個妖精,接好了。”

  楚江南微喘著,低吼一聲,停止了馳騁,褚紅玉小嘴大張,迸出一聲高昂的嬌啼聲,柔軟的嬌軀挺得筆直,伴隨著嗤嗤聲,自己也出來了,接著一軟,可楚江南的精華還沒完,又是一聲吟叫,嬌軀再度挺直,再落下,又挺直,落下,好幾個來回后,終于無力的癱軟下來。

  “我要死了,我一點力氣也沒了。”

  褚紅玉趴在床褥上,有氣無力,香汗淋淋,嬌喘吁吁。

  楚江南暗自苦笑,自己那方面的能力實在是太強了,昨天晚上一場惡戰,身臨陷阱,脫困之后,再也壓抑不住身體的欲。望,不然楚江南雖然好色,可是褚紅玉新瓜初破,嬌花嫩蕊,不堪鞭撻,他哪里忍心這樣不依不饒地“折磨”她,弄得他死去活來的。就在這時,房門砰砰的響了起來,緊接是脆生生的聲音:“江南,你在里面嗎?”

  在楚江南的強烈要求下,改變了對他公子的稱呼,畢竟是出身青樓,有些自憐也是自然的,褚紅玉就沒有這方面的顧慮,雖然差點嫁給尚亭,但是畢竟沒有拜堂成親,普通百姓家的女兒家其實下了聘禮,已經算是人家的人了,但江湖兒女,不拘小節。

  褚紅玉聽見屋外有人,而且喚的是楚江南的名字,終于憶起自己被陌生人迷暈,深陷險阱的殘酷事實,楚江南看她臉色蒼白,微微一笑,道:“紅玉,你別害怕,昨晚我已經把你救出來了。”

  并沒有說那一切都是她曾深愛男子的主意,楚江南還是很顧及身邊女人的感受的,再說人家尚亭昨晚賠了夫人又折兵,雖然躲過了自己的大天魔刀,但是周成為了救他而全力給他那一g子也夠他喝一壺的了,沒有半個月鐵定下不了床。

  褚紅玉聞言,心中稍安,可是楚江南對屋外女子隨口應了聲“我在,你進來吧!”

  卻嚇得她幾乎丟了魂。

  楚江南嘴唇動了動,可是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這個動作,驚慌失措的褚紅玉并沒有發現,即使發現了,她也不知道楚江南在干什么,傳音入密這種高級的功夫,她只是聽說過,而沒有真正見人使用過。

  被楚江南突然近在耳邊的低沉聲音嚇了一跳,鎮定下來,隨著他的敘述,俏臉越來越紅,最后羞成了一個艷彤彤的紅蘋果。

  輕嗯一聲,強忍內心羞意,銀牙輕咬粉。唇,聲音平靜道:“你不開門,人家要怎么進來?”

  聽了對方答語,眼見楚江南又要答應,褚紅玉真的急了,嬌聲道:“別……我……”

  她現在還光著身子,雖然是個女子,可是若讓她看見了,褚紅玉還是感覺羞也羞死了。

  楚江南壞笑著,是不是讓直接推門進來(門并未鎖死)但在褚紅玉哀婉的眼神下,打消了這個誘。人的主意,沖門外喊道:“你等會啊!等我把衣裳穿好。”

  湊到褚紅玉玲瓏的耳垂邊,壓低聲音道:“小乖乖,你的衣裳我忘拿了!”

  褚紅玉的俏臉騰的一下,全染成了妖異的嫣紅,楚江南忙跳下床去,這才發現,昨晚走的匆忙,是逃得匆忙,褚紅玉的褻衣褻褲和衣裙全落下了,一件也沒有帶走。

  “啊!這,這可怎……怎么辦……”

  褚紅玉羞澀欲絕,和剛才的s。浪模樣孑然掛不上鉤。

  “我讓給你買去。”

  楚江南笑著給她蓋上棉被,將自己的衣物隨身亂套上,轉身去給開門。買衣裳這種私密的事情,當然不能扯開嗓子喉,特別是涉及到女性貼身衣物的時候。

  “等等,江南,你等一下。”

  褚紅玉慌忙將他叫住,披頭散發,俏臉緋紅,氣息愫亂。

  “不是要我親自去給你買衣物吧!還是說要我去把昨晚你落下的衣服給取回來?”

  不得不佩服楚江南胡思亂想的能力,他回身問道:“怎么了?”

  褚紅玉憋紅著臉,連玉。頸都紅透了,低聲道:“我想要……要……那個……”

  不是吧!這么生猛!真是看不出來,人不可貌相,難道是我看走眼了?楚江南大吃一驚:“你還要?”

  “你……你才要呢!”

  褚紅玉輕啐了一口,嗔道:“我不是說你那……那個,是我想要……方……方便……”

  嘴后兩個字幾乎是囈語出聲。

  我是想要!楚江南一副你說對了的表情,聽了褚紅玉的話,楚江南強忍著笑意,道:“我抱你去好了。”

  胳膊擰不過,褚紅玉死也不會想到,自己居然會被一個男人抱著解決這種羞人的事,而那個男人還死死的盯著那兒……

  楚江南過足了眼福,將褚紅玉抱回榻上,這才走到門邊,他沒有開門,而是隔著門扉,輕聲讓去給褚紅玉取幾件更換的衣裳來。

  第448章 娥皇女英

  昨天在榻上睡到下午才醒過來,連楚江南何時離開都不知道,不過想起他的吩咐,梳妝洗漱之后,匆匆回了青樓,這些年她早存夠了贖身的銀子,而且楚江南能夠力壓長沙幫,青樓當然更是不在話下。

  匆匆收拾一番,心里老是想著楚江南的恨不得立刻見到他,可是本該當日來接他的楚江南卻被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雨打亂行程,并未出現。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便收拾妥當,雇了馬車,自己尋夫來了。

  只是沒有相到,居然遇見了這樣的事情,褚紅玉的大名,混跡歡場的還是有所耳聞的,湘水幫鼎鼎有名的大美人,如今卻和自己做了姐妹,都成了他的女人。

  在依言離開之后,楚江南便開門離開了客房,待會兒送衣服來,若自己還留在房間里,褚紅玉難免害羞。

  如果只有兩個女人,相信她又們會“和平相處”的,楚家家規第一條:后宮要的是和諧。

  楚江南去到谷倩蓮的房間,敲門,沒人應聲。

  還沒起來?楚江南搖了搖頭,該不會比自己起來得晚才是。

  伸手一推,房門輕開,楚江南舉步進屋,發現佳人仙音渺渺,桌上放著一封書信。

  不辭而別?楚江南取過書信,展開,匆匆一瞥,果然不出所料,這種事情武俠小說里經常有見,只是沒想到自己今天也遇見了。

  有性格,我喜歡,楚江南將信紙放到唇邊,輕輕一嗅,滿腔幽香。

  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間,楚江南不禁感覺眼前一亮:羅浮春欲動,云日有清光。

  和褚紅玉兩雙美目同時落在楚江南身上,前者身著淡綠色的長裙,袖口上繡著淡藍色的牡丹,銀絲線勾出了幾片祥云,下擺密麻麻一排藍色的海水云圖,胸前是寬片淡黃色錦緞裹胸,身子輕輕轉動長裙散開,舉手投足如風拂揚柳般婀娜多姿。

  佳人風髻露鬢,淡掃娥眉眼含春,皮膚細潤如溫玉柔光若膩,櫻桃小嘴不點而赤,嬌艷若滴,腮邊兩縷發絲隨風輕柔拂面憑添幾分誘人的風情,而靈活轉動的眼眸慧黠地轉動,幾分調皮,幾分淘氣,好一個鐘靈秀氣的美人兒。

  而站在身旁的褚紅玉穿著黃色繡著鳳凰的碧霞羅,逶迤拖地粉紅煙紗裙,手挽屺羅翠軟紗,風髻霧鬢斜c一朵牡丹花還真有點:黛眉開嬌橫遠岫,綠鬢淳濃染春煙的味道。

  明麗耀眼如清澈池水中婷婷玉立的荷花;豐滿苗條恰到好處,高矮胖瘦符合美感;肩部美麗象是削成一樣,腰部苗條如一束纖細的白絹;脖頸細長,下顎美麗,白嫩的肌膚微微顯露;不施香水,不敷脂粉;濃密如云的發髻高高聳立,修長的細眉微微彎曲;在明亮的丹唇里潔白的牙齒鮮明呈現;晶亮動人的眼眸顧盼多姿,兩只美麗的酒窩兒隱現在臉頰;她姿態奇美,明艷高雅,儀容安靜,體態嫻淑;情態柔順寬和嫵媚,用語言難以形容。

  哈哈,娥皇女英,美如此,不虛此行!不虛此行啊!楚江南看著她們,眼中盡是深深愛意。

  大方與楚江南對視,美眸流露出不加掩飾的愛慕;褚紅玉卻不抵他仿佛要將人融化般灼熱的目光,俏臉飛起一抹嬌羞的暈紅,垂下臻首。

  半個時辰之后,楚江南攜美離開,長沙幫和湘水幫都沒人出面干擾,他就這么大大方方駕著馬車,策馬出城。

  一路行去和來時的風馳電掣簡直不可同日而語,晝行夜宿,帶著兩位嬌滴滴的美女,楚江南當然不能連夜趕路,晚上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干”兩日之后,官道之上。

  遠處山際露出星星點點的白光,柔軟的陽光散了下來,一個素衣女子策馬狂奔的影像漸漸露了出來,完美的臉龐略感清晰起來,立馬引起一陣陣的驚艷。

  一身雪絲長衣,外罩絹絲紗衫,腰束冰蠶絲帶,結一條白綾宮絳,系著一塊渾圓的羊脂白玉,午后的陽光靜靜的映在她身上,反s出淡淡的眩目的五彩光華,蒙蒙朧朧讓人分不清真實與虛幻。

  女子嬌軀修長纖美,一頭黑色長發,嫩白若玉的瓜子臉,水晶樣的肌膚,精致的鼻梁,特別是那雙似喜含情帶春的桃花眼,表面如朝陽映著水波發出瀲滟絢麗的波光,其內卻隱著不為人知的深邃與幽寒,如若不小心險進去,結果將是萬劫不復。

  路旁看見的人,不禁屏息,無論男女老少都忍不住要瞄幾眼,他們的目光隨著這個飄渺的人影轉動著。

  待到走遠了,再也看不見時,才嘆息一聲,感嘆人間竟有如此佳人。

  銀月將淡淡地月光灑滿大地,天高氣爽,楚江南一行將馬車停在路邊,準備在此過夜。

  楚江南左擁右抱,攔著和褚紅玉兩女的香肩,看著天上的星星,給她們講述一個名叫《羅密歐和朱麗葉》的凄美的愛情故事。

  故事講到一半,絕塵突然一聲長嘶,四蹄踏地,顯得很是興奮。

  楚江南眉頭微蹙,凝神片刻,旋又舒展開來,他輕輕松開攔著兩女香肩的手臂,起身笑道:“我出去一下,你們在車廂里等我。”

  說完,車轅上已經失去了楚江南的身影,他感覺到前面快速接近的馬蹄聲已經到了轉角,就要能看清對方了。

  隨著越來越近的馬蹄聲,道路盡頭一匹雪白的駿馬,馬上坐著一個美麗絕倫的玉人兒。她穿著一件雪白的徑裝,坐在馬上的嬌軀,曲線越發顯得傲人迷人。

  楚江南大咧咧站在道路正中,雙臂環胸,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借著朦朧的月光,馬上玉人也看清了楚江南,她甩著馬鞭地抽著馬兒,這匹剛剛兩歲的小母馬她平時可從來都舍不得打一下的,但是現在芳心急切下卻是連連抽著。

  策馬走到近處,看到楚江南完好無損,玉人終于放下心來。

  楚江南一個翻身,翻上馬背,雙腿一夾,策馬朝著密林深處奔去。

  從后面抱住玉人的蠻腰,手掌溫柔地撫摸這單疏影柔軟地小腹,楚江南柔聲道:“疏影,你怎么來了?”

  眼見愛郎無事,單疏影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無助和恐懼,嬌軀軟弱地倒進楚江南的懷中,凄聲哭道:“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來呢!若是你……你……”

  說到后來,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