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6 部分(1/2)

加入書簽

  有抗拒的意思。

  深深吸一口氣,楚江南正欲除她上身最后的掩蔽忽見輕輕搖頭,咬粉唇羞澀的道:“公子,等……等一下……公子,你……你還沒有當真見過……見過我的身……對不對?”

  上次看了,但是沒有看全,楚江南“嗯”了一聲,望她的眼里是柔情蜜意。

  玲瓏俏臉生暈,輕聲吐言,聲音幾不可聞,悄聲道:“我……我自己來……”

  雙手伸到背,雙眼緩緩閉起,將褻衣的系帶解了開來,睫毛輕輕顫了一下,小手一松胸前唯一遮掩也飄然落下。

  霎時,玲瓏粉妝玉琢的嬌。嫩玉。體一絲。不掛的展露在楚江南眼前。

  楚江南呼吸一緊,只覺腦中微感暈眩,熱血,幾乎連大氣也不敢透一口,眼前呈現出來的赤。l玉。體,是那么的青春洋,鮮嫩可愛渾身上下沒有一分可挑剔之處,而令人贊嘆之處,卻又說之不盡。

  濃纖合度的身段襯托著一對差可盈握,溫玉似的嫩。r配著圓潤的香肩,柔到了渾然天成的地步,幾乎透明的嬌。嫩肌。膚下藏著淡淡的嫣紅,仿佛融入了她的羞赧容顏。

  縱以楚江南的才高八斗,后世看了無數,此時腦海中也是一片空白。

  頃刻之間,楚江南只渾身火熱,一瞬不瞬的望著玲瓏,目光所及,掠過她的每一寸嬌肌。膚,心上重重跳了一下。

  玲瓏見楚江南這樣看著自己里越發害羞垂下了頭,輕聲道:“公……公子……”

  楚江南身子一震,玲瓏緊張的臉頰泛紅,輕聲說道:“那個……裙裙子……你來脫好嗎?”

  楚江南看著她的上半身,已經是呼吸急促,血脈賁張,腦中混混沌沌,聽玲瓏口出此言,更是心弦搖湯。

  深深呼吸幾下,楚江南強自懾定住心神,雙手搭在她腰際上,如臨大敵,拉著秀裙的邊角謹慎的緩緩拉下。

  玲瓏口中呼出一口濕膩的輕喘,羞的闔上雙眼,不敢觀望,只感受到楚江南的手指小心翼翼的脫下了她的秀裙。

  停頓了一下,又去脫里邊的褻褲,玲瓏“唔”的輕輕出聲,眉梢一顫,心中又慌又羞,緊張到無以復加,仍然不敢睜開眼來,心里只慌亂的想:“他……他脫掉了……我的身體……全部都給公子看到了……”

  楚江南卻也是閉著眼睛,純憑感覺把她的褻褲往下脫,生怕自己邊脫邊看,立時便要把持不住,直至褻褲順著她兩條白嫩細致的腿上卸下,楚江南心中也已越跳越快,用力呼了口氣,睜開雙眼,一顆心彷佛便要蹦了出來,低聲驚嘆道:“玲瓏,你的身子好……美……真的好美!”

  玲瓏全身一絲。不掛,嬌柔的體態再沒有任何掩飾,聽到了楚江南的深情的贊嘆,她輕輕睜開美眸,含羞楚楚的望著他,俏臉蒸騰起的羞意似乎渲染了一身,雪一般的肌。膚被嬌艷的桃紅色襯托,美麗的讓人暈眩,似乎被楚江南的目光所刺激,她胸前的兩點小巧花嬌羞的隨著心跳顫抖,下。身的秘處,泌出了些許清澈的露水……

  此時的她,全身上下都是麗景色,那羞怯而深的臉蛋,雖然沒有啟唇言語,卻是無聲勝有聲。

  這時的楚江南,看到已不只是玲瓏清純動人的體,而是玲瓏對他最深摯的情意,一時之間他幾乎沒有辦法呼吸,什么都思考不了,只想帶給玲瓏最滿足最樂的幸福。

  楚江南輕輕的捧著玲瓏的俏臉,湊上前溫柔的親她的唇。

  玲瓏眷戀的回吻著,雖然生澀比從前任何一次都要熾烈。

  兩人的舌頭纏綿不休,源源不絕情意迅速擴散在兩個親密接觸的身體,玲瓏的嬌軀不知什么時候已倚在楚江南身上,生澀的為他脫下僅存的衣物。

  楚江南的手溫柔的梳弄著玲瓏的輕軟長發,愛。撫她香肩粉頸,同時以吻來陶醉玲瓏的芳心。

  玲瓏的情緒猶如被一的浪潮拋動不止,一次綿密的啜吻過后,重重喘了口氣,神情難耐的呢喃:“好,好熱……玲瓏的身子好熱……”

  楚江南何嘗不是吻心神激湯,春。情大動,這時兩人的衣衫早已盡褪,彼此赤。l相對,情濃難解,已非熱吻所能抑制。

  心里一陣甜蜜,玲瓏緩緩躺床上,柔情限的回望著他,臉蛋已是紅撲撲的嬌。嫩可愛,胸口起伏波動,喘聲嬌柔,只等著楚江南的“行動”楚江南橫坐玲瓏身側,握緊狄玲瓏的手,在她的臉頰輕輕一吻,微笑道:“玲瓏,我來了……”

  面對她嬌美可人的玉。體,楚江南光是看著,已經熱血如沸,方才的一番擁吻,更激他情動如火,他以滿含愛憐的手,慢慢觸碰著玲瓏的肩膀,逐漸的輕輕的向下撫動,在那纖細的手臂上輕輕掠了一圈,接著游移前往胸側。

  當楚江南的手指輕碰到玲瓏胸前的秀。挺,她本已羞澀難抑,再被刺激,不禁粉頰緋紅,芳心紊亂,不禁“啊”的嬌呼一聲,充滿了少女的嬌柔聲氣。

  楚江南的十指一一搭上玲瓏,輕輕挑弄了幾下,只覺著手處滑。膩綿軟,一種難以言喻的美妙感覺霎時流遍全身,真令人愛不釋手。

  玲瓏眼睫顫動,萬般羞澀,楚江南的手掌輕輕撫動挺秀的雙。峰,隨著他的雙手動作,玲瓏的心情似乎放松,又似乎越越緊,曼妙的身體因情動而輕擺蕩,唇齒之間溢出了動人的嬌聲:“嗯……嗯……啊……嗯嗯……啊……”

  喘息之羞澀,呻。吟之迷人,直令楚江南魂為之銷,幾乎要醉了一般。

  聽著聽著,楚江南不由更加的心搖神馳,氣血翻騰,手下動不由的快了。

  玲瓏嬌。嫩瑩潤的雙。r上香汗點點滲出,楚江南不再耽擱,分開玲瓏雙腿。

  挺槍縱體,嬌啼哀婉,蓬門初開,處子花開。

  第451章 海棠春睡

  “疼……好疼啊……”

  玲瓏低聲啜泣著,楚江南立刻停了下來,撫去了玲瓏腮邊的淚珠,低聲道:“很快就過去了,等一下就不疼了……”

  聽著楚江南的輕聲軟語,玲瓏紅著眼睛點了點頭,那柔弱的神情我見猶憐。

  “我輕一點,很快就會很舒服的……”

  楚江南眨了眨眼睛,放緩了動作,也減輕了力度。

  語畢,楚江南便在身下這塊從未有人踏足染指的處。女地上耕耘起來,默默無語,揮灑汗水,無怨無悔,玲瓏美眸虛閉,眉梢卻全是春意,不知何時她的雙。腿已經攀到了楚江南的腰間,并且緊緊地箍了上去,姿勢地改變立刻變換了兩人接觸的觸感,一種完全不同的感覺同時讓兩人再次迷醉。

  玲瓏這小妮子臉嫩得緊,芳心羞澀,銀牙緊咬,盡管如此,可一聲聲撩人的輕呻緩吟還是時不時脫口而去……

  郎情妾意,共赴巫山。

  小小的屋子彌漫著春意,一片靜謐之中,只有那一聲聲宛若春鳥迷醉的呻鳴聲。

  兩人的身上一片潮濕,揮灑的汗滴更是讓身下的床單變得一片濡濕。

  夜深……人不靜……厄,其實,現在才是下午……

  激。情過后,兩人緊緊的互相摟抱著,還自沉浸在高。潮的余韻之中,濃濃的深情在彼此之間傳遞,品味著愛情的甜蜜香濃。

  楚江南用手輕柔的擦去了玲瓏臉上那微微滲出的香汗,又輕輕地撫摸著她的秀發,憐惜道:“玲瓏,睡吧!好好休息一下。”

  玲瓏靠在楚江南溫暖的懷抱中,不久便疲極而眠,嘴角掛著甜甜的笑容,只是不經意在身子扭動間,眉梢會微微蹙起……

  深深吸了口氣,楚江南輕輕抽出被玲瓏壓在頸下當做枕頭的手臂,血脈通暢,沒有絲毫酸麻之感,只是因為顧著小妮子新瓜初破,經不住自己折騰,下面憋得難受。

  起身下榻,拉過滑開的被子仔細為玲瓏蓋好,楚江南穿衣梳整一番,輕輕開口離開。

  銀月在天,繁星點點。

  舉頭望月,低頭看鳥。

  從下午忙活到晚上,連晚膳都沒顧得上吃,可結果卻是身子憋的難受,真是沒有天理。

  男人那方面能力太厲害了真是不利于身體健康發展啊!楚江南搖了搖頭,剛才的r搏雖然消耗了大量的體力,而且沒有吃晚飯,但是他卻一點也不感覺肚餓,進入先天之境,身體素質大幅度提升,就算三天不吃東西也問題不大,只要補充少許水分即可。

  諸女得知楚江南回來的消息,其實都是急著見他的,只是聽說他進了玲瓏的屋子,大家姐妹們都很有默契的沒有去打擾他,免得破壞了夫君的好事。

  左思右想,要自己單獨回房睡覺是不可能,嗯,那要去哪里夜宿呢?哎,真是傷腦筋啊!

  自己只是十數位美女就不知如何擇選了,朱元璋那老小子后宮佳麗三千,這……

  嗯,要不要也學學他搞個翻牌子什么的……

  楚江南腦中胡思亂想,嘴角掛著邪邪的笑,朝著憐秀秀的閨房行去。

  不得不說,身懷名器的女子,在床榻上實在是男人的第一選擇。

  屋子里的燈還亮著,楚江南直接推門進屋,悄然朝著里屋走去,看見憐秀秀正坐在桌前,認真的看著書,芙蓉玉面紅彤彤的,身體還不自然的輪動,好像有蟲子咬她似的。

  不愧是天下第一才女,這時候還在百~萬\小!說!自己若是有她一半用功,牛津劍橋沒有希望,但北大清華肯定不在話下。楚江南微微一笑,問道:“秀秀,你在看什么書啊?”

  憐秀秀聞言一驚,轉頭看是楚江南這才放下心來,臉頰顯得更紅了,垂下臻首,低聲道:“沒,沒什么……”

  聲音小到幾乎聽不到。

  沒什么?沒什么你臉紅個什么勁?楚江南走了過去,一百~萬\小!說的內容,嘴角不禁逸出一絲邪氣的笑意。

  原來那是一本《時裝雜志》里面畫著各種女子穿著性。感服飾,擺出各種各樣誘。惑的姿勢,這點子當然是楚江南想出來的,為了推廣他的服裝產業,此書被楚大少正式命名為《大明時代周刊》只是沒想到憐秀秀竟然會對這種東西感興趣。雖然是天下第一才女,但終歸來說,她還是一個女子。只要是女子,就沒有不為時裝瘋狂的。

  漸漸地,楚江南的視線從書看到憐秀秀成熟的胴。體。那高。聳的胸。部,讓人垂涎欲滴的嫩r仿佛從衣服中透出,見她櫻桃小口,糯米銀牙,口吐丁香,珠圓玉潤,輕嗔淺笑,香噴噴,甜蜜蜜,眼橫秋水,眉c黛山。

  正如瑤臺織女,便似月殿嫦娥。秋水盈盈兩眼,春山淡淡雙娥。

  玉足小巧襪凌波,嫩臉風彈待被。憐秀秀唇似櫻桃紅錠,烏絲巧挽云螺。皆疑月殿墜嫦娥,只少天香玉兔。

  楚江南感覺自己的身體慢慢開始失控,他把手放在憐秀秀的肩頭,后者正看得入神,或者是被楚江南撞破自己在看“閑書”而神游物外,沒有反應。

  楚江南見此,雙手游走在憐秀秀的背部,只聽憐秀秀“嗯嚶”一聲,早已經沒有百~萬\小!說中的內容,只是還拿這書,裝著若無其事,接受他的愛。撫。

  楚江南不滿足后面的進攻,轉入前面,兩手伏在憐秀秀的胸前,輕輕地揉轉,此時憐秀秀更加坐不住了,朱唇輕啟,身體抖動的更加厲害了。

  “明天再看……”

  楚江南湊過身子,咬著憐秀秀粉膩的耳垂,邪笑著說道:“現在應該休息了。早睡早起身體好,嗯,今天我們‘早睡’,明天我們早起‘晨運’。”

  話音剛落,不待憐秀秀說話,楚江南霸道的將她抱在懷中,朝著屏風后的秀榻走去。

  “不,不要……床……床……”

  憐秀秀嬌呼一聲,手中的書掉落在地,俏臉緋紅,煞是可愛。

  “床?”

  楚江南劍眉一挑,壞笑道:“我知道床在哪里!”

  憐秀秀被楚江南放在床上,此時他終于知道憐秀秀先前說的“床”是什么意思了,不就是床上還有一個人么?值得這么大驚小怪嗎?本少爺又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人,別是一個人,就算是三個,四個,我也一碗水端平,保證雨露均沾,絕不落下睡!

  權朝云漆黑柔順緞子般地長發凌亂地灑在淡黃色的枕頭上,酥。胸小露在外面,肌。膚光滑潔。白細。嫩,吹彈可破,白里透紅,可以看到肌。膚下地毛細血管。她的光滑彈性十足的美。腿正緊緊閉著,纏鎖自己的,一只手放在身側,而另一只手搭在自己胸。部的深幽溝壑上,再加上楚江南眼睛剛好盯在權朝云遠超普通女子的傲人飽。滿,因為睡姿的緣故,而擠壓而變形,但反而更具視角沖擊力的,那對雪。白柔軟彈性堅。挺的渾圓讓他身體某個部位瞬間膨脹起來。

  楚江南霎時,那地方又雄赳赳,視線望向權朝云的俏臉,發現她眼睛盡管是閉著,但眉毛輕輕聳移,眼珠也微微動著,臉上同時瞬間紅暈冒了出來,明顯是已經醒了,在裝睡著,而俏臉羞紅的憐秀秀美眸緊閉,自然是看不見的。

  楚江南沒有揭穿她,認真細致地看著權朝云,他不得不承認床上這美妞,美貌卻是驚人,韓寧芷和韓蘭芷雖然也是美女,年歲比她稍大,但比之色藝雙絕的權朝云,且不說她那天生媚骨對男人的致命誘。惑,單說她精致的五官,極度光滑雪。白幾乎透明地肌。膚,靈動地眼眸,豐富魅惑地表情,就這方面也是差一層次,不是說韓寧芷姐妹不漂亮,而是這權朝云實在是太漂亮了。

  權朝云的睡相也帶著風情與誘。惑,真是一個妖精,一個尤。物,可以說這么一個美女,真是人間極品,難怪就連朱棣都會對她傾心,想到這里,楚江南內心不覺有點驕傲了,嗯,皇帝也不是萬能的嘛!自己不知道,是幾生修來地福氣了,能夠擁有這樣的女子。

  “朝云睡著了……”

  憐秀秀渾身不自在,低聲道:“夫君,我們不,不要……”

  “沒關系,你都說她睡著了,我們小聲一點,不會吵醒她的……”

  楚江南坐在床邊,右手掀起了她的下裙,大手開始在她的大。腿內側愛。撫。

  憐秀秀玉潤晶瑩的稚嫩耳垂,芳香甘美、鮮嫩嬌艷的柔軟朱唇令楚江南難以自地禁地用力親吻吮。吸著。

  “啊……”

  憐秀秀美眸緊閉,默默地承受著,只有當楚江南潮濕灼人的火熱含著她稚嫩敏感的耳垂輕吮柔舔時,心底不能自抑地蕩起一陣痙般的輕顫。

  楚江南的唇重重壓在她鮮艷嬌嫩的柔軟櫻桃小嘴上,舌頭猛不出的感覺,覺得任何人都不能褻瀆這么完美的身體。

  楚江南不轉睛地看著她那張秀美絕倫的臉,但見眉挑雙目,腮凝新鼻膩鵝脂,櫻唇微啟,貝齒細露,細黑秀發分披在肩后,水汪閃亮的雙眸閃著羞澀而又似乎有些喜悅的輝芒,泛著純潔優雅的氣質。

  楚江南在憐秀秀迷人的耳垂輕舔一陣,矜持的佳人哪里受得了如此刺激,楚江南把手放在憐秀秀那輕輕起伏的酥。胸前,認真的閱讀著佳人那光潔的臉蛋,那彎彎的秀眉、小巧的鼻子、完美的櫻桃小嘴,構成了一副攝人心魄的清秀面容配合著烏黑柔順的披肩長發和雪。白細嫩的脖子,簡直就像天使一般的美麗。

  憐秀秀的面頰是那么的光滑嬌嫩,是那么的柔軟甜美,楚江南連胯下霸王神槍也挺立了起來。

  楚江南的手放在人得柔軟雙。峰上溫柔地輕掃,就在佳人難以把持之際,楚江南也感覺再忍受不住,迅速的將自己的裝備解除,向著上的絕色佳人壓了下去……

  艷色無邊,被翻浪滾;春水玉壺,霸王神槍。

  棋逢對手,難分難解;酣暢淋漓,巫山共醉。

  清風明月,秀榻佳人,當楚江南從憐秀秀身體里退出來的時候,她已經連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氣都沒有,在第三次高。潮中昏厥過去。

  不愧是身懷十大名器,萬中無一的絕色女子,楚江南終于宣泄了今日身體和心理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