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7 部分(1/2)

加入書簽

  蕭雅蘭端著放滿酒杯的方盤,回到床上,將酒杯一一遞至諸女面前,單婉兒癱軟得舉手的力氣都沒有,楚江南便代她拿著。

  眾女紛紛以輕紗覆體,爬起身來,半侍半躺在白床榻頭。

  楚江南也學她們般倚在床頭,手中酒杯輕晃,另一只手仍放在乾虹青玉。r上不安份地揉搓著。

  單婉兒微閉著眼睛,趴在他身上似睡非睡,楚江南下。身地寶劍仍在單婉兒的鞘中,她的年紀最長,功力最強,又在最后,加上身懷令男人沉迷難返,極具誘。惑的十大名器,所以被楚江南撻伐得有些狠了,身上一點力氣都欠奉。

  楚江南噙了一口紫色的果酒根,拿杯的胳膊摟住單婉兒,大嘴含住了她地櫻桃小嘴,一口酒渡了過去。

  “嗯……嗚嗚……”

  單婉兒輕輕呻。吟,柔順地喝下進入自己嘴中的甜美果酒。

  眾女發出輕聲歡樂笑,單婉兒朦朧著雙眸,慵懶撩人的模樣,極為誘。人,蕭雅蘭不禁探手輕捻了下單婉兒胸前飽。滿得令人驚訝的r。峰上那微腫的嫣紅,嬌聲媚笑道:“婉兒姐姐,醒醒……”

  “啊!雅蘭妹妹,你……”

  單婉兒俏臉殷紅如血,努力睜開雙眸,纖手慢慢伸向蕭雅蘭被輕紗遮住的半球形高。聳,欲要報復一番,奈何心有余力不足,有心無力的她渾身綿軟,便是支撐身體,卻也不能,何況出力去“報仇”楚江南愛憐地將她按倒在自己身上,笑著說道:“婉兒不必費力氣,看為夫給你出氣。”

  說罷,伸手按在蕭雅蘭胸前傲挺,加大動作,施展調情手法。

  “呀……”

  蕭雅蘭輕叫一聲,嬌靨羞紅,渾身發軟,酒杯都快拿不穩,幾滴紫色玉y灑到了輕紗上。

  楚江南的手帶著無窮的力量,若要女人動情,只需輕觸一下她的身體,便可通過天魔氣來撩動女人地情。欲。

  看到蕭雅蘭的模樣,伏在楚江南身上的單婉兒不由咯咯輕笑,閨房中也不必顧忌什么形象,都是自家姐妹,大家都是脫得光溜溜的,時間長了也不感難為情。

  大仇得報的單婉兒朝蕭雅蘭吐了舌頭,輕笑之時,抖動的r浪令人目眩,惹得楚江南忍不住探頭以嘴啃了幾口。

  蕭雅蘭對楚江南的魔手又愛又恨,自己的被它輕撫,舒服得像要融化一般,舍不得它離開一刻。

  “相公……”

  單疏影倚在左詩身旁,臉似帶露玫瑰,春意盈然,“你這樣報仇,雅蘭姐姐可是求之不得呢!”

  楚江南邪邪一笑,將手中酒杯放回床頭,空出的大手隔著左詩摸到單疏影身上,揉了揉她的傲人玉。r,微笑道:“放心,為夫施展手段,保證她舉手投降。”

  “啊……公子……”

  單疏影輕哼,她們的身體對楚江南極是敏感,單疏影也不能例外,被他的大手一摸,立刻渾身發軟,手中酒杯不由失手滑落。

  楚江南左手正忙著揉搓擠壓,見到滑落的酒杯,輕吹了口氣,如同虛空有只無形之手托住酒杯,酒杯緩緩飄回床頭。

  眾女對這般令人驚駭的內力視為理所當然,如同未見,大都是笑嘻嘻的看著面紅耳赤的單疏影,看她在丈夫的左手撫揉下,如美女蛇般扭動,宛轉呻。吟,越來越不堪的嬌媚。

  沒幾下的功夫,敏感的單疏影便高亢的尖叫一聲,如蛇般扭動的嬌軀緊繃如弓,隨即一松,癱軟如綿,細汗涔涔,泛出桃花之艷色,美得驚心動魄。

  單疏影本有些恢復的身體,經過這次高。潮,又變回如她母親單婉兒一般,手指都無力動彈。

  楚江南緩緩收回單疏影身上的大手,移到左詩身上,左詩嬌呼一聲,卻是楚江南的大手在做怪。

  “詩兒,是不是著到疏影的模樣,心也癢癢了?”

  楚江南嘴唇微翹,泛著不懷好意地笑意。

  “相公,你就會欺負人,人家不來了……”

  左詩感覺著身體漸漸發燙變軟,急忙楚楚可憐的哀求道,再來一次,自己實在受不了,定會昏睡過去地。

  “相公”乾虹青有些不滿的輕嗔,這個夫君一到了床上,簡直讓人又愛又怕,可稱得上荒銀二字。

  乾虹青素手將酒杯往床頭上重重一頓,紅暈未褪的臉上滿是羞意,原來楚江南的大手自左詩身上拿開,撫上了她光滑修長的美腿。

  好像又有感覺了,不愧是名器,就算是主人高掛免戰牌了,身體居然能夠生出自然反應,楚江南雙眼精芒一閃即逝,身體輕繃,伸縮自如的寶劍不由輕脹,刺得似睡非睡地單婉兒輕哼了一聲。

  說罷,挺。動了幾下,惹得單婉兒輕哼低吟。相公,婉兒姐姐不行了,你還弄!”

  左詩憐惜的看了一眼微閉著雙眸的單婉兒,面臉嗔怒微生。

  楚江南停止了動作,輕輕將單婉兒放到蕭雅蘭身旁,滋的一聲從她體內拔出自己的寶劍,一翻身,將嬌小的左詩壓在身下,呵呵笑道:“夫人越來越美了,這幾天不見,想煞為夫也!”

  說罷,揭開她身上的雪白輕紗,大嘴輕吻左詩的玉臉,她輕蹙的眉尖帶著我見猶憐的嬌弱,令楚江南親了又親。

  左詩又羞又喜,在其他姐妹們面前,她總是放不開矜持與羞澀,但越是這般,楚江南越喜歡逗她,將她弄得又羞又惱,最終只能丟臉的投降,放開矜持,盡情迎合。

  “嚶……相公……”

  單疏影忙用小手蓋住自己的嘴,不讓楚江南親到,神態嬌媚的道:“你壞死了,只會欺負我們女兒家。”

  楚江南緊摟著她嬌俏柔美的身體,壞笑息:“那你喜歡被我欺負嗎?”

  “喜……嗯,你壞,你壞”左詩放開了捂在檀口的玉手,纖手輕捶楚江南胸口,巧笑嫣然,一幅任君品嘗的姿態。

  然后又是一室皆春,胡天胡地。三日之后,艷陽高照。

  遠離武昌府,一輛馬車緩緩行駛在布滿碎石的官道上,駕車的人是個年歲不大的少年,一身藍色錦袍,面上容顏清秀。這是韓柏長這么大第一次離開武昌府,作為韓府準女婿的楚江南當然有權利要一名下人來服侍自己。

  “寶貝,只是離開幾天而已,別難過了。不然,干脆讓人去取就好了,為什么要自己去呢!”

  楚江南輕輕撫著左詩的香肩,釀造‘清溪流泉’的泉水沒有了,左詩非要親自前往怒蛟島。

  恰巧楚江南也要和玲瓏一同前往雙修府,離開時便攜左詩一起回怒蛟島。

  剛一上車,左詩便充分表現出他多愁善感的性格來,沒了愛女雯雯在身邊,一路上悶悶不樂,皺著眉頭,連楚江南也慌了手腳,不知如何才好止住她的憂愁,只能哄孩子般哄起她來。

  好在楚江南多了個心眼,帶上了諸女中和左詩關系最好的柔柔,加上乖巧害羞的玲瓏,自己無法子的時候,兩女倒是能替他分擔一些。

  終于,在楚江南好說歹說,快磨光嘴皮子之際,左詩終是面上露出一絲笑容,伸出修長的纖纖柔荑,一時間環住了楚江南的腰肢,美眸輕閉,甜甜睡去。

  這一下子可不得了,左詩那生育過,僅次于單婉兒的碩。大玉。峰緊緊貼住楚江南的下腹,隨著馬車的晃動,仿佛是在用胸。部給他做按摩。

  最開始還能忍受,可是沒過多久,楚江南便坐不住了,他艱難撐起身來,將熟睡的左詩扶到一邊,寬大的車廂里,只有楚江南和左詩等四人,地方寬大的很,就算是想要那啥也綽綽有余。

  楚江南壞壞一笑,伸手將坐在他身旁的柔柔拉入懷中,大手滑入她的短衫之中,在她腰間嫩r輕輕摩挲起來。

  柔柔嬌軀一顫,秀美的嬌顏頓時升起一抹紅霞,伸手便欲阻,畢竟左詩睡著了也就罷了,可是玲瓏還在這里,小妮子臻首低垂,不敢多看一眼。

  楚江南嘴角勾起微弧,被柔柔按在她腰間嫩r的大手按兵不動,可是另一只色手從上環住左詩纖腰,暗暗用力向著自己的身體不停地推壓。

  “啊……相公……你……啊”柔柔彼此身體的摩擦禁不住呻。吟一聲,臻首低垂,俏臉緋紅如繡錦,碩。大雙。峰隨著急促的呼吸快速的膨脹,芳心羞怯,身子一動也不敢動,抵不住楚江南的力道只能幫他身體做著推擠動作。

  聽著那銷。魂撩人的嬌喘呻。吟之聲,楚江南忍不住將原本被她阻止的色手繼續探入她的短衫內,隔著褻衣揉搓她秀。挺的雙。峰。

  柔柔貝齒輕咬下唇,不讓嘴里再次發出剛才羞人的聲音,低聲羞道:“相公,不要再逗人家了,不然,不然……羞……羞死人了……”

  知道自己對楚江南沒有絲毫的抵抗之心,他若是再動兩下,自己肯定會忍不住主動投懷送抱的,說到最后,柔柔已然什么都說不下去了。

  女人不要的時候一定要給,女人要的時候,厄,看心情吧!

  楚江南臉上露出一個邪氣十足的笑容,一把將她抱在懷中,柔柔嬌呼一聲,接著道:“相公,你……你要干什么?玲瓏……玲瓏妹子,快救救姐姐……”

  玲瓏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雖然知道楚江南有多房嬌妻,可是難道他竟要如自己面前,白日宣……宣……那個字別說是說,就連想想,玲瓏也感覺面紅耳赤,渾身燥熱。

  小腦袋瓜子里胡思亂想著,壓根沒有注意到柔柔在對自己說話,這光天化日的如何使得?真是,真是太……哎,不過似乎自己和他也是白日里……

  楚江南伸手隔著衣裙撫摸著她滾圓碩。挺的肥。臀,接著錦裙和里面的褻褲一并褪下,柔柔只覺得一陣微涼,無比誘。人,如白玉般圓潤的美臀,已經整個暴露在空氣中了。

  第455章 迷離水谷

  “啊!”

  柔柔嬌呼一聲,旋又斂聲,急忙用雙手急忙緊掩住口,跟在莫意閑身邊,什么荒唐的事情沒有見過,柔柔對楚江南的舉動一點也不驚慌,心底深處反而隱隱升起一股強烈的刺激與渴望。

  楚江南望著懷中美麗的人兒不能自已的情形,心中得意,這也難怪,在自己“天魔氣”的強烈刺激之下,換作任何女子恐怕也經受不住他的挑。逗,絕對有把握能把烈婦瞬間變成銀娃蕩婦。

  壞壞一笑,楚江南看著近在眼前的碩。挺的肥。臀,實在是誘。人至極,擁有無法用言語形容的致命吸引力。

  艱難地咽了一口口水,慌急地伸出兩只魔手,按在那彈性十足的兩片美。臀之上,不停得揉、搓、擠、壓,那越發刺激的天魔氣順著指尖不停得注入柔柔體內,加劇刺激著身下妖嬈可人兒心底的情。欲,在不經意的情況下摧毀柔柔身為女子的那份矜持和羞澀。

  楚江南的魔掌按著柔柔的圓。潤的臀。瓣,那柔。嫩滑。膩又是彈性十足的誘。人感覺,讓他心中的欲。火霎時間便燃燒成燎原大火,一發不可收拾。

  兩只大手加力改變著碩。挺前臀。瓣的姿形態狀,時不時得深深陷入那條細縫的嫩r之中,觸及幽亮瀲滟的凄凄芳草。

  一股難以言喻的酥麻快。感自下。身蕩漾開來,瞬間襲遍全身,配合著那逐漸強烈的刺激感,柔柔竟是松開捂住嘴口的雙手,輕聲連續地呻。吟起來。

  楚江南看著眼前自己的杰作,更是熱血,控制著手中力道時大時小,柔柔竟是隨著他力道的強弱改變發出不一樣的呻。吟聲,就像是奏響一曲撩人的樂章。

  不知不覺間,馬車已駛順著官道,進入一處小鎮,而香車內的兩人卻渾然不覺,齊齊沉浸在車廂內銀靡的氣氛中,心中有種難以描述的無比刺激與快。感。

  猛然間,楚江南低吼一聲,如餓狼吞羊般將她整個身子壓貼在車廂內柔軟的錦墊上,柔柔嬌軀一顫,輕輕扭動著成。熟的誘。人玉。體,那雪。白的臀。瓣急遽搖擺,在楚江南身下不停起伏。

  玲瓏抬起臻首,眼中媚波流轉,嬌羞道:“少主,已經到鎮子里了……”

  “好相公……公子爺,不……不要……外面……外面會聽到的……”

  柔柔聞言一驚,嬌聲道:“羞……羞死人了……唔……”

  嬌音在耳,可是楚江南灼熱的唇已經貼上她濕柔豐潤的。唇,把她下面未出口的言語盡數給堵了回去。

  對兩位美女的話置若罔聞,楚江南雙手探進柔柔的衣衫內,緊緊抓住她胸前碩。大的玉。峰,手指在不停揉、搓的同時,依舊是用天魔氣不斷得刺激柔柔身體的敏。感點,挖掘開發她的欲。火。

  如柔柔這般只修習過低淺內功的女子如何抵抗得住楚江南的霸道手法,頓時便像久曠的怨婦熱烈的反應著,她用三寸丁香緊緊纏著楚江南的舌頭,熱情又貪婪的猛吸著。

  隨著楚江南的雙手展開更加猛烈的攻擊,左手緊握著柔柔那又堅又挺的碩。r,且不時地用著手指輕揉、輕捏著那兩粒新鮮的蓓。蕾,并且右手沿著白。嫩渾。圓的玉。腿向上直探。

  柔柔修長的粉。腿開始顫抖著,纖腰如水蛇般的扭動著,片刻功夫,她已嬌喘吁吁,全身酸癢,一雙腿成大字般的分開,櫻桃小嘴不住地呢喃著:“啊……相公……我……我好難受……熱……唔……”

  楚江南更得寸進尺地,對飽。滿的幽。谷不停的挑。著,柔柔滿臉通紅,咬緊銀牙,瞪著那雙含春望著他,碩。大玉。峰急劇的起伏,不住的浪擺著,有氣無力的嬌哼媚喘:“相公……柔柔受不了……啊……哼……”

  楚江南聞聲邪笑著分開她的兩腿,深深……

  “咦,為什么鎮里的路如此平整,車子竟還輕微顛簸?”

  韓柏駕車進了鎮子,行在道上,心中不明所以。

  楚江南雖然張開天魔場隔絕了聲音,避免被人知道車里乾坤,可是車身顫抖卻是阻止不了的。

  當馬車駛抵午間休憩的客棧之時,柔柔這逍遙帳首席美女早在楚江南身下梅開二度,待得楚江南下了馬車,才命人送了飯食,在車里用膳。

  一路無話,車馬不停,晝行夜宿,四日之后,直抵d庭。

  安頓好了柔柔和左詩,韓柏留下替兩女打理碎事,楚江南帶著玲瓏,前往迷離水谷。

  d庭湖,作為寬闊流暢的運河樞紐,自東向西,地勢由高至低,多是順流而下,比起陸地,要快上許多,寬闊的河面之上,常有數艘并進之景,百舸千帆,雖有不如,亦差之不遠。

  晨曦初露,河上薄霧籠罩,滿是冷冽霜氣,河上雖有數艘行船,緩緩行駛,并未破壞河面的寧靜,船火盞盞,仍未熄滅,照出船身上的寒霜凝重。

  其中一艘半大船舫夾雜其中,頗不顯眼,周圍多的是華麗的船舫,只是這半大船舫并不是兩人劃槳,唯有一撐桿艄公,便有些不平常。

  這位艄公僅穿單薄青衫,面目英俊斯文,欣長的身材。恍如玉樹臨風,不像是常年馳于江上的艄公,倒似一讀書斯文之人。

  雖是溫暖如表的江南,這個季節仍是寒冷,長衫里須要穿上新一代襖或棉衫,像他那般一襲薄衫,無異于自討苦吃,而他站在薄霧之中,神情自如,毫無異狀,稍有經驗之人,便知此人身懷高深內力,不懼寒冷。

  河面平坦,他臨風而立,并不如別地艄公那般探身撐桿,長長的竹桿只是輕點,顯得游刃有余,瀟灑不凡。

  這艘船舫玉不大,但卻頗為精致,一人多高的船艙,兩側紅木軒窗,透著貴氣,艙簾厚絨布簾,亦非凡品,遠非平常小船能比。

  行舟自湖中,偌大只有一艘小舟。

  一位體態曼妙身著長裙的女子從船艙中走出,男子放下船櫓,將女子緊緊摟入懷中。

  玲瓏靜靜靠在楚江南懷里,那粉臉玉頰不施粉黛,柳眉如畫,眼若桃花,瑤鼻秀挺,豐唇柔潤,脖頸修長光潔,柔美如玉,脫俗出塵,見之令人如沐浴春風。

  楚江南附身在玲瓏耳邊,柔聲道:“早上湖面還是很冷的,你還是回船艙里去吧!”

  玲瓏伸手握住了他的手,仰著凝望著楚江南,臉上竟露出了一絲微笑:“少主,玲瓏要和你在一起。”

  她這嫣然一笑,如寒冬里的牡丹綻放,無比的艷麗嬌媚,楚江南雖然還能成為雙修府的少主,可是在玲瓏心中,沒有比他更合適的人選了,何況她將自己女兒家最寶貴的東西都給了他。

  到了雙修府,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時間就少了,萬一要是公主看不上公子……不會的,不會的,一定不會的……

  楚江南將玲瓏攔在懷里,想起她心中所憂,長長的嘆一口氣,在她耳邊喃聲道:“玲瓏,你放心好了!公子我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你家公主會滿意的。”

  話音剛落,楚江南將她的身子往自己懷里抱緊了些,低頭將臉埋在了玲瓏的肩窩,迷醉的嗅著她摻絲山雨氣息的清幽體香,雙手按捺不住地對著那兩團柔軟凸起。

  玲瓏面紅心跳,在他腰間擰了一下,羞道:“少主,別……會有人看見的……”

  楚江南邪邪一笑,道:“所以,我才說進船艙里嘛!”

  玲瓏霞飛雙頰,顫聲道:“少主,你……”

  楚江南一臉肅穆,湊到在玲瓏耳邊,伸出舌頭舔了舔她粉。嫩敏。感的耳垂,輕聲一語。

  “啊……”

  玲瓏臉頰發燙,輕碎了一口,將俏臉埋在楚江南懷中,羞聲道:“不……不成的……這怎么成呢……”

  “玲瓏……”

  楚江南輕喚一聲,看著懷中的美人,玲瓏那單薄的長衫冰肌玉骨若隱若現,微顫顫的高高。聳起,從楚江南這個角度以及玲瓏的臥姿恰好能夠從領口處望見那道深邃的r。溝,蛇腰弱柳拂風不堪一握,整個被包裹得渾。圓挺。翹,聲音帶著莫名的蠱惑味道,“幕天席地,你不想試試在船上是何種滋味?”

  這幾日在馬車里,楚江南可沒有顧慮玲瓏這新瓜初破的小妮子,什么花樣都輪著使

  給男友帶了綠帽-茜茜的淫亂告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