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9 部分(1/2)

加入書簽

  再往上走去,穿過兩塊高達兩丈的巨石后,眼前豁然開朗,群石環拱下,一個方圓達十丈的大石水池呈現眼前,熱氣騰升里,真是人間仙景。

  此時東方天幕泛白,楚江南站在眾僧石上,遙看遠方峰漫嶂,云披彩霞,心中甚是愜意,不過他可不是為了看風景而來,還是脫光了泡溫泉才是。

  正在這時,忽聞一陣輕響,池水嘩啦一聲抖落開來,一個妙玲瓏的身影自水中一躍而出,長長的秀發輕輕一甩,點點水珠帶著微熱之氣四散,水霧蒸開來,便如一朵麗的白蓮,盛開在了夕陽的余輝之中。

  這熟美女子身著一身連體褻衣,薄如蟬翼,外套一件薄薄的紗巾,藕臂,隆胸翹臀,曲。線嬌俏玲瓏,渾身肌。膚細。膩如綢緞,仿佛都要滴出水來。

  她臉上潔凈如玉,帶著一抹淡淡的腮紅,眼神盈盈流轉,波光四溢,似是含羞的處。子,又仿佛嫵媚的少。婦,緩步行走間,兩條修長有力的輕輕擺動,點點光似遮似掩,搖曳生姿,風情萬種。

  仙女!楚江南目不轉睛的盯住女子,雙修府果然是個好地方,自己隨便往哪里跑都能遇見極品美女。

  女子的身體猛地一僵,在洗澡的時候突然看見一個男子,女人都是同樣的反應,要買躲進水里,要么大聲尖叫!

  女子沒有尖叫,一時之間呆呆的泡在水中,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怎么做了,只是雙手抱胸,一段粉嫩的手臂露了出來,晶瑩的就像是用象牙雕琢而成一般,鳳目之中s出凌厲的光芒向楚江南看去。

  楚江南眼睛呆呆的望著前方仙子一般泡在溫泉中的女子,只是看了一眼就將她那成熟妖嬈且玲瓏有致的粉。嫩的嬌軀給記在了心中,想忘也忘不掉。厄,不好,她似乎發現自己了,正呆呆的望著自己,厄,這個……她會不會邀請自己下去和她一起泡溫泉啊!這么大的溫泉一個人泡多無聊啊!人多熱鬧嘛!

  楚江南的目光掃過那女子完美的曲。線以及粉。膩的肌。膚,不禁咽了口唾沫,臉上不帶一絲尷尬的道:“美女,這……這真是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打擾姑娘沐浴的,你繼續,不用管我,你繼續好了……”

  本來還很淡定的女子在聽了楚江南的話之后,嬌軀不禁猛地一顫,鳳目之中s出羞怒之色。

  見到對方竟然不像一般女子那樣尖叫一聲跑開或者提劍來找自己拼命,楚江南看了女子一眼,以他的目光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女子那藏在水下的修長的大腿根處黝黑的毛發。

  見得不到對方回應,一臉平靜的盯著熟美女子那粉嫩晶瑩的嬌軀一陣細看,楚江南揉了揉眼睛,又盯著女子看了一番,嘴里自言自語道:“天啊,世間怎么又如此美麗的女子,一定是我眼花了。我就說嘛!又不是仙女下凡,怎么可能會有這么美的女子,幻覺,一定是幻覺。哎,最近睡眠不好,看來選擇來泡溫泉緩解一下疲勞是明智的選擇……”

  明明眼饞的不得了,可是楚江南硬是壓下身體的沖動,說話之間還向著女子的方向揮了揮手,不耐煩的道:“去……去,別來煩我,既然不是真的,干嘛要變得那么漂亮,趕快給我消失!”

  聽了楚江南的話,女子不禁愣了一下,看到楚江南的舉動,她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氣,自己不能出去將對方給殺了,身上沒穿衣服怎么上得去,再說她的武功也不一定殺得了對方;可是又不愿意就這么的被人白白的看了身子,現在對方既然將自己當作了幻象。

  楚江南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脫光了自己身上的衣物,“噗通”一聲,縱身跳進熱氣蒸騰的溫泉之中,將身子整個泡在其中,不發出舒服之極的呻。吟聲。

  剛才看了你的,現在脫了給你看回來,我們誰也不欠誰!楚江南心里轉悠著煞是無恥的念頭,天下賤人無出其右者。

  混……混蛋……這男人真是渾人!自己還是快點離開的好,免得又被對方占了便宜,女子拿定主意,急忙轉身朝著一塊巨石走去,匆匆上岸,楚江南閉上眼睛又睜開,正好看到女子從水中走出的動人的一幕,女人的l體他不是沒有看過,但是如此漂亮的震撼人心的美女他還真是沒有見過,水霧升騰,那若隱若現的胴體卻越發的嫵媚動人,如牛奶一般細。嫩的肌。膚,如同山巒一般起伏有致的身段,以及脫俗的氣質,瑤池仙子也不過如此。

  偉人云:“天生一個仙人d,無限風光在險峰。”

  世上沒有任何一個性取向正常的男人不喜歡女人美麗的身體,揭開蒙在男人臉上的那層面紗,你會發現隱藏在男人內心深處的那種欲。望。老天爺給男人注入了色的元素,給女人的身體注入了神秘的誘惑。男人為此樂此不疲、目不暇接,喜歡看女人的身體,喜歡接觸女人的身體,為之傾倒,為之瘋狂。

  “不愧是我楚江南幻象出來的女人,真是天下絕色啊!可惜不是真的……可惜……可惜……”

  楚江南一邊欣賞著女子的身體一邊輕聲嘀咕道:“難道是因為剛從姿仙那里離開,怎么我幻想出來的女子和她竟有七分相似,奇怪……奇怪……”

  女子上岸,羅衣解處堪圖看,兩點風姿信最都,似花x邊傍微勻玳瑁,玉山高處,小綴珊瑚。浴罷先遮,裙松怕褪,背立銀紅喘未蘇。誰消受,記阿候眠著,曾把郎呼。

  強忍心中笑意的楚江南不舍地閉上眼睛,卻沒有注意到聽到他話的女子身子猛地顫抖了一下,驚詫莫名地看了楚江南一眼,身影一晃消失在原地不見了。

  嘿嘿,本少爺可沒有說謊,我的確是剛從谷姿仙那里離開,只是沒進屋,在門口被她用劍招待打發了,只是他掐頭去尾的話落在洗浴女子心中,掀起的風浪可就大了,即便有收拾他的心,恐怕現在也該淡了。

  楚江南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前方已經沒有了那女子的存在,不禁長長呼了一口氣,抹了一把額頭的虛汗,輕聲嘀咕道:“天啊,終于蒙混過關了,我這桃花運也太厲害了一些,半夜睡不著想泡個溫泉也能遇見丈母娘!“不難猜出對方的身份,全因谷姿仙和谷凝清長得實在太像了,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楚江南臉上露出洋洋得意的表情,哈哈笑道:“幸虧我機智聰明,不然現在一定被人給追殺的滿山跑。對美女我又下不了狠手,不是只有挨打不還手的命。”

  整個身體泡在溫泉中,雙手抬起展開靠在岸邊,看著即將破曉的天際,嘴角一抹邪氣十足的弧度那般攝人心魄,腦中再次浮出一首詩來,清人陳玉璂那一闕把女人的r。房的美推向了極致的《沁園春》“擁雪成峰,挼香作露,宛象雙珠,想初逗芳髻,徐隆漸起,頻拴紅襪,似有仍無,菽發難描,j頭莫比,秋水為神白玉膚,還知否?問此中滋味,可以醍醐。詞中精妙的運用多種比喻如,細致入微地描繪了美女酥。r的美,真是畫龍點睛、栩栩如生,放s著醉人的r香,誘。人的魅力,讓人銷。魂,令人忍不住捧握把玩。”

  “英明,本少爺實在是太英明了,可惜了那么美麗的一個女子,可惜看得到……吃不到,厄,暫時吃不到……”

  楚江南撇撇嘴,不因為是自己丈母娘就不起壞心,反而性。趣盎然,“不過還別說,她的肌膚,那臉蛋,那身段……和谷姿仙站在一起,就算說是姐妹花也有相信,身上那種成熟風韻除了婉兒之外還真沒人比得上呢!”

  第462章 山徑親熱

  次日,清晨,雖然一夜沒睡,可是楚江南的精神卻出奇的旺盛。

  早早準備好了早膳,楚江南很老實的等在谷倩蓮房外。

  沒過多久,房門輕啟,洗漱完備的谷倩蓮走出房間,一頭青絲梳得油光烏亮,顯得格外清爽甜俏,此際衣帶飄風,宛如凌波仙子,楚江南不覺呆了一呆,喃喃道:“好看,真好看!”

  谷倩蓮將俏臉轉開,冷冷地望向別處,對那些死纏,死皮賴臉的男人,最好的辦法就是無視。

  厄,碰了個軟釘子,楚江南卻不以為意,看著她假裝渾不在意的樣子,其實心中滿是幾乎憋不住的笑意。

  “倩蓮,早餐已經準備好了科。”

  楚江南憨憨傻笑,感覺初為人婦的谷倩蓮她比平日嫵媚嬌艷,剎那魂酥魄融想入非非。

  “誰要你準備的?”

  谷倩蓮冷哼一聲,不過卻是轉身回了屋子,也沒有關門。

  楚江南怪叫一聲,端著盛放早飯的方盤,p顛p顛的跟了進去……

  兩人再次出來的時候,谷倩蓮臉上泛著嬌羞的紅暈,美艷動人,人比花嬌。

  楚江南神色淡然,只是眉宇間盡是掩不住的驕傲自信,似乎沒有問題是他不能解決的。

  兩人說說笑笑,嗯,楚江南一個人說,一個人笑。

  “一對非常相愛的男女,在浪漫而富有情調的房間中幽會,正值情意綿綿的時候,男方與女方最大的不同之處是什么?”

  下流的問題,銀猥的聲調,不消說除了楚江南這個不會放過任何調戲良機美女的色狼之外是別無他人了。

  谷倩蓮已被他十數個這種帶著h色彩的腦筋急轉問題給弄的如服下蒙汗藥,任人魚r的少女差不多的迷糊了,無力地反問道:“有什么不同?”

  “女方全身都是軟的,但男方還是有一處地方是硬的!”

  楚江南得意洋洋的給出答案,換來的是美人嗔怪的白眼。

  谷倩蓮帶著楚江南在雙修府游覽,他們沿著一條蜿蜒小路往小山背后走去。

  楚江南東張西望,見四周俱是大樹高叢,繁茂非常,奇道:“這是往哪里,我們要到哪里去?”

  “嗯,去蘭坡。”

  谷倩蓮步子細碎,速度極慢,昨晚才破了身,能走得快么!

  “蘭坡?”

  楚江南點頭道:“雙修府三景之一的蘭坡?”

  “你知道雙修府三景?”

  谷倩蓮嫣然一笑,表情頗為誘。人,沒有追問,“乖乖的跟著就是,不要跟丟了。”

  楚江南看的心癢難耐,好在沒走多遠,便遠遠瞧見美麗的蘭坡風景。

  梧竹幽居,外形是一座方亭,位于蘭坡稍偏北處。它四角攢尖,四周立柱,構成外廊。亭中四面設墻體,每面辟一月d門,既玲瓏通透,又可四面觀景。東面花窗掩映,長廊迤邐;西向湖光山色,隱約在望;南則小橋流水,溪澗分流;北面翠竹搖曳,梧桐傲然。梧竹幽居,四個圓d,可單看一面,亦可交錯重疊,移步換景,面面畫卷,十分動人。

  楚江南銳目如電,遠遠瞧見梧竹幽居亭楹聯:“爽借清風明借月,動觀流水靜觀山。”

  時下正值夏未,天氣仍甚炎熱,谷倩蓮衣單衫薄,愈顯體纖腰細,楚江南溜眼瞧著,心頭倏爾一蕩,竟然胡思亂想起來:“這里風景雅致,卻是野戰最佳的場所,不二之選啊!”

  谷倩蓮偶然側首,眼角瞥見他滿臉赤紅,不禁吃了一驚,忙轉身湊去,用手探他額頭,緊張道:“你怎么了?”

  此際四野無人,景色秀麗,楚江南情懷蕩漾,忽一把捉住她的手兒,低柔道:“倩蓮,昨晚……昨晚我……”

  谷倩蓮聞言一怔,粉腮倏暈,連玉頸都浮出一抹緋色,就要抽回玉手。

  楚江南不由分說地緊緊握著,眼中s出萬千柔絲,似要將眼前玉人網住,聲音誠摯溫柔道:“倩蓮,我喜歡你。”

  谷倩蓮俏臉一紅,猛地抽回落入魔掌的玉手,背轉嬌軀,將一個無限美好的倩影留給他。

  楚江南那熾熱的眼神,即使背轉身體還是難躲其強烈,谷倩蓮感覺渾身不舒服,好像近在咫尺,赤。ll地被他看遍了全身那樣。

  楚江南見佳人滿面嬌羞艷麗絕倫,愈是難以自恃,猛將谷倩蓮擁入懷中,湊到她耳邊,輕咬粉垂,道:“倩蓮,昨晚我情難自禁……只是你太美了,我一時沒有控制住自己……”

  谷倩蓮只覺耳心發麻,芳心亂顫,腦海空白,渾身俱酥,卻有絲絲喜悅與甜蜜竄入心田,沒來由生出一種美好感覺來。

  “別說了。”

  谷倩蓮媚眼如絲,美眸泛媚,銀牙暗咬,輕碎了一口,嗔道:“不知羞……”

  楚江南知道,直到此刻,才算是真正解開了自己昨夜沖動之下結下的繩,旋即大喜過望,在谷倩蓮滿是紅暈的俏臉上重重親了一下,脫口而出道:“倩蓮,你不怪我了?”

  “當然怪,怪你一輩子呢!”

  谷倩蓮白了他一眼,秀眸中朦朦朧朧,聲細如蚊,“你這壞家伙,若是敢負我,我就……我就……恨你一輩子……”

  佳人情重!楚江南本來還以為她要說出什么和你同歸于盡的話,哪里想到這小妮子竟然如此癡情!心中無聲嘆息一聲,也許自己昨夜真的做錯了,不過做的做了,世界上沒有后悔藥賣,以后好好彌補她就是了。楚江南感覺很幸福,心酥神醉,凝望著她那潤若凝脂的淡紅櫻唇,不覺癡了。

  “我會一輩子疼你愛你,好好珍視你,不讓任何人欺負你……”

  回過神來的楚江南喜難自勝,甜言蜜語張口即來,而且絕不重復。

  說到激動處,言語已經不能表達他心中的喜歡之情,楚江南將谷倩蓮的嬌軀轉過來,正對自己,熱唇雨點般親吻谷倩蓮的秀發與粉額,漸漸地繼而往下,沾點過巧致瑤鼻,印罩住了那誘人無比的如菱小嘴。

  “嗯……”

  谷倩蓮嗯嚶一聲,微仰嬌靨任由楚江南摘擷索取,動作生澀的回應著,剛剛沉淪愛戀的女子,格外容易動情。

  片刻之后,一雙玉臂竟然悄悄地環上了楚江南的脖子,兩個人緊緊擁抱在一起,仿佛要將愛侶融入對方的身體,不分彼此。

  密林中的小徑靜了下來,周圍只余風過樹梢的輕細沙沙聲以及偶爾的清亮鳥鳴,兩人忘記了周圍的一切,如癡如醉,耳中所聞卻是彼此的動人喘息。

  谷倩蓮自幼在雙修府長大,性情活潑喜動,黃州府一行與楚江南甚是合緣投契,表面上雖然不假辭色,成日家吵吵鬧鬧,但心中卻是有著他的影子,時日一久,情愫漸生,只是自知罷了。

  因此楚江南昨夜強占了她的身子,谷倩蓮心中雖然感覺委屈,卻是無怨無恨,反是將芳心牽掛,直至先前楚江南深情表白,情真意切,終令她決意托付終身。

  在楚江南的激。情擁吻下,谷倩蓮亦漸熾烈起來,口內香舌不但任之纏綿撩逗,情懷激蕩之余,竟迷迷糊糊地給勾引到他的唇齒間去。

  楚江南貪婪地咂吮著谷倩蓮悄渡過來的舌兒,漸漸把持不住,環住纖腰的手開始有些不安分起來,探入衣服里,與那柔滑似水的肌。膚做做著親密接觸。

  過了老長時間,谷倩蓮才發覺楚江南不規矩的動作,心里頓時慌了,女兒家臉嫩,忙用纖手攔截推拒,楚江南緊緊摟著她,變本加厲地繼續侵襲,忽一掌搭上了她胸前玉。峰,只覺溫軟嬌。挺,掌心登時麻了。

  “壞蛋……你又……又想欺負……人家么……”

  谷倩蓮俏臉緋紅,慌忙去捉那只魔爪,較喘吁吁,急嗔道:“放……快放開我,不……不要這樣……”

  豈止是想,是想的不得了,而且是將想法付諸行動,楚江南呼吸粗濃,喘息如牛,滾燙地呵拂在她的頸里,“倩蓮,我想你……我要你……”

  “太白天……呸,不要臉……”

  谷倩蓮輕碎一口,面紅耳赤,一陣酸軟,輕搖臻首,嬌聲道:“你這個壞蛋,白天怎……怎么行呢……”

  “白天也可以啊!”

  楚江南死纏爛打糾纏不休,手上越來越放肆,“晚上黑燈瞎火的,看不清,嘿嘿,白天就好了,倩蓮的身子這么美,我當然要好好看看……”

  “冤家,昨晚人家清白的身子已給你,你還不滿足么?”

  谷倩蓮給撩惹得肌。膚如燒,嬌喘吁吁,慌亂間忽想起來昨夜的情景來,不覺一陣情意迷亂,心下終有點松了,咬著櫻。唇,幽幽道:“昨夜人家任你胡來,你肯定心里輕賤,今日……”

  怎么會呢?姑乃乃,婚前性行為是很普通的,自己作為少先隊員,三好學生,共青團員,差點就成為預備黨員的優秀青年,怎么會在乎這個?再說你的第一次又是和我,嘿嘿……楚江南伸手指天,信誓旦旦道:“我楚江南在此立誓,皇天在上,翌日若我……”

  一聽楚江南要指天立誓,谷倩蓮慌了,急忙伸手輕捂,嬌嗔道:“人家信你啦!誓言是隨便立的么!倘若你日后敢輕賤人家,我就……就咬死你……”

  楚江南見她眸中水波盈盈,眉梢眼角俱是濃濃情意,入骨媚態,不禁怦然心動,情動如潮,猛地把腦袋埋入谷倩蓮懷中,隔著裙衫,熾烈如火地親吻她豐。挺飽。滿的酥。胸。

  谷倩蓮迷醉已極,楚江南嘴角無知無覺勾起一抹邪魅之色,不容拒絕地去解她腰間的羅帶解開。

  谷倩蓮衣衫半解,微風一吹,清醒了少許,嬌呻媚吟,喘息道:“不,不要再這里,這……說不定會有人來的……”

  我和自己老婆親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哪個男人看了我就把他的眼睛挖出來……”

  楚江南忽略了女子看了怎么樣,嘿嘿,他粗喘著,一只手倏地從松脫的衣裳c入,穿掠過軟滑小衣,揉到一團飽。滿的軟綿粉r。

  “啊……”

  谷倩蓮嚶嚀失聲,苦苦束縛的情。欲終于潰堤而出,剎那間肢酥體軟,盡由楚江南恣意輕薄,予取予求。

  第463章 姐妹同夫

  楚江南如饑似渴地侵犯著懷中如玉佳人,只覺所觸無一不是奇嬌異嫩,心頭怦怦劇跳,想極大塊朵頤,卻又害怕弄傷玉人,于是強自約束,始終小心翼翼溫柔如水。

  “啊……”

  谷倩蓮乍顫乍抖,嬌軀失魂般繃凝,須臾,忽爾站立不住,一頭癱軟在楚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