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0 部分(1/2)

加入書簽

  六識靈銳的楚江南發覺,室內并不是只有檀香味,陣陣幽香混合著谷凝清身體的香味,中人欲醉,加上她那比例完美的身材,真的讓人血脈流動加速。

  從楚江南這個角度,他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胸前那一對挺。拔雙。峰的碩。大,比谷姿仙都要大一號,絕對一手無法掌握,至于具體到底是什么尺寸,彈性如何,那就只有等親手感受之后,才知道了。

  谷倩蓮這完成了引路人工作的小精靈現在已成了旁人,看看谷擬清,看看楚江南,眼珠滴溜溜地轉,心里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國仇家恨、復國大業、雙修大法……這些壓在自己身上的沉重枷鎖就要交由自己的女兒承擔了,谷凝清閉上美目,全身劇震,俏臉神色平靜,但瞬間又被悲痛替代,最后轉身面向墻壁,輕輕道:“倩蓮,你帶楚公子走吧!”

  谷情蓮聞言一怔,似乎比楚江南還要著急,道:“夫人……”

  雙修夫人谷凝清盤坐墊上,火光映照之下,容色晶瑩如玉,如新月生暈,如花樹堆雪,柔聲道:“走吧!不用多說。”

  谷倩蓮聽出她語氣中的堅決,吐了吐,同楚江南打了個眼色,悄悄退出靜室外,順手掩上了門。

  楚江南跟在她背后,故意嘆息一聲,道:“看來我是沒福氣娶你家小姐了。”

  谷情連輕搖臻首,轉身向著靜室道:“夫人,倩蓮和楚公子候在屋外,到夫人肯聽我說話時,再召我們進去吧!”

  言罷,向楚江南扮了個俏皮的鬼臉,伸手指了指c在發髻處的小木槌,表示在這里不用怕再給谷凝清當活靶般扔“暗器”了。

  楚江南啞然失笑,不過想到也不知要等到何時才會被“召見”嗯,不過應該不會等很久,谷倩蓮肯定舍不得自己這個除了她丈夫之外第二個見過她清白身子的男人苦苦等候的。

  第465章 齋堂春色

  楚江南的念頭還未轉完,一粒豆大的雨砸了下來,重重地砸在地上,接著雨越下越大,越來越密,終于大雨嘩啦啦的落下來。

  與此同時,雙修夫人谷凝清的聲音從靜室內傳出來道:“小精靈,你還不帶楚公子進來?”

  谷倩蓮喜笑顏開,拉著楚江南逃離風雨,進入室內。

  谷凝清早轉過身來,神色平靜,道:“這小精靈自幼給我和小女寵壞了,累公子你受了風雨,真是抱歉。”

  裝!我看你裝到什么時候?楚江南見谷倩蓮和自己說話的時候,一副初次見面的樣子,心中有些不爽!搖了搖頭,沒有啃聲。

  谷情蓮看著楚江南頭發臉上戰的水珠,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楚江南惡狠狠地往她望去,只見一身鵝黃色的衣衫幾乎變得透濕,半濕的衣衫緊貼在谷倩蓮凹凸有致的身軀上,惹人噴火的身材,曼妙的曲。線,幾乎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他眼前,淡淡的體香從她微露的玉頸、若隱若現的嬌軀中溢出,繚繞在他鼻尖,勾魂妖嬈,惹得他不禁欲。火高漲。

  心里頗想多看兩眼,但在谷凝清清澈如水的幽藍目光下,只得裝作正人君子,視若無睹,只是驚鴻一瞥便收回目光,可是谷倩蓮動人的線條,纖潤柔美的肩部,青春少女發育中的俏挺胸。部,纖細的腰身,微翹的臀部,修長勻稱的玉。腿,已深深烙印在腦海里。

  谷凝清俏臉平靜,一語不發,楚江南為了打破尷尬的氣氛,隨口道:“夫人為何不在雙修府靜修,那處風光不是更勝這里嗎?”

  谷凝清眸子里流露出痛苦的神色,眼角不經意間閃過一絲落寞,幽幽一嘆,道:“傷心地怎會留得住傷心人,谷凝清但愿自己從未存在過。”

  谷倩蓮抬起紅彤彤的俏臉,吐了吐香舌,嬌聲道:“夫人終于回復正常哩。”

  谷凝清美目一瞪,手一揚,木魚化作一道黑影,剎那間來至谷倩蓮頭出來,但也說得谷凝清云山霧繞,目瞪口呆。

  谷凝清嘆道:“公子年紀輕輕,卻這般富有才學,你剛才說的東西我前所未聞,卻又言之在理,勝過那些飽讀醫書的所謂神醫多矣!”

  心中長舒了口氣,終于過了第一關,楚江南面上卻不動聲色,恭敬道:“我先替夫人把把脈,先明病況再作診斷。”

  不待谷凝清拒絕,楚江南大步走近,男人就要奮勇向前。我來了,我看見了,我征服了。

  谷凝清微微蹙眉,一雙柔若無骨、纖如蝶翼的玉手伸了過來,手指搭在她那纖若無骨瑩白如雪的玉腕上,嗅著陣陣如芝如蘭的芳香,楚江南幾乎忘記了時間。

  直到感覺玉腕輕輕一顫,楚江南才驚醒過來,他連忙咳了幾聲掩飾自己的窘態,望向那玉手被自己摸了個夠的美人兒,只見谷凝清像是發現被占便宜似的瞪了他嗔怪的一眼,目光裝作盡量平靜,可是其中那稍帶的一點羞意,卻沒有逃出楚江南的眼睛。

  “夫人氣血郁結,似是寒邪在表;而脈像沉實,則y寒在里。本來這等寒毒之癥不難醫治,有烈先生這等醫國圣手,自然是手到病除。”

  楚江南整理了一下情緒,用平穩的語氣道:“但不才卻感到夫人心中另有難解之結,所以影響治療效果,造成病痛困擾多年一直難以痊愈。我猜夫人當年或許遇到什么不順心意或傷心之事,所留禍根一直余波未了,對現在造成不良影響……”

  還沒說完,谷凝清卻神色劇變,打斷他道:“啊……我有點累,請楚公子先去休息,明天再從詳計議。”

  說罷,居然就這樣把他趕了出去。

  楚江南和在門口等候他的谷倩蓮一起來到佛堂不遠處的齋房,剛一進屋,他就低頭輕吻住了谷倩蓮圓潤的耳垂,柔聲道:“倩蓮,你為相公的事情不辭辛勞,冒著被夫人責罰的危險帶我來這里,嘿嘿,我一定好好報答你。”

  谷倩蓮媚意無限地應了一聲,楚江南虎吼一聲,將懷中散發著成熟氣息的豐潤嬌軀緊緊地擁著,同時大嘴也找到她那誘。人的櫻。唇吻了上去。

  隨著兩人急切的動作,兩人滾倒在床榻上,他們完全解開彼此身上的束縛,伴著一聲滿足地呻。吟,谷倩蓮被徹底貫穿、充實著臥房里洋溢著迷人春。色,完全被激。情的喊叫、銀靡的氣息充斥著。

  楚江南打起十二分精神,使出渾身解數,谷倩蓮被他殺得丟盔棄甲、潰不成軍,銷。魂蝕骨地呻。吟聲不斷向房外傳去。

  谷凝清坐在佛堂禮佛,卻忽然聽聞這勾人的呻。吟聲,她是過來人,一聽就猜出楚江南和谷倩蓮兩人是在做何等好事。

  谷凝清心煩意亂之余,只得輕念佛經,意圖拒銀聲于耳外,可惜那若隱若現的呻。吟聲總是往她耳里鉆,怎么也擋不住,害得她坐立難安。

  她當然不知道這是楚江南刻意用天魔場搞的鬼,否則肯定提劍將他斬成三段。

  谷倩蓮實在難以抵擋楚江南那連續不斷的攻勢,只得連聲求饒;楚江南拒不受降,直殺的谷倩蓮無力求饒,這才鳴金收兵開始那戰后安撫之事。

  谷凝清苦捱良久,終于等到這廝殺聲消失之時,極度困乏的她終于得以解脫,只是那被勾起的心中綺念,哪個少女不懷春,她也曾年輕過……

  谷倩蓮苗條豐潤的嬌軀緊緊地貼在楚江南赤。l精壯的身上,極度的充實和刺激帶來的高。潮快。感令得谷倩蓮腦中一片空白,在楚江南的溫柔撫摩下,慢慢進入甜美夢鄉中。

  楚江南見谷倩蓮已經進入睡眠狀態,便開始收拾戰場,由于他每次床上激戰都以自己的完勝告終,所以仍是精力十足的他對這善后之事也是經常為之,所謂“熟能生巧”很快就將一切收拾妥當。

  楚江南對著沉睡中的谷倩蓮輕輕吻了一下,沒有睡下,而是穿好衣服,轉身出房離去。

  第466章 霸王硬上

  夜幕低垂,暴雨停歇,一顆流星緩緩地掠過天穹,不知道會落向何方,齋堂大部分人都已經進入了夢鄉,只剩下少數幾個守夜的老婆子。

  楚江南走出廂房,去到佛堂,可是谷凝清已經不在那里,他剛從佛堂走出來,便被一個巡夜的一個老婆子發現:“這位公子,你這是要去哪里?”

  楚江南朝著老人家拱了拱手,笑道:“我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現在要立刻稟告夫人。”

  老婆子搖了搖頭,有些為難道:“現在月已中天,夫人只怕已經睡了,現在不方便去打擾她。”

  臉上裝出萬分誠懇的樣子,楚江南道:“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夫人說,請婆婆帶我去晉見夫人,所有后果在下愿一力承擔。”

  老婆子微微躊躇片刻,終于戰答應了楚江南的請求,把他帶到谷凝清的房間門外,指了指讓他自己求見后,便匆匆離開了。

  深深吸了口氣,輕輕敲了敲門,楚江南道:“楚江南求見夫人,有要事稟告!”

  片刻之后,房內傳來了谷凝清的聲音:“楚公子深夜來訪,未知何事?哦……還是進來再說吧!”

  說罷,房門無風自開,這明顯是她用內力吸開的,但楚江南卻絲毫察覺不到她的內息流動,不禁對她功力的強橫深感駭然,這看上去軟弱無力的美婦或許是堪比黑榜高手的人物。

  走近房內,看著那張如花嬌靨和她女兒谷姿仙七八分相似的嬌艷容顏,只覺那增添的幾分成熟風韻讓她艷光四s,讓人不敢正視,更讓楚江南震驚的是,谷凝清現在只穿著薄薄的睡袍,一對豐。滿的玉。峰幾乎要破衣而出,身材比谷姿仙還要好!而且細腰隆股,光滑,完全看不出歲月的痕跡。

  被楚江南和谷倩蓮那啥的聲音折騰了半宿,好容易才睡著,誰曾想剛剛睡下就讓人喚醒,谷凝清臉上有點不悅,但依然禮貌的問道:“楚公子,不知深夜前來是有何緊要之事呢?”

  窗外微微月光映入,谷凝清只在單薄的小衣外,再加上一件薄薄紗質睡衣而已,皓比美玉、潔勝朝露的香肌半隱半現,月光之下尤顯姿媚,尤其是她嫵媚之中,帶著成熟風韻的絕色,所謂“月下看美人,媚勝十倍”谷凝清現下的樣兒,又豈是常女十倍而已?

  楚江南走近幾步,恭身道:“深夜打擾夫人實在抱歉,在下先告個罪,但滋事體大,所以只好冒犯夫人了。”

  “哦?”

  谷凝清柳眉微皺,旋又舒展開來,問道:“到底是何事?”

  楚江南再不著痕跡向前幾步,走到谷凝清身前,正色道:“我已經想出了治療夫人的方法。”

  谷凝清臉色一變,輕搖臻首,道:“算了,我還是不用治了,反正這個病也不是什么大問題。”

  近距離看著谷凝清,楚江南發現她大概來不及穿鞋,的纖足輕輕踩在地上,雪白的腳曲。線極美極媚,那柔弱纖細的樣兒真如隨時會憑風飛去的仙子一樣。

  楚江南緊盯著她深邃迷人的美眸,緩緩道:“倩蓮已經把事實的真相告訴我了,你的病是源于一個人。”

  谷凝清身體微微一顫,臉色蒼白,眼神慌亂,呼吸急促的看著楚江南,張開了櫻子微泛的小口,卻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楚江南湊到她耳邊,灼熱的鼻息噴到她耳郭和雪。白的頸項上,只聽他一字一句道:“許宗道!”

  谷凝清“騰騰”的連退兩步,豐潤的嘴唇顫抖著,顫聲道:“倩蓮那丫頭真的全告訴你了?”

  小精靈,對不起了,相公以后會好好補償你的,楚江南點了點頭道:“倩蓮只是略有提及,語焉不詳。”

  谷凝清似乎有點精神恍惚,半晌后嘆了口氣道:“唉,這是命……這都是命……”

  就在谷凝清芳心忐忑的當兒,楚江南的手輕輕撫在她雪白的皓腕上,也不是撫摸,那種輕柔就像是微風拂過一般,若有似無,他的聲音似乎帶著讓人心神安定的作用:“夫人,一切都過去了。”

  谷凝清俏臉微微一紅,垂下螓首,全無簪飾的秀發灑了下來,美的叫人不愿移開眼光,那樣兒之嬌柔羞怯,比之含苞未放的少女還有魅力,她輕輕點了點頭。

  一時無語,谷凝清垂著頭,扶著楚江南站在當地,皓腕上微微有些酸酸的麻癢感覺,就像是被制到x道一般。

  人的手腕近掌之處,本就有個專管情。欲的x位,只要適加刺激,便能升起無比愛。欲,再加上楚江南的手法又是精巧有效率,等到谷凝清想阻止的時候,楚江南柔聲道:“夫人,我一定會治好你的病。”

  話音剛落,楚江南突然出手,閃電般點了她的x道,谷凝清一呆,驚聲道:“你干什么?為什么要……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