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1 部分(1/2)

加入書簽

  出的白色污濁……

  雙修府,一處風景雅致的青亭,這是一座組合式的半亭,主亭平座挑于水面之上,猶如水榭。兩側副亭略向后退,朝左右展開,似廊又非廊。整座亭子猶如一只展翅欲飛的鳳凰,頻添飛舞之動勢。

  蓮花玉立水面,錦鯉遨游水底如戲云層,天然成趣也。北側連綿的石土山在這兒形成了山坳,池水流入溪澗,濃蔭蔽日,頗得流觴曲水之韻。

  簫音忽起,吹的曲似有調似無調,就像大草原上掠過的長風,凄幽清怨。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白素香往簫音來處望去,林木婆娑間,隱見有一女子,坐在一塊大石上,捧簫吹奏。

  走到近處,簫音忽止,但余音仍縈繞不去,吹簫女子身形纖美文秀,自有一種高雅的氣質,她斜倚亭邊,天光云影,倒映水間。

  白素香低聲輕喚:“小姐。”

  片刻之后,谷姿仙清幽悅耳的聲音飄入白素香耳中:“什么事?我不是說沒有重要的事情不要來打擾我么?”

  白素香道:“楚公子去齋堂了。”

  “齋堂?”

  谷姿仙的聲音不自覺地提高了些,她放下手中玉簫,緩緩轉過身來,“她去齋堂做什么?”

  谷姿仙雅淡秀逸,高貴美鈍,令人不敢迫視,一對剪水雙瞳,似是脈脈含情,又似冷傲漠然,非常引人;白素香沉默不語,不讓自己的揣測擾亂谷姿仙自己的想法。

  “哼!”

  谷姿仙嬌哼一聲,美目寒光一閃,冷聲道:“倩蓮真是越來越膽大了,竟然敢打擾母親清修。”

  雖然白素香沒有說,但是谷姿仙已經猜到,只有谷倩蓮這個小精靈敢帶著楚江南去齋堂,否則他一個外人,哪里知道母親在那里。

  白素香靜待片刻,谷姿仙輕嘆一聲,裊裊行出,一襲素影清且淺。

  后山齋堂。

  天已經亮了,晨光之中,一個窈宨修長、身段玲瓏的身影出現在明鏡谷中,輕盈地走在林間小徑,溫柔的風輕輕飄起了佳人的衣帶,飄飄然的步伐就像腳踏不到地面一樣。

  碧色的池邊,谷凝清輕輕踢著水,赤著的纖足浸的涼涼的,坐著的草地也有些露水,但谷凝清仍沉醉在夜來的瘋狂之中,等到那人走到了身旁,這才如大夢初醒。

  “姿仙,你怎么來了?”

  大夢初覺的谷凝清嚇了一跳,想站起來卻被女兒輕輕按著了肩膀,她真的是芳心忐忑,深怕谷姿仙看出了什么,要是給這一向靈銳的女兒看出了自己和楚江南的關系,那可真是……

  “娘先坐著吧!”

  谷姿仙一向冷艷如霜雪的臉兒,一樣是一絲笑意也無,但她的聲音卻是柔柔甜甜的,顯示出來她心中應是喜悅的,從那個人離開之后,谷凝清從未這樣輕松寫意地坐在池邊,玩著水兒像個少女一般,“倩蓮一樣好睡懶睡,還沒起床嗎?她的新夫君也不好好管管她!”

  “倩蓮啊!”

  谷姿仙像是什么也沒發覺到,谷凝清算是放下了懸著半空的一顆心,回復了一向溫柔淡雅的笑容,美目笑顰轉間牽動幾許風情無盡,“她……她和她的新夫君早有夫妻之實,年輕人嘛!嘗到閨房之樂,那有那么容易早起的?”

  塞外女子作風大膽,敢愛敢恨,加上雙修府修煉的又是《雙修大法》這等男女合修之術,所以說起男女之事,并不像其他人那樣畏之如虎。

  想到自己也是這樣被楚江南弄上手,谷凝清不覺有些嬌羞,臉兒微紅,轉開臻首道:“昨夜他們在這里,弄得好大聲,娘都睡不好,才會這么早出來這里,給你看到。”

  “什么?”

  谷姿仙的臉兒微微變了,她知道谷倩蓮失身楚江南,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們竟然在齋堂這等清修禮佛之地也如此放縱,不懂收斂,簡直是叔叔可以忍,嬸嬸也不能忍,“他怎么能這樣?他以為他是誰?”

  “我為什么不可以這樣?”

  楚江南那一點也不正經的聲音在背后響起,谷凝清差點沒跌下水里去,這個冤家怎么專門選要命的時候來,“我也不是什么三頭六臂的大人物,只是平平常常、普普通通一個人而已,嗯,東溟派少主,‘火云邪神’隔代傳人。”

  谷凝清面色平靜,古井不波的幽藍美眸卻泛起漣漪;倒是她女兒谷姿仙表現的異常鎮靜,連頭都沒有回,要是現在一下回頭,給楚江南占了上風,以后看到了都會怕的,谷姿仙這么想,自己一點也不怕這個家伙。她忘記了,為了躲避楚江南,她都以閉關為借口了。

  “要是真的吵到了夫人,江南以后會盡量節制些的。”

  這種事情只能背地里說,哪里有拿出來當面議論的,“嗯,盡量小聲,不過你們也知道,這種事情很容易就全情投入,忘乎所以了……”

  哪個男人在她面前不是表現得規規矩矩,深怕行差踏錯,被她看不起,可是這家伙……谷姿仙輕碎了一口,慢騰騰地回頭,和楚江南雙目相對后,兩人都怔了怔。

  谷姿仙發怔,是楚江南全身似乎散發出一種強大的氣勢,得她喘不過氣來,一雙眼睛凌厲懾人,那眼眸彷佛有魔力一般,靈靈的注視著你,讓你溜也溜不過他的眼睛。

  楚江南卻是睜大了眼睛,幾乎移不開眼光了,谷姿仙身材修長,嬌美的臉兒麗如仙子,冷冷的眼光使得她更形明艷,如霜如雪,幾乎全沒有融化的徵候。————————————ps:兄弟們,今天如果鮮花過千,我就三更,讓鮮花來得更猛烈些吧!

  第469章 調羞姿仙

  谷姿仙不說話,楚江南也不說話;谷姿仙不說話是不知道應該說什么,楚江南不說話是忙著看美人去了。

  昨夜雖然受了楚江南一點也不憐香惜玉,狂風暴雨般的“摧殘”可是今早起身,谷凝清卻更是顯得成熟美艷,她那美麗的幽藍鳳眸,比中原人更高挺的鼻子,嬌嫩鮮紅的櫻。唇,白潤的肌。膚,全身上下充滿著知性美。

  楚江南的雙眼目不轉睛地盯著谷凝清,美人嬌軀山巒起伏,美不勝收,玲瓏浮突得恰到好處,圣女。峰將胸前鼓鼓的話,只是他握著蝶舞雙飛刺繡的手微不可覺地加大了一分力道,嘆息一聲,道:“為師累了,你去吧!”

  ps:雖然還沒有到1000朵花,但今天還是更新三章哈!哈哈哈……更精彩的在后面,大家投花啊!

  第470章 撫慰芳卿

  當天下午,谷凝清就搬回了雙修府,原本還說什么有生之年絕對不會再踏足那里,可是因為楚江南這個冤家,谷凝清也顧不得這么多了,若是他天天半夜往齋堂里跑,紙是保不住火的,到時候,谷凝清怕是也不要活了……

  楚江南晚上本來不是和玲瓏睡就是和谷倩蓮睡的,但是這次回去之后,他卻仿佛變了一個人,雖然不是謙謙君子,在單獨相處的時候也會對人家動手動腳,但是晚上卻都是獨自休息,沒有再死皮賴臉留在人家姑娘家的房間里不肯離開。

  值得一提的是,白素香沒有再故意躲著他,加上楚江南泡妞的技巧日益精深,冷笑話加葷段子的無敵組合,他和白素香相處的越來越融洽,有說有笑,即使他忘形時有些手腳不規矩,白素香最多也就是俏臉微紅,白他一眼,沒有真的責怪。

  是夜,用過晚膳,楚江南早早就盼著天黑睡覺,嗯,當然不是他一個人睡覺,他本來以為谷凝清會來找自己,可是他高估了自己的魅力,低估了美人兒的矜持……

  天際悠遠,銀月孤懸,月光如水,半點妖嬈,直到星夜,晚風習習。

  “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送。”

  嘴里低吟著杜甫的《春夜喜雨》楚江南朝著谷凝清的閨房走去,心中想的是:寶貝兒,我來滋潤你了。厄,難道詩圣大大也是同道中人,否則怎寫得出如此佳作,真是讓人拜服啊!

  門外,沒有燈火,難道她睡著了?

  敲門,沒有回應,大美人兒臉嫩。

  推門,門扣鎖死,這是防誰呢防?

  撞門,含蓄點好,哥不用暴力的。

  “凝清,我數三聲,你若是不給我開門,那我就大聲喊了……”

  楚江南邪笑著低聲威脅,他知道其實谷凝清心里其實還是想給自己開門的,只是放不下面子,自己裝作要喊,其實只是給她一個臺階而已,“一,二……”

  果然,楚江南“三”未出口

  酒神(陰陽冕)小說5200

  房門輕輕打開,他閃身而入,房門“啪”的一聲,在他身后重新閉合,仿佛從來沒有打開過。

  楚江南肆無忌憚地在谷凝清毫無歲月痕跡的俏麗上一陣猛瞅,容貌秀美端莊,雪白的俏臉換上布滿了鮮紅的暈色,顯得嬌艷如花,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壞壞的笑意,道:“凝清,你為什么不給我開門!”

  谷凝清俏臉一紅,她穿的是一件淡藍色真絲睡衣,將纖細修長、玲瓏剔透的嬌軀完美地展示出來,走動之間原形畢現,根本無法遮住里面的春。光,以往的谷凝清肯定不會這樣穿的,可是如今,出于一種連她自己都說不清楚的感覺,她睡前都習慣換上輕薄的睡衣,也許是因為夏天吧!谷凝清自欺欺人的如是想著。

  楚江南一臉壞笑地看著面前含羞帶怯的美。婦人,再次把她魂牽夢縈的嬌軀抱在懷里,以灼熱的目光在她曲。線玲瓏優美的誘。人胴。體貪婪地掃視著,柔聲道:“凝清,雖然我更應該叫你一聲岳母,但是我還是想叫你凝清。”

  聽到楚江南的大膽言語,雙修夫人谷凝清,不禁嬌軀一顫,抬起臻首望著他,接觸到他那雙含情脈脈的雙眼,谷凝清怕再看下去會自己會迷失,想要轉過身去,卻被楚江南用力緊緊箍住纖腰,更迫近對著自己。

  谷凝清想要反抗,但是身心都不是自己愿意的,在他與自己一夕之緣過后,她就明白,自己怕是日后的半輩子里腦中都會和他糾纏不清了。

  心里有竊喜,有激動,有興奮,有渴望,有尷尬,有羞澀,谷凝清心里在掙扎,雖說歷史上皇室有很多近親亂。倫之事,但是當自己遇見這種事情的時候,心里還是很茫然,有些難以接受。

  那迷人的雙眸,幽藍深邃、水汪汪的桃花鳳眼,姣白的粉臉白中透紅,而那張艷紅的櫻桃小嘴更顯得鮮嫩欲滴,言談間那一張一合的櫻。唇令人真想一親芳澤。光。滑肌。膚雪。白細嫩,凹凸玲瓏的身體被緊緊包裹在睡衣之下,根本掩蓋不住酥。胸的豐。滿。纖纖柳腰身下一雙迷人玉。腿,整個人充滿成。熟艷。麗的美。婦風韻,嫵媚誘。人。

  淡雅脂粉香及成。熟女人的r香味面撲來,谷凝清的美。艷性。感竟使得楚江南更加堅定自己的所想,癡癡地看著她,非份的遐想使得他雙腿間不雅之物不禁悄然抬頭。

  谷凝清發覺楚江南見他那副直勾勾、色迷迷、魂不守舍的樣子,又好氣又好笑又羞澀,俏臉浮出一抹羞紅,嗔怪的伸出玉指在他的眼前晃了一下,嗔道:“你,你在看什么……”

  眼前出現的晶瑩如玉、紅潤纖巧玉指阻斷了楚江南癡迷呆滯的目光,讓他窘然而醒,從粉紅幻覺中清醒過來,他眨了眨眼,語氣曖昧地對谷凝清道:“凝清,你知道我這些天都很想你么?這么久沒見,我當然要好好看看你。”

  美。艷的谷凝清發現楚江南異樣的眼神猛盯著她的前胸,她粉臉越來越泛然艷紅,紅暈的像是熟透的紅蘋果,充滿無限的嬌媚,艷光四s,鮮紅的小嘴吐氣若蘭,輕啟朱唇道:“我……你究竟想怎么樣嘛!難道要人家主要來尋你……”

  “原來都是我的錯,嘿嘿,凝清,那我以后每天都來尋你好了。”

  楚江南望著谷凝清,一只手用力地揉捏著她胸前碩。挺,邪邪笑道:“凝清,你的身子真美。究竟是如何保養的?”

  “你,你壞死了……”

  谷凝清還想說些什么,卻猛地被楚江南推倒在床榻之上,睡衣被他兩手向外一撕,撕裂展開,露出里面繡著蝶舞雙飛的綠色褻衣,下面一對驚為天人的飽。滿像山峰一樣堆積得高。聳,渾圓而飽。滿的胸。脯擠出一道深深的溝壑。

  感受到谷凝清充滿曲線美的魔鬼身材,肌。膚是那么光。滑白。嫩,充滿妖媚,楚江南頓時激起亢奮的欲。火,眼睛充滿了的光芒。

  谷凝清像是繳械投降一樣,秀目微閉,櫻。唇半張,整個人雖然沒主動索吻,但卻是擺出一副隨你如何的嬌羞樣兒。

  壓在她的身上,在她櫻。唇上吻了幾下,谷凝清身子又是一陣顫抖,楚江南趁勢把她翻轉攬在自己懷里,身若無骨似地如玉佳人閉目依在他的懷里。

  楚江南一手摟著她的腰,一手伏在她的后腦上,二人正激烈地吻著對方,極其陶醉。

  谷凝清櫻。唇微開,接納了楚江南的舌頭,兩條小舌互相攪拌著對方。

  粗重的急喘聲,嬌媚的呻。吟聲,四片唇瓣似火般的燙熱,在熱吻中,楚江南那摟著谷凝清纖腰的手慢慢向下撫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