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1/2)

加入書簽

  一個男子為了心愛的女人,為了她能夠快樂,能夠開心,不愿意他遷就自己的喜好而蓄意改變,韓寧芷簡直感動的一塌糊涂。

  要得到女人的心,首先要她感動她,你不必做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有時候甚至只是一句簡單的噓寒問暖。

  只要你能將感動的瞬間化為永恒,恭喜你,你可以尋找下一個目標了,因為這個女人已經高定了。

  就在此時,楚江南的雙手突然松開,韓寧芷嬌吟一聲,身子向下一軟,躺靠在楚江南寬闊結實的胸膛上,同時檀口香唇被他火熱柔軟的唇緊緊吻住。

  這楚江南肆無忌憚的揉搓說的好聽的是按摩,說下作一點就是亂摩。

  一個正值妙齡的美麗少女,任你動手動腳,上下其手,楚江南不是圣人,他也有些動情了。

  韓寧芷玲瓏嬌俏,雪白如脂的嬌軀不主在楚江南身上靈蛇般蠕動,玉唇輕輕溢出婉轉悅耳的嬌吟。

  東溟山莊秘藥房中,單婉兒和一位年過花甲,滿頭銀絲的老頭正對著一個被材火燒的滾燙的蒸桶大眼瞪小眼,模樣有趣而詭異。

  現在距離服藥的時間已經整整過去一柱香時間了,韓寧芷沒來,楚江南竟然也沒來,要知道藥力是有時限的,蒸調好的藥劑過了時間,功效就會大打折扣。

  而且這藥完全是依照個人身體的不同需求配制,其他人雖然也能勉強用,但是卻是差之毫厘,謬以千里,得到的效果完全是天差地別。

  眼前這種浪費是單婉兒所不能容忍的,要知道她可是費了不少功夫才說服那位死腦筋的醫師在保密的前提下為韓寧芷調配藥劑。

  單婉兒發現自從楚江南來了以后,自己生氣的時間比往昔加起來還多,但是笑容在她臉上也不再是一件難以發現的事物。

  聞著空氣中飄入鼻端的淡淡藥香,單婉兒秀眉微蹙,對著侯在門外的婢女怒道:“蕓香,去將江南找來。”

  由于楚江南不愿稱單婉兒為師傅卻親切的叫她姑姑,所以單婉兒也不喚他徒弟,而稱江南。

  蕓香尚為答話,單婉兒秀美的柳眉又已舒開,聲音急轉直下,輕嘆道:“算了,還是我親自去請這位大少爺。”

  說完,單婉兒便轉身向著楚江南的“瑯玡別苑”走去,此時她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玉臉沉斂,眼神卻很平靜,但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每當單婉兒露出這種神情的時候,那就表示有人要倒霉了。

  單婉兒在楚江南的房間里并沒有發現他的蹤影,當她從空蕩蕩的房間中出來的時候,俏臉不再冰寒,眼神也開始泛著微亮的光芒,那光芒的名字叫作“危險”直接走到與“瑯玡別苑”相鄰的一座清雅獨居,單婉兒不由分說的推門韓寧芷的房間的木門,若是平日她當然不會有如此失去方寸的舉動,但是此時正處在氣頭上,也就顧不了這么多了。

  在推開門的剎那,單婉兒就徹底呆住了,只聽一陣似痛苦又似快樂的女性嬌吟之聲傳入耳中,眼前所見之物是令她又驚又羞的一幕。

  粉紅的圍帳下的柔軟的秀塌之上,韓寧芷赤l著身子忘情的嬌呼著,接著在一陣劇烈的哆嗦后,達到高c,情形香艷火辣已極。

  已經泄身的韓寧芷隨即就軟癱下去,在極端尷尬香艷的空氣中,楚江南和單婉兒碰撞在一起。

  單婉兒愣住了,楚江南也愣住了,不過萬幸的是韓寧芷在最后的高c泄身后暈睡了過去。

  一個絕色美女撞破自己輕薄玩弄一個小美人的好事,楚江南看著俏臉緋紅一片,連耳根玉頸都羞紅了的單婉兒,突然有種想要輕薄她,挑逗她的沖動。

  單婉兒也不知道著了什么魔,巧笑倩兮化為含羞輕嗔,嬌靨緋紅似火,雙眼秋波迷離,所以看的楚江南綺念橫生也就不奇怪。

  望著單婉兒這人間絕色,楚江南怔怔道:“姑姑,你來干什么?”

  單婉兒似乎已經喪失了思考的能力,等楚江南問話時腦袋才好像清醒了一些,她俏臉通紅道:“江南,我……你……你們……”

  看著楚江南看向自己的目光越來越灼熱,單婉兒最后鬼使神差的冒出一句:“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們在……”

  她有道歉的必要嗎?雖然古代不禁止男人三妻四妾,花天酒地,但是白日宣y,而且對象又是女孌,這不管怎么看錯的都是楚江南。

  沒有想到單婉兒竟然如此害羞,楚江南試探著說道:“姑姑,你快點進來,這樣子讓別人看見可不好。”

  聽楚江南說的言之在理,單婉兒如被催眠般順從的自門外走進屋子,同時將房門掩上,關緊房門后才突然憶起自己本該立刻離開的,為何莫名其妙的進了屋子,現在若再強行開門離去,反倒著了行跡。

  楚江南暗忖機不可失,他沒有給單婉兒思考的時間,直接從榻上站起身來,慢慢向著她一步步走去。

  “你……”

  單婉兒心中一驚,在楚江南眼中她看見了熊熊燃燒的愛火,與赤ll的欲望。

  “江南,你要干什么?”

  被楚江南火熱灼人的目光看的心如鹿撞,單婉兒脹紅的粉臉側向一邊,不敢與他對視。

  氣宇軒昂的楚江南走到單婉兒面前,臉上露出迷人的微笑,說道:“姑姑,你真好看。”

  這話是徒弟能夠對師傅說的嗎?若是楚江南此時是身在什么名門正派,輕則一頓痛責,重則逐出師門。

  單婉兒大羞,嗔道:“江南,你胡說些什么,我可是你師傅?”

  “姑姑,你是我師傅和你長的好不好看有什么直接或者間接的關系嗎?”

  單婉兒一時間沒明白楚江南這古怪拗口的話,只是傻傻的愣在那里。

  借著這個尷尬偶遇的時機,楚江南表情嚴肅的說出了埋藏于心底的話:“我一直都覺得姑姑很美,從見到姑姑的時候起,這想法從來沒有改變過。”

  單婉兒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楚江南,臉上線條有若刀削斧劈般剛勁有力,劍眉星目,微翹的嘴唇掛著一絲令女兒家心跳不已的微笑。

  美眸中滿是慌亂神色,單婉兒玉唇輕啟,妙音低無可低道:“江南,你……你到底想要說什么?”

  當然是說服你進我楚家門,作我楚家的媳婦兒,楚江南微笑道:“姑姑,你是在害怕嗎?”

  “不。”

  單婉兒幾乎是本能的矢口否認,但是女人回答問題的時候,越是不加思索,越表示有問題。

  楚江南不以為意,繼續微笑著迫問道:“你騙不了我,你害怕我,對嗎?”

  單婉兒想要反駁,可是卻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雖然并不愿意承認,但是她的確是在害怕。

  可是楚江南的武功是她傳授的,這里又是東溟山莊,她根本沒有任何害怕的理由。

  不知為何,單婉兒心底深處的真實感覺卻告訴她,現在必須要離楚江南遠遠的,能夠不見面那是最好,否則的話,她肯定將會沉淪,徹底沉淪。

  第047章 情挑姑姑

  眼見單婉兒已經動搖了,楚江南再接再厲道:“姑姑,你害怕我什么?”

  單婉兒抬起美目,深深的望了楚江南一眼,神情慌羞道:“我……我不知道……”

  《素女玄心功》最講究的是心平氣靜,這樣才能保證在戰斗的時候不管是進攻還是防守都占據主動和優勢,但是同樣習練了素女玄心功的楚江南也知道,只要能夠打破單婉兒心中古井不波的心湖,那么他就有一親芳澤的機會。

  韓柏與秦夢瑤能夠擁有合體之緣也是相同的道理,因為韓柏破了秦夢瑤的劍心通明,在她心中留下破綻,否則縱使失了性命。

  秦夢瑤這位將一切都獻給“劍”一生只為追求天道的女子是不會為了續命而選擇失貞的。

  楚江南現在所做的就是不著方痕跡的摧破單婉兒素女玄心功,前些時日他功力還不夠,可是今天早上起來,他發覺自己已經達到與單婉兒相同的素女玄心功第七重境界了。

  若是能夠等到楚江南練成第九重時在出手,那肯定是萬無一失,這原本也是力求穩妥的楚江南最初的打算,但是現在相逢不如偶遇,既然現在有機會,他還是決定試上一試。

  楚江南盡量用自己最溫柔的聲音,仿佛哄小孩子般,輕輕道:“姑姑別怕,江南又不會傷害你,我的親人都失散了,如今你就是我唯一的親人了……”

  單婉兒似乎被楚江南的話觸動了,羞澀的埋下嬌顏,怔怔的也不知道答話。

  楚江南趁機在上前一步,迫到單婉兒面前,細細品賞她清麗的容顏,柔順黑亮的長發盤在頭上,梳了一個貴婦髻,艷絕人寰的俏臉,秀挺的瓊鼻,豐唇柔潤,粉嫩細致的白皙耳垂綴著玄黃美玉,精雕細琢的五官美的讓人不敢視。

  活色生香,楚江南鼻息間嗅著她醉人的氣息,很香,很甜。

  但是楚江南這個莽撞的動作,似乎嚇到了單婉兒,她就仿佛一只受驚的小白兔,為了保護自己,身子向后退去。

  楚江南不讓單婉兒逃避,身體不容抗拒的大步硬靠了上去,直至她退無可退,粉背靠在木門上為止。

  “江南,你……”

  單婉兒纖秀的臉頰已經完全紅透了,一雙秋水盈盈的雙瞳中滿是驚懼與羞澀。

  楚江南突然緊緊的摟住單婉兒嬌柔的身軀,眼中滿是情欲的火焰,低頭湊向了她殷紅的小嘴……

  “江南,你要干什么?”

  單婉兒悴不及防被楚江南抱了個滿懷,嬌軀在他懷里不斷掙扎,同時美麗的臉蛋快速的側向一邊。

  在這個時候單婉兒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身懷絕世武功,雖然楚江南的素女玄心功同樣練到了第七重,但是單婉兒學自《天魔策》的武學絕對不是現在的楚江南能夠抵擋的。

  楚江南火熱的鼻息噴到單婉兒俏臉嬌嫩的肌膚上,接著更加火熱的唇更是吻到了她的臉頰。

  嬌軟柔嫩,滑膩如脂,楚江南的鼻端滿是單婉兒身體散發出的誘人體香,寬闊的胸膛緊緊擠壓著她高聳的酥胸。

  柔軟中又帶著堅挺,楚江南憑觸感便知道單婉兒的茹房比韓寧芷大了兩倍不止。

  夏衫單薄,通過彼此緊緊貼在一起的胸膛,楚江南已經感覺到單婉兒玉峰上兩點嫣紅正慢慢的發生著微妙的變化。

  長時間親密的r體接觸,單婉兒的眼睛慢慢露出迷茫神色,俏臉通紅,心跳越來越快,呼吸急促,嬌軀越來越熱。

  楚江南身上散發的男子陽剛氣息不斷的刺激著單婉兒敏感的身體,挑撥她的心弦。

  單婉兒感受到楚江南火熱的欲望,她想將他推開,但是身體似乎失去了控制,令人難以啟齒的是,她的身體竟然涌起一絲久違的快感。

  不行,再這樣下去自己會忍不住的,單婉兒已經記不起有多久沒有被男性擁抱過了,現在靠著楚江南溫暖寬闊的胸膛,被他強而有力的手臂緊緊抱住,這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使單婉兒失去了正常的判斷能力。

  楚江南感到自己正抱著一座火山,一座隨時都可能爆發的火山。

  火熱的激情,占有的欲望,不斷刺激著楚江南,他的唇已經不滿足于吻在單婉兒粉嫩的臉頰上。

  楚江南的雙手緊緊摟著單婉兒,開始嘗試著尋覓更多的快樂。

  單婉兒的身體仿佛整個酥了一般,完全失去了力量,唇間不時飄出一絲微不可聞的“嚶吟”撩人心弦……

  膨脹的欲念讓楚江南雙眼微紅,呼吸漸粗,而他也終于尋到了單婉兒那輕吐著幽蘭氣息的芳唇,狠狠的吻了下去。

  “唔唔……”

  單婉兒劇烈的掙扎,不過在被吻住的剎那,仿佛被施了定身法,只會怔怔的看著楚江南那張不斷迫近的俊臉,喃喃道:“江南……別這樣……你別這樣……”

  豐潤柔唇濕滑而香甜,一股似蘭非蘭,似麝非麝的淡雅幽香飄進楚江南的鼻尖,讓他深深迷醉。

  “嗚嗚……”

  楚江南突然感到臉上一熱,單婉兒絕美的臉頰上竟然掛著兩竄夢幻的晶瑩。

  “姑姑,怎么了?”

  楚江南這輩子最怕兩件事,一是沒錢,二就是女人的眼淚。

  沒錢都痛苦這就不用多說了,愛情能夠打破種種困難,但是金錢能夠打破種種愛情,就是最好的證明。

  女人的眼淚同樣可怕,沒有經歷過的人是永遠不會明白的,恐怖,絕對的恐怖。

  “你……你……欺負我……”

  單婉兒趁機將楚江南推開,同時默默流淚。

  這一下,什么氣氛都被破壞了,楚江南暗忖看來又要另外再找機會,現在最重要的是先安撫眼前這個被自己弄哭的女人。

  俗話說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女人則是不哭則已,一哭驚天。

  看到單婉兒嬌軀微顫,嚶嚶哭泣的模樣,楚江南在煩亂中又有些刺痛,仿佛真的是自己做錯了什么事情一樣。

  楚江南輕輕抱住了單婉兒的柔軟身子,輕聲道:“姑姑,不要哭了……”

  “江南……你……”

  單婉兒見自己又被楚江南抱住,再次語無倫次起來:“你快……放開我……”

  楚江南不理會單婉兒的話,反而越抱越緊,似要通過這種方式將心中的思念與愛意傳遞給對方。

  “江南……你……快放開我……”

  單婉兒越發慌亂了,她掙扎著,推拒著楚江南,俏顏梨花帶雨,惹人憐惜,柔聲軟語道:“你再不放手,姑姑要喊人了……”

  喊人?看來單婉兒真是驚呆了,居然連喊人這種話都說出來了,楚江南突然很想笑,很想學著周星星的語氣來上一句,“你叫啊!你叫破喉嚨也沒人理你”但是楚江南的腦袋畢竟還沒有銹逗,現在顯然不是開玩笑的時候,而且他也不確定這個時代的人能不能理解這種無理頭式的幽默。

  楚江南湊到單婉兒耳邊,輕聲道:“姑姑,你不要叫,把寧兒吵醒就不好了。”

  聽見寧兒兩字,單婉兒僵硬的身體果然不再掙扎,若是韓寧芷醒來看見這羞人的一幕,這可就真沒臉見人了。

  “姑姑,我真的很喜歡你,自從我第一眼看見你,我就喜歡上你了,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被楚江南緊緊抱住的單婉兒,因為耳邊傳來的話而徹底呆住了。

  楚江南緊緊的把單婉兒攬在懷中,輕輕抬起單婉兒低垂的臻首,吻干了她粉嫩臉頰上的淚痕,當單婉兒被驚醒過來的時候,臉上濕濕的,說不清是淚還是什么別的東西。

  單婉兒將手抵在楚江南的胸口,不讓自己高聳的胸脯靠在那溫暖的所在,輕搖臻首道:“江南……別這樣……我是你師傅,是你姑姑,我們不能……”

  “姑姑。”

  楚江南盯著單婉兒的美眸柔聲道:“為什么不能,我不但是我師傅,是我姑姑,也是我的女人,相信我,我會讓你一生都過得幸福快樂的。”

  單婉兒聽了楚江南的話,粉首搖的像個撥浪鼓似的,驚慌所措中語不成聲:“江南,這樣是不行的……我們不能這樣……真的不行……”

  楚江南堅決的搖了搖頭,一臉嚴肅道:“為什么不行?”

  單婉兒神色黯然道:“我……我比你大那么多……”

  單婉兒的話還沒有說完,楚江南突然低頭在她小嘴上親了一口,微笑道:“姑姑,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雖然你比我年長,但是看起來卻還是那么漂亮,那么美麗,和我一起出去別人還以為你是我妹妹呢?”

  聽楚江南說自己說是他妹妹,單婉兒一時沒忍住,“噗嗤”一聲笑出聲來,但是旋又冷下臉來,神情楚楚可憐的低頭輕聲道:“不,還是不行……我們是不能在一起的……”

  俗話說,得不到的東西才是最好的,女人越是推拒,男人越是渴望。

  單婉兒一副軟弱無依的樣子,更是激起了楚江南的欲望,他要征服眼前女人。

  楚江南柔聲道:“姑姑,我是真的喜歡你,你為什么要這么絕情,為什么不肯給我一個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

  說完他再次用火熱的唇堵住單婉兒的檀口。

  當聽見楚江南口中說出“絕情”兩字的時候,單婉兒眼中閃過一絲痛苦神色,旋又閉上眼睛,放棄了掙扎,身體慢慢軟倒在這個比自己小了近十歲的男人懷中。

  楚江南貪婪的吞咽著單婉兒口中令他迷醉的玉y香津,放棄了抵抗的單婉兒似乎也默許了他行為。

  天雷勾動地火。

  漸漸的,單婉兒伸出雙手反摟著緊緊抱住自己的楚江南,開始回應他霸道而熾烈的吻,濕滑柔膩的丁香也伸進楚江南口中,抵死纏綿。

  雙眸緊閉的單婉兒,呼吸漸粗,鼻腔中哼喘出芬芳濕滑的氣息,而楚江南的眼睛卻一眨不眨的看著近再咫尺的俏顏。

  單婉兒的吻可不是韓寧芷這未經人事的小姑娘可比的,唇瓣摩擦,纏綿悱惻,欲仙欲死。

  第048章 邪醫烈鈞

  楚江南的手也已經從單婉兒的粉背移到了胸前,隔著單薄的夏衫,攀登那令人血脈賁張的山峰。

  單婉兒的胸部果然是不能一手掌握,不但觸感非常美妙,而且彈性驚人。

  徹底發育完全的女性胸脯對男人的刺激絕對是不容質疑的,何況是單婉兒這種傾國傾城的大美人。

  楚江南只覺心底一團火焰越燒越旺,隔著衣衫的雙手將單婉兒高聳的酥胸任意揉捏成自己渴望的形狀。

  “啊!”

  單婉兒再次劇烈的掙扎起來,檀口中氣喘吁吁道:“江南……不行……不要……不要這樣……”

  此刻的單婉兒粉臉緋紅,發向髻松開,長發披散下來,眼神嫵媚中帶著春意,嬌艷誘人。

  楚江南不顧單婉兒的掙扎,將她的身體緊緊貼壓在門上,同時雙手滑向那最后的禁地……

  單婉兒已無力反抗,她微閉著眼睛,顫聲道:“江南……為了疏影,姑姑真的不能把身子交給你……”

  在得知楚江南天資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