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0 部分(1/2)

加入書簽

  自己大意之下,終于還是中了暗算,想到這里,楚江南吐出一口濁氣,吸了口帶有腥臭的惡濁空氣,再沉淀了一下整個思緒,回憶起當日歡愉過后,藍鳳凰告訴自己的關于金蛇錐的特性。

  楚江南腦海之中意念飛轉,忖道:“金蛇錐真的能完全封閉自己的功力?”

  他閉上了眼,讓真氣從上丹田泛行而下,過中丹田,至下丹田,然后循七奇八脈通行全身,果真發現刺入x道的兩枚金蛇錐似乎無時無刻都散發出絲絲冷氣,冷氣融入自己的身體,消融自己的天魔真氣。

  楚江南的x道被封住,真氣無法凝聚運行,他的真氣每次運行到背心的時候,就被截斷,半晌之后,他頹然的嘆了口氣,把真氣收回丹田。

  這時,他非常明白,那兩枚金蛇錐刺進身體肌r里,非用深深硬扯才能將整枚金蛇錐取出之外,其他沒有什么妥善的辦法了。

  當然,如果他的功力仍存,可以藉著氣勁的運行,蠕動肌r,將兩枚金蛇錐排擠出體外,除了這個辦法之外,大概就只有超級無敵的高手在此,以體內玄功慢慢將金蛇錐蘊藏的奇異冷氣全部煉化或吸出。

  楚江南不再多想那金蛇錐的事,回憶起昨晚在碧瑤屋里的情形,碧瑤為什么沒有殺自己,他當然不會認為是對方良心發現,亦或突發好心,到底是誰救了自己?藍鳳凰?若是她救了自己,那為何又會把自己困在這里?無數疑問涌現,腦袋疼痛欲裂。

  半晌之后,楚江南張開眼睛,凝望著遠處木桌上那盞油燈,臉r抽搐了一下,忖道:“如果鳳凰兒和鳳嬌遭到任何的傷害,我發誓要讓五毒教血流成河,不留一條活命。”

  他的心里雖是這么想,可是一看到自己的身處環境,不禁頹然的垂下頭來。

  他不知道自己將要面對什么情況,但他肯定的明白,既然對方沒有立時殺了自己,那肯定是別有所圖。所以,目前來說,楚江南的安全是沒有問題的。

  楚江南只是有些不了解,為何自己身中兩枚金蛇錐,已經無法運功凝氣,只要鎖住雙手就可以了,完全沒有必要囚禁在這樣的絕地,而碧瑤卻還要把自己用重重鐵柵圍住,再鎖上一條鐵鏈。

  由此可以證明碧瑤是何等的懼怕自己,唯恐他楚江南還會在這種情形下脫困出去。

  楚江南淡淡的笑了笑,頗為自傲地忖道:“我目前雖是身處困境,恐陷幾個老家伙也不好過,因為藍鳳凰不見自己,肯定會找他們的麻煩。”

  想到這里,他禁不住敞聲大笑起來,笑聲未歇。

  這時,鐵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接著聽到“軋軋”的聲響,整座鐵門被推了開來。

  一股清新的空氣從敞開的鐵門外涌了進來,楚江南抬起頭望將過去,只見人影閃現,兩盞明亮的大型氣死風燈被人高高地擎著,接著一個人從燈下走過,穿進鐵門,進入石室之中。

  好個明艷動人的女子,一襲半透明的黑色云紗長裙,其間的溝壑峰嶺隱約可見大概的輪廓,那隱約的誘惑惹人無限遐思,那裂衣欲出的飽。滿酥。胸,那若隱若現的玲瓏玉。腿,煞是驚心動魄,如霧里花,水中觀月,叫人永遠看不真切,想伸手觸摸,卻又怕如泡沫般破滅。

  再往上一看,卻讓任何人的眼睛都無法再移動分毫,那是一種勾魂攝魄的艷麗,尤其是那成熟至極的誘。人風情,能輕而易舉的勾起男人最原始的欲。望,一身雪白的肌。膚,好似從沒經歷過陽光的洗禮,的嬌軀在薄紗中透出驚人的曲。線,足以讓任何男人難以自持。

  她蓮步輕移,裊裊而來,長發垂背,明媚如畫,遠山含黛,不施一絲粉黛的絕美臉龐,特別是那微挑的嘴角,帶著一種致命的誘。惑,配上隱藏在薄紗之下曼妙的玲瓏身段,雪。白的玉。頸下,酥。胸高。聳,柳腰纖細,玉。臀渾圓,身體曲。線盡露,而且她身上還不時傳來陣陣芬芳香味,傾國傾城般的魅力,簡直就是仙女下凡一般,只要是男人就會興起一種把她納入懷中,登榻尋歡,用無盡的激。情和撞擊去蹂。躪她的沖動。

  她最動人之處不是她的媚視人煙,放蕩形骸,而是那微挑的嘴角,那清理脫俗的絕世風華中透出的那份婉約含蓄的誘惑。

  楚江南望著迷人女子妖嬈娉婷地走進石室,隨即見到一個成熟婦人纖手提著風燈,跟隨她身后,也進了石室,頓時室中一亮,已能清楚的看到后者的面龐,不是邪蚣長老碧瑤是誰?

  這個嫵媚迷人的女子是誰?她和碧瑤是什么關系,為什么碧瑤那么“怕”她,從碧瑤對女子恭敬的態度,楚江南知道她肯定對此女懷著深深地顧忌,否則提燈這種瑣碎之事,她哪里會自己獨立承擔。

  “你叫楚無名?”神秘女子悅耳迷人嬌聲道:“為什么我從來沒聽說過你?”

  就是這個聲音,碧瑤要殺自己的時候,就是她救了自己,楚江南清楚的記得女子的聲音,不過她的話很奇怪,也不細想深思,楚江南隨口道:“姑娘,我不也不認識你么!你看,你都知道我的名字了,我連你是誰都還不知道呢!敢問姑娘芳名?年芳幾何?許了人家沒有?”

  說話的時候,楚江南目光肆無忌憚地上下打量著自己的“救命恩人”,黑紗長裙下露出雪白皎好的身段,緊窄褻衣包不住的碩。大玉。r,微微晃動,清雅醉人的幽香蕩漾得人微一恍惚。

  “楚公子說話真風趣。”神秘女子嫣然一笑,風情醉人,嬌聲軟語,讓人聽了渾身酥麻,除了一個地方硬,全身皆軟,“小女子迷情,芳齡幾何可不能告訴公子……”

  輕嘆一聲,雖明知她是故意佯裝,聞之卻仍讓人忍不住肝腸寸斷,只見她櫻。唇紅潤欲滴,一雙秋水星哞輕眨兩下,看著楚江南那張平凡平庸的臉,玉臉微微浮出一抹羞紅,口齒微微顫抖,似乎接下來要說的,是什么讓人難以啟齒的事情,嬌聲繼續道:“小女子蒲柳之姿,至今尚未有婆家。”

  楚江南承認眼前這個女人的聲音很好聽,容貌清麗絕倫,身段妖嬈誘。人,但是都不及她的名字帶給自己的震撼,只是一個名字,而且是很迷人動聽那種,楚江南被駭出了一身冷汗。

  迷情,這個女子是天命教兩大護法之一的迷情仙子,楚江南忍不住想要罵娘,自己怎么這么倒霉撞到天命教手里了。

  第502章 天命雙艷

  行云錄 … 第四卷 江山絕色榜,邪名動江湖 第502章

  雖然內有昏暗,但迷情仍是捕捉到楚江南臉上神色的變化,心中微微生起一種疑惑不解的感覺,正待開口,細碎的腳步聲響起。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盞燈籠,之后楚江南只覺眼前一亮,只見一位身著白紗長裙的美麗女子登梯而下,她腰間連著一條長長的輕絲帶,蓮步走動間有一種飄然欲仙的感覺,項上掛著一條白色淚形項鏈,和那秀氣耳垂上勾掛著的白玉明珠耳墜相映成趣,烏黑的秀發流動著一絲看不到的光澤,在頭上梳著的雙髻和那潔白如玉的肌。膚相得益彰。

  她眉目如畫,臉型極美,是那種不可思議的精致,誘。人的櫻桃小口上,一抹淡淡的殷紅,引人直想在上面一嘗殊味,明媚的雙頰粉黛未施,卻已是白里透紅,望之更顯嬌柔艷麗,柔情似水。

  只有那粉頸處才l露在外的肌。膚潔白如雪,白得閃光,幾近透明,那流波似的雙眸更顯她的嬌媚溫柔,粉艷如春荷捧拖,碧水映照中的一朵蓮花,似乎讓人領略盡了胡光山色的明媚。

  “楚公子,這位是我的好姐妹。”迷情拉著走到自己身邊女子的手,親切的為楚江南引見,似乎這里不是地下水牢,而是會客廳堂。

  碧瑤急忙恭敬的接過女子手見中的燈籠,低聲行禮道:“見過護法。”

  說完之后,她急急退到一旁,碧瑤的動作被楚江南看在眼中,忍不住眼皮一跳,本少爺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居然偏偏碰上這兩個吃人不吐骨頭的魔女,若是平日里碰上,自然不懼,可是這時深陷牢獄,搓扁揉圓還不是由著對方。

  “小女子嫵媚見過公子。”嫵媚上前一步,欠身施禮,由于彎膝垂首,她長裙的對襟比處,露出中間一抹的雙。峰微微夾成一道幽深溝。壑,兩邊露出淺綠色的褻衣來,如玉佳人,活色生香,叫人怦然心動。

  “嫵媚姑娘,你知道迷情姑娘年芳幾何吧?她不告訴我,你待會兒偷偷告訴我好不好?”楚江南強行讓自己眼珠子不要去看眼前那條埋葬了無數英雄好漢的深邃沉淵,艱難地吞了口唾沫,胡謅兩句之后便收起色心,話鋒一轉,苦笑道:“兩位姐姐,你們看這里是聊天說話的地方么!不如我們換個地方再好好續一續。”

  “姐姐?”迷情風情萬千地橫了楚江南一眼,柔聲媚語道:“公子倒是想的周到,這里的確不是說話的地方。”

  “嘿嘿,我和兩位姐姐一見如故,一見鐘情……”楚江南恬不知恥,先出去再說,以后有機會“搞”死這兩個sao蹄子。

  嫵媚環視石室,四下稍一顧盼,轉過身來,問道:“碧瑤,是誰下的命令,把楚公子囚禁在這種地方?”

  碧瑤嬌軀一顫,眼中閃過恐懼之色,垂首咬牙上前一步,張了張嘴,欲言又止,她總不能說是迷情的意思吧!只能硬著頭皮道:“稟告護法,這是小的自作主張,還望護法開恩。”

  嫵媚叱道:“你好大的膽子,難道你不知道楚公子是我教的貴客嗎?豈能囚禁在此,遭受到如此非人的待遇?”

  此教非彼教啊!一個是龜縮在苗疆的五毒教,一個是攪動天下的天命教,天差地別啊!楚江南心中冷笑,看著兩人在自己面前演戲。

  碧瑤急忙跪了下去,恭聲道:“是!這都是小的疏忽,所以……”

  想她碧瑤也是五毒教邪蚣長老,可是在天命教兩個妖女面前,卻是一點尊嚴都沒有,楚江南心中愈發感覺這兩個女人的高深莫測。

  嫵媚沒等他把話說完,冷哼一聲,紗裙翻飛,纖纖玉足點在碧瑤腰上,把她踢得跌出尺許開外,一跤摔在地上,連手里還沒來得及放下的燈籠都脫手掉落了。

  戲演的差不多了,迷情嫣然一笑,蓮步婀娜,走到碧瑤身邊,道:“這次就算了,若有下次,本護法決不輕饒。”

  碧瑤從地上站起身來,千恩萬謝道:“多謝護法開恩,多謝護法開恩。”

  嫵媚冷哼一聲,不再言語,迷情輕輕瞥了瞥鳳眸,柔聲道:“你求我有什么用?你得罪的是楚公子……”

  說話的時候,迷情故意拉長聲音,碧瑤急忙跑向楚江南,他走下石階,趕緊從懷里掏出兩根串在一起的鑰匙,她伸出顫抖的手,拿著鑰匙開鎖,手里的兩把鑰匙換著使用,花了好一會工夫,才把鐵籠的門打開。

  站起來之后,她也不管鐵籠內的一片污水,就那么移動著顫抖的步伐,走到了楚江南身邊,劇顫,修長美腿發軟,支撐不住身體重量,軟軟地倒下去,跪在楚江南身邊,抱著他的腿。

  “楚公子,妾身不知你是護法貴客,多有得罪,還望你大人有大量……”碧瑤沒有絲毫風霜歲月痕跡的美麗俏臉上帶著急切的神情,顯得極為凄美。

  她的手無力地抱住楚江南的雙腿,微微低下頭,優雅美麗的絕色玉顏貼在他的腿上,輕搖臻首,柔聲道:“只要你肯原諒自己,要奴家怎么樣都可以。”

  這樣說著,她緩緩地伏下美麗的,如花瓣般的美一麗紅唇輕輕地碰觸楚江南的腳背,極為溫柔地吻起來,濕滑香。舌在腳背上輕柔舔弄,像在對他進行挑。逗

  事有反常即為應,楚江南當然不會覺得是自己突然有了王霸之氣,虎軀一震,美女來降,碧瑤如此反常的太對,明顯是因為迷情嫵媚兩個妖女的緣故。

  楚江南低頭看著一具雪。白窈窕的美妙伏在地上,那誘。人的曲。線美讓他口干舌燥,濕滑的香。舌舔在腳背上,更充滿了的意味。

  你是不是應該先把我放下來再說其他的事情,楚江南還沒來得及開口,碧瑤站起身來,嗯,看來她還是知道現在該做什么的,什么時候不能親熱,還是先解開鐵銬才是正經,他可沒有天真的以為對方會大方的取出他身體里的兩枚金蛇錐。

  不過,很快楚江南就意識到自己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碧瑤纖美溫暖的玉掌之下,伊山近已經衣衫半解,露出了的胸膛。

  碧瑤猛地將鮮紅櫻。唇壓在楚江南張口欲言的唇上,柔滑香。舌靈活地挑引著他的唇,滑入潔白整齊的牙齒之中,著他的舌頭,激烈纏綿地在一起,玉手在他胸口撫摸揉捏,漸漸地向下面伸去。

  不顧天命教兩個護法妖女就在不遠處,碧瑤溫暖的玉掌撫摸著楚江南近忽赤。l的小腹,漸漸移向下方,隔著褲子摸上了他的要害。

  朗朗乾坤(視線極差,可見度極低),光天化日(地下室哪里知道天色),而且還有兩位美女觀瞧,這真……真太刺激了……

  另外一只潔白如玉的溫暖纖手迅速地解開他的腰帶,脫去褲子,迷情嫵媚兩位天命教妖女突然感覺一陣眩暈,她們雖然見過不少男子陽。物,但是卻沒有一個能和楚江南的相比。

  楚江南感覺刺激之極,忍不住鼻息漸粗,嘴里呼著熱氣,渾身說不出來的舒爽,暗忖被女人握著,跟自己握著,那感覺簡直是天攘之別,天上天下,沒法比較。

  過吃飯的家伙被掌握在別人手中,這心中可感覺不太踏實,更何況是一個曾經被自己強行暴了菊的女人,可是楚江南嘴一張灼熱的香。唇被封堵著,不能開口,雙手被銬著,不得自由,既然不能反抗,那自己就享受吧!

  腦中的念頭還沒轉過來,碧瑤的纖纖玉手已經動了起來,不過這動作比她那靈巧熟練的檀口朱唇差多了……

  暖昧與躁動,春。色泛濫,艷熟的美女用她那雙靈巧的柔荑,在楚江南雙腿之間,不斷地動作著,嗯,不過面對兩位天命教的護法妖女,而且是處身在這個異常不堪的環境中,他實在是有些硬不起來。

  一時間,就連四周的空氣中都充滿了旖旎的春。色,迷情和嫵媚兩女在一邊看著眼前荒婬的一幕,沒有絲毫離開的意思,楚江南心里邪惡道:“他nainai的,總有一天要你們給看本少爺表演的r票錢。”

  隨著時間的推移,碧瑤那雙保養很好,靈巧柔軟的柔荑動作越來越熟練,畢竟是練武之人,雖然人家是煉毒的,但道理都是一樣嘛!

  不過,就這樣就想蒙混過關,自己雖然龍子龍孫無數,但是哪里是那么輕易給人的,想要啊!嘿嘿,拿出讓自己滿意的態度來,楚江南深吸口氣,雙腿間的神槍卻越來越軟,仿佛泄了氣般,硬是就這么軟了下去。

  碧瑤神色焦急,慌亂加速,效果卻恰恰相反,怎么會這樣?完全沒有道理,這種情形絕對是她第一次遇見,男人哪有不吃葷的,考慮到楚江南折磨自己時那般龍精虎猛,她知道一定是他還沒有對自己消氣,所以才會這樣。

  碧瑤粉臉羞紅,銀牙輕咬,雖然兩位護法正在身后看著,可是也顧不了這么多了,她干脆蹲子,跪坐在楚江南腿邊,加大了玉手的力道和速度,不斷刺激那柄曾帶給過自己終身難忘痛楚和數次高。潮快。感的絕世神槍。

  你這個殺千刀的,你不是很厲害么?你不是對人家不依不饒,破了老娘那……那羞死人的地方……,你,你……你有銷。魂d不走,偏偏喜歡闖旱道……,你這個沒良心的,占了人家身子翻臉就不認賬了……,碧瑤當然不敢把心里所想宣之于口,心中氣急,可是大概未料到自己的討好計劃會夭折,原本想這樣討好楚江南之后,自己就能抽身而退,可沒想道竟是出身未捷身先死的結果。

  突然,碧瑤做出了一個大膽的動作,迷情和嫵媚想不到,不代表楚江南想不到,他不但早想到了,而且事情的發展完全在自己的掌握,嗯,這種掌握一切的感覺真好。

  這就是智慧的力量,楚江南洋洋得意,嘿嘿,本少爺雖然沒了武功,但是美人兒還不是任吾予取予求。

  第503章 熟婦哀羞

  行云錄 … 第四卷 江山絕色榜,邪名動江湖 第503章

  碧瑤香。唇分張,檀口將神槍含入粉潤潤的櫻桃小嘴,快速動作起來,這已經是第二次了,熟能生巧,有過一次經驗的她明顯要熟慮幾分,越來越嫻熟的進進出出讓楚江南整個身子燥熱無比,一股熱流襲向全身。

  碧瑤的動作從最初的生澀和笨拙,到后來的越來越純熟,并逐漸掌握了一些技巧,看來不管做什么,悟性都是很重要的,而且強迫性的學習,效果要差很多,難怪后世那么多學生不愿意讀書,完全是學校老師的教育方法有問題嘛!其實自己從小的志愿就是當老師,嗯,等一下,你們那是什么眼神,好吧!我承認,自從看了日本《gto》和韓寒某書所言“教書不行,育人還是可以的”,我就對教師這個光榮而神圣的職業充滿了向往。

  楚江南并非靠著“素女玄心功”來消減自己身體的欲。望,真氣在身體里的循環被打斷,就算他有天大的神通也施展不出,這里他用的神仙姐姐歐冶靜怡傳授的《太上感應心經》,只是這玩意兒實在是太難修練了,他很多地方都不明白,連認不全,修練速度和天魔神功比較起來,簡直是蝸牛和兔子賽跑,完全沒有可比性。

  只是在天魔真氣被截斷不能循環的時候,《太上感應心經》生出的靈氣卻可以運轉,只是這靈氣之稀薄簡直就到了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地步,但是要讓自己某個地方軟下

  傲君霸愛吧

  來,還是不成問題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