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7 部分(1/2)

加入書簽

  “嘿嘿,你的‘魅惑之術’道行還淺薄得很。”楚江南睜著那雙又黑又亮的星目,打斷了武藤蘭的問話:“你既迷不了我的心,也喚不走我的魂,我再說一遍,想要這個人活命,就乖乖聽我的話。”

  武藤蘭聞言大駭,不再賣弄邪門異術,面對一個舉手投足之間便擺平了端木烽火的高手,自己最擅長的“魅惑之術”對他也是無用,他究竟是什么人?

  嫵媚甜甜一笑,蓮步輕移朝著楚江南走來,蛇腰緩擺,碩臀搖曳,嬌聲軟語道:“楚公子,有什么不能坐下來談?何必要動手呢!這樣豈非傷了和氣?”

  楚江南冷冷看著她,一語不發,抓著端木烽火頸項的大手直接將他提了起來,后者本就矮小,這下子身體懸空,無法呼吸,一張丑臉憋得通紅,雙手下意識地拍打著楚江南的手,想要掰開喉間鐵箍,可這一切都只是徒勞。

  嫵媚的笑容僵硬在臉上,蓮步再也邁步出,她不明白為何明明一個風流好色的年輕人,卻偏生能抵御自己的媚術。

  楚江南看也不看嫵媚一眼,嘴角勾起一抹邪氣的微弧,壞笑著對武藤蘭說道:“武藤小姐,麻煩你把裙子解了。”

  迷情柳眉一蹙,卻是沒有出聲,嫵媚也顯得有些不知所措,這個男人究竟是怎么回事?明明已經逃離了,現在又回來做什么?擒下端木烽火,不退走,反而提出這等下作的要求?

  武藤蘭一愣,實在想不到此人居然提出這樣的要求,不過端木烽火在對方手中,自然是事事都要隨他的愿了,何況她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身體被男人看。

  武藤蘭玉指纖纖,輕解和服,很快那白玉般的身體就露了出來,上身是一件紅色的褻衣,包裹住那對高。聳的玉。r,迷人之極;和服輕解的同時那妙曼的下。身也顯露了出來,一條白色的短褲,肥美的碩臀渾圓挺翹,那小小的貼身短褲根本就無法包裹。

  站在正面,楚江南很清晰的能看到武藤蘭那高。聳堅。挺的玉。r,盈盈一握的柳腰,肥嫩的圓。臀,修長豐腴的美。腿。

  的,這個東瀛浪女的身材還真是不錯,難怪敢大言不慚的叫武藤蘭,楚江南期待著她,等待她全部脫光,好欣賞那誘。人的身體,大飽眼福的還有赫木哈,只是當著蘭姝的面,他只敢不時偷看一眼。

  終于,武藤蘭背過手去,慢慢的解開了大紅色的褻衣,頓時一雙高。聳的玉。r彈跳不息,接著她又彎著身子,脫去白色的短褲之后,輕輕抬起那豐圓玉潤的美。腿,慢慢走到楚江南面前。

  武藤蘭豐。r肥。臀,看得楚江南一陣激。情,小腹部甚至慢慢的升起一股暖流,尤其是當她彎著身子脫下短褲的時候,那渾圓的美。臀對著他眼神的時候,楚江南甚至心頭火起,忍不住想沖下去撫摸那肥。美的香。臀。

  片刻之間,脫去褻衣短褲之后的武藤蘭身上已經再無絲縷,一個身子猶如白玉似的,線條柔和,凹凸有致,的確是個美艷迷人的美少婦,只是綢質衣衫雖然全都脫了,可是她身上還穿著一件縛道中的繩衣。

  古縛道中的龜甲縛,其難度就在於這件“繩衣”的密度上。一般的龜甲使用的是九尺長的繩子,而武藤蘭身上那件繩衣用的卻有十八尺,身體上的繩結和交錯便也多出一倍,有一些關鍵的繩結也位置不同,完工后,看上去真的會像是一件用繩子編制出來、令人害羞和興奮的衣服。

  繩衣一旦船上,經過不長的時間,繩索便會勒入,在上面刻畫出了紫紅色的美妙的痕跡,一個無比華麗妖艷的畫面,在楚江南的眼前展現了開來。

  痛苦與快樂、美與丑,它們之間本身就沒有什么鮮明的界限,楚江南順著武藤蘭地身體打量起來,看著繩索下已經變得紫紅色的勒痕,心中也是嘆服,誰要和日本人比變態,鐵定輸得連傾家蕩產。

  武藤蘭瞧著楚江南的眼神凝視著自己赤。l的身子,雪白的胸膛和小腹上早已留下了綺麗的花紋,此時看來卻是有著一種妖異的美感,她輕輕探出玉蔥般的纖手向他招了招,伸出舌頭,舔了舔香潤嘴唇,膩聲道:“過來……”

  楚江南提著端木烽火走了過去,也不客氣,伸手齊下就捏住了她的胸r,用力撮揉起來,只覺得柔滑又富有彈性,大手順著武藤蘭誘。人的身體曲線向下,滑過平坦光潔的小腹,向她雙腿間谷道摸去,緊窄溫軟,玉y濕滑,當真是個人間的。

  武藤蘭瞧見楚江南動作甚是粗魯,卻是不以為杵,反而芳心有些莫名的得意,媚眼如絲,輕聲喘息著,胸前那一對高。聳的玉。r也是微微起伏,膩聲道:“你可以更用力一點……”

  第528章

  重一點?這個要求真是讓人為難啊!我可不是一個隨便的人,楚江南的手雖然正在進行隨便起來不是人的動作,但是心態還是很端正的,只見他邪邪一笑,手的力度并未加大,只是一道道天魔真氣透過五指送入武藤蘭體內。

  這一下武藤蘭可完全是作繭自縛了,只覺腦中“轟”的一聲,整個人陷入了無際地空虛之中,覺得四周是一片的空暗,無數的星星在繞著自己在不停的轉動,腦中又好像是過新年時萬朵煙花齊齊綻放一般,眼前是璀璨無比,如同無數的流星飛掠而過,如同是心扉初開的姑娘在想著一般,甜美夢幻,一切都是變了顏色,似乎是那般的美好。

  武藤蘭如蛇一般的腰肢緩緩扭動,胸前一對沉甸甸的玉。r繃得圓實,隨著腰的扭動緩緩拋挺,晃開兩團白花花的r。浪,動靜間分外誘。人,而且每次起伏都牽動了酥嫩的肥。臀,在不經意間也蕩出了一片耀眼雪浪。

  密密麻麻的汗珠沁出香肌,沿著峰巒起伏的腰臀曲線滑落大。腿,玉趾緊緊蜷起,就連粉薄的腳掌也溢滿了玫瑰般的紅嫩,似正呼應著主人的欲仙。欲死。

  “啊……”武藤蘭瓊鼻中發出柔膩的聲幾不可聞,出口都成了顫酥酥的喘息,勉強睜開水汪汪的如絲媚眼,那泫然欲泣的模樣,猶如一頭向主人乞憐的貓。

  “這么快就受不了了,你不系是讓我重一點么?”楚江南帶著促狹的眼神,揉搓起那對溫軟堅。挺的r。峰,笑得卻是如此那般的婬蕩。

  深吸了一口氣,楚江南繼續把玩著武藤蘭微微前傾身軀而垂落晃蕩不止的一雙晶瑩玉。峰,手指輕輕捻弄著峰我要干什么?”楚江南背起雙手,緩緩走向了武藤蘭,坐在地上不住往后退的武藤蘭“又慌又急”,直到背部撞上了山d墻壁,才猛的清醒過來,發覺到自己的真氣已然能夠凝聚。

  武藤蘭嬌叱一聲,猛地從地上躍起來,手腳并張,活像一只張牙舞爪的貓。

  快捷如電,兩個人本來就只有兩步的距離,武藤蘭一躍便到了楚江南的跟前,手腳也已經攻到了楚江南的身邊。

  雙手成爪,五指如鉤,抓向腦袋,雙腳則攻向楚江南的腰胯,眼看就要沾身了,武藤蘭突然見到了楚江南的臉上閃過一種怪怪的微笑,心中驀然一沉,不祥的感覺彌漫了全身。

  雙爪雙腳全部落空,楚江南就在將及體時旋身,閃電似的到了武藤蘭的身后,雙手一合,扣住她的纖腰,就勢一轉。

  “啊……”向前猛沖的力道被楚江南轉為旋轉的力道,加上他本來的轉力,武藤蘭一下子在半空中轉了好幾個圈。

  這種旋轉的力道之強,讓武藤蘭覺得自己的全身血y都涌向了大腦,眼冒金星,連叫也叫不出來了。

  “砰!”轟然大震中,武藤蘭被楚江南摔倒在地,只覺得自己全身的骨頭都快要散架了。

  接踵而至的打擊,兇狠極了,武藤蘭感覺自己變成了練功的沙袋,抓起來,倒下去,起先武藤蘭的護身真氣還可以本能的運功抵擋,但楚江南的每一擊均力重千鈞,無邊的潛勁直撼動她的神志意識。

  但是,等挨到七八下之后,她已經氣消功散,意識朦朧之中,武藤蘭覺得自己就像是鐵匠錘下的鐵砧,接受著千斤巨錘的打擊。

  終于,楚江南停手了,吃足苦頭的武藤蘭攤手攤腳躺倒在地上,口中只有微弱的痛苦的虛脫呻吟,全身衣褲零亂破裂,像是一團死r,唯一完好的,只有她那張禍國殃民的臉蛋。

  “日本女人,你就是骨頭生得賤。”楚江南一把將武藤蘭從地上揪起來,手指點在她的鼻子上,惡狠狠的說道:“如果我沒有把握擺布你,還會那么輕易讓你獲得自由嗎?”

  “你……你……”可憐的東瀛艷姬想要咒罵,卻語不成聲。

  “還敢你你我我的,難道你還搞不懂現在自己現在的處境?”楚江南冷冷一笑,伸手輕輕拍打著武藤蘭的臉頰,“現在你只是我手中的玩物,看我怎么擺布你。”

  “嗤……”的一聲,武藤蘭身上的繩衣被楚江南提起,拉到身前,繩子深深陷入r中,“啊……疼……”一陣裂帛響,武藤蘭的繩衣在楚江南的手中碎裂,露出赤。l的雪。白胴。體,其上青紅相間,十分觸目。

  繩衣幾乎貼r,這樣被生生扯裂,巨大的疼痛讓武藤蘭幾乎是哭叫出來,起先是兇狠的打擊,接著是身心的折磨,即便是意志力驚人的忍者也開始變得脆弱,原本堅固的心防大堤更是搖搖欲潰。

  “我會慢慢整治你,讓你知道本少爺的厲害。”楚江南將完全赤。l,有如白羊一般的武藤蘭翻了個身,按壓在地上,手掌打在她誘。人的雪白豐臀上,“啪啪啪啪……”發出一連串爆響,每一掌下去就在羊脂白玉似的肌。膚留一個掌痕。

  楚江南不知道打了多少下后,舉起手掌發現手指上竟然抹上了一絲淡淡的血跡,想必是最后一掌打得厲害了,而武藤蘭的p。股上的皮r又嬌又嫩,而且紅腫不堪,被最后一記打破了。

  楚江南目光落在東瀛美婦地p。股蛋上,可以清晰地看出來,那兩瓣r。球已經清晰地腫起來,血跡斑斑。

  眼中閃爍著瘋狂赤色,楚江南一把將她拉到大。腿上,武藤蘭受創頗重的臀。部哪里經得起這樣的折騰,想要掙扎逃脫,卻被楚江南一只手環住腰部,她突然發出一聲聲嘶力竭地尖叫,俏臉通紅,因為后者已經神色猙獰,動作瘋狂地刺入了她的身體……

  第530章

  經過剛才一番暴力折磨,現在又被楚江南粗暴占有,本該生不如死的武藤蘭卻感覺在最初的劇痛之后,疼痛的感覺便漸漸離自己遠去,武藤蘭感覺自己飛上了天空。

  “你們究竟是什么人?來中原有何目的?”楚江南一邊享受著武藤蘭的身體帶給自己的感官刺激,一邊隨口發問。

  “啊……我是幕府太子妃的人,來中原是為了……啊啊……煉制‘毒人’……嗯啊……嚶哦……啊……”武藤蘭突然發出了一聲歡快的叫喊,臉上的滿足的狂喜更,真正開始交。媾,楚江南反而逐漸清醒過來,這大概是“天魔極樂”的妙用所在了,身體和精神都極易被,但是真正事的時候,頭腦卻是越來越清醒。

  采補之道,重在縱情而克欲,如果和一般男女一樣,一旦開始便行若癲狂,那到時候又如何看準時機進行采補呢?這也是以前楚江南沒有對自己的女人使用“天魔極樂”的原因,他只想好好的專心疼愛她們。

  此時的武藤蘭因為楚江南張開天魔場,將逸散的天魔真氣覆蓋她全身的關系,早已變得敏感無比,就算是一點小小的刺激,也可以讓她沖上快美的顛峰。

  如果楚江南神智稍有迷失,未說不定就會錯過,而且他一開始就發現,自己在進入之初,居然碰到了一層薄薄的膜狀物。

  這個臉蛋標志,身材美艷,風情萬千的東瀛美婦居然還是個黃花大閨女?真是大白天活見鬼了,武藤蘭還是處。子之身的事實完全不在楚江南預料之中,看她的年紀,別說當娘,在扶桑那個據傳十三歲就破身,十四歲就可以生育的鬼地方,當乃乃都不稀奇。怎么可能還是處。女?

  不過既然是處。子,那可就要好好的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