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1/2)

加入書簽

  陳芳仍然輕輕推拒著,問道:“表哥,你什么時候才能成為東溟派的掌門啊?”

  尚毅雙手揉搓著陳芳一對高聳雪r,挑逗她的情欲,回答道:“計劃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主上已經下令,只等那些人一來,我們就可以動手了。”

  “唔唔……陳芳很有技巧的扭動身子,不讓尚毅得逞,但是神態動作卻又不顯冷漠絕情,身體明明無甚快感,口中卻又媚聲嬌喘道:“表哥,到時候,可不要忘了奴家。”

  “表妹,我怎么會忘了你了。”

  尚毅始終沒有辦法突破陳芳那看似微不足道的抵抗,只能口中y笑道:“可惜東溟派那兩個賤女人被主上視為禁臠……”

  楚江南只覺得百會發熱,再由神庭順下,沖破鳩尾,通過氣海,直腳底涌泉,如此循環運轉,經十二小周天,三十六大周天,歸于丹田,由此進入先天之境。

  無意間聽到這樣一個秘密,楚江南聞其言語辱及單婉兒和單疏影,心中狂暴殺氣陡然迸發,意外的登上內家高手之途。

  楚江南眼神越來越冷,看向那對狗男女的目光就像在看一堆腐骨死r,他心中飛快的計算著利弊得失。

  陳芳似問完了問題,不在推拒已是箭在弦上的尚毅,后者虎腰猛然一挺,深深進入她的身體……

  第050章 掠美供

  尚毅這外強中干的銀蠟槍頭完全是不中看,不中用,沒兩下便已是強弩之末。

  陳芳身體還只是有些輕微感覺,但是看尚毅已是全身酥麻酸軟,樂在其中。

  楚江南只想沖出去將這對狗男女碎尸萬段,但他不能圖一時之快,揪出幕后主使人才是關鍵。

  “啊!”

  一聲急促低沉的男性喘息聲倏然響起,尚毅的身體猛然一僵,然后整個軟癱下來,交帳了事。

  相擁的兩人,其實只是尚毅一人,從性a的高c中緩過氣來。

  男人性能力太差果然是要受令鄙視的,尚毅雖然感覺不到,但是楚江南卻清楚的從陳芳眼中看出那絲淡淡的不屑。

  楚江南此時的武功放眼整個東溟派已是無人能敵,他即將成為東溟派自創派祖師之外,第二個將《素女玄心功》練到大圓滿境界的人。

  單婉兒雖然身懷《天魔策》絕世武學,但是區區三重天魔氣,楚江南已經不放在眼中了,而且天魔功只有處女之身修練才能達到大圓滿十八重天的境界,非處女即使資質再好,修練起來也是事倍功半。

  只是楚江南沒有想到的是,除了自己以外,居然還有人在打東溟派的主意。

  尚毅口中的主上到底是什么人,楚江南當然猜不透對方身份,但是他卻一點也不擔心,既然是他‘邪少’看上的東西,哪有再讓給別人的道理,對方的計劃注定要流產了。

  許多女人抱怨在與男人做a之后頗感孤獨和惆悵,因為對方做a完畢后,便呼呼大睡起來。

  男人嘛,在做a前尚能對女人溫情滿懷地親吻愛撫,激情蕩漾地戲謔調情,但事后,便以為“革命成功”高枕無憂了。

  尚毅正是這種天性良薄的人,在他將自己那點可憐的蛋白質發泄出來以后,便匆匆起身穿衣著褲,也不理身旁陳芳的感受。

  女性天生愛潔,這和女人天生就是購物狂一樣,沒有任何道理可言。

  陳芳看著自己滿是污穢的下身,眼中閃過一絲寒意,輕輕皺眉嗔道:“表哥,你自己去回去好不好,我想洗洗身子。”

  若尚毅是個稍微懂得體貼女人的男人,此時就絕對不會將陳芳一個人留在這里。

  事實上,做a之后的女人仍然企盼著男子一如既往含情脈脈地對她百般溫存親昵愛撫,與她情話珠璣小說一會兒話。

  “表妹,那你自己當心一點。”

  尚毅y笑道:“這一身美r可不要被什么不長眼的家伙看去了,表哥會心疼的。”

  尚毅的心理還真奇怪,剛才盤腸大戰的時候不見他考慮的這么詳細,現在又假惺惺的裝模作樣。

  不長眼的家伙?楚江南心中暗怒,總有一天老子要將你大卸八塊,同時不屑的冷哼一聲,既然擔心為何又不留下來,典型的薄情寡義之人。

  看著陳芳赤l的身體,尚毅忍不住又在她身上大逞手足之欲,之后才將獨自清洗身體的陳芳留在瀑布邊上,自己先走了。

  陳芳坐在一塊光滑的石頭上,先是將雪白的赤足探入水中,似乎被水驚了一下,她的纖足迅速收了回來。

  如此三次之后,陳芳才將身子慢慢沒入水中,輕輕用雙手舀著清水浸洗自己的身體。

  楚江南霍然站起身子,瀑布的激流掩去了他所有動作的聲音,仿佛一個游走于人世間的幽靈。

  悄無聲息的向著背對自己的陳芳進,楚江南突然輕“咦”一聲,對方竟然在她接近到身后的時候突然感覺他的存在。

  雖然水流的波動的確會暴露楚江南隱藏的身形,但是對方的靈覺仍然使他吃驚。

  楚江南出手如電,一道指風激s而出,陳芳剛剛轉過身體,位于額角,入發際角尖處的頭維x猛然一麻。

  陳芳“哼嚶”一聲,頓時失去知覺,身體軟了下去,人事不知。

  金針刺x是‘邪醫’烈鈞壓箱底的功夫,他師兄烈震北的武器也是用針,而楚江南天天被烈鈞用金針扎,俗話說久病成良醫,他當然于人體身上各處要x的位置和功用了若指掌了,如今牛刀小試,一擊功成。

  技多不壓身,有機會一定要向烈鈞學習這門相當有前途的武功,學成后在將來行走江湖的時候,不管是當赤腳醫生混口飯吃,還是兼職y賊犯案偷香,這都是用得著的。

  迅速摟著陷入昏迷的陳芳,楚江南將她的羅裙褻衣也一并拾起,向著密林深處奔去,腳不沾地,兩三個縱越,消失無蹤。

  不知道過了多久,陳芳從昏迷中慢慢清醒過來,雖然是炎炎夏日,但她是被冷醒的。

  驚恐的睜開眼睛,陳芳感到自己仿佛置身在一個冰窖中,身上涼嗖嗖的,更詭異的是,這里四周都是參天古木,陽光透過稀疏的葉縫,在地上投出班駁的樹影。

  既然有陽光,溫度怎么說也不會很低,但是為何那冰冷的感覺就像凍結了自己的靈魂一樣,陳芳全身倏然輕顫起來。

  在寒氣的浸襲下,陳芳的神志已經完全清醒過來,她發現自己的身體光溜溜的沒有任何避體之物,雪白的r體完全暴露在空氣中。

  陳芳并沒有大聲掙扎尖叫,而是冷靜的打量四周的環境,她的雙手被絲綢布料吊綁在一顆大樹上,而雙腿同樣被分開環綁在樹后,至于材料則是她的衣裳。

  記憶停留在自己被人偷襲的一刻,陳芳對她的身材和容貌還是很有自信的,但是直到現在她的身體也沒有被人侵犯,對方究竟有什么目的。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其結果都不是陳芳樂見的,這一點她倒是已經有了覺悟。

  雖然陳芳武功不高,但是想靠絲綢衣料臨時客串的“繩子”綁住她卻也不大可能,想要脫身也不是一件困難事情。

  陳芳凝神靜氣,試著運氣將束縛在她身上的衣裳布條震碎,但就是這胡亂纏緊的捆綁方式,陳芳卻怎么也掙不開。

  當然陳芳看不見自己背在大樹后面的雙手太淵x上各c著一根竹簽,同時雙膝三y交x上也c著竹簽。

  太淵x被封使陳芳的內力根本無法運往雙臂,這只憑她一介弱稚女流的力氣想要掙脫手上的束縛難度的確是大了些,而三y交x則是讓她下肢麻木,失靈,丹田聚集的氣無法長久。

  時間一分只秒的過去,四周沒有人,沒有聲音,一切都是那樣詭秘,最殘酷的刑法不是傷殘人的身體,而是磨折人的內心。

  隨著時間的消逝,恐懼、無助、驚慌、絕望,各種情緒一起涌上心頭,陳芳在這個似乎與世隔絕的世界里,簡直快被瘋了。

  陳芳受過這方面的訓練,若真是面對嚴刑拷打她反倒是不懼了,但是現在這樣一絲不掛的被人棄在一旁,無人問津實在是有些不知所措。

  楚江南就在陳芳的身后,隔著大樹盤膝而坐,全力運轉素女玄心功第八重的心決,剛剛突破境界,抓緊時間領悟穩固是最關鍵的,機會稍縱即逝,若是錯過,以后難免再費功夫。

  氣息外放導致的結果就是方圓十丈范圍如同臘月寒冬,附近的鳥獸紛紛避讓,這也是陳芳香感覺身上寒冷,四周萬籟具寂的原因。

  緩緩呼出一口濁氣,眼睛猛然睜開,一道如同實質的森冷寒光倏然一閃,楚江南只覺全身精力旺盛,氣豐神足。

  “陳小姐,感覺怎么樣?”

  楚江南冰冷的聲音在陳芳耳邊響起,而她竟然不知道對方是何時出現的。

  由于四周一直無聲無息,陳芳理所當然的認為對方是輕功卓絕的高手,潛入過來而沒有被她發現,哪里知道其實楚江南一直在她身后。

  隨著楚江南開口講話,四周的天地似乎又活了過來,萬物復蘇,那刺骨凍魂的寒氣也頃刻間退的干干凈凈。

  “快放開我,你是什么人?”

  陳芳聽見有人說話,心中暗暗松了口氣。

  首領曾經教導過她,只要敵人不是直接將你殺死,你就還有機會。

  楚江南默默的從大樹之后走到陳芳面前,冷眼打量著她,那不帶任何感情的眼神使陳芳的哆嗦了一下,在楚江南眼中,她仿佛已經是一個已死之人。

  “是你!”

  陳芳認出了楚江南,聲音立刻轉冷,威脅道:“快放了我,你究竟要干什么?”

  “陳芳,你要搞清楚你現在的處境,刀俎與魚r的關系你不會不知道吧?你的生殺大權掌握在我的手中。”

  楚江南抬手賞了陳芳一記響亮的耳光,繼續道:“我是一個憐香惜玉的人,從來不愿意打女人,但是請你注意,是不愿意并非不能,有些人天生就是賤人,不打不行,而你就是這種人。

  雖然楚江南沒有用什么力道,但是陳芳的右邊臉頰卻已腫了起來,看上去楚楚可憐,賺人眼淚。

  自從離開秘營,陳芳從來沒有被人打過,但楚江南打她尚在其次,他竟然還羞辱她是賤女人,這嚴重傷害了陳芳的自尊心。

  “我不是賤女人,你是什么東西?混蛋,快放開我。”

  陳芳在微微一愣之后,仿佛一只被人踩著尾巴的小野貓,不顧一切的咒罵起來。

  “我的確不是什么東西,因為我是人。”

  說到斗嘴,十個陳芳加起來也不是楚江南的對手,他繼續微笑著說道:“難道說你不是人而是什么東西嗎?嘿嘿,恕在下眼濁,我還真沒看出你究竟是個什么東西?”

  明白楚江南是拐著彎罵自己,陳芳氣的差點閉過氣去,半晌后才怒道:“休逞口舌之能,你到底想怎么樣?”

  “你的意思是我只靠嘴說,你不明白我的意思嗎?我若動手,你會不會又說我只懂欺負女流,不是好漢所為呢?”

  楚江南語氣一轉,聲音一沉,喝道:“既然你已經落到我的手中,最好就老實一點,否則讓你生不如死的辦法本少爺可有不少。”

  陳芳咬著嘴唇,不說話了,心中尋思著脫身之法。

  第051章 無情有欲

  “不要和我耍心機,知道秘密的不止你一個人。”

  一股冰冷的殺氣逐漸蔓延在周圍的空氣中,楚江南淡淡道:“雖然可能打草驚蛇,但是如果你真的不肯合作,后果你是知道的。”

  知道楚江南并不在乎自己身材容貌,甚至不在乎她的生死,陳芳遲疑了。

  一個人一旦心中遲疑,他的信心就會動搖,氣勢也將衰弱,而最后的結果就是屈服。

  “你應該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你被我剝光衣服綁在這里,其實衣服是你自己脫的,我只是將它們加以利用而已。你身材不錯,這點剛才我已經用手確認過了,若我興致來了,自然會比就范,這就不勞你費心了。”

  楚江南慢慢用手挑起陳芳的低垂的臻首,凌虐的伸出另外一只手,用力捏住她嬌嫩的茹房:“你是個聰明人,相信我想要知道什么,你應該已經很清楚了。”

  強忍著胸前一陣陣錐心的劇痛,陳芳終于屈服了,仿佛一只斗敗的公j,低聲回答說:“我明白了,你問吧?”

  “既然你肯乖乖聽話,我也難不為難你。”

  楚江南繼續道:“告訴我,尚毅那狗賊口中的計劃是什么?”

  “這……我不知道。”

  陳芳低下頭,不敢與楚江南對視,她倒是挺合作的。

  楚江南不置可否,淡淡道:“等那些人來了就動手,那些人是指誰?”

  陳芳搖了搖,一副茫然神色,裝的也挺像。

  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楚江南眼中閃動著莫名的光華,沉聲道:“主上是什么人?”

  這一次陳芳干脆來個沉默不語,低頭垂首不說話。

  “你是在為我詮釋‘不知道’這三個字的含義嗎?”

  楚江南臉上露出邪邪的笑容,戲謔道:“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雖然我不愿意用這種方法,但這是你我的。”

  說完,楚江南也不給陳芳開口說話的機會,指風在她雙r之間的r根x上輕輕一拂,一股滾燙的灼熱氣流瞬間流遍她全身奇經八脈。

  芳心倏然一顫,陳芳感到一股奇怪的感覺在身體蔓延,就象無數螞蟻在自己身上爬。

  “你對我做了什么?”

  陳芳聲音顫抖的著說道:“為什么……為什么我的身體這么奇怪……”

  楚江南笑而不答,只是冷冷的看著陳芳,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隨著素女玄心功日漸精純,楚江南已經完全融合了白貅的血r精華,他的內力含有讓女子動情的春毒,以前這性質怪異的內力不受控制,但是現在已經能夠隨心所欲,任他支配了。

  楚江南也是在烈鈞的提點下,才知道自己的內力與旁人不同,而那時候他方才明悟,為什么單婉兒在“手把手”教授自己x位名稱時,為有那么古怪的表現。

  尚毅雖然每天晚上都要褻玩陳芳的身體,但是他那方面的能力實在是不值一提,每次都搞的陳芳懸在半空,不上不下,憋的難受,狠不得將他一腳將他踹下床去。

  剛才楚江南在點x的時候,了一絲蘊涵春毒的內力到陳芳的身體里,這效用等同于將c藥灌入她口中……

  好整以暇的站在一旁,楚江南等待著陳芳主動向自己吐露一切。

  這身受白貅y毒折磨的滋味楚江南是親身體會過的,只是他沒有想到對方居然如此不濟,才堅持了半盞茶的功夫,就開口求饒了。

  “把你們的計劃告訴我。請了那些幫手?主上是誰?”

  楚江南悠閑的再次將剛才的問題重新問了一遍。

  全身不住的輕顫不已,香汗四溢,陳芳喘息道:“尚毅在三年前就開始部署一切,準備秘密奪取東溟派的權利,但是東溟派勢力雄厚,他并沒有必勝的把握,于是就去中原請了黑榜高手前來助陣,主上是尚毅背后的指使人,具體身份我也不知道,每次見他都是在秘室里面,他蒙著臉,從來不以真面目示人。”

  這一次,楚江南很快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陳芳幾乎是呻吟著將所知道的一切全部告訴了他。

  黑榜高手?楚江南心中一驚,事情似乎越來越有趣了。

  “啊……幫我……我要……”

  陳芳顫聲嬌呼道:“我不行了……快幫我……”

  “幫你?”

  楚江南玩味道:“幫你有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告訴我你真正的身份。”

  陳芳臉色倏然一變,不過很快便被滿臉紅霞所掩,眼中盡是無盡的春色。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陳芳身體里仿佛燃燒著一團赤烈的火焰,要將她的身體焚毀,她哀求道:“求求你……給我……快給我……”

  “就憑你能夠感覺我的接近,你的武功絕對在尚毅之上,想騙我你還差了點。”

  這個時候還敢嘴硬死撐?楚江南冷冷一笑,道:“既然你不愿意說,那我就走了,再見。”

  說完,楚江南轉身就欲離開。

  “回來……我,我……我都告訴你……我是秘營的暗探,奉首領之命跟在尚毅身邊,注意他的一舉一動。”

  陳芳帶著哭聲道:“我都告訴你了,快給我……我要不行了。”

  秘營是什么玩意?聽起來象是什么秘密組織,楚江南覺得幕后的黑手已經呼之欲出了,他慢慢走回陳芳身前,伸出雙手揉搓陳芳胸前一對雪白飽滿的茹房,微笑道:“秘營是什么組織?你們首領是誰?”

  陳芳氣喘吁吁,雙眼赤紅如紅,大聲嬌呼道:“秘營……是……是流球王手下的間諜組織,專門……負責收集刺探情報。秘營的首領是流球國皇家第一高手尚羽,他是流球王的族弟……我全都說了,快……快給我……”

  事情已經超出了楚江南原來的估計,那主上的身份有很大可能便是流球國的國王。

  看著陳芳情動如火,楚江南知道若是自己真的不管她,要不了多久她就會焚y而死。

  嘆了口氣,楚江南輕輕拔出竹簽,同時松開捆綁束縛陳芳手腳的衣裳布條。

  手腳剛剛恢復自由,陳芳就猛然將身旁的楚江南撲倒在地上……

  楚江南突然有種作繭自縛的感覺,沒有想到他也有被女人qg的一天,當然前提是他不做反抗。

  就算真的要干,也是本少爺干你,楚江南心中發狠,翻身將陳芳壓在身下。

  不一會兒,男人劇烈的喘息聲和女人撩人的呻吟聲交織著在密森深處響起。

  春風一度,云消雨歇。

  楚江南著衣后冷冷的看著呆呆坐在一旁,衣不蔽體的陳芳,那冰冷的眼神讓她渾身不自在,甚至蓋過了女性羞澀的本能。

  陳芳的受不住楚江南d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