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0 部分(1/2)

加入書簽

  楚江南縱馬馳騁,歸心似箭,但是摟著一個嬌滴滴,任他為所欲為也不掙拒,反而在楚江南懷中扭動嬌軀的美婦人,他的一顆色心不禁“怦怦”狂跳起來。

  嘴角泛著邪氣而迷人的微弧,楚江南故意收攏外表看起來無甚有力,甚至給人手無縛j之力的感覺,其實內里卻似鋼鐵般澆鑄,充滿爆發力和澎湃力量的臂膀,乘機將懷中嬌俏伊人,如玉美婦摟個嚴嚴實實。

  不過未曾想到的是,美婦云裳身子纖細,不是豐。r肥臀形的女子,楚江南環住了她盈盈不堪一握的蠻腰,卻還碰不到她的香肩藕臂,雙手兀自收緊,早已暴露形跡。其實楚江南是什么人云裳一點都不在乎,因為她神魂受天魔意念感染,終身將誓楚江南為主,不離不棄,哪里會在乎他是不是為惡天下的大壞蛋,還是風流下作的采花客。云裳心里只知楚江南是自己的主人罷了。

  美婦云裳“噗嗤”一聲嬌笑出聲,仰起臻首,輕啐一口,嗔道:“主,主子,你想對奴家使壞?語氣似笑非笑,微帶喘息。雖然任楚江南為主,自己位奴為仆,但是她的云裳的性情卻是沒有改變,不然豈非只是得到她空殼般的外表,沒有靈魂,再美的女人也美得有限。

  她雖有錦衣保暖,但衣裙下擺迎風兩分,卻是一般的細薄黃緞裙,更襯得腰腿曲線纖美,玲瓏浮凸。山里冷風陣陣,溫度頗低,即使云裳有不弱內力在身,但沒到先天之境,終不是楚江南這般寒暑不侵。換一句話,她的內心火熱,身體還是會冷。

  楚江南看不見懷中美婦云裳的表情,光憑想象,便已忍不住臉紅心跳,心中一陣火熱,忍不住下腹生出變化,于是乎身體就著馬上的顛簸之勢往前一挺,隔著裙布微陷入兩團溫軟嬌綿之中。

  美婦云裳“呀”的低聲驚呼,楚江南邪邪一笑,干脆率性而為,一把將左手扣上右腕,終于將一具又香又滑,纖柔而又不失豐。滿的胴。體貨真價實摟在懷中,貼合身體,再也不留任何縫隙。

  如玉美婦入懷,溫香軟玉在抱,楚江南半點也不覺骨硬,雙臂間的觸感溫熱,竟比最滑順的絲綢,最柔的膩毛皮還要柔軟密實,滑膩嬌嫩。

  楚江南年紀雖然不大,卻完全當得“花叢圣手”的稱譽,若非在江湖中,她的yin名不顯,將是赫赫有名的風月狀元,環肥燕瘦的女人他見識得多了,如今抱著美婦云裳過美妙動人的絕艷女體,情不自禁升起綺念,欲。望騰升。

  美婦云裳雖比他大了幾歲,但畢竟是經人事不多的女人,她和丈夫向清秋之間的其實并不多,并不是每一個男人都像楚江南那樣每晚無女不歡的。《連體心法》固然神妙無雙,但是奈何心有余力不足啊!旦旦而伐,鐵人掏空,加上向清秋為人迂腐古板,書生氣息,相敬如賓多,夫妻少。

  美婦云裳驟然間被楚江南結實有力的猿臂緊緊摟著,胸r等女性緊要私密部位不住摩擦著他粗壯的男子臂膀,身下又有異物是官家的旨意,那就請你把皇帝的圣旨拿出來給大家看看。”

  “阿妹,圣旨可不是誰都能看的?”陳公子得意一笑,“不過阿妹想看當然沒有問題,只要你跟我回縣衙去,咱們吃香地喝辣地,我天天都陪你看。”

  “無恥華狗。你敢侮辱阿妹,我殺了你。”烏克托怒氣狂涌,雙目赤紅,“兄弟們,和這些華賊拼了。”

  “拼了。”桃源鎮的年輕人呼啦齊齊拔出柴刀,如下山地猛虎般往前沖去,幾十個衙役連帶著黑苗的東旺皆都大驚,急忙將陳公子圍在了中間。

  “住手,你們給我住手。”鐵劄寨主紅著眼怒吼一聲,瘦弱的身軀幾步竄到眾人身前,生生阻住烏克托幾人的去勢。他到底是桃源鎮的寨主,和官家沖突意味著什么,他比誰都清楚。

  “鐵劄,這稅賦是朝廷定下的規矩,是皇上下的圣旨!你敢違抗,那就是造反!”陳公子見寨主阻住了眾人,更是得意,眼睛一翻,大喝道:“實話告訴你吧!今日就是你們的最后期限,若再不繳納賦稅,家父將上報朝廷,告你們桃源鎮藐視朝廷、意圖不軌的大罪。三日之內,朝廷大軍就會進剿桃源鎮,到時候會有什么后果,你比我更清楚。”

  民不與官斗,連刀頭舔血的江湖人也不愿意輕易得罪官府,何況是區區一個苗鎮。鐵劄寨主臉頰急抖,咬著牙道:“陳大人,你就是把我們賣了,這稅賦我也交不起。請你不要為難山寨,我跟你回官衙。”

  “刮噪!”

  陳公子一臉得意,正要下令鎖人,耳邊傳來一聲冷哼,接著忽覺眼前一花,空中一道精芒閃過,就好像是一條張開血盆大口,露出森冷獠牙的毒蛇,正朝著自己噬來。

  金茫一閃,呼嘯破空;臂膀一痛,鮮血飆濺。

  “啊……”陳公子慘叫一聲,低頭一看,只見肩膀上c著一枚手指粗細,彎曲如蛇的金錐。

  旁人還不覺如何,清瘦老者鐵劄卻是身軀一顫,瞪大眼睛看著陳公子肩膀上的金錐,一副不能置信的神色。

  第540章 金牌

  陳公子來不及做出反應,身子突然一輕,雙腳落在空中,竟是整個人被提了起來。

  一個笑容邪氣的年輕人,劍眉星目,策馬背刀,懷中坐著一個千嬌百媚的美婦人,單手只臂卻仿佛萬鈞鐵鉗,捏住陳公子的脖子,將他像只小j仔般提在空中,冷聲道:“你叫什么名字?”

  陳公子望著那人眼中隱隱透出地殺氣,頓覺渾身發冷,面色煞白,連呼吸都不敢出口。

  “我,我叫陳大寶。你,你要干什么?”陳大寶臉色憋得通紅,疾聲呼救,“來人啊!快救我,救我……”

  周圍衙役如夢初醒,揮刀就要沖上來,卻見這年輕人冷眼瞥來,楚江南乃是江湖上殺人不眨眼的主,手上沾著人命鮮血可不少,盛怒之下,氣勢凌厲,誰敢看他一眼?絕塵前蹄猛踏,馬軀如龍,鼻孔噴出兩道白氣,氣勢驚人。

  衙役們被楚江南眼神所懾,許臉色發白,揮舞著長刀虛張聲勢,卻無一人敢靠近過來。

  “啪……”陳大寶臉上重重挨了一巴掌,大門牙甩出去老遠,楚江南冷聲道:“加賦收稅,是誰下的令?”

  “皇,皇上……”

  “皇上!”楚江南語調拔升,笑著露出y森森地牙齒,又是一巴掌甩出,“去年風調雨順,瑞雪豐年,邊境又無戰事,皇上怎會加賦征稅?”

  陳大寶痛地要命,嚇得一哆嗦,急忙道:“大俠饒命,大俠饒命,小人說實話。是,是府臺大人下的令,小的只是奉命行事啊!”

  “饒你?算了,你這種禍害殺一個少一個。少爺行一善,今天就是你了。”話音剛落,“咔嚓”一聲,陳大寶的頸椎骨應聲斷裂,身死當場。

  衙役們先是一愣,接著便驚慌失措,活像見了鬼般疾呼奔逃,大喊大叫道:“打死人了,打死人了,快來人啊!快來人啊!桃源鎮出了強盜,打死陳公子了……”

  楚江南收回金蛇錐,五指一松,陳大寶的尸身落在地上,濺起大片泥塵。

  “這,這……”望著倒在地上地陳大寶,鐵劄寨主手腳發顫,胡須急抖,不知道該要如何是好。

  “這個漢家阿哥,你快走吧!”苗家阿妹焦急道:“快走啊!”

  楚江南微微低頭,不解道:“我為什么要走?我還準備在這里休息一下,明天再上路呢!”

  苗家少女淚珠瞬間涌了出來,急道:“你打死了官差,還是縣丞的兒子。你若再不逃走,難道等著他們來抓嗎?”

  美婦云裳“噗嗤”一聲笑了起來,明艷動人。

  楚江南也眨了眨眼,感覺很有趣的樣子,翻身下馬,對著苗家少女搖頭道:“不行,這個時候我要走了,豈不是連累了你們?我不能走。”

  “漢家哥哥,你……”苗家少女聽得又感動又羞怯,“我們不會有事地,他們不敢把我們怎么樣!你快走啊,再遲就來不及了。”

  苗家少年烏克托正仔細打量著楚江南,見阿妹與他拉拉扯扯,頓時氣惱交加,疾步行過來,晃著柴刀紅眼道:“阿妹,你讓開,我要劈了這華家人。”

  苗家少女嚇了一跳,急忙張開雙臂,用身體護住楚江南,嬌叱道:“烏克托,你干什么?這漢家哥哥是好人。是他幫我們趕走了官差。”

  “我有刀,才不要他幫。”烏克托憤怒吼道,面孔漲地通紅。

  苗家少女不去理他,奮力推了楚江南幾下,想將他攆走,哪知這人卻像生了根般紋絲不動。

  苗家少女看他一眼,急地直跺腳:“阿爹,你快勸勸這漢家哥哥,他留下來會沒命的。”

  鐵劄寨主看了一眼那倒在地上的陳公子,然后抬起頭來看著楚江南,有些不確定道:“遠方的客人,你剛才使的可是,可是……”

  好家伙!居然這么識貨?楚江南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尊敬的客人,感謝你對我苗寨地盛情。這些官衙在外面還有同伴,他們馬上就要進來拿人了,你還是快走吧!”

  “老爹,你放心,我不怕他們。”楚江南微笑道:“再說他們也拿住我。他們若真的來了,誰怕誰還不知道呢!”

  一說話間,忽聽遠處犬吠陣陣,山間隱隱約約穿行著百余根火把,似是有人吆喝著疾奔而來。

  “官衙來了。”鐵劄寨主見楚江南執意不肯離開,不再多勸。

  此時再上山已來不及了,苗家阿妹震驚的不知如何是好,望著那越來越近的官差和無所事事的楚江南,猛地一跺蓮足。

  “轟隆隆……”

  就在這個時侯,大地震動。桃源鎮西面,一道鋼鐵洪流滾滾而來,鋼鐵洪流周圍,空氣呼嘯,隱隱可見其中有無數大明鐵騎奔騰而來。

  “騎兵!”

  感受到那股強烈的氣息,一些苗家兒郎驚呼出來。

  “轟隆隆……”

  馬蹄聲越來越近,整個桃源鎮都在鐵蹄下劇烈顫動,無數雙目光注視著遠處,又是敬畏又是害怕

  亙古自傳-前有拖地道士后有掃地和尚小說5200

  “按理說蒙古鐵騎才是最厲害的,沒想到大明朝的騎兵也不弱。”楚江南站在絕塵旁,身形如淵,他雖然不能擊敗對方,但是要突圍的話,卻是一點問題也沒有,“看來朱元璋也是憑真本事把蒙古人趕出中原的。”

  “殺,給我殺了那兩個賤。人,替我大哥報仇。”一聲撕心裂肺的尖銳聲音傳來,楚江南沒想到居然招呼不打,就開始喊打喊殺了,看來應該是陳大寶的兄弟了。喂,拜托,老子幫你解決了你大哥,你就可以上位了。不思報答也就算了,你居然讓騎兵圍殺我,這也太不上道了吧!

  “喝!”楚江南氣沉丹田,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