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1 部分(1/2)

加入書簽

  “算了,我們還是睡吧!”楚江南輕撫香肩,聊作撫慰,同時以退為進,把問題拋給看起來傻傻地苗家少女,賭一把,若是賭輸了,那今晚就咬咬牙……再想兩外的辦法。放棄?怎么可能!除非腦袋秀逗了。

  “不,這不行的……”苗家少女阿蘭纖手顫抖著握著楚江南腹下雄風,怯生生地說道:“爹爹會怪阿蘭的……”

  “那好吧!我這次輕點。”楚江南溫柔一笑,嘴角勾起一抹邪弧,催情股欲的天魔真氣被他散發著灼熱氣息的大手送入苗家少女阿蘭的雪膩的胴。體,撩撥她的身心,激發她的情。欲,接著楚江南餓虎擒羊似的撲在苗家少女阿蘭身上。

  苗家少女阿蘭在楚江南高明床技和天魔真氣的雙重刺激下,春。情勃發。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楚江南輕而易舉地把一刺到底,朵朵嬌艷雪梅綻放,不容苗家少女阿蘭有喘息的間,便瘋似地投入其中,一次又一次把她帶上極樂的巔峰,使她忘形地大呼小叫,不知人間何世。

  “喔!不,不行了……啊!漢家哥哥,讓阿蘭歇,歇一下吧!”在苗家少女阿蘭的尖叫聲中,她又美了一次。

  “別叫我漢家哥哥。”楚江南繼續戲謔著說道:“要叫我情郎哥哥。”

  “啊!叫,叫了……情,情郎哥哥……呀,死,死了……”苗家少女阿蘭魂飛魄散似的叫喚,原來楚江南也在這時也將滿腔爆發出來。

  巫山,激情消散。

  完事之后,楚江南仍然戀戀不舍地趴在苗家少女阿蘭身上,伸出舌頭,舐去鼻尖的汗水,訕笑似地說道:“只是叫了一聲情郎哥哥,可不算數的。”

  “還要欺侮人嗎?”苗家少女阿蘭羞澀嗔,玉手卻纏綿地環抱著楚江南的脖子,“長得好看的漢家男兒果然都是壞人哩!”

  “不錯,我就是壞人,我要你再叫。”楚江南吃吃怪笑,不需要刻意振奮精神,就讓苗家少女阿蘭已經感受到就算是再戰三百回合也沒有問題。

  “呀,阿蘭的好情郎哥哥,好哥哥,你就饒了阿蘭吧!人家真的不行了,那里好,好……好痛,身子都快散了。”苗家少女阿蘭又羞又怕,又興奮有嬌怯,從來也沒有想過有男人能夠這樣重振雄風的,每次阿爹進娘的房間不是很快就出來了么?

  “嘿嘿,知道哥哥的厲害了吧!”楚江南傲然一笑,得意洋洋道:“今天就放過你了。”

  新瓜初破,落紅點點;雛女花開,受創頗重。

  “是的,情郎哥哥,讓阿蘭歇一會,歇一會兒再侍候你。”苗家少女阿蘭俏臉微紅,媚眼如絲,較喘吁吁,她雙腿間火燒般痛楚,但是那美爽的滋味卻更讓人刻骨銘心,讓她忍不住飛蛾撲火。

  楚江南邪邪一笑,翻身而起,在素女玄心功和冰炎二重勁雙重壓迫下,即使是他戰無不勝攻無不克霸王槍也只有乖乖俯首地命。

  “情,情郎哥哥,這,這樣行嗎?”苗家少女阿蘭難以置信地看著楚江南胯間的變化,吐了吐鮮嫩的,嬌聲道:“我娘說會傷身子的。”

  “沒事的,不能太寵它,不然它會不聽話的。”楚江南邪邪笑道:“只要你乖乖地,等會兒再讓它好好疼你。”

  “它那么兇,人家敢不聽話嗎?”苗家少女阿蘭含羞帶怯,盡管如此,楚江南還是發現苗疆女兒家在男女之事方面,要比中原女人開放一些,畢竟沒有受儒家道德枷鎖束縛思想。

  “兇嗎?”楚江南哈哈大笑,坐了起來,預備下床清潔,現在榻上可謂一片狼藉,若不是楚江南特意用天魔場隔絕了聲音外傳,云裳睡在床榻最里面,怕是早就被他們先前的天雷動地火給吵醒了。

  “公子,讓阿蘭多躺一會,再侍候你吧!”苗家少女阿蘭看著楚江南,身體卻動也不動地躺在床上。

  “累地沒力氣了嗎?”楚江南只道自己太過輕狂孟浪,沒在云裳那里得到宣泄的欲。火卻殃及了池魚,害苦了眼前花骨朵般的雛女嬌娃,有些歉然道:“那你快點休息吧!”

  “不是……”苗家少女阿蘭俏臉一紅,霞飛雙頰,垂首低眉道:“要留種嘛!”

  “留種?”楚江南聞言一怔,有些莫明其妙。

  “留下情郎哥哥的種,便可以生孩子了。”苗家少女阿蘭羞態畢露,發覺楚江南臉色有異,趕忙道:“阿蘭只是生孩子,不會纏著你的。”

  說句老實話,楚江南到了古代,可是從來沒有想過生孩子的事情,自己家里嬌妻美妾那么多,那是每日里沒一天閑著,壓根就沒有想過避孕的問題,可是也沒見誰懷上自己的孩子,該不會是自己不能讓女人懷孕吧!想一想《尋秦記》里的項少龍,身邊嬌妻美女無數,卻愣是沒給他生出一個孩子來,自己會不會遇見同樣的狀況?

  楚江南壓下心里念想,隨口問道:“為什么?”

  “爹爹說你的身份尊貴,所以……”苗家少女阿蘭紅著臉,解釋道:“要我和你好,希望能給你留下子息。”

  老家伙如意算盤倒是打的挺響,楚江南愕然,若是阿蘭真的懷上他的孩子,那他當然會傾全力照拂桃源鎮,在苗疆這對方,有五毒教在背后撐場子,就算是官府也不怕啊!

  楚江南無意多說,嘆了一口氣道:“睡吧!”

  苗家少女阿蘭不敢多話,趕忙爬起身來,簡單披衣,打了盆熱水進來,放在楚江南腳下,彎腰下來,嬌聲道:“情郎哥哥,讓阿蘭來服侍你洗。”

  楚江南剛來古代的時候倒是有些不習慣,現在倒是習以為常。足浴這算不上高檔的玩意兒楚江南前世當然也做過那么幾次,可是這么漂亮可人,鮮嫩嬌媚的美少女給他洗腳,還是讓他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古代雖然不方便,沒電話電燈電腦,但是古代還是有現在沒有的好處,楚江南心中嘆息,以前碌碌無為,哪里想到人生還有如今美滿的時刻。

  雙足浸入水中已經很是愜意,當苗家少女阿蘭輕舒玉腕,真的細心的幫楚江南洗起腳來的時候,楚江南舒服的簡直暈了過去。

  楚江南不知道這個時代的人是否人人都如此,只是覺得素手觸腳滑膩,溫柔一片,雖然沒有什么按摩舒爽,卻也是妙不可眩。

  洗好之后,楚江南左手摟著美婦云裳豐腴r。感,讓人欲罷不能的火熱身子;右手摟著苗家少女阿蘭鄰家有女初長成,今夜棚門未君開的稚嫩雪膩胴。體,聞著一陣陣往鼻腔里鉆的女體幽香,腦袋里面想著那些有的沒的,很快就睡了過去。

  翌日清晨,楚江南三人都起了個大早,三人俱是神清氣爽,連心婦破怪的苗家少女阿蘭水靈美眸中也是神采奕奕,明艷動人,當然這全是楚邪少最后一擊,傾情灌溉之功。

  梳洗整理妥當,吃了早膳,準備了趕路的干糧和凈水,楚江南苗家少女阿蘭輕聲道別,囑咐她若是有解決不了的麻煩就去五毒教找圣女藍鳳凰。

  楚江南和云裳同乘一騎,絕塵放開四蹄,揚塵而去。

  不數日,進入武昌地界,武昌府遙遙在望。

  第543章 出浴

  武昌府,楚江南單人孤騎,云裳早在一天前就和他分別了。

  離別前的一晚,楚江南足足要了云裳七次,純粹只是為了歡好,在男女妙事中纏綿,兩人沒有修練《天魔極樂》《連體心法》等雙修之術,美婦人被他弄得連騎馬地力氣都沒有,第二天雇了輛馬車代步。

  在武昌府城門下馬,交了路引,順利進城。

  商鋪如林,行人如織。

  古代人的夜生活雖不豐富,但也不是沒有,看著街景路人,楚江南悲春傷秋的閑工夫全無,那些玩意兒七老八十來抒發感嘆還差不多。

  回到東溟別苑,不用他招呼飛,自然有人侍候他的愛馬絕塵,顧不得和眾嬌妻美眷打招呼,他棄馬直奔后院秦柔住處。

  剛想敲門,突然聽到了“嘩嘩”水聲,是從秦柔閨房里傳來的,看來她的病情已經穩定了,毒醫和邪醫當世兩大神醫聯手,雖然不能根治她“九y之體”的絕癥,但是延緩發病還是能夠做到的。

  不再擔心秦柔身上的病癥,楚江南一顆不安分的色心砰然跳動,他賊賊一笑,身子輕快的轉到了后窗,發現窗戶沒有關,這正合他心愿,雙手一按窗臺,從那開著的縫隙里跳進房間。

  楚江南的腳步很輕,再他刻意的收攝之下,更是如貍貓一般,三兩步就跑到居中的臥室邊,用手指潤唾沫潤開窗紙往里偷看。

  楚江南的心劇烈的跳動起來,他以前不是沒有和秦柔好過,別說她穿著衣裙只露出脖子和手臂的時候,就連她藏在衣裙下的美妙身軀也欣賞過無數次,但是偷窺就有不可言喻的樂趣。楚江南神目如電,看穿水霧迷蒙中的白嫩胴。體,那r白的皮膚幾乎刺傷了他的眼睛。

  秦柔背對著楚江南,瀑布般的烏絲垂在的脊背,微微晃動雪。白的胴。體,那嬌美無限的粉背就顯現在偷窺都眼前,肩頭如刀削一般纖和柔美,玉臂不時的從木桶里撥起水珠,把滲著花瓣的熱水灑在高。聳的胸。脯上。

  楚江南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秦柔微微側身,伸手摸索桶外的浴巾,那高。聳得像小山峰似的雙。峰躍出桶沿,壓成美妙誘。人的形狀,像棉花一般柔軟,惹得楚江南一陣口干舌燥,忍不住咽了一口唾y。

  “咕嚕”一聲,聲音很小,卻讓桶中的美人聽到,秦柔驚慌地把剛到手的浴巾丟在地上,吃驚的喝道:“誰?誰在外面?”轉頭間,秀發如云,柔順的歸集在左肩的一邊,把她美艷蒼白的面孔對準了聲音發出的方向,粉紅的香唇有些蒼白,瓊鼻高挺,霧一般的美眸流露出一絲慌亂,那一剎那的艷色,早讓楚江南再度癡呆。饒是看過千百遍,也禁不住秦柔動人的那一凝望。

  楚江南想回答,但是更想看到因為緊張而沒有遮掩的美妙身體,那潔白的山峰被她擠成雪團似的一堆,可惜她怎么掩飾也無法把過于飽。漲的胸。脯遮住。

  “你、你是誰?再不出來我喊人啦!來……”秦柔喊了一半,突然止住,蒼白如寒冰的玉顏突然害羞起來,沖那發出聲音的方向嗔怨道:“楚郎,是你嗎?你快出來,柔兒想見你。”

  楚江南心中甜蜜,知道她心里時刻想著自己,能敏感的辨別出他這個和她最親密無間的熟人。

  “柔兒,為夫功力這么深厚都被你發覺了?”楚江南推門進屋,嘴里調笑著,“看來我偷窺的功夫還沒練到家啊!”

  秦柔已經害羞的縮進木桶里,只露一個腦袋且嗔且羞地看著木門被輕輕推開,她的眼睛靈動深邃,漂亮迷人,風情性。感,而她的這種容貌更是屬于上上之選,在楚江南眼里,簡直堪稱人間絕色,美艷不可方物。當然這也有可能是眼里出西施的緣故吧!對自己的女人,誰都是越看越美的。

  楚江南走進屋,討好地陪笑道:“柔兒,我剛才什么都沒看到,嘿嘿……”看她依然沒說話,就說道:“我幫你找到‘九翅金蠶’了。”說著,從掏出貼身收藏的“九翅金蠶”,那卵好似一根金珠,色彩金燦,金黃的顏色散發著炙熱的氣息。

  “楚郎,對不起,為了我的病,讓你受累了……”秦柔迷蒙的眼眸里涌出一串晶瑩的淚水,順著蒼白如玉的面頰,落到桶沿上,“苗疆我雖然沒有去過,但是那里十萬大山,毒蟲猛獸,柔兒真是對不住夫君……”

  “柔兒!”楚江南上前一步,抓住秦柔冰涼徹骨的手,笑著開解她道:“你是我的女人,為你做任何事我都愿意。再說苗疆雖然山險水惡,但是能夠到處走走,看看風土人情,沒事的時候和高手過兩招,這滋味還是挺不錯……”說的簡單,甚至連碰見什么人,遇見什么事都沒有提,但是秦柔卻知道事情肯定不是像他說的那么簡單,看他往昔一身素靜的衣衫,對比此時的風塵仆仆,且還和高手交手,秦柔顧不得自責,忙反握住楚江南溫暖但是雙手,問道:“楚郎,你和人爭斗了?可受傷沒有?”

  楚江南把九翅金蠶收回懷中,趁機抱住赤。l的秦柔,流氓般地在她耳畔說道:“傷的好重,不過看見柔兒,我的傷就全都好了。”那雙魔手色兮兮地在她光滑細膩的粉背上摸索,秦柔腰肢纖細得如柳枝一般,線條柔和,摸到腰臀附近,肥美的玉臀如山丘般的凸起,火暴的臀縫是那樣的惹人遐思,引得楚江南的色手不停在她豐腴的r。臀間揉搓。

  秦柔一時激動被楚江南占了便宜,她是知道自己夫君為人的,膽大心色,抱著自己的手從腰背摸到最羞人的香臀,連同那私秘都被他碰到了。

  秦柔玉面緋紅,想要推開楚江南,卻又哪里能狠得下心來,力氣越來越弱,直至沉迷,不想讓他離開,粉臂緊緊地抱住越來越能讓自己依靠的男人。

  “啊……不,不要,楚郎,不能摸那里……”秦柔嬌軀顫抖,發現修長的雪腿被楚江南分開了,他的右手正從圓潤肥翹的香臀后面摸到進了花園,一叢可人的芳草被他輕輕撥動,像尋d的毒蛇。

  “柔兒,讓夫君好好摸摸,離開這么久,可把我想死了,每天夜里都想著哩!對,就這樣分開腿,讓我檢查一下柔兒想夫君沒有?”楚江南眼中全是秦柔妖嬈的身影,心里生出一絲邪惡綺念。

  秦柔的身體酥癢難當,身懷“九y之體”的身體長期冰冷,如今卻被楚江南的幾個小動作弄得熱潮淋漓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