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5 部分(1/2)

加入書簽

  迷情被楚江南鼻子又聞又嗅,舌頭又舔又挑,嘴唇又親又吻,癢得她嬌軀不住顫動。

  楚江南順著迷情的小腿,一直從下到上吻住了她濕潤嬌軟的紅潤唇片。

  “嗯……”迷情不禁輕哼一聲,強烈的欲。火讓楚江南雙手在自己的身上解除武裝,經過了這些年的“實戰實踐”以后,現在他脫衣服的動作純熟得不能夠再純熟了,當之無愧的“善解人衣”。

  看著眼前這一具潔白無瑕,玲瓏凹凸的胴。體,迷情的肌。膚嬌嫩潤滑,白里透紅,簡直就是男人最大的春。藥。若是要形象的比喻的話,那楚江南是氣體春。藥無色無味,很容易中招,效果奇佳。迷情是固體春。藥,有形有色,極富視覺沖擊,效果同樣不錯。他們碰到一起,完全就是天雷勾動地火,野火點燃干柴,一發不可收拾啊!

  楚江南忍不住的將迷情重重地壓在了自己的身下,尚保持著清醒意識地迷情嚇了一跳,看著他向自己壓過來,心慌意亂。難道自己又要比他侮辱了了嗎?壞蛋,只會欺負女人,算什么本事。迷情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么柔弱的一天,即使想要反對她也無能為力了,現在的迷情非常渴望能夠有個堅硬火熱之物來填充自己的空虛。

  迷情此時的心中卻焦急萬分,難道教主真的被他的鬼伎倆蒙蔽了,不會來救自己了嗎?看著身上的這個男人擺弄著那堅硬無比,粗如嬰兒手臂的神槍,她心中無聲吶喊道:“怎么辦?他要進來了……”

  可是想象注定是想象,不可能成為現實。

  這個男人,模樣古拙,他不說話的時候,甚至給人一種木訥的感覺,完全沒有什么存在感覺,但是當他脫去衣服,露出精壯的赤身,就會發現楚江南并非外表看起來那般瘦弱,他赤l的胸膛是那樣的結實廣闊,尤其是他專門欺負女人的武器,簡直堪稱神兵利器。

  不管迷情她心中如何不愿意也好,她的身體已經漸漸開始變得不聽使喚,豐韻成熟的身子一絲。不掛的仰躺在床上,就像一道美食呈現在楚江南的眼前,任他品嘗。

  楚江南的大手在迷情嬌軀游走的時候,已經解開了她的x道,只是封了丹田,使她不能行功運氣,凝聚內力。

  迷情恢復了一個正常人的活動能力,楚江南可不想女干尸呢!否則也太沒趣味了,沒有互動交流溝通,和自己找五姑娘有什么不一樣?

  雪。白晶瑩的冰肌玉膚晃如漢白玉雕刻而成的維納斯雕像,豐腴白。皙的雙臂不由自主地緊緊抓住了楚江南強壯有力的手臂,他看著仰躺在自己眼前的豐韻絕色的迷情,如詩如畫的月容嬌艷似火,杏眸時開時閉,彎彎的睫毛精致秀氣,仿佛天上的新月。

  嬌靨如霞,桃腮似焰。

  楚江南忍不住興奮地打了一個哆嗦,他將迷情的嬌軀擺正,霸王神槍殺氣騰騰,猙獰利器出鞘,鋒芒所向,擋者披靡。

  “啊……”迷情的小嘴之中發出了一聲高亢的呻吟,看似痛苦,又似興奮。

  她的鳳眼里蕩漾著一眶熱淚,緩緩的從眼角出直流而下,沾濕了她的桃腮粉靨。

  痛,劇痛!

  爽,超爽!

  “唔……”身體又一次被楚江南入侵占有,此時的迷情一顆芳心已經掉到了谷底。

  “嗯……”迷情緊咬這銀牙,試圖不讓自己發出那隱秘的呻吟聲,只是楚江南好像看透了她的心思似的,聲音戲謔道:“不要忍著了,舒服就叫出來了,單教主聽見了,說不定會來救你的。”

  瓊瑤小鼻鼻息粗重,櫻桃小嘴嬌呼連連。

  邪少江南縱橫馳騁,虎軀動躍起伏陣陣。

  夜色如蒼龍一般在天地穿梭,天邊最后一絲緋紅也完全的退色了,奇妙的大自然在經過了一天的活動終于歸于平靜。但是,人類的活動卻并沒有因此而停止,反而更加的喧嘩非凡,真正屬于男人的夜生活開始了。女人,古代女人完全沒有地位,賢惠點的在家縫縫補補,若是有點身家的,早早安睡了,不c勞,油燈下做活,壞眼睛的。總之是沒有在外游蕩的。

  屋錯臺詞了嗎?我也是一時忍不住真情流露嘛!哦!ok!我不說了……作者,你看著我干什么?好吧!我承認,我錯了,我道歉。這段不算……重新寫過……sorry,我都說sorry了……你能不能先把手里的板磚給放下來……”,易天下囧!

  “你……你,快點放開我……”嫵媚卻不甘受辱地掙扎起來,她被楚江南親密地抱在懷中,陣陣濃烈的男性氣息熏得嫵媚頭暈轉向。要知道迷情和嫵媚兩妖女可是正宗魔門出身,不是半路出家的西貝貨,怎么可能只是被男人抱著,就心慌意亂,心亂如麻,思想凌亂,無法思考。就像是吃了c藥一樣。嫵媚并不知道自己是受了天魔氣的影響,她和迷情修煉的是魔功,受影響比一般女子更大。

  苗疆那次被楚江南施展“天魔極樂”瘋狂采補,嫵媚身子未愈,現在的她完全就是一個弱女子,在被全身上下搜了一通,連隱藏在袖子里綿里針都被取走后,拋開嫵媚的智慧心智不談,她現在就是一個嬌滴滴的小女人。嫵媚雙手握成拳狀不停地捶打在楚江南的胸膛,修長的上下撐動,豐。滿成熟的嬌軀劇烈地扭動著。

  雖然有迷情這個擺在眼前的前車之鑒,不管她智計百出,軟硬兼施,最后都被楚江南給糟蹋了,何況嫵媚現在連迷情都不如,最少她還有動手一搏的力量,嫵媚卻連動手的力氣都欠奉。可是人往往就是這樣,任你好話說盡,可是該干啥還是干啥,完全聽不進去。迷情反抗無果,遭到無情鎮壓的事實擺在眼前,可是事到臨頭,眼看同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她還是選擇了反抗,而不是順從。

  楚江南只覺懷中的溫香軟玉有跟自己的身體不斷的摩擦,一股只有美麗女性才會擁有的特殊幽香撲鼻而來,若說芙蓉姐姐和鳳姐身上有讓男人瘋狂的體香,怕是大家肯定要仍磚頭的,所以才特別注明,是美女才有的。她柔若無骨的女性嬌軀的摩擦產生的陣陣快。感讓他有點飄飄然,渾身感覺到舒服無比,飄飄欲仙,可是難道說魔門妖女都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不是說長相,而是指不到黃河心不死的性子,明明迷情這活生生的例子就在眼前,換了東瀛女人,怕是早就屈服在婬威之下了,哪里還敢反抗?難道是因為自己太仁慈了?這點迷情肯定不同意,這個殺千刀的剛才又是一通采補,明明對他已經沒用了,煉化后的功力十不存一,可是楚江南還是做了這損人不利己的事情。這也是嫵媚仍然在反抗的重要原因之一,她現在y元不穩,正是固本培元,休養生息的時候,若是被采補,可能連命都保不住。嫵媚不掙扎才怪,最后一根稻草都沒有了,掙扎全是本能。

  楚江南不知道自己剛才的大肆采補嚇壞了懷中的美人兒,他其實沒準備拿嫵媚下手的,畢竟她現在可經不起“天魔極樂”折騰,若是不小心翹辮子了,迷情豈不是就要單飛了,以后自己去哪里找這么一對武功又高,心智又高的極品侍女伴隨左右?單婉兒給物色的那對雙胞胎太小了,還要養個幾年才能下口啊!但是嫵媚明顯不知道他內心所想,楚江南見她“不識抬舉”,決定給她一些小小的懲罰,把除了“天魔極樂”之外的,天魔噬r,天魔噬經,天魔噬魂全部用一遍……

  屋子里靜靜地,連連,泄身不止,采補過度,疲極而眠的迷情已經徹底沒了聲息,若非胸口還有微微起伏,就和死了沒什么區別,單教主又要r疼了,畢竟天命教的靈藥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什么千年人參,萬年靈芝,都是不知道多少年前教中一代代傳下來的,用一點少一點,用完就沒了,有錢也買不到,別說千年,就連百年人參都是稀罕物,排除山寨的,市面上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假貨。

  嫵媚剛才一直在暗中觀察,按理說楚江南和迷情剛才的動靜不算小,就算是隔壁屋,甚至客棧樓下,怕是都會有所察覺,教主功力通玄,怎么會感覺不到?雖然不知道具體原因,但是嫵媚猜測楚江南肯定用了某種她們不知道的方法,讓聲音傳不出去,這也讓她徹底斷了呼救的念頭。知道就算喊破喉嚨單玉如也是聽不見,不會來救自己的。

  安靜的房間里只聽“啪”的一聲,楚江南的手掌重重的擊在懷中的成熟美人兒的翹臀之上,那肥美豐。滿的玉臀受到了外力的作用蕩起了陣陣臀浪。嫵媚感覺到自己的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感,因為是突然受襲,她沒有防備,下意識“啊”地一聲嬌呼,這人也太可惡了。

  “你……我……咳咳……”嫵媚的話還沒有說完,氣火攻心,有傷在身的她突然咳嗽起來,其實因為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威脅的話迷情說了一籮筐還是被楚江南不依不饒該凌辱地生死不知。利誘的話,難道說只要放了她們,以前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甚至不計前嫌,掃榻相迎……,就連她自己也不相信,就不說出來,讓楚江南以為她智商有問題了。嫵媚的身體因為晃動迫得她的雙手不得不抓住楚江南的手臂,直到現在仍然不死心的她用手去制他的脈門,整個過程做的那叫一個順水推舟,自然而然,完全是順勢而為,就連楚江南都沒有察覺到。只是當她青蔥般纖細的手指剛壓迫到楚江南的脈門,用力按下去的時候,心里欣喜若狂的剛剛涌起一種“好色的男人總是自大的,待會兒讓你喝本姑娘的洗腳水”的想法,一股宏大的震力“啪”地一聲,將她五指彈開。

  嫵媚臉色“唰”地蒼白無色,她本以為楚江南會發狂發怒,變本加厲折磨自己,可是卻發現他完全沒事人一樣。剛才完全是楚江南身體本能的反應,他本人都沒有察覺到,發狂發怒自然更是無從說起,嫵媚心里既慶幸又悲哀,慶幸什么就不說了,她悲哀的是,自己這幅嬌弱的身子竟然連引起對方武者警覺的力量都沒有。

  楚江南見嫵媚不動了,于是湊過腦袋在她雪。白修長的頸項香了一口,邪笑著道:“這樣才乖嘛!再掙扎的話我就打爛你的小p。股。”

  “你敢?”嬌柔無力地瞪了楚江南一眼,嫵媚的話剛剛說完,“啪”的一聲又響了起來,這一次可不是一下,二話不說的楚江南手起掌落,只聽連續的“啪啪……”聲不絕于耳,房間里回蕩著手掌與豐。滿碩挺,渾圓雪。白的翹臀接觸彈開而發出的動人而婬靡的聲響。

  “嗯……啊……”嫵媚在楚江南的侵犯之下,嫵媚除了感到玉臀火辣疼痛之外,竟然還還感覺到一種源源不斷的酥麻感,那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到了后來,他每擊打她一次,嫵媚總是情不自禁地嬌吟一聲。

  楚江南的反應比她還要大,他沒想到懷中的這個嬌滴滴的美人兒竟然有些微受虐體質,上次時間匆忙,許多事情還沒來得及做就被單玉如給打斷了,這一次他就在在單玉如的眼皮子底下和嫵媚迷情兩女發生關系。這種一種有些冒險有些邪惡的想法,但是楚江南就是這樣做的,而且成功了,因為按照楚江南的估計,這個時候單玉如應該已經從白芳華一行包下的小院落里的回到客棧了,他的手掌不由自主地加大了力度,重重的擊在嫵媚的美臀之上,又用力握住了那彈性十足的豐。滿臀片,揉搓撫摩著。

  “嗯……不……不要這樣……喔……”嫵媚的成熟嬌軀不停的扭動,只是剛才是因為受到了楚江南的侵犯,而現在卻是因為那一種酥麻疼痛的快。感。盡管心里不愿意,但是身體似乎背棄了主人的意志,也就是說身體不會說謊,是什么就是什么,不會像人一樣口不對心,所以女人嘴里說不要的時候,不一定是真的不要。但是完事也有例外啊!她也許是要,也許是不要,如何判斷,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吧!不要以為女人說的全是反話,要是說的真的呢!難道你把人家強上了?流氓啊流氓!到時候千萬不要說是看本書學的,這是本古代武俠小說,對于所有看了本書而發生在現代的事情都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若有官司,請聯系時空管理局。

  楚江南手上的動作沒有停下,依然是一下一下地拍打在嫵媚盆骨部分后方的渾圓,俗稱p。股的部位之上。

  第630章 嫵媚之媚

  嫵媚杏眼微閉,臉上除了因為剛才的驚嚇(自己嚇唬自己)而有點蒼白以外還升起了因為激情的暈紅,淡淡的紅霞照耀著那一張如芙蓉般嬌艷美麗的容顏,小巧的瑤鼻上布滿了汗珠,櫻桃小嘴時而張開舒服忘情地呻吟,須臾又咬緊下唇,喉嚨之中悶哼不斷。她的一雙玉手攀上了楚江南的頸項,緊緊地抱住了楚江南的脖子,滾燙的嬌軀不安地扭動。他忽然停下動作來,柔聲道:“怎么樣?身子還受得了嗎?”

  聽到楚江南的話,沉迷于受虐快感的嫵媚才猛然醒悟過來,她可是魔門妖女,不是婬娃蕩婦,怎么可以這樣親密的被男人抱在懷中,上下其手。而且,還任由他肆意侵犯凌辱自己的身體。最讓她感到羞愧的是,自己的身體竟然還沉迷于這種背叛內心真實想法的快感之中。

  宸月sodu

  “你……你可不可以先放開我?”嫵媚一臉嬌羞地低聲說,她可不敢再刺激楚江南了,嫵媚差不多摸準了他的性格,吃軟不吃硬,就連功力精進的迷情都不是對手,況且現在的嫵媚還沒有任何力量反抗。要是這個男人真對她做出什么事情來,那自己只有兩條路可走了。要么咬舌自盡,要么咬牙忍受他的凌辱。迷情都沒有選擇第一天條路,嫵媚自然不會選。這也是魔門的生存之道,要是魔門妖女都和正道俠女一樣,一被侮辱就自盡,那不用等白道剿滅,他們自己就先滅亡了。

  “當然不可以,但是你現在中了毒,我得幫你毒呢!”楚江南看著眼前這個高傲的魔門妖女從戒備警惕的姿態變成了一只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