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0 部分(1/2)

加入書簽

  “砰!”

  兩人再次比拼起內力,所不同的是,這次丁夫人卻是以一種極其曖昧的姿勢依偎在楚江南的懷中,可她此時卻沒有心思去理會自己的姿勢如何了。丁夫人一臉的震驚,沒想到自己的內力竟然暢通無阻的侵入到楚江南的經脈之中,可她的內力卻好象是流入大海的細流一般,居然毫無反應,仿佛是一只落入了圈套的大軍,被人層層圍剿,盡數殺滅。

  “丁夫人,你勾起我的‘性趣’了,這可如何是好?”楚江南咧嘴一笑,伸出另一只手摟抱住她一手盈握的柳腰,讓兩人的身體來了個零距離的親密接觸。

  “你……”丁夫人俏臉緋紅,一時掙脫不得,剛想要開口大罵之時,卻敏感的發現自己下身的s處竟然緊緊貼著一根滾燙的鐵g。

  “啊……不要……”她嗯嚶一聲,本能的慌張起來,可是楚江南卻沒有放過丁夫人的意思,近距離的看著懷中這個成熟美艷的清雅婦人,他更加的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欲火。

  丁夫人的臉蛋嬌艷如紅桃,流連著異光的鳳目上蓋著一雙長長而彎彎的睫毛,她的一只手掌依然跟楚江南貼在一起,可丁夫人的內力卻在瘋狂的消耗著,一條長腿被握住,這個姿勢讓她的身體有點麻痹,可她卻沒有辦法掙脫得了。

  “快點放開我!”她騰出的一只手不停的拍打在楚江南的肩膀之上,可楚江南根本沒有將她那像按摩般不癢不痛的擊打放在眼內。

  丁夫人見楚江南對自己的反抗毫不在意,他竟然張開櫻桃般的小嘴,露出了潔白的貝齒,一口咬在楚江南的手臂之上。

  楚江南身體有強橫內勁本能的反震之力護體,丁夫人自然是咬不疼他的,但楚江南卻被她鼻中吐出的氣息迷得頭腦沉昏昏的,可謂死不米讓人著迷啊!楚江南胯間的神兵更始變得犀利起來,鋒芒畢露,為不可擋。他的嘴唇也變得干燥起來,楚江南忍不舔著干干唇片,眼中邪光陡盛。

  “不要!”丁夫人見楚江南的嘴唇竟然越來越近,不由心慌的扭過脖子以避開對方的侵犯,可當他與她兩首相纏的時候,丁夫人的螓首怎么也避開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紅唇落如對方的大口之中。

  楚江南伸出舌尖輕舔了一下丁夫人的唇縫便再也忍不住的將自己的嘴唇蓋上了懷中被自己牽制住的成熟美婦那如櫻桃般嬌艷的柔唇,只覺觸口芳香甜美卻又滑膩柔軟。

  正在品味著絕色美婦人的嬌嫩紅唇,楚江南的眼角卻發現了幾個不開眼的家伙正準備偷襲自己,手腕一抖,兩枚金蛇錐從袖口s出,兩聲慘呼,偷襲之人雙雙斃命。

  楚江南收回了跟丁夫人比拼內力的手,轉而雙手摟抱住還沒反應過來的美婦人,單手揮掌,掀起大片灰塵。五指微曲,勁力狂吸,三枚金蛇錐被他隔空吸入掌中,施展輕功,一下子從地上躍起,跳到屋,夢千柔什么也不是。她自己倒是可以自盡保潔,一了百了,但是她的家人呢!刁辟情用她親人的性命相要挾,夢千柔只能虛與委蛇,到后來自甘墮落,無法自拔,但是這些夢千柔卻沒有說給楚江南聽。

  如果是楚江南自己的女人被人侮辱了,他肯定不會她上吊跳井什么的,反而會更加愛她珍惜她。畢竟是現代人,貞c觀念淡薄,而且楚江南本人也很鐘情熟女人妻,但是并不是每個熟女都要成為自己的人妻的。當然這種女主被虐的事情并不會真的發生,因為每天都有書友問本書是否無雷無郁悶嘛!作者哪里敢這樣亂寫,不想活了?所以,大家都投鮮花吧!

  楚江南說罷便按住夢千柔的一雙小手,一路過關斬將,穿山鉆石,開巖破冰,直搗黃龍。

  “啊……”

  人說女人四十豆腐渣。說這話的肯定是男人,或許他們認為女人到了這樣的年齡,美貌不再,身材走樣,沒有了青春活力,就如凋謝的花,失去了欣賞價值,卻忽視了花期過后,她們內斂的恬靜,平和的心態,對生活的包容,無一不充分體現了成熟女人的魅力,這是一種不會隨斗轉星移而消失的美。四十以后的女人亦似花,是清新淡雅的百合,是“此花開盡更無花”的菊!

  雖然已經年過而立之年了,可夢千柔還是覺得自己的身體好象被強行撕裂了一般,鉆心的疼痛差點讓她昏厥過去。雖然已經知道楚江南的偉岸是自己前所未見的,但是真正切身感受,才知道靠想象永遠也不知道現實和想象的差距,這也客觀的證明了實踐是實現真理的唯一標準。或許是長久未被雨露滋潤,她的身體依然緊窄如處。子。這也許也是刁辟情鐘情于她的原因。成熟女人的風情,年輕少女的身體。

  楚江南沒有一絲猶豫,馬上開始了連番征戰,夢千柔的雙手不知道在什么時候已經緊緊的抓住他的手臂,她不是沒有想過反抗,可是夢千柔的身體不僅沒有按照她的意愿行動,反而貪戀起這并不屬于自己的歡愛纏綿。夢千柔美眸含羞緊閉,嬌羞無助,不知道是痛苦還是欣喜的淚水洶涌而下,可是在楚江南的進攻之下,她身為人妻的理智迅速崩潰。

  隨著楚江南的動作,夢千柔從閉嘴不發一言到不斷呼出沉重的鼻息,最后竟然抑制不住的嬌喘連連,呻吟陣陣。

  “啊……你,你輕點,痛……”夢千柔倒沒有楚江南那樣的本事,都這個時候了還可以分出心神來思考接下來誘殺刁辟情的計劃,需要如何一步一步展開,甚至無時無刻都留意著四周的動靜,若有風吹草動,第一時間展開攻擊。雖然他的“攻擊”一直就沒有停過。夢千柔此時早已經飛上了云霧之端了,楚江南的狂野兇狠帶著夢千柔在云中漫步,飄飄欲仙,感受著一種從未有過的強烈快感,她情不自禁的呻吟,叫喊起來:“不要……快停下……啊……”

  第648章 千柔歡夢

  話分兩頭,暫不提樹上的一對霸道夫和嬌弱婦在忘我的激情纏綿著,而萬殺門里卻又是另一翻景象,尸體已經被清理,血跡也被擦去。但是氣氛卻出奇的壓抑,甚至沒有人敢大聲呼吸,整個大廳落針可聞。

  現在所有的人都在想一個問題,那就是如何像刁辟情交代,他們不關心夢千柔的死活,甚至希望如果楚江南心狠手辣一點,事后把她給殺了,也許這才是最好的結果。因為刁辟情而言,肯定不愿意看見一個被侮辱了還活在世上的情婦。因為只要夢千柔還活著,那么他頭上就戴著一道:“你玷污了我的身子,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她嘴上說著如此強硬的話語,但身體卻沒有主人這么硬氣,夢千柔躺在楚江南的懷中,覺得好溫暖,很有安全感,這是夢千柔從來都沒有體現過異樣感覺,自從嫁給丁無敵后被刁辟情視作禁臠后,她就覺得生活好累好累,如今徹底放松下來,夢千柔只想一輩子呆在這樣溫暖的懷中不再醒來。但是夢千柔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一個能夠說出取刁辟情性命這種話的男人,不是她能夠掌握的。夢千柔甚至能夠想到楚江南背后肯定有一個龐大的靠山,若他只是殺手,完全沒有必要這么大張旗鼓。她雖然不知道楚江南是為了打響知名度,而讓龐斑將祈冰云雙手奉上。當然這樣做也是冒了很大風險的,畢竟給魔師當爐鼎可不是一件說笑的事情,指不定什么時候就玩完兒了,他的身體里可沒有鷹緣的真氣護住心脈。不過楚江南練的是魔門正宗魔功,與龐斑可謂師出同源,這也是他敢于對祈冰云生出覬覦之心的倚仗。否則為了一棵樹放棄一片森林的事情,楚江南可不會這么傻帽,他的口號是弱水三千,一瓢飲盡。

  楚江南伸手抬起夢千柔的粉臉,把嘴唇貼上她的唇片上蜻蜓點水的親了一下,而夢千柔居然沒有沒有閃躲,或許是真的脫力了,可能是她已經不想再反抗了,應該是楚江南承諾殺了刁辟情,他的這份自信感染了她,抑或是她心里已經已經默許了他這樣的親密行為?不過到底是哪一種情況,只有當事人才清楚,甚至就就連夢千柔自己也不知道她亂作一團的芳心究竟是怎么想的。

  看到夢千柔閉上眼睛任由自己親吻著她的芳唇,楚江南猛地一口含住了兩片嬌嫩欲滴的唇瓣,舌頭頂開牙關,長驅直入,與她口中的芳香小舌糾纏在一起,吞津飲y,感受到懷中成熟豐腴美婦人的身體輕輕的震了一下便放松下來,楚江南的動作不自覺地溫柔起來,他輕輕的吮吸夢千柔檀口之中的甘甜香y,而后又通過唇舌送回去。

  楚江南的一雙散發著灼熱氣息的大手也在夢千柔身上的敏感地帶處來回撫弄,一切好象就是那么水到渠成,她逐漸的迷失在他所制造出來的甜蜜柔情之中。

  第649章 禽獸不如

  風家村,是滇池背岸映秀城郊的五華山畔,一個很小的村落,村里所住的人家,十中有九,都是姓風,故此村名之風家村。

  風家村雖然很小,然而在云貴高原一帶,卻是大大的有名。這原因是風家村在近年來,出了兩個與眾不同的人物,這兩人一男一女,是一對夫婦,自幼本在風家村生長的,而且是堂兄妹。

  男的姓風,字鵬九,身體強壯得象頭牛,女的叫風秀琴,是個遠近聞名的大美人。長著一雙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軟飽滿的紅唇,嬌俏玲瓏的小瑤鼻秀秀氣氣地生在那美麗清純、文靜典雅的絕色嬌靨上,再加上她那線條優美細滑的香腮,吹彈得破的粉臉,修長窕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軟玉臂,優美渾圓的修長玉腿,細削光滑的小腿,以及那青春誘。人、成熟芳香、飽滿高聳的一雙玉女峰,配上細膩柔滑、嬌嫩玉潤的冰肌玉骨,真的是婷婷玉立,活脫脫一個國色天香。

  兩人自幼青梅竹馬,情感隨著時日漸增,兩人便暗暗定了婚約,那時禮教甚嚴,堂兄妹通婚,是絕不可能的,非但父母反對,連風家村的居民,也會群起而攻,認為是大逆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