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1 部分(1/2)

加入書簽

  風鵬九心中不禁大奇,他想不出這才半歲的孩子,競有這樣的性格,這些日子來,他雖對自己這唯一的兒子愛到極處,但直到今天為止,他才看出自己這個兒子與眾不同的地方。風鵬九知道,若能讓這孩子長大成人,將來一定不是凡品,他絕不能讓這孩子就此死去,那怕犧牲一切,他也在所不惜。

  這念頭在他腦中一閃而過,他知道“十只野狼”將施于他妻子身上的手段,必定是慘不忍睹的,但他決定忍受下來,他想,反證總是一死,用什么方法處死,又有什么分別呢!只要孩子不死就行。

  狂狼羅峰從他的神色中,已知道風鵬九愿意做自己這幕戲的觀眾,高興地笑了笑,一種與生而來的殘酷之性,使得他有一種不可思議的瘋狂想法,那就是當別人越痛苦的時候,他就越快樂了。

  于是他回轉頭去,極快地向那始終靜立末動的煞狼蕭炎做了幾個別人無法了解的手式,蕭炎也開心的笑了。他兩人臉上的這一種笑容,往往令人見了有比“怒”更可怕的感覺,這是當一個饑餓的野獸看見一個他即可得到的獵物的笑容。

  方才痛昏過去的風秀琴,此刻被地上的寒冷一激,正自蘇醒了,發出一陣陣的呻吟,羅峰滿意地聽著這聲音,突地閃身過去,在她身上點了一下,這是“十只野狼”獨門的點x手法。它使人渾身不能動,但卻并未失去知覺。

  狂狼羅峰獰笑著對風秀琴說,“s婆娘,你能讓我兄弟高興,我就饒你兒子不死。”然后他向蕭炎微一點頭,蕭炎微一晃身,俯下身去,伸手抓在風秀琴的衣服上,隨手一扯,整整的撕去了一大片上衣。

  風秀琴此時感到腦前一涼,接著又是幾下猛扯,她渾身便完全暴露在寒風里,雙臂的痛楚,雖已澈骨,寒風也使她戰栗,卻都比不上她心中之羞辱與絕望,她感到身上每一部分都受到襲擊,她意識到,將有更可怕的事情發生。

  現在風秀琴那成熟而豐。滿的胸膛,便暴露在西風里,暴露在比西風更寒冷的狂狼煞狼的目光里。風秀琴白。皙的酥。胸完全失去遮掩,春光乍泄,赤果果的袒露到了眾人的視線中。纖腰半折,一具粉雕玉琢、晶瑩玉潤的雪。白胴。體l呈在眼前,那嬌滑玉嫩的冰肌玉骨,顫巍巍怒聳嬌挺的雪。白豐。滿,盈盈僅堪一握、纖滑嬌軟的如織細腰,平滑白。皙的柔美小腹,優美修長的雪滑玉腿,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誘。人想入非非。

  煞狼蕭炎盯著風秀琴那美絕人寰的胴。體:雪。白的玉。體,白嫩的大。腿,細細的纖腰,渾圓后突的玉臀,都一絲不漏的呈現在眼前。瑩白如玉,柔滑似水,健美、修長、豐。滿、苗條,渾身上下絕沒有一寸瑕疵。

  風鵬九只覺心中一陣劇痛,恨不得立刻過去一拼,但他手按著的是兒子的身軀,他的牙緊緊咬住,牙跟里的血,從他的嘴角滲了出來。

  風秀琴張大了嘴巴,身體因為被侵襲而不安地扭動著。

  狂狼羅峰的手很快的便尋找到他要觸摸的地方,風秀琴那豐。滿挺拔、誘。人犯罪的豐。滿已經完全的被他那龐大的手掌罩住了。

  風秀琴像是感到了她的不安,羅峰沒有粗暴的去蹂。躪,而是像情人般的去撫摸,讓風秀琴去感受他那帶有技巧的撫摸,好讓她放下心里的包袱。

  必須承認狂狼羅峰是個調情的高手,他先是像畫圈圈似的輕揉著,指尖不時的去撥動。時而又用手指輕夾著揉捏。

  煞狼蕭炎的嘴此時也沒有閑著,慢慢的從風秀琴的臉龐上舔了下來,吻向的風秀琴的胸。脯,舌頭代替指尖去挑。逗,頭慢慢的往下壓,張嘴含住。被嘴代替了的左手,溫柔的在風秀琴的身上滑動,像是要去安撫風秀琴那脆弱的心靈和微微顫抖的身軀,又像是要去尋找另一個可以激發那深藏在風秀琴心里的欲念。

  風秀琴感覺到,一條蝸牛也似,又黏又長的冰涼舌頭,纏繞在自己胸膛,慢慢地啜吸起來。極度惡心的感受,讓她立刻有反胃的沖動,但不可思議的是,那動作巧妙刺激著她,讓風秀琴的身體的身體,漸漸有了反應。

  風秀琴甚至可以感覺到,自己被人頭親吻,又酥又麻的感覺,勾起了男女交。歡的愉悅回憶,她微瞇了眼,輕哼了出來。

  歡愉中,風秀琴不自覺地臉頰酡紅,雙腿扭搓,摩擦著腿間方寸,渴求著更進一步的抒解。從未向第二個陌生男人開放過的純潔禁地,正準備被那卑污蕭炎的陌生手指無恥而下流的侵入,底部是褻褲正清晰的向風鵬九訴說著陌生指尖每一寸的徐徐侵入。

  風秀琴緊緊的夾緊雙腿,像是拼命的抵抗侵入,但也于事無補。狂狼羅峰的手掌已經籠罩住了她的要害,指尖輕輕的挑動著,風秀琴被迫羞恥的綻放,不顧廉恥的攻擊全面的展開。

  此時,煞狼蕭炎停止了所有的動作,迅速的把裹在他身上的褲子脫掉,露出了他那骯臟的身體。

  成熟美麗的婦人狼狽地咬著牙,盡量調整粗重的呼吸,可是甜美的沖擊無可逃避,噩夢仍在繼續。

  煞狼蕭炎有意無意的把風秀琴的褻褲向風鵬九的方向一拋,他本能的便接住了。

  所有的障礙已經掃除,風鵬九更是緊緊的握住了拳頭,他感覺到自己的手心已經不停的冒汗。此時他的心里又是緊張,害怕,又是好奇。難道就這樣把妻子圣潔的身體給他們了?難道就這樣讓他們糟蹋妻子那脆弱的心靈?

  “不,不可以這樣……”風鵬九從心里吶喊,風秀琴的女人貞潔觀念在她的腦海里是如此的根深蒂固,她是絕對不可能接受另一個男人的。雖然她現在還在堅持著,但她全都是為她心愛的人在付出。

  但是任他如何不愿意,事情還是發生了。

  “他要進來了……夫君,救救我……”風秀琴在心里吶喊著,“不,死也不要!”

  三具疊纏在一起的的r。體,未有片刻分開,不停地做出各種火辣辣的動作。

  敘綢繆、空翻蝶、申繾綣、背飛鳧、曝鰓魚、偃蓋松、騏麟角、臨壇竹、蠶纏綿、鸞雙舞、龍宛轉、鳳將雛、魚比目、海鷗翔、燕同心、野馬躍、翡翠交、驥騁足、鴛鴦合、白虎騰、玄蟬附、j臨場、三春驢、山羊對、三秋狗樹、丹x鳳游、玄溟鵬翥、吟猿抱樹、貓鼠同x……

  羅峰、蕭炎兩兄弟感到極度的昂揚,在各種體位姿勢之余,他更交錯著力道,全身更是暢快淋漓,說不出的愉悅。

  風秀琴所受的苦難,更是非任何言語所能形容出來的,她除了呻吟而外,不能做任何反抗的事,此刻她感到又痛、又冷、又羞、又苦,再加上心理的絕望,身上被襲擊所產生的快感,她痛恨著“十只野狼”,她也痛根著自己的丈夫,她甚至憎恨世上每一個人,于是她閉上眼晴,切齒思道:“即使我死了,我也要變為魔鬼,向每一個人報仇。”

  半歲的風行烈,處身在這種殘忍而幾乎滅絕人性的場合里,委實是太年幼也太無辜了,雖然人世間大多數事,他尚不能了解,但上天卻賦給他一種奇怪的本能,那就是無論在任何環境之下,絕不做自身能力所不能及的事情,也許這是上天對他的不幸遭遇所作的一個補償吧!然而這補償又是何等的奇怪呀!

  他眼看著自己的親生母親,在受著兩個野獸般的人的凌辱,自己的父親為著自己,在忍受任何人都無法忍受的欺侮,他雖然難受,但卻一點也沒有哭鬧,也沒有大多數在他這樣的年紀,處身在這種場合里的孩子所不該有的舉動。

  若他是懦弱的,他該戰栗,哭泣了,若他是勇敢的,他也該拋去一切,去保護自己的母親,但他任何事都沒有做,他只是帶著一種奇怪的表情,呆呆地坐在那里,“狂狼煞狼”若知道這種表情里所包含的堅忍的決心,恐怕會不顧一切諾言,而將他殺卻的。

  但是他們怎會去注意這個孩子,兩人正被一種瘋狂的野獸般的滿足的情緒所淹沒,他們用手、用男人具有的工具,用一切卑劣的行為,去欺凌一個毫無抵抗的女子,而以此為樂。

  風行烈猛地睜開眼睛,自榻上坐起,雙眼赤紅,大口大口喘息粗氣……

  他環目四顧,房間里除了一床一桌一椅外,什么也沒有,原來是一場夢,看他們是誰?自己為什么會做這樣的夢?

  第650章 行烈叛出

  最后,他們滿足了,回過頭來,狂狼羅峰用他那畸形的手,指著風鵬九怪笑道:“好,風老六,有你的,非但你這孩子的一條命,總算被你撿回來了,而且我羅老大一高興,連你也饒了,你若仍然跟著我,我也仍然像以前一樣的待你。”

  風鵬九回頭望了風行烈一眼,那是他犧牲了自己的一切,甚至犧牲自己的生命而換取的他的延續的生命。

  突然,風鵬九心中涌起萬千情緒,然后回過頭去,對羅峰說道:“你答應絕不傷這孩子。”

  狂狼羅峰點點頭,說道:“我羅老大言出必行,難道你還不知道。”

  風鵬九說:“好,那我就放心了。”隨著說話,他緩緩走近羅峰的身后。狂狼羅峰的背后,正凄慘而無助的躺著風儀的美麗的l露身軀,他眼中噴出怒火,猛地出手,一招“比翼雙飛”左右兩手,雙雙齊出,一取狂狼羅峰耳旁的“玄珠”重x,一取他喉下的命脈所在。

  這“比翼雙飛”乃是風鵬九士仗以成名的“神鵬掌法”里的一記煞手,風鵬九這一擊,更是不知包含著多少辛酸和悲憤,威力自是不同尋常,何況狂狼羅峰正在志得意滿,再也想不到風鵬九會出此一擊,等到猛一驚覺,掌風已自臨頭了。

  但狂狼羅峰能稱雄環宇,確非幸致,風鵬九掌出如風,羅峰的脖子像是突然拉長了幾寸,剛好夠不上部位。

  風鵬九此擊,本是志在必得,招一落空,他就知道自己冀求一命的希望,已是破滅,但他本是抱著必死之心,身軀微矮,“平沙落翼”雙掌交錯而下,掌心外露,猛擊胸膛。

  狂狼羅峰y惻惻地一聲獰笑,腳下微一錯步,側身躲過此招,右掌一揮,直點風鵬九鼻邊“沉香”x,躲招發招,渾如一體。

  風鵬九一咬鋼牙,硬生生將身軀撤了回來,雙掌連環拍出,施展起他浸y多年的“神雕掌法”,非但招招都是往狂狼羅峰致命之處下手,而且絲毫不顧自身的安危。招招都是同歸于盡的進手招數,完全豁出去了。

  這種動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