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7 部分(1/2)

加入書簽

  “當然是買來的。”蘇沁雪嬌笑著將菜放在桌上,眸子閃過嬌笑之色,嬌笑笑道:“不然難不成還是偷來的?”

  “買來的啊!”楚江南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惹來佳人“噗嗤”一笑。

  “我還以為……”楚江南故意拉長聲音,明顯是要使壞的前奏。

  “以為什么?”蘇沁雪嫣然一笑,如同春花盛放般艷麗。

  “以為是你自己下的蛋。”楚江南果然張嘴就沒有好話。

  “噗嗤”的一聲,蘇沁雪忍不住掩口嬌笑起來,她膚色瑩白如玉,五官精致無比,眉宇間若隱若現的流露出一種難言的嬌艷,明艷的模樣別提多誘。人了,“誰下蛋了?今天可不是人家下蛋的日子說!”

  “那你下蛋的日子是啥時?我記得你昨晚說要替我生個寶寶的,知道你下蛋的時間,我好準備準備。”

  “是……”蘇沁雪突然臉一紅,“楚郎,你快點用早餐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吃飯!吃飯!美人情重,男人要學會感恩。再說,飯涼了就真的不好吃了啊!

  楚江南一p股在桌前坐下,捧起稀飯就開始狼吞虎咽起來;蘇沁雪坐在一旁相陪,微笑地看著他將她作的兩道早食一股腦地席卷干凈。

  三兩下吃完早飯,楚江南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自己吃飽了,可是蘇沁雪呢?剛剛蘇沁雪端上來的只有一碗稀飯,然后她就坐在一旁看著自己吃完……

  “沁雪,你不吃早飯嗎?”楚江南問道。

  “一大早起來的時候就吃過了,還等這會兒呢!”蘇沁雪笑著將碗盤收走,去了廚房,到灶旁清洗了起來。

  看著蘇沁雪在清洗碗盤時的苗條背影,特別是當蘇沁雪彎腰從水缸里取水的時候、那向后翹起的渾圓p股;一想到昨天他才將自己的c入這無比的豐臀之間,褲襠里的小兄弟又開始不安分起來了。

  “沁雪,我早餐還沒吃夠呢!”來到蘇沁雪身后,楚江南從后方抱住了她的纖腰,讓已經堅硬起來的硬繃繃地女人出門換個衣服畫個妝都要個把時辰嗎?難道蘇沁雪不是女人?這個念頭幾乎是剛一生出就被楚江南pass了,還是說蘇沁雪是怕丟下他自己先行離開了?楚江南的眼睛似有深意地在蘇沁雪身上打量,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微弧,模樣讓蘇沁雪又愛又惱。

  “沁雪的動作比婉兒她們可快多了。”楚江南調侃了一句,從墻上取過斗笠給蘇沁雪戴上,“不過,戴著斗笠,你花容月貌,出去還不把街上的男人給迷死,現在可不是晚上,還是低調點好。”

  兩人簡裝出行,沒有用馬匹,一前一后,步行出城。

  門口自然有萬殺門的人,但是盡管他們認出了楚江南,可是卻沒人敢上前動手。那天楚江南大鬧萬殺門,劍震八方,殺人如探囊取物,輕松自在,不但當場格殺許多倒霉鬼,更是重傷魅影劍法長老屠祖方,最后掠美而去……,他“金蛇郎君”楚江南的兇名已經傳遍南粵武林,成為與魅影劍派少住刁辟情齊名的年輕高手。

  楚江南的頭雖然值錢,但是也要有命去賺才行啊!相比之下,通風報信,風險就要小很多了。只是等你通風報信,人家早不知道走哪里去了。

  城外,官道。

  “二叔,為什么那個女的走路的速度比俺跑步還快?”

  “大牛,那是輕功!”

  “輕工?什么輕工?我只聽說過木工,鐵匠……從來沒有聽說過輕工……”

  “大牛,你爹真沒說錯?”

  “啥?”

  “你果然是笨蛋。”

  “她走這么快,不累嗎?”

  “我怎么知道?”

  “哦!二叔也是笨蛋!”

  “……”

  楚江南和蘇沁雪到了約定的會合地點,城外一處小樹林。

  楚江南到的時候,蘇沁雪已經在那里等他,身旁有兩匹馬兒在悠閑的吃著青草。

  蘇沁雪看來果然是有所準備,楚江南笑而不語,不再繼續這個話題打趣她,免得真的惹惱佳人。其實真的惹惱也不要緊,這里山清水秀,正好:“空山新雨后,天被地床好嘿咻!”

  再說,蘇沁雪哪里會真的惱他。

  兩人雙雙翻身上馬,楚江南現在他的馬技已經相當成熟,雖然還打不到所謂的人馬合一的最高境界,但是控馬馭馬之術也是相當精湛。家里那么多匹胭脂馬被楚江南馴得服服帖帖,連爭風吃醋的都沒有,駕馭之術,豈能不精?

  第671章 古劍冷鳳

  兩匹快馬急奔,卷起陣陣沙塵,馬上一男一女,盡皆英氣勃勃,勁裝佩劍。

  那女子約摸二十出頭,有種說不出的恬靜,瓜子臉,柳葉眉,長長的睫毛輕輕顫動著,膚色瑩白中透著一抹桃花一般的粉膩,雙腮微紅。鮮艷的紅唇水潤亮澤,讓人的情不自禁想要咬上一口,天鵝一般的雪頸下是那晶瑩的鎖骨有著驚艷的美麗弧度,就好像凝脂玉露一樣纖塵不染。

  剪裁合體的綢緞錦裙根本掩飾不住那風韻曼妙的身材,高聳的豐盈將錦裙撐得高高的,惹人垂涎,不過這些都不是最的,最的還是那碩大圓潤的美臀。在緊緊繃緊的錦裙下,特別是現在她騎在馬上微微傾身姿勢,纖細如楊柳一般的盈盈柳腰之下是急劇漲大的玉臀和圓潤修長的勾勒出來的撩人曲線,更是驚人心魄,處處都透著妙齡女人的青春氣息。

  至于那男的大概二十七、八歲,國字臉,濃眉大眼,也算是相貌堂堂,加上虎臂熊腰,看來粗壯異常,身上自有一股氣勢,一看就不是善于之輩。但是男人與女子在一起,卻明顯黯然失色,自慚形愧。

  倆人一路奔馳,未嘗稍歇,及至轉過一個彎道,方才突然勒馬急停。

  天上一聲雷鳴,“轟隆隆…勞…”震天動地。

  前一刻還藍天白云,后一刻已經烏云密布。

  “師兄,要變天了,這里前不挨村后不挨店,咱們怎么辦?”女子微抬臻首,望著天際,柳眉輕蹙,聲音如黃鶯出谷,催人欲醉。

  “前面不遠有城鎮,我們一路行來,都有大師兄留下的本門暗記,駱師兄應該就在前面。”佳人相詢,男子自然不敢怠慢,思忖片刻后如是回答。

  原來這美貌女子不是別人,正是古劍池掌門冷別情的掌上明珠冷鳳,同行的年輕男子名叫查震行,是她師兄,而查震行口中的駱師兄自然是駱武修了。

  查震行和駱武修倆人因為移情別戀偶遇的馬心瑩,惹得冷鳳心中惱怒,獨自趁夜離開。他們師兄弟二人分頭尋找,并沿途留下記號,查震行運氣比較好,先駱武修一步尋著小師妹,一通胡說八道,將馬心瑩貶得一文不值,哄得小孩女心性的冷鳳轉嗔為喜。

  倆人商量一陣,決定先行找到失散的駱武修,然后在做下一步打算。

  “沉雷陣陣催雨至,疾見卷地撲面寒。大雨如傾遮天半,也得一笑趨向前。”正在這時,一聲豪邁而清越的聲音在天地間回響,查震行和冷鳳都被詩中的豪情和氣勢所懾,心生向往。

  師兄妹兩人游目四顧,奈何聲音乃是天地間的回響,遠遠傳來,并不知道是從聲音發出的具體方向,就算判斷出大概方位,說不定吟詩之人也在數里甚至十數里開外,加之而前如今眼目下,大雨傾盆只在朝夕,冒雨穿越樹林實在不便,查震行和冷鳳兩人放棄了上前結識一番的想法。

  他們正待離開,哪知此時耳邊突然傳來一陣“桀桀……”大笑,官路旁樹林中竟鉆出個瘦高漢子,這漢子年約三十歲年紀,只見他身材偉岸,膚色古銅,五官輪廓分明而深邃,猶如希臘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顯得狂野不拘,且生性冷酷。

  “桀桀,小師妹,咱們可是好久不見了。”男人一件鵝黃色鑲金邊袍子,目光如電,渾身散發出一股人的驃悍氣勢。

  “冷師兄!你怎么在這?”冷鳳一見來人,心頭不禁一驚,原來此人名叫冷傲天,十多年前曾與其同門習藝。

  當時古劍池掌門白傲天有三名親傳弟子,號稱雙龍一鳳;駱武修、冷傲天是雙龍,冷鳳便是那一鳳。

  冷鳳天真活潑,嬌柔美艷,古劍池中有許多人都對她心生愛慕,兩位師兄竟也同時愛上了她。其后冷傲天于一日施計給冷鳳下藥,意圖她。幸好被冷別情及時發現,方保全女兒清白之身。此事引發軒然大波,冷傲天亦因而被逐出古劍池門墻……

  “哼!虧你害得我這個師兄!想我對你一往情深,你是如何對我的,哼……”

  冷鳳思及往事,臉頰不禁飛紅,她眉頭一皺,怒道:“冷師兄,小妹與師兄只有兄妹之情,并無其他,你不要再提這些事情了?當初要不是……你……行為不端……父親也不會將你逐出門墻……”她既羞且怒,俏麗的面龐一陣紅一陣白,反而更顯出無比的嬌媚;冷傲天一見,不禁心癢難耐。

  “哼!我冷傲天不靠古劍池,還不是照樣能在江湖中闖出一片天……呵呵……師妹,你可是越來越標致啦!不知道將來嫁給誰,那人真是艷福不淺啊!哈哈……”

  查震行入門雖晚,但從師兄弟口中,也略微知曉冷傲天當年被逐出門墻的緣由。他生性嫉惡如仇,又對冷鳳有愛慕之心,如今見這被逐出師門的冷傲天,竟對師姐口出輕薄,不禁怒上心頭。

  深吸口氣,查震行沉聲道:“冷師兄,你為長不尊,莫怪師父將你逐出門墻……”

  他話還沒說完,冷傲天一聲怒吼,已將查震行話頭打斷道:“住口!你是什么東西?你進門才幾年?你懂個p!哼!別以為你是師父的關門弟子,你那兩下子,還差得遠呢!”

  血氣方剛的查震行,本就瞧不起這聲名狼藉的冷傲天,如今被他疾言厲色的一番辱罵,不禁火冒三丈。

  查震行手握劍柄,上前一步,亢聲道:“師父既將你逐出門墻,你就不配當我的師兄!你行為不端,言語下流,我入門雖晚,也要代師父端正門風!你說我這兩下子不行,今天我就來領教領教你的高招!”

  冷傲天仰著頭兩眼朝天,瞧也不瞧他一眼,冷笑道:“師妹!這種渾小子你也帶在身邊?嘿嘿……古劍池還真是越混越回頭了!”

  冷鳳此時心中七上八下,她暗揣:“冷師兄武功雖勝我一籌,若是撕破臉動起手來,自己和二師兄聯手,當不至于落敗……只是他突然出現攔阻我們,顯然早有預謀,……就怕生性狡詐的他……另有什么惡毒的布置……”

  “小妹奉師命與駱師兄會合,懲j除惡。”她年歲不但,但自幼聰慧過人,加之耳濡目染,心思細密,思慮周詳,當下強忍怒氣,將查震行拉至身后,委婉的說道:“冷師兄如無他事,咱們就后會有期吧!”說罷不待冷傲天回答,拽著查震行轉身就走。

  冷傲天對冷鳳由愛生恨,過去的一腔愛意,早已轉化為必欲得之而后快的熊熊。

  他見冷鳳雖不復當年的天真漫爛,但眉梢眼角卻盡是成熟風情,原本苗條輕盈的身段,也轉變為玲瓏凸翹,豐腴圓潤。

  “師妹!你別忙著走啊!”冷傲天越看心中越是不舍,陡然一縱身,便攔在冷鳳身前,“嘿嘿……咱們先好好敘敘舊情,你再走不遲。”

  冷鳳情知今日難以善了,當下輕捏查震行手臂,迅即拔劍在手。

  查震行與師妹朝夕相處,默契良好,一旋身長劍出鞘,已與冷鳳擺出合擊之勢。

  “師妹,咱們可好久沒比劃了……”冷傲天見狀,呵呵一笑道:“至于這小子嘛!哼!我還懶得和他動手呢!”

  他話聲方落,舉掌一拍,草叢中瞬間已躍出四名勁裝大漢。

  冷鳳再不遲疑,手中長劍一揮,施展古劍池絕學《夜落星河劍》一式“一線星破楚天界”,已將冷傲天裹在劍影之中。

  冷傲天對古劍池劍法了如指掌,他身影閃動,運掌成風,按、抓、纏、捺、點,以攻對攻,冷鳳雖是長劍在手,卻絲毫占不了便宜。

  于此同時,查震行一式“一天星雨洗秋池”正急刺冷傲天后心,但四名大漢卻揮刀直砍,攻其必救,查震行無奈,只得抽身變招,轉身迎敵。

  冷鳳、查震行原本打算聯手對敵,但一動上手,卻硬被拆散開來,倆人各自為戰,自顧不暇,根本再無余力相互照應。

  查震行年紀雖輕,但卻是古劍池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他指東打西,劍影翻飛,雖然以一敵四,但一套《夜落星河劍》卻使得花團錦簇,毫無破綻。

  四名大漢雖以奇門刀陣將其困住,但一時半刻卻也奈何不了他。

  酣戰多時,查震行已大致窺知陣法變化,他正準備施展絕招破陣突圍,卻聽一聲呼嘯,四人突然齊齊后躍竄入草叢,轉眼間已是蹤影全無。

  查震行一愣之下,游目四顧,赫然發現師姐冷鳳也已不知去向。

  年輕識淺的他驟逢巨變,急得幾乎閉過氣去,查震行心想:“這下可怎么辦?師姐要是落入冷傲天之手,我怎么對得起師傅……萬一師姐被冷傲天……”

  查震行越想越害怕,忙不迭地便奔往草叢,胡亂搜尋了起來。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冷傲天一面與冷鳳游斗,一面細細端詳這多年不見的師妹。

  女大十八變,何況冷鳳幼時就很美,小美人胚子如今已然長成,她面容嬌美,高高聳起,伸臂踢腿香風陣陣,進招拆招無限風情;端的是比玉環窈窕,較飛燕豐腴,真是胖瘦相宜絕色女,銷魂嫵媚一美人。

  冷傲天緩緩移動腳步,將她引往預先布置的陷阱,冷鳳見他神情怪異,又老盯著自己晃動的,不禁愈發生氣。

  酒神(陰陽冕)sodu

  她一式“一夜星河墮西天”,閃電般的刺向冷傲天心窩,冷傲天閃避稍慢,一個踉蹌,身體便向后跌去。

  冷鳳見機不可失,搶上一步便挺劍疾刺,誰知此時腳下突然一軟,整個人已向前傾倒。

  她情知上當,慌忙順勢急刺,想要拼個兩敗俱傷。

  但冷傲天在險惡江湖打拼,豈是易與之輩,只見他輕輕躍起,雙腳連環,瞬間已踢落長劍,制住冷鳳x道。

  第672章 欲行不軌

  四個纏斗查震行的漢子此時也出現在冷傲天身后,冷鳳見此情形,知道兇多吉少,她已經打定主意,若是冷傲天稍有不軌之意,自己立刻自盡。

  她心中隱然若有所悟,不禁顫聲道:“冷師兄,你到底想怎么樣?”

  冷傲天y沉的嗓音,突然響起道:“小師妹,你別緊張,我只不過想重溫舊夢罷了……想當年我下藥迷暈了你,那時就差一點了啊!我和你肌膚相親,險些拔得頭籌……但在緊要關頭,師傅卻突然趕來……若非如此,你早就已經是我的娘子了……”

  冷鳳聞言悶不吭聲,但卻猛烈掙扎起來,她渾身亂扭,手腳齊掙,但除了將頭發抖散外,身體卻仍然酸軟無力。

  她面現驚恐,雙眼圓睜,狠狠瞪著冷傲天道:“你真是卑鄙下流……你到底要對我怎么樣……”

  冷傲天恍若未聞,自言自語西的道:“當時的情景,我全都記得清清楚楚。那天我下藥迷暈了你,進了房間,你躺在床上,我當時見了,可真想好好的疼你……我替你脫了鞋,你的腳真美、真香,我又捏又揉,忍不住就用嘴舔了起來……我順著褲腳將手伸進了褲管……你的腿又滑又軟,我一摸再摸,愛不釋手……”

  他說著說著,開始行動了起來。

  隨著腳上繡花鞋被輕輕脫下,冷鳳全身立刻緊張的繃了起來。

  冷傲天將她的腳貼在臉上,來回磨蹭,粗硬的短胡須搔在她細嫩的腳心上,使她整個身體都跟著癢了起來。

  不一會兒,冷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