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2 部分(1/2)

加入書簽

  “屬下見過風使者!”為首的人向邪異男子欠身報告著。

  “東西找到了沒?”

  “報告使者,沒有找到!”報告的黑衣人頭低了下去。

  “廢物,還不快去!告訴弟兄們,殺無赦!掘地三尺也給我找出來。”

  黑衣人退了下去,然后外面就想起了更急促的腳步聲和一陣陣被殺的慘叫聲。

  整個世家已經完了,慕容明珠臉色慘白,他揚起了頭,閉上眼睛。

  慕容明珠知道,自己夫妻目前的處境,下場一定非常悲慘。對方肯定要使用各種極度邪惡的方式來折磨自己,自己說出來。

  邪異男子盯著面前的他,冷冷道:“你不想合作?”

  慕容明珠沒有回答。

  “你知道我是誰嗎?”他突然這樣問,顯然有點詫異,慕容明珠轉過頭,看著面前的邪惡男子。

  到是他身后押著他的人給他搭了腔:“小子,告訴你吧!聽過神教的風云月三使嗎?這就是我們的風使者。”

  “風使者?”慕容明珠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個風使者顯然不是十年前極盛時期的拜火教的三大使者之一,應該是新晉之秀。

  石冰蘭已經早早的昏了過去,現在正被風使者摟著懷里,肆意揉捏著。

  他臉上露出了邪邪的笑意:“怎么樣?考慮清楚沒有,只要你乖乖合作,告訴我古圖的下落,我就答應你,放開你的妻子!”

  慕容明珠沒有搭理他,他知道妥協已經沒有用了,對方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妻子的。

  他現在唯一想的就是自己和妻子趕快死去,省得受到凌辱。

  風使者臉色涌過一股寒意,冷哼一聲,手向后一擺。

  顯然早有準備,身后的一名黑衣人走了上來,手上拿了一瓶藥。

  風使者起身向前,迅速的點了慕容明珠身上的幾道x道,然后把藥給他灌了下去。

  慕容明珠直覺的一陣藥力充斥上頭,然后驚訝的發現,自己的雙眼已經無法閉上了。

  風使者隨手一捏,慕容明珠一陣劇痛過后,下巴已經脫臼,自然是防止他自殺。

  慕容明珠現在只能發出含混不清的吼吼聲,但是他不明白對方要這么做,但是他很快就明白了。

  因為風使者已經開始解釋了:“不要緊張,我只是想讓你看看戲。剛才你和貴夫人的表演太精彩了,看得我流鼻血。現在我決定和你的夫人一起配合,給你也表演一下,讓你也享受享受。”

  在周圍手下怪異的笑聲中,風使者從懷里掏出了一個小瓶子,然后伸到慕容明珠的眼前,慕容明珠清清楚楚的看到上面寫得藥物的名稱——五更銷魂散!

  風使者的聲音在慕容明珠耳邊想起道:“銷魂散,人只要喝了之后,就會徹底陷入無比的r欲渴求中,滿腦子只會想著不停的交媾。第二天五更,她就會達到快樂的巔峰,y精盡出,之后脫y而死當然,你的女人在最后的這幾個時辰的生命里,將會享受到她畢生都沒體會過的無比的快樂!我會讓她快樂到死的!”

  他的聲音里明顯有著一種野獸般的欲望,慕容明珠的心沉到了谷底,看著風使者把自己妻子仰放在涼亭中的桌子上,要把五更銷魂散灌進昏迷中的石冰蘭的喉嚨……

  黑衣人的出現和慕容明珠夫婦的被擒的時候,顰兒在被另外一片樹叢中的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她悄悄了離開了樹林。

  自幼跟著石冰蘭,顰兒也跟隨小姐一起學武,武功不弱于普通的弟子。

  看到自己的小姐和少爺被制,顰兒知道自己如果被發現根本就沒有活命的機會。

  顰兒出了花園就飛奔向一處院子,那是慕容明珠夫婦的臥室,幾個月大的小少爺岳沖正在里頭熟睡。

  這時她聽到了外院傳來了奔跑和廝殺聲,拜月教在外頭埋伏的人手此刻已經發動了攻擊,到處都是慘叫和哭泣聲。

  顰兒狂奔進臥室,抱起了搖籃中的嬰兒。

  她知道憑借她的能力,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護好小少爺,躲得遠遠的。

  幾乎來不及拿任何其他東西了,她奔到墻角,移開墻角的一個落地花瓶,瓶座中央有著一個不引人注目的小圓球。

  顰兒按住小圓球,緩緩轉動。只聽得咔咔的聲音傳來,側墻上露出一道暗門。

  這是岳家的逃生地道,對于自己的貼身丫環,石冰蘭自然沒有保留,所以顰兒知道這些秘密。這本來就是留著危難的時候使用的,現在用上了。

  顰兒抱起孩子,閃進黑黝黝的地道,咔咔的聲音再度傳來,地道口已經關上,錢買又恢復了原狀。

  慌亂逃走的顰兒沒意識到,那個掩蓋機關口的花瓶已經被他遺忘了。

  過了有一會,莊園后山的一處雜草叢突然搖動了起來,之后山壁上的一塊石頭被推了開來。一個抱著嬰兒的少女閃了出來,正是顰兒。顰兒的長裙外套已經被她丟掉,一身扎袖的短裝,方便行動。

  她定了定神,然后抱緊嬰兒,沿著山道狂奔而去。

  風使者正要灌藥,這時候他突然想到,似乎手下們還沒有告訴他小孩的下落。

  這原先是風使者根本不擔心的,襲擊是如此的突然,慕容世家的幾個高手幾乎在開始的一剎那都被殺死或制服,整個院子早就被圍困起來,就算是一只鳥飛出來也會被手下砍成無數段。所以他就沒想到小孩很飛出生天,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風使者皺了皺眉,停下灌藥的動作,問著身邊的一個瘦長的黑衣漢子:“小孩找到沒?”

  “稟報使者,還在找?”

  風使者猛然轉過身子,凌厲的眼神盯著瘦長漢子:“怎么搞的?還沒找到?”

  瘦長漢子見自己上司發怒,沒敢吭聲。

  風使者心頭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若是讓余孽逃出去,事情可就麻煩了,圣女心智武功比他高數倍,都不敢大張旗鼓,只能小心行事,他區區風云月三使之一,暴露了拜火教的身份,就算他有十條命也不夠殺的。

  斬草務必除根,風使者手一揮,喝道:“你們幾個留在這里,我去看看。”

  身影一縱,他閃身出了花園的門口。

  “砰!”慕容明珠臥室的門被一腳踢到,房間里已經翻得亂七八糟,衣柜的東西早已徹底翻了出來,顯然這間屋子已經被搜了好幾遍。

  風使者y冷的眼神盯著屋子,整個院子已經徹底搜過了,然而這個幾個月大的嬰兒像是消失了一般。

  風使者的眼神掃過房間的每一個角落,然后他的眼睛盯著了墻角花瓶邊的小圓球上。

  身影一閃,風使者已經抓住小圓球,微微吃力,只聽得“咔咔”的聲音傳來,墻角的地道入口再度暴露了出來。

  風使者妖異的臉驟然間白了起來,惡狠狠的聲音從牙縫擠出:“給我追!追!!!”

  凄厲的竹哨聲四處吹了起來,無數道黑影撲向慕容世家山莊外的山道。

  “前面有個丫頭抱著孩子,快追!”

  顰兒抱著孩子踉踉蹌蹌的跑著,她已經快跑不動了。

  微薄的武功和身后追殺的人比起來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沒想到拜月教的人如此高效,居然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追殺過來。

  她氣喘吁吁的跑著,鮮血從她的后背不停的滲出來,這讓她雙眼有點發黑,傷口麻麻癢癢的,這般心狠手辣的家伙,鏢上應該是涂了毒藥,她能覺察到麻麻的感覺已經從左肩的傷口逐步蔓延,左手和左腳已經開始不那么靈便。

  顰兒剛才已經被黑衣人發現了,追殺者s出了毒鏢,s中了她的肩部。

  第722章 小半道人,前塵往事

  沒注意到腳下一個伸出來的樹根,一個踉蹌,顰兒撲到了地上,這輕輕的一摔卻仿佛耗盡了她所有的力量,她掙扎著要爬起來,卻發現沒有了力氣。

  這是一個山道的轉彎處,面前數丈遠的地方就是臨著石崖峭壁,落差達上百丈。

  顰兒在想,實在不行,自己就只有從這懸崖跳下去了。想起小姐受到的凌辱,要是落在這般壞人手中,她寧愿一頭撞死。

  突然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黑衣人?顰兒極度驚嚇之余,忍不住大叫了起來,不過身后的人顯然很有經驗,他的手緊緊捂住了顰兒的嘴巴,才不至于讓她呼喊出聲。

  一個男子從路邊的樹叢中探治起身子。

  顰兒這才看清了捂住自己嘴巴的人,一張熟悉的男人的面容,他年紀看來也不少,足有四、五十歲,但神情舉止卻總帶點天真單純味道,一見便惹人好感的胖道人,放開了捂住她嘴巴的手。

  小半道長?是你顰兒又驚又喜。

  她認得面前的男子,武當派小半道長。小半道長在石冰蘭行走江湖的時候曾經救過她的性命,曾與石冰蘭結伴一道行走過江湖,小半道長對石冰蘭關懷備置,兩人如兄妹一般,也一直以兄妹相稱。但細心的顰兒實際上知道,小半道長正是自己小姐的愛戀之人。

  可惜兩人從來都沒說破,當然這其實也怪不得他們,小半道人乃是武當派高足,江湖俠士,而且已經四十多歲了,而小姐初出江湖,二八年華,風華正茂。兩人的年紀相差那么多,若是邪惡之人,自然不會顧及,但是小半道人卻不行,而石家書香門第,也不會允許自家女兒嫁給小半道人這種出家人。

  兩人注定有緣無分,直到后來石家老太爺把小姐許給慕容明珠,小姐的這番情意就悄悄的埋在了心里。不過作為小姐身邊最親密的丫環,顰兒卻清楚自己小姐的心意。

  小半道長正準備趕往慕容世家,自從石冰蘭成婚之后,他就把自己內心對她的愛意悄悄的埋藏了起來,爽朗地為兩人祝福,這使得石冰蘭在微微傷感之余也有了些許的安慰。也許是怕觸及心頭的情感,小半道長在石冰蘭婚后就只有很少的幾次見面。

  直到他聽說石冰蘭已經生了一個兒子,快半歲了,他才想著上門拜訪慕容明珠和石冰蘭,看看可愛的小侄兒。

  小半道長正走在快到慕容世家宅院的山路上,突然聽到一陣追殺的喊叫聲,然后看到一個女子的身影搖搖晃晃的奔跑了過來,他躲進樹叢想看清到底發生了什么,沒想到碰到了顰兒。

  “你受傷了?讓我看看!”小半道人看到了顰兒肩上滲血的傷口,眉頭一皺,扶住了她。

  傷口傳來一陣陣麻痹感,顰兒雙眼開始暈眩。

  小半道人微微一遲疑,拉開了顰兒的肩部的衣服。傷口正在泊泊的流血,而傷口周圍已經泛黑,蔓延了很大一塊。

  “毒鏢,你中了毒鏢?!”

  顰兒這一放松,就似乎連方才的一絲抵抗力也在消失了,陣陣的昏迷感涌上了腦海。

  “小半道長,我不行了。這是小姐的孩子,慕容沖……”把懷里的孩子遞給小半道人,顰兒咬著牙勉力提起一絲精神,“快去救莊主和小姐,拜火教襲擊了我家,他們武功非常高,人很多,莊里的人都被殺了!莊主被制住了,小姐她、她……,嗚嗚……”

  再也忍不住,顰兒哭出聲來。

  她的話語象巨雷一般劈到小半道人的頭上,他被這些變故驚住了,一時間甚至沒回味過來。

  “拜火教?等等,你說慕容世家被拜火教襲擊?”

  顰兒哭著點頭,身影又搖晃了一下,小半道人趕快把她扶住。

  “快帶我去救他們,否則來不及了。”

  正在這時,一個凌厲的聲音傳來:“快追,她往這里逃了!”

  小半道人臉色一變,低聲道:“快躲進來!”

  因為目前兩人的位置是路的拐彎處,追殺過來的拜火教的人暫時還沒有發現他們。

  顰兒馬上清醒過來,敵人已經追了上來。而自己身上的毒傷已經很深,整個左臂開始發麻,對方的暗器上涂的毒顯然非常劇烈,如果沒有合適的解藥,不出、個時辰自己就可能會死去。

  “來不及了!”顰兒露出一個決然的表情。現在只有一個辦法才能引開敵人,小半道人才有機會脫身去救石冰蘭。

  “小半道長,我要死了,讓我來引開他們。你一定要把孩子照顧好,一定要去就小姐!”她使出最后一絲力氣,掙脫小半道人的手,向前奔跑幾步,躍下了山崖。

  小半道人被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呆了,等到他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出手相救。

  顰兒奔向山崖的方向正在拜火教殺手的面前方向,他們看到了顰兒跳下山崖。

  “嗖嗖……”幾聲衣角帶風的聲音傳來,拜火教的人出現在顰兒跳崖的地方。

  強忍著顰兒犧牲的悲痛,小半道人悄悄的伏在山崖另一邊的樹叢中,他謹慎地點上了嬰兒的昏x,防止孩子醒來。

  “跳下去了?那個嬰兒呢?這個女的受傷了,跑不掉,抱著嬰兒一起跳下去了。”

  “怎么辦?”

  “媽的,還能怎么辦?你們三個跟我來,趕快到處找找,怎么到山谷底下。你趕快回那個山莊,報告風使者!”

  一群人快速閃開分頭行動了。

  小半道人悄悄跟在報信的拜火教徒的身后,潛回慕容山莊。

  “說!誰把孩子暴走的?”風使者一拳打在慕容明珠的肚子上,他“哇”的吐出了一口鮮血,著躺在了地上。

  風使者冷冷的盯著他,恨不得把一肚子的怨氣都撒在慕容明珠的身上。

  他已經奄奄一息了,但是慕容明珠笑了。

  孩子被救出去了?誰這么機靈,居然能從這場大屠殺中逃脫?慕容明珠的心頭終于有了安慰,看著對方黔驢技窮的樣子,他不顧自己全身臟腑盡是傷,哈哈大笑起來。

  “抓不到吧?哈哈,這叫老天有眼,懂不懂,哈哈哈……”

  風使者已經極度瘋狂,他恨得牙根直咬,心里想著用那種讓人凄慘死去的酷刑來折磨慕容明珠。

  亭子里的桌子下,石冰蘭正平躺在那里。

  風使者闖了回來,顯然有人抱著嬰兒逃脫的消息讓他心情大壞,讓周旁的人都在一邊站著,不敢妄動。

  他突然拉過慕容明珠的頭發,從桌子上抓出一個藥瓶子,瘋狂地把瓶中的藥丸灌到慕容明珠的喉嚨里。

  “你吃下去的這些五更散足夠然二十頭公牛發春,這些藥會讓你死后陽物也會永遠挺翹,然后你的可愛的妻子就會不停的你的發硬的jb而發狂,直到死去!”

  慕容明珠喉嚨發出吼吼的聲音,似乎要說什么,然而什么兜不出來,雙眼無神的放大,鼻孔和嘴角滲出血,頭一歪,就此死去。

  褲子已經被扒掉,慕容明珠的陽物卻漲得發紫。

  風使者把慕容明珠的尸體拖到了石冰蘭的身旁,他對自己親手炮制的這個虐待計劃還是相當的滿意。

  現在可以收場了,這時一個黑衣的拜火教徒飛奔進來。

  “報!三組的弟兄們看見那個女的帶著孩子跳崖自殺了!”

  “什么!跳崖了!”風使者吼了起來,“我不管死人活人,我只要古圖!必須給我找到小孩的下落!立刻安排兄弟們,把山莊燒掉!其他的人全部到山崖下找!”

  回過頭,風使者看著一眼已經死去的慕容明珠和陷入昏迷的石冰蘭,眼里閃過一絲寒意,待會兒一把火燒了慕容山莊后把女的擄劫走,不然不足以消心頭之恨。

  風使者帶著一行人迅速散去,而后前院的房子開始冒出多處黑煙。

  這時花園口閃過一個身影,一個人飛速撲向了涼亭,正是背著孩子的小半道人,然后他看到了涼亭中的悲慘景象。

  看著涼亭中慕容明珠凄慘的死狀,而昔日自己端莊溫柔的女子此刻卻靜靜躺在那里,死活不知。

  小半道人心如刀絞,他飛身上前,脫下外衣將她赤。l的身軀裹起,扛在肩上,另一首夾著慕容明珠的尸首,閃身飛進密林。

  深夜。

  江南姑蘇松林鎮的一個客店中,暗紅的蠟燭剝剝的燒著,小半道人坐在床頭,看著穿上昏迷中的女子。

  將慕容明珠偷偷安葬在慕容山莊附近的一處山谷中,小半道人帶著昏迷中的石冰蘭歇腳在客棧。

  一張嬰兒的搖,半歲大的嬰兒正在熟睡,在胡亂對付著喂了稀粥和牛奶之后,孩子終于睡著了。

  小半道人的眼睛落在石冰蘭的臉上。

  明月一般圓潤的臉龐,的嘴唇微微翹著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