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4 部分(1/2)

加入書簽

  米〔灰掛箍窕叮慷侄┫履瞧婀值墓婢兀劣謔鞘裁垂婢兀羰悄懿碌交畛納矸藎勻瘓鴕磺宥恕?br /

  也不知這樣玩了她多久,楚江南挺起身子,只覺kxrb似又挺進了些,那敏感的jd竟似又承受了更深刻的xs。此時花念楚竟還沒有醒來,只見她嬌軀在汗光瑩瑩的襯托之下,更添三分嬌美,尤其香肩頸項上頭,布滿了被自己愛憐后的痕跡,一對stxx更被自己盡情寵愛,兩朵rl直似要在這水波瑩瑩當中綻放,那模樣兒真是美到不能再美了。

  就在楚江南望著眼前這嬌媚火熱的nt贊嘆之時,突然間rb上頭一陣酥入骨髓的強x傳來,x得楚江南身子直抖,差點沒將元陽交出去。

  他才咬牙忍住,不知怎地花念楚竟解開了束縛,裂帛聲中,粉紅色飛雪飄舞。

  花念楚纖腰有力地一挺,整個上半身彈了起來,四肢有力八爪魚般緊緊地纏著了楚江南的身子。

  她紅艷欲滴的櫻。唇吻上了他地嘴,情動已極地丁香輕吐,與楚江南舌頭交纏互吸,fy的yf更是他胸前,火熱到似要融進楚江南體內般揩磨旋擦。

  被花念楚猛地反攻,楚江南一陣驚詫;他知道花念楚武功應當不弱,縛著她玉手時捆得極緊,加上花念楚酒醉未醒,又被自己挑。逗得y欲奔騰,照說是沒有力氣掙開的,可看她一掙那腰帶便化成了片片碎布,在空中飄散若雪,加上纏住自己的反應如此強烈,yg當中更似增加了千百張口在sx、在挑。逗,對男人的誘。惑力比之稚嫩女子可要強烈百倍。

  偏生那肌膚交纏的滋味如此美妙,若非楚江南有魔門正統天魔神功、若非他早在諸多嬌妻美眷身上盡呈雄威,曉得如何對付yh焚身的女子,怕早被那焚燒般的狂歡所淹沒,連想都沒有辦法去想哩!

  雙手忍不住移到了花念楚t下,好讓她更好動作,觸手處jqhn,當真是無與倫比的手感。

  楚江南一邊與花念楚擁吻著,一邊覺得rb處一股接著一股的曼妙滋味,每一波襲來都似有種新鮮感,卻每次都有每次的奇妙舒暢,酥得骨子里都軟了三四分,這種感覺就好像……就好像每次與女子云雨盡歡之后的滿足呻。吟,似是從骨子里都給自己征服了一般的感覺。

  “秀色,你穿女裝真好看。”好不容易唇舌分離,楚江南強抑著再次吻上那嬌呶櫻。唇,品嘗皓齒香唾的沖動,心中的懷疑脫口而出。

  “你,原來你早認出人家了,你怎么知道我是秀色的?連散花姐都認不出來呢!”媚目qy如火,但當秀色兩字出口之時,卻有種無可形容的復雜神色從眼中透出,“你這個壞蛋,趁醉qg秀色的滋味……可快活嗎……秀色想……想要你呢!”

  呃,事情怎么會是這樣的?難道正常的情況下不應該是秀色用美色誘。惑自己,勾引他上。床嗎?怎么變成自己成了借醉酒之機占美女便宜的流氓了?

  偏生楚江南想求饒都沒有辦法,畢竟他的確是趁著化身花念楚的秀色酒醉之時侵犯她的身子,自己確是“理虧”,更糟糕的是秀色話才出口,便又封住了他的嘴……

  第729章 采擷反補,真y元陽

  姐姐,不,應該是妹子,秀色年紀比楚江南小,法院審判,也是要給罪犯申辯的機會的,你這樣是剝奪我的政治權利……

  交吻纏綿的滋味,讓心有不甘的楚江南想不反應都不行,他幾乎已完全陷入了秀色的掌握當中,yt的yj不住被那yg纏綿甜美地壓榨著,身體更是沒有一寸能夠逃得過這妖嬈的,腹下涌上的yh之強旺兇猛,就連楚江南自己都把持不住,只想在這妖嬈身上盡情享樂,什么都不管了。

  無花王朝王族女子,以妖嬈著稱,個個以花為名,均是貌美如花、s媚入骨,是無花王朝用以籠絡人心的秘寶。當年無花王朝為高句麗所破之后,王族中大多戰死,事后,無花王朝男性王族子弟,盡數被誅,許多女性則被收入高句麗后宮,無花王朝盈公主及侍女秀色,不知所蹤。

  盈公主改名盈散花,“散花”兩字,正暗含無花王朝消散之意。

  其實,楚江南現在很想知道盈散花到哪里去了,可對現在的他來說,光能撐著不至s精,沒被秀色采陽補y,輕則功力大退、重則脫陽斃命,已是耗盡心力,哪里還想得到從她身上探消息?當然這是以楚江南沒有用天魔極樂對付她為前提,否則秀色早哭爹喊娘了。不過現在楚江南也準備振奮精神了,否則還真可能折在秀色手上,但是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悄然散去了提起的內勁……

  楚江南將凝聚的天魔真氣散被去,雙方差距的立刻體現出來,雖說他融合了白貅血r精華,又在家中嬌妻美妾身上習練雙修功法,稱得上道行高深,可無花王朝的采補功法也是數百年來千錘百煉的神功,尤其是王族女子,皆是此中高手,秀色雖然不是王族出身,但是和盈散花情同姐妹,自然得她傳授奇功。

  加上楚江南現在全沒防備,漸漸地,他只有招架之力,全無進攻之能,給秀色盤在身上妖冶艷媚地盡展所長,舒爽之中楚江南只覺魂兒都快飛了,哪還吃得消秀色yg中的重重機關?

  舒茫之間,楚江南只覺jy勁s,卻是s后不軟,那yj在秀色yg的溫柔呵護中,s后竟愈發yt勃然。

  楚江南只覺全身力氣都給吸到了yj當中,任由身上的秀色盡情吸啜,雖驚不亂,仍覺暢美已極。

  他喘息著,身不由己地抱緊了懷中嬌嬈嫵媚的秀色,感覺全身都浸泡在男女那無比歡快的美妙當中,不知何時又狠狠s了一發,卻是怎么也軟不下來。

  逐漸暈厥過去的楚江南心中茫然,難道自己的猜測是錯誤的?女人的心思可真難猜?下次不靠直覺了,一聲“秀色”無力地出了口,楚江南雙眼一閉,暈了過去。

  聽到他暈厥前那無力的聲,秀色眼色一變,她望了暈厥的楚江南一眼,再次封住了他的嘴,小腹處不住脹縮,顯然正運行無花王朝秘法;yg當中那詭異的吸啜之力再起,啜得楚江南身心酥然,火熱的jy一波接著一波洶涌而出,灌滿了秀色的yg深處。

  正自s得一發不可收拾,茫茫然間楚江南突地一醒,一股曼妙舒暢的感覺從yj處傳了過來,麻人的滋味令他不由毛孔盡開,那種感覺全不同于被秀色時的快意,反倒像是在施展天魔極樂時,女子在他身下婉轉逢迎間,采擷美女y精時的歡快。

  楚江南一咬牙,睜眼只見身上的秀色雖仍sd不休,yg中的夾吸卻微微無力了些;更奇特的是他的yj似陷入了一團嬌柔的嫩肌包裹之中。

  他不由大喜,知道秀色最后時刻手下留情,如今被他采著了hx,這可是反敗為勝的最后機會。

  楚江南連忙挺腰深刺,將yj緊緊啜住hx,吸得秀色又一陣歡泄,雖仍是sd旋磨,卻沒有方才的妖冶主動,只剩下任由宰割的無力。

  只是楚江南方才也s了不少次,雖說好不容易取回主動,心里真想大展y威,把秀色采的y精大放,徹底將她在征服,令她日后再不敢與自己動手;可身子卻是有心無力,勉力采了幾回之后,楚江南也癱了下來,與秀色滾倒,一時間再沒力氣掙扎了。

  抱著這柔媚豐。滿的女體喘息了一會,楚江南只覺渾身仍是乏力,不由心驚秀色果然厲害,自己方才當真是有些勉強,不過最后證明,他的直覺還是對的,不然一條小命交代在這里,可真是不值。靳冰云就在隔壁,他還沒來得及推呢!

  看著秀色滿每媚,全沒與他動武的意思,楚江南也狠不下心來辣手摧花,雖然剛才那么一剎那,他的確是起了殺心的。

  看來自己還是心太軟,這樣容易吃虧啊!不過想到自己不以武功,只憑著床第鏖戰之術,就能在征服盈散花與秀色兩大妖嬈,而且還是一次就把兩女弄得神魂顛倒,令她們對他服服帖帖,乖順地做他女人,實在有種功業非凡的感覺。長路漫漫,仍需努力。

  感覺身下的女子嬌喘漸息,顯然無花王朝訓練出來專門在床第建功的女子就是不同,竟這么快便從男女合歡的道:“秀色……你離開了散花……是不是?”

  被楚江南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勾得渾身一震,在他懷抱中那嬌柔的女體一時僵硬;秀色很快便恢復過來,掩口偏首嬌笑,仿佛聽到了什么非常可笑的話兒。

  “這怎么可能?你不要亂猜!我……我……”

  本來若只是三分懷疑,現下聽了她的回辨,楚江南可有六七成肯定了。

  無花王朝滅亡不過十數年,現下高句麗還有王命讓人追擊著無花王朝余孽,在塞外;無花王朝中人的身份一旦曝光,可比經刑部上呈、皇帝勾決的死罪還要來得無救。只是盈散花和秀色來中原,是有目的的。沒有想到的是,秀色被楚江南破了身子,導致兩女鬧翻(楚江南猜測,并未得到證實),

  在客棧中偶然相遇,秀色以為楚江南認不出女裝的自己,才會醉酒不醒,與他,施展手段報上次被他破身之仇,至于最后關頭時手下留情,放了自己性命(秀色以為是她放了楚江南性命,其實她已經是在鬼門關走了一遭)。若非方才采她hx之時,感覺到這秀色泄出的y精豐沛柔膩,麻人心脾之處明顯是之身,怕楚江南會不會辣手摧花,也說不定啊!

  “沒錯,你肯定和盈姐吵架了,而且還是為了我,否則剛剛你就不該手下留情,把我吃干抹凈,把我的精元榨到一點不留。”說到此處,楚江南心中一陣忐忑,顯然秀色方才差點不想手下留情,畢竟自己和“她”還是第一天認識,便將一醉方休的她抱回客棧房中,趁醉下手,將她在jy一番,這等舉止頗帶趁人之危的味道,別說正道中人,連有點名頭的邪道人物也不屑為之;也怪不得秀色竟想殺了他,當然其實這個世界這個社會,乃是l的叢林法則,拳頭大就是老大,就算秀色最后不留手,楚江南也會反擊,只是他會心痛而已,畢竟她看走了眼。

  “你……你……”見楚江南堅持己見,一時間秀色也說不出什么話來,心中潛藏許久、怎也不肯面對的秘密被他完全挑明,她可真不知該怎么反應才是。

  畢竟都已經出口否認,可對方仍不肯聽從,這種事又不可能動手,她也打不過楚江南,秀色心中糾結紛亂難言,不知如何是好。

  見楚江南始終堅持,秀色撐了許久,終于放棄了堅持,嗔道:“你……是怎么發現的……”

  “這……這個……”給她這下反問,變成了楚江南無辭以對,一時搔耳撓腮,不知如何回答。雖說這句反問,表示秀色已間接承認了和盈散花鬧翻是為了自己,可他總不可能說是因為自己知道兩女的真正身份吧!

  第730章 柔情蜜意,冰云驚艷

  “這個,我,我猜的……因為我知道你們的感情,明為主仆,實是姐妹,你倆向來孟不離焦,焦不離孟,現在卻孤身一人,而且還穿著女裝……”好不容易才掰出了答案,可說著說著,連楚江南自己也不大相信自己的話了,“顯然……顯然在客棧里頭……秀色姑娘就看穿了你身份……所以……所以剛剛才會留下你性命,沒有趕盡殺絕,你在此謝過秀色姑娘留情之恩了……”

  “原來如此……”若是換個時間地點,心情平靜下來,以秀色的才思聰慧,怕早已聽出了楚江南話中有貓膩,可如今不但她的身份被楚江南看破,連自己和盈散花鬧翻了是因為他,這壞家伙竟也知道,秀色表面上沒什么動靜,芳心之中可是波濤洶涌,亂得無以復加,哪聽得出他話中破綻。秀色連忙換了話題,輕語聲中纖指在楚江南額上直點,就好像是不恥他所為似的,一點也不留情,“不過你……你忒也過分……才第一天認識的女子,就敢灌醉了弄到去……方才人家差點……差點真想殺了你呢!”

  “是……是你不對……還請秀色姑娘原諒……千萬……千萬別告訴盈姐……”聽秀色話里并無殺氣,心中微微一松。楚江南可不敢申辯,今日之事哪里能說全是自己的錯?一來秀色實在太美,那氣質揉合了無花王朝玄王族的清雅圣潔,以及無花王朝妖女冶蕩的媚男之法,令人忍不住胯下發癢,教楚江南這色中惡魔哪里受得了?二來出了客棧之后,可是秀色自己沖進了酒館,自己灌到不省人事,這哪里又是他的錯?楚江南最多只是趁人之危,抱她罷了。

  可這種話卻是說不出口的,秀色好歹是女兒家,又不像家中嬌妻美眷一般已被自己徹底征服;楚江南可曉得她的性子,多開口怕是多錯,若一個不小心惹惱了她,就算她不出手對付自己,光只是在現下的情況下開口大喊大叫,樓下又有旁人證說自己抱著已然醉倒的她回來,便楚江南渾身是嘴也說不清了。

  這下子楚江南想到這一節,只能乖乖討饒,什么多的動作都不敢有,當然他可以用武力制服秀色,不過這樣的話,連他自己都會看不起自己的。

  “放心吧!”聽楚江南說到軍盈散花,秀色輕聲一嘆,原本還有的幾分火氣,都給心中的惆悵壓得再也起不來了,她微微揮手,“她……是不會再見我了……哎……”

  見秀色如此好說話,楚江南放下心來;看來自己在外頭偷偷j污了秀色之事該不會傳到盈散花的耳朵里去了,上次破了秀色的身子,她怕是就有找自己拼命的心呢!而如今知道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負秀色,盈散花真的很可能不顧一切地找上門門來。因為楚江南這樣做,可是破了盈散花的規矩啊!

  盈散花在江湖上,制造出艷名,一大半的功勞可都是秀色幫她掙來的,她自己可是貨真價實的,保持著冰清玉潔的之身。因為盈散花身體里有蠱毒,誰如果破了她的身子,與她,蠱毒便會進入對方的身體,她的目標可是燕王朱棣,只有“魔種”可以克制。但是如果接觸的多了,難免會露出破綻,被人看出來,所以盈散花訂下的規矩是所有的入幕之賓都只有一夕之緣。

  心一放,便是滿腹疑惑涌上心頭,究竟是為了什么,才會讓秀色離開盈散花呢?難道真的是因為自己?

  雖說現在楚江南是做壞事的時候被人家人贓并獲,但是他一點沒有做賊心虛的意思,何況楚江南本來就是好奇心很重的人,他嬉笑著說道:“秀色,盈姐和你一直一起的,怎么會分開的?”

  “還不都是你害的。”秀色見楚江南滿面疑惑,微微一笑;雖是面貌嬌甜嫵媚,可這笑意卻透著無比的意興蕭索,苦澀得讓人覺得心傷,“你這個壞蛋,壞了人家的身子,小姐正在修煉一種奇功,需要我的……我的……需要我保持處子之身,不曾想被你y差陽錯的壞了清白,事后她氣得想殺了你,可是卻被我勸住了,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是時常想……嗯,總之后來就和小姐制氣了……你別問了好不好?”

  “不好……”心中滿是懷疑,何況楚江南也有種感覺,再讓秀色這樣漂流江湖,遲早會出事情,何況盈散花也是一個人,若弄得不好,吃虧了怎么辦?以前她們是兩女聯手,“而且……而且秀色你不在盈姐身邊,難道不擔心嗎?這樣下去不好……”

  “是啊……”嘆了一口氣,秀色顯得如此嬌弱無力,即便是方才差點在她身上丟了性命的楚江南,也不由涌起將秀色擁在懷中好生憐惜的沖動。顯然想到和盈散花鬧翻之事,秀色無比傷痛,軟弱得比一般深閨弱質還要無力,竟沒阻止楚江南輕撫愛憐的手,“若是……若是小姐不肯原諒我,我……哎……”

  “秀色……”心中風起涌動,塵封的往事無須細想便一件件地涌上心頭,秀色只覺整個人都的,看著楚江南滿是好奇的面孔又不敢深問,不由心下一軟,“當年人家……人家與無家可歸,與小姐流落在外,風餐雨宿……”

  睜開了眼睛,只覺房中暖暖熱熱,窗外明亮無蔭

  [火影]從今天起我是我愛羅

  顯然天已大亮。

  楚江南展了展身子爬了起來,除了被褥零亂、印痕處處,顯見昨夜的瘋狂之外,床外可真收拾得整整齊齊。

  若非他微一運功,只覺體內元氣旺盛,更勝先前,楚江南還真會以為昨夜不過是一場哩!

  眼見房中秀色的衣裳飾品一樣不見,顯然是她收拾好之后不告而別,楚江南心中微亂;雖知已知秀色必然會去找盈散花的,可心中卻有個部分隱隱地希望她留下來。

  走下床來,慢慢地穿起衣裳,楚江南這才發現,桌上有封留書,打開之后才知是幾幅圖畫,上頭全是人體經脈x道,旁邊還有注釋。

  仔細看了內文之后,楚江南不由臉色微赤,顯然秀色心知他武功夠強,行走江湖綽綽有余,可床第功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