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5 部分(1/2)

加入書簽

  齙木餿萌瞬桓倚】礎r煌肺諍諉艿耐販1喚鴯詬吒咄炱穡凰c枷氯詞且歡韻賦さ奶一ㄑ郟瀆碩嗲椋萌艘徊恍⌒木突崧儐萁ァ5謀親櫻癖∈手械暮齏秸饈比囪帕釗四墾5男θ蕁?br /

  楚江南的臉上仍保留著關切的微笑,而迎上他那雙漆黑如墨的溫柔目光,少女頓時有種心如鹿撞的感覺,忙垂下俏臉。

  這樣好看更不失溫柔的男人,為什么自己要現在才遇到呢?他的袍服,一塵不染,連日光都不好意思留下斑駁的樹影;他的頭發墨黑,襯托出他發髻下珍珠白色脖頸的詩意光澤;他的背脊挺直,好像在這白楊樹一樣挺秀的身材中,蘊含著巨大堅韌的力量。因為女子從來沒有見過比他更加優雅入畫的男子,一種光亮至美的氣息從他的面龐感染到了她。

  他沒有笑,但他的清澈的眼睛卻在忠誠的微笑著;而他的皮膚像昆侖山里潔白的雪蓮花,他的眸子是天山之巔神圣的池水。

  這個男人長的真漂亮,如果楚江南知道少女心中用“漂亮”來形容自己,真不知道是什么感覺,少女想到目前自己的處境,以及剛才那惡少蘇州的身份地位,不禁悲從心來,面現凄色。

  因為剛才墜樓中發簪跌落,三千青絲如錦緞般披落在肩頭,一對柳眉彎似月牙,卻偏在眉尖染上了淡淡的冷清;一雙美眸漆黑得不見底,眼角微微向上挑,笑起來的時候宛如黑夜般魅惑;睫毛在眼簾下打出的y影更是為整張臉增添的說不出道不明的神秘色彩;鼻梁挺拔且不失秀氣,將姣好的面容分成兩邊,使臉龐格外富線條感;一張櫻桃小嘴顏色紅潤,仿若無聲的。美好的五官被完美的臉部線條一直引到了尖尖的下顎。的幾近透明,神色間卻冰冷淡漠,當鍺若冰雪,卻也是冷若冰雪,實不知她是喜是怒,是愁是樂。

  少女神色的變化一絲不落的窺入楚江南的眼里,使他越發肯定自己的猜測,他的話定是再次勾起了她不幸的回憶,看己今天是免不了要來一次英雄救美的了,想想以前這樣的鏡頭自己也只有在小說里或者電影上才能看見,而就算在現實里遇到了,他一個大學生宅男,也不敢伸手啊!至于到街上去做好事,什么扶倒地老乃乃起來什么得,怕是只會被人認為是家里錢真多的富二代,反倒是穿越到了古代,楚江南已經親身經歷多次了,心中真是一點期待都沒有啊!因為實在是太沒有新鮮感了,如果楚江南想的話,每天上街多逛逛,肯定每天都可以遇見這種事的。

  正要找些話語來安慰她,身后傳來混亂的人聲以及“滾開,別擋了我家公子的道”的叱罵。

  楚江南目光一煞,轉身望去,只見道上圍成一堆的人群從中間分了開來,有些移動稍慢的人更是被拳打腳踢到一邊。

  眾人大多敢怒不敢言,膽小的見勢不妙,早往遠處溜掉了。

  十幾個看起來頗似好手的武士簇擁著一個面色蒼白,身材高瘦的貴介公子耀武揚威的向楚江南等人走來。

  楚江南感到懷中的少女“啊”的一聲輕叫出來,似乎十分害怕這一群人般,俏臉血色盡退,渾身顫抖。

  楚江南下意識地摟緊少女無助的嬌軀,寬慰道:“不要害怕,有我在,不會讓人傷到你的。”

  少女仰起猶帶淚珠的俏臉,看了看他,再瞧了瞧不斷迫近的那些人,凄然道:“公子的救命之恩,小女子恐怕無以為報了。公子還是走吧!你斗不過他們的,否則會連累了公子的。”

  少女會這樣說,楚江南一點也不感到訝異,自己這邊只有三個人,況且還有兩個是女的,而反觀對方,姑且不論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肆無忌憚,身份定非一般,僅是對方的十數人,都是人強馬壯,一看便知非善男信女,任何人處在這樣的情況下都一定會有少女這樣的擔憂。

  這樣的情況下,少女仍肯為人著想,她的善良讓楚江南對她更生好感,他低頭仔細瞧了瞧懷里的少女,不理來勢洶洶的惡客,笑道:“還沒請教小姐芳名?”

  少女心中一訝,沒想到都這個時候,楚江南竟然會問自己的名字,她編貝般的皓齒輕咬粉唇,正待說話,他卻打斷道:“等我打發了眼前這些礙眼的家伙小姐再告訴我不遲。”

  少女感激的望了楚江南一眼,突然重重的在他的嘴唇上吻了一口,臉上現出堅決的神色,道:“如果公子有何三長兩短,林巧兒一定會陪著公子一起的。”

  原來她叫林巧兒,很討喜的一個名字,楚江南心中一蕩,看林巧兒的神情,待會自己處理完這件事后,她便注定是自己的人了。

  秀色冷哼一聲,靳冰云并不說話,只是默默地拉起林巧兒的手,三女一齊退后幾步。

  楚江南心中大喜,靳冰云的舉動已經說明了一切,她是支持自己的。

  這時惡少與一眾手下才圍了上來。

  那惡少年紀在二十上下,臉色顯出酒色過度后的蒼白,身材高瘦,滿面凌人盛氣,正眼也不瞧他楚江南一眼。各有五名持劍的打手分列左右,而他近身處,則還有三人環衛其間。楚江南看了三人的架勢,估計就是三流水準,連二流都夠嗆,就這實力,也敢跟他叫板?真是無知者無畏啊!

  第733章 府尹公子,傷人結怨

  楚江南好整以暇地立在街心,對方眼見他一方只有一個人,也不急著包抄,一幅已經吃定楚江南了的模樣,在離他只有十步距離處停下,形成對峙。

  那三大三流高手位置稍微靠前,臉目狠冷,其中身材高瘦,顯得硬朗兇狠的一人率先發話道:“小子,勸你莫要管閑事,留下了邀月樓的小娘們,我家公子便饒你不死。”

  話語方畢,他身后的惡少不滿的冷哼了兩聲,道:“哪有這么容易?這小子見到本公子到來卻還要不知道天高地厚地站在那,今天本公子高興,留下你身后的三個女人,本公子便饒你一命,滾吧!”

  “府尹公子又在欺負人了……”

  “那小伙子肯定是外地的,竟然敢招惹府尹公子。

  “他怕是要吃大苦頭啊!”快

  “只是可惜了那兩位和他一起的姑娘……”

  原來是府尹大人的公子,難怪他身邊的人不咋地,戰斗力估計連后世的城管都不如,不過能夠“給我八千城管,蕩平日本東京”這種拉風口號的,戰斗力指數自然是不低的。楚江南將四周圍觀看客的嘀咕盡數收入耳中,心頭大怒,這小子平時強搶民女的事情一定沒有少干,打定主意,給他個教訓。既然大家都是官場中人,豈能讓他一顆耗子屎,壞了整鍋燙。等一下,你什么時候成為官場中人了?你誰啊!有沒有認識百~萬\小!說啊!跳著訂閱地吧!趕緊回去補訂齊全了,連哥是官場中人都不知道。你以為我腰間那塊燕王世子那里得來的玉佩是掛著好看的啊!那么重一塊,知道什么樣的人最傻帽嗎?就是腰桿上皮帶上掛一圈東東的,人家是左青龍右白虎,你是左門鑰匙,右傳呼機……

  楚江南心里念頭急轉,面上卻始終保持著平靜,右手隨手抽出毫不起眼的井中月。

  府尹公子身側的一名大漢看了看楚江南手中的長刀,臉色微變,附在他耳邊說了幾句,應該是他認出了楚江南的井中月,從而推測出他的身份。

  哪知道府尹公子絲毫不在意,阻止他道:“就算是銘刀邪少又怎么樣?我就不信他有三頭六臂,就是黑榜十大高手來了也得給本少爺面子,他不過是最近竄起的毛頭小子。”

  楚江南怒火中燒,手中井中月“鏘”的一聲輕鳴。

  府尹公子下意識地退了一步,感覺自己丟了面子,惱羞成怒,咬牙切齒道:“徐海,給我廢了這不知道好歹的臭小子。”

  徐海獰笑著應了一聲,拔出長劍,大手一揮,與左右兩邊的同伙一起圍了上來。

  他雖是自負,但是府尹公子剛才叫出了眼前的人有可能是最近江湖上風頭正勁的銘刀邪少后,他便收起了自大的心態,畢竟徐海自認沒對方名氣大。

  楚江南不慌不忙,斜視著府尹公子,冷笑道:“不管你是誰,若是立刻跪下向這位姑娘道歉,我就饒你狗命。”

  府尹公子與他的家將先是一愣,隨即毫無顧忌的哈哈大笑。

  他更是上氣不接下氣的對一旁的另外兩名狗腿子蒲布與劉巢道:“這是我見過的最不怕死的人。”然后轉眼看著楚江南:“好,就沖著你的有種,待會本公子便給你個痛快。”

  話音未落,徐海一聲:“上。”

  當先兩個家將仗劍沖殺上來,到了楚江南眼前,大聲喝一聲,長劍揮向他面門。

  楚江南“哼哼”冷笑數聲,也不見他有什么大動作,膝部微曲,矮去,在頭府尹大人的兒子不是官?放p,人家爹爹一句話,他立馬就榮升公務員了。古代當公務員可不容易,古代的上班下班時間,和現代相似,也是晨聚昏散,但具體時辰上又比現代一般機關之朝九晚五的通例要提前,與農業社會中大多數人的作息習慣相適應。《詩經?齊風?j鳴》中,妻子催丈夫起床:“公j已經叫了,上朝的都已經到了;東方已經亮了,上朝的已經忙碌了”(j既鳴矣,朝既盈矣;東方明矣,朝既昌矣)。因知古人j鳴即起準備上班的傳統,至少在春秋時代就已形成。往后,這個時段逐漸定歇卯時(早晨五至七時)。

  哪里像現代的公務員,吃著公家飯,發著私人財,但是正因為如此,現代公務員才那么難考嘛!沒關系的,基本沒戲。而古代當公務員,相對就要容易很多,只要狠下心,把腿中間那話兒給一刀切了,立馬進宮,服侍皇上。可謂一步登天啊!現代普通公務員想見國家主席的面,除非512地震再來一次。

  楚江南用刀背拍了拍府尹公子的臉,笑道:“只要你為方才的無禮向林巧兒小姐道歉,今天我便饒了你。”

  形勢比人強,府尹公子臉若死灰,不得不向李偉杰低頭。

  帶著蒲劉二人以及十個已經止住血的普通家將,抬著重傷昏迷的徐海,灰溜溜地走了。

  注意到府尹公子臨走前忿恨的目光中,楚江南心中冷笑,他若不是手下留下,重傷的就不止是一個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