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9 部分(1/2)

加入書簽

  老瞎子捧著馬心瑩含羞帶怯伸出的右手捏了好一會兒,嘴里不住的嘖嘖稱奇,面色變得相當古怪,放下手,問道:“姑娘是想聽好話呢,還是想聽真話?”

  馬心瑩道:“當然是真話,機老丈但請直言相告。”

  老瞎子嘆道:“要說姑娘的命相,那是好得沒話說,生在富貴之家,無病無災,壽登百齡,福慧雙全哪……”

  好話誰不愛聽,馬心瑩抿嘴盈盈一笑。

  “只是,姑娘近日里有一樁劫數……”老瞎子忽然話語一轉。

  馬心瑩江湖也不是初出江湖的雛了,雖然閱歷談不上豐富,但是江湖把式還是懂的,江湖術士通常先說幾句好聽的,勾起客人的興趣,再說客人將要大難臨頭,好訛詐對方錢財。但眼下這算命老道委實透著古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讓他算上一算也沒妨礙。遂取出一小塊銀兩,放在他手里,笑道:“請老丈明言。”

  “老朽有個與眾不同的規矩,乃是等老朽的話應驗了以后再收酬金,若不應驗,老朽焉能昧著良心取人錢財?”老瞎子道,把銀子還了回去,“還請姑娘先行收回,日后應驗了再付不遲。”

  馬心瑩大奇,世上竟有這般有把握的算命人,便也不推辭,收回銀子。

  “近日這一樁劫數關系到姑娘一生的轉折,姑娘可要聽好……呃,此事實難啟齒,請姑娘附耳過來。”老瞎子滿面神神道道的模樣。

  馬心瑩聽他說的鄭重,當下湊過頭去,屏氣凝神,側耳傾聽。

  “姑娘近日之內會被人強。暴……”老瞎子石破天驚道。

  “啊!!”馬心瑩的表情僵在了臉上,一時反應不過來。

  老瞎子繼續道:“但你最終會徹底愛上強暴你的人……”

  馬心瑩終于回過神來,滿臉通紅,羞忿欲絕,直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玉腕揚處,手中便揮向老瞎子腦門。

  老瞎子不知閃避,渾不知死神將至。

  玉手將要擊中之時,馬心瑩神志一清,心說正道中人豈能濫殺無辜,何必跟這江湖騙子一般見識。

  馬心瑩忿忿收回手,轉身就走。

  她說什么也不信老瞎子的話,經這一攙和,心煩意亂,無意再逛,轉身而去。

  老瞎子佇立在原地,良久不動,喟然嘆道:“世人都口口聲聲說要聽真話,可直至今日,還沒遇見一個是真心想聽真話之人……”

  下午楚江南與靳冰云和冷鳳在蘇州城玩了半天,靳冰云顯然很開心,對于楚江南幾次牽她手的事,也沒有太在意,只是俏眼白了他幾次,就任他握住了自己的小手。

  晚上兩人回到落腳的客棧,因為秀色早說過吃晚飯的時候不用叫她的,所以楚江南和靳冰云一起吃了東西,各自回房間。

  因為昨晚鬧出田剝光的事情,所以楚江南干脆把后院一個獨立的院子給整個包下來。

  這座別院頗具規模,四周圍都是高墻,秀色被楚江南安排在朝南的閣樓,那處既清幽,外面花園景物最美,又不虞受北風或西斜日曬之苦,自然應留給自己的女人享用。

  楚江南心急那個火燎,若是秀色現在還沒起床,那他就去陪她一起睡。

  上了閣樓,朝屋里望去。

  楚江南的視力很好,透過窗戶,看到后面的搖椅上,一具妙曼的倩影。

  帶著邪笑,楚江南越走越近,那妙曼的倩影,妖嬈的曲線完全展露在了他的眼中。

  很美,很嫵媚,盤著的青絲,顯出嫵媚的風情,明亮的額頭,展現著絕代佳人的精致,楚江南腦海中浮現出秀色的花容月貌,長長的漂亮睫毛,很讓人憐惜,嬌俏的瓊鼻,卻顯得有些調皮,柔薄的嘴唇,紅潤而又讓人忍不住想要嘗嘗。白嫩的天鵝頸,讓人驚嘆,如雕刻般完美的鎖骨,彰顯著忍不住去的溝壑。一襲紗裙,將她的酥。胸,凸顯的不大不小,小腹平坦。恰大好處的美腿,微微的曲起,精致的蓮足,調皮的伸張著。

  楚江南盡管只是看著一抹朦朧倩影,可是卻越看越是喜愛。

  正在這時,屋里的燭火“哧”地一聲,熄滅了。

  楚江南沒有多想,推門進屋,繞過屏風,雖然房內沒有點起燈火,可是怎能瞞過他的夜眼,只見繡榻帳慢低垂至地,隱見有人擁被而眠,烏亮的秀發散在忱上。

  看見自己來了,卻突然裝睡?想挖漆麻黑,摸摸抓抓的游戲?

  楚江南心大動,大喜之下,正要大步而去,心中忽然泛起極不妥當的感覺,心中大訝,忙思其一切看來都和平寧靜,沒有半點異常之處,傳來秀色均勻輕柔的呼吸聲,當然他知道她是裝的。

  收攝心神,楚江南無聲無息緩步來到帳前。

  帳內女子面墻而臥,縱使蓋著被于,仍可看到腰與間那夸張的線條。

  秀色明顯不可能一躺下便睡著,她肯定是準備和自己玩鬧?可是為何自己會覺得不妥當呢?

  驀地心中一震,終于明白了不妥當的地方,因為床前并沒有繡花鞋一類應有的東同,即便秀色想要玩鬧,可是也不會穿著臟鞋子便。

  一時間楚江南明白了,秀色根本不在屋里,帳內的女子則是藏在這里等秀色回來,覺察到自己的來臨,于是連鞋鉆入了被窩里,扮作秀色來布下對付他的香艷陷阱。

  只從對方能察知自己的來臨,便可知對方是一流高手,其實根本不用猜,楚江南就已經知道了對方的身份,除了盈散花外,不會有第二個女人。

  這些念頭電光石火般劃過楚江南的腦際,他已想好應付之法,不由嘻嘻笑道:“秀色,我的乖乖寶貝,你的親親夫君來與你幽會了。唉!真對不起,今天陪冰云逛了整天,現在才來找你,乖乖寶貝千萬不要生氣。”

  一邊說,一邊脫下上衣,擺出一副迫不及待的急色樣子,同時亦教對方知他沒有武器。

  在假扮秀色的自是盈散花,聽到來的是楚江南,大喜過望,暗忖若能神不知鬼不覺一舉將他暗算掉,那可是什么仇都報了。

  盈散花早就想對楚江南下手了,只是他武功很高,她沒有把握,其實對楚江南盈散花本來并無惡感,只是他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壞了秀色的身子,而且還弄得她們姐妹倆有了隔閡,而第二個盈散花忍著沒有下手的原因是,怕給秀色知道,立即招致她們感情破裂,反目成仇,還有接踵而來的東溟派的報復罷了,假若現在能殺掉他,誰能猜到她身上來。

  芳心竊喜時,楚江南伸手來撥帳幔。

  盈散花“呻唔”一聲,壓著嗓子含糊不清道:“唔!放下窗幔子好嗎?”

  楚江南心中暗笑,知盈散花怕自己看出她不是秀色,嘻嘻一笑道:“秀色你真夠道行,黑暗里干又是另一番滋味兒。哈……”

  輕松地把四個小窗全掩上了布幔,立時房間陷入完全的黑暗里。

  盈散花欺他看不到,小心翼翼轉過身來,摸出c在間見血封喉的毒匕首,藏在掌心里,靜待著這色鬼跨上繡榻來。

  楚江南移到房心,卻全無動靜。

  盈散花待了一會,忍不住道:“你干什么哩!還不快來。”

  楚江南訝道:“小乖乖是否著了涼,為何聲音又沙又啞?”

  盈散花吃了一驚,應道:“唉!可能真的受了點風寒。”

  楚江南喜道:“沙沙啞啞的,更夠味道,叫幾聲給我聽聽,就像剛才那么的乖。”

  盈散花氣得差點立即把刀投向他,卻是半點把握都沒有,心中暗咒他的十八代祖宗,無奈下喉唔地作出聲。

  聽著它的和喘叫,楚江南差點笑破了肚皮,嚷道:“好了!夠了!被你叫得我欲。火焚身,現在你快,半片市都不準留在身上。”

  盈散花差點給他玩死,不過床都叫了,總不能半途而廢。

  她猛牙銀牙,在帳內脫起衣服來。

  楚江南叫道:“逐件衣服拋出來給我,嘻!我最愛嗅乖乖的小褻衣。”

  盈散花本想留下內。衣褲,聞言大嘆晦氣,不過想起可以把他殺死,吃虧點也難以計較,不一會所有衣服全丟到帳外去,赤條條躺在,差點恨得咬碎了美麗整齊的玉齒。

  楚江南道:“乖乖寶貝,我來了。”

  盈散花裝作呼吸急速,啞聲叫道:“快來吧!我忍不住了。”

  楚江南來到帳前,忽停了下來,通:“乖乖寶貝,快叫聲夫君來聽聽。”

  盈散花被他作弄得快要氣瘋了,不過小不忍則吼大謀,嗲叫道:“夫君!啊!夫君!快上來吧!”

  楚江南道:“我來了!”

  他拉開了帳幔,一腳跨到榻上。

  盈散花等的就是這一刻,纖手一揮,掌心小匕首電s往只隔了尺許的楚江南小腹處。

  這個角度,即使想仰身遇過亦絕無可能,不愧精于刺殺的高手。

  楚江南一聲慘叫,整個人彈開,碎一聲倒在地上,雨聲后,便寂然無聲。

  盈散花欣喜如狂,一聲嬌笑,由跳了起來,一絲。不掛站在房心。

  她打著了火褶于,只見楚江南俯在一角的桌底下,上身赤。l,一動不動,一只手還抓著自己的衣服,剛好遮著小腹的部位,看不到有沒有流出鮮血來。

  第748章 占奴便宜,畸戀愛欲

  盈散花對自己的演技和劍術都極有信心,她和秀色可謂朝夕相伴,若是有意喬裝,那自然是惟妙惟肖,不虞楚江南看出破綻,而剛才他明顯是在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受了一劍,就算是當場斃命,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她一點沒有懷疑,低罵道:“你這短命鬼,竟敢來占奴家的便宜,真的活得不耐煩了。”

  盈散花俏生生站在屋里,一頭烏黑的長發輕輕垂在她的臉上,娥眉青黛、朱唇皓齒,典型的溫柔型女子,玉指素臂、細腰雪膚,雙眼虛瞇,好一副絕色畫卷,就好似一個活脫脫從畫里面走出來的天上仙子一般,不用貼近一嗅,只要站在盈散花身邊,從她冰清玉潔的身體上自然發出一股芳香沁鼻發幽香,這是女人天生的一種體香,比之世上任何香味都迷人,都好聞。

  盈散花自幼天賦異秉,又師從一位武林異人習練成了一身超絕媚功,隱隱然已成為無花王朝第一高手,當然真正的無花王朝如今已經整個雨打風吹去,成為歷史中的一個詞匯。

  超凡入圣的精深內功使得盈散花擁有著無比高貴典雅的氣質、魔鬼一般的誘。人身材和一股不s而媚的誘。人氣質,令她周圍的人們無不對她深懷覬覦,包括她的合作伙伴在內。而盈散花如今明明正當妙齡,可是胸前那鼓漲高。聳的雙。r、又肥又翹的。部和成熟豐。滿而性。感的體態,又使她不失成熟婦人才有的成熟艷媚風情。

  因為自幼身上背負的擔子太而沉太多,盈散花過的并不快樂,如今雖然她在各路豪強,武林高手,富商巨賈之間,長袖善舞,只要勾一勾手指頭,那些男人就仿佛餓了三天見了骨頭的狗一樣,發瘋似的撲過來,趕也趕不走,而她要做的只是看對方的利用價值而對其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或者輕言淺語,巧笑倩兮,媚波流轉,迷得他們昏頭轉向,但是她內心過得其實也不快樂。

  好在有個十分聰明伶俐的小女孩時刻陪伴在盈散花身邊,即便兩人年紀相仿,但是在她眼中,秀色只是一個小女孩,是自己最為疼愛的妹妹。

  秀色始終與盈散花作伴說話,加上她身懷高明武功,把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向秀色傳授武功上面,才令盈散花毫無空虛之感,但俗話說得好,“飽暖思yin欲”,對武功修煉到如今這種地步,已經不是閉門苦修可以提高修為的,需要走出去,見世面,旅紅塵,磨心志,鍛精神,才能有所突破和精進,而對于常年來錦衣玉食(雖然無花王朝落魄了,盈散花修練武功很辛苦,但是在生活品質上卻沒有一點欠缺)的盈散花來說更是如此,因為修煉無花王朝特有媚功的關系,她體內蘊藏著太多過剩的旺盛精力和超強的女性生理機能,但是因為身上背負的沉重擔子,高傲的她注定又無法享受正常的男女愛戀,因此無法通過正常的魚水之歡來qy,令潛藏于她體內那股旺盛無比的xy之火長期得不到滿足。

  秀色本是照顧盈散花長大的嬤嬤的孫女,兩人的關系既是主仆,又是姐妹,盈散花還是秀色的弟子,由于她眉目清秀、生就一付纖弱而瘦小的身材、自幼聰明而伶俐,活脫脫一個美人胚子,所以很得盈散花的憐愛,而且因為心智很早就成熟的關系,她看待比自己更需要保護和疼惜的秀色時更是有一種母性的心理影響著盈散花,簡直把她當作了掌上明珠。

  rt上的空虛,無邊的,加上盈散花沒有男人,僅有授業恩師,云游四海,神龍見首不見尾,而服侍她生活起居的嬤嬤也因病過世,無人陪在她身邊,使得盈散花漸漸地將她所有的感情和精力都貫注到了秀色的身上,把她當成自己親姐妹般看待。

  異常強烈的母性本能,使盈散花心里對秀色漸漸地生出過分的母愛、姐妹之愛和師徒之愛和一種朦朦朧朧的畸戀ay,她日夜盼望著秀色快快長大,盈散花感覺到自己的內心深處對這個可愛的女子總是充滿著一種羞于出口的強烈期待和渴望。

  她到底是在期待著什么?又渴望著什么呢?關于這一點,連盈散花自己也不敢去想得太明白,這是近些年一直潛伏于她內心深處最大的,或者說只是一種發自潛意識的某種幻想,那種幻想可以極大地緩解她感受到的壓抑和苦悶,她那近些年因修煉媚功而變得越來越強烈,卻又無法向人傾訴的yw。

  所以,只有在夜深人靜,當盈散花躺在自己一片黑暗的繡房里那張溫暖的大時,她才敢敞開胸懷,釋放出被自己牢牢地鎖在內心深處,隨時都想要竄出來令她熱血的yw之魔,仔細地琢磨著這個如夢似幻的太虛幻境中,所包涵的那種令她渾身酥軟的滋味,發揮她那超凡的想象力來幻想和夢中人顛鸞倒鳳、魚水。交。歡的誘。人場景。

  每當這種時候,盈散花腦海中這幅盡情地刺激著她那旺盛qy的太虛幻境都會令她臉紅心跳,并一發不可收拾地點燃盈散花體內那股蓬勃的ay烈火,一系列強烈的女性生理反應也會在盈散花身上那最為敏感的三個部位上,最為充分地表現出來……rf發脹,r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