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1/2)

加入書簽

  “蕭峰。”

  蕭峰見冒然闖入一個沒有禮數,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人,心中不悅,聲音y柔道:“這位公子如何稱呼?”

  蕭峰?我日!楚江南心中郁悶,就這人妖不y不陽,白白嫩嫩的樣子也敢叫蕭峰,不能怪他,應該怪他老子,若是讓丐幫幫主,遼國南院大王蕭峰大大知道自己與他同名還不活劈了他。

  呵!這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哪里來的死人妖居然敢給本少爺臉色看,楚江南笑了,眼中閃動著獵人發現獵物落入陷阱時特有的光芒。

  “原來是蕭兄,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楚江南接著話茬,很是直接坦白的自我介紹道:“在下楚江南。”

  見蕭峰看向自己,張口欲言,楚江南眼中滿是狡黠之色,微笑道:“在下只是無名之輩,沒什么名氣,你就別阿諛奉承,討好諂媚了,否則r麻兮兮,聽的我難受。”

  “你說什么?”

  蕭峰先是一愣,接著怒哼一聲,眼中倏然閃過一道殘戾兇光,隱在衣衫下的結實肌r陡然緊繃,忍不住就要出手。

  “江南,你怎么能這樣和蕭賢侄說話!”

  不等蕭峰發作,單婉兒美妙如出谷黃鶯的聲音再次響起,“蕭賢侄不要見怪,我這徒弟生性頑劣,胡鬧慣了,說話沒大沒小的。”

  “蕭賢侄!”

  楚江南重復了兩遍,似乎發現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你……”

  蕭峰何時受過這種閑氣,雙眼燃燒著憤怒的火焰,氣運全身,身體微傾,準備出手教訓出言不遜的楚江南。

  “少爺,正事要緊。”

  千鈞一發之際,一只枯瘦的手臂搭在蕭峰肩膀,一道y寒真氣灌體而入,正是那一直壓低斗笠遮住模樣的老人。

  “夫人,我剛才的建議你考慮的怎么樣了?”

  蕭峰冷靜下來,心中恨不得將楚江南碎尸萬斷,但為了大局還是咬牙忍下這口惡氣。

  楚江南故意惡語相向就是為了激蕭峰出手,見對方不上當,他笑了,暗道:老子看你能忍到幾時。

  “蕭賢侄不用再說了,前日給你父親的書信中,我已經把事情說的很清楚了。”

  單婉兒回答的斬釘截鐵,語氣鏗鏘,沒有絲毫商量的余地。

  楚江南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什么事,當然也就無從c嘴,不過他并沒有疑惑多久,很快就明白了。

  “夫人的信家父已經收到了,但是這退婚一事還請夫人給我蕭家一個交代。”

  蕭峰的聲音轉冷,眼中綠茫暴閃,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見。

  蕭峰就是蕭南天的兒子,蕭家下任家主,他與單疏影本有婚約,但是單婉兒前日修書一封,說要退婚。蕭家做皇帝夢已經做了幾百年了,眼看機會就在眼前,怎能輕易放棄?只要和單家聯姻,掌握了軍政大權的兩家合力推翻尚氏王朝根本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更何況尚仁德原本就打算鏟除東溟派,為了自保,東溟派也沒有道理不合作。

  “交代!”

  楚江南冷哼一聲,身上氣勢陡增,聲音沉冷如冰,道:“你要什么交代?”

  開玩笑,居然想打自己未來老婆的主意,楚江南暗罵道:難怪這死人妖左看右看都不順眼。

  “你是什么東西?”

  蕭峰終于抓狂了,他對單婉兒心存顧及,對楚江南可沒那么多考慮。

  蕭峰怒視著楚江南,仿佛一頭眼睛噴火的野獸,指著他尖聲道:“本少爺說話,哪里輪得到你來c嘴!”

  “抱歉,我是人,你才是東西。”

  楚江南臉上帶著玩味的笑容,不冷不熱道:“死人妖,你要搞清楚,這里是東溟山莊,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雖然不知道人妖是什么意思,但就字面上看也絕對不是夸自己,蕭峰大聲喝道:“本少爺不是東西。”

  “你的確不是東西。”

  楚江南樂了,向拼命板著臉忍著笑,怒力維系著清雅姿容的單婉兒飛快地眨了眨眼,轉而笑道:“既然你不是東西,那請問你到底是什么玩意?”

  蕭峰真的瘋了,被楚江南氣瘋了,眼前這可惡的小子到底是從哪里迸出來的?

  至始至終單婉兒都沒有說話,似是默認了楚江南對此事的處理,單家無故退婚,別有用心的蕭家當然不會善罷甘休,即使不為爭權奪利,覬覦單疏影的美麗蕭峰也會放棄這門婚事。

  蕭峰是單婉兒完輩,礙于身份,她不便出手,所以楚江南是處理此事最適合的人選,再說他是個男人,難道不應該為自己的女人拼命嗎?

  既然已撕破臉皮,蕭峰露出猙獰霸道的一面,他冷冷道:“臭小子,今天就讓知道天底下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

  楚江南暗忖舌頭解決不了的問題就用拳頭,說來說去還是要手底下見真章,不過這小子怎么把我要說的話都說完了。

  慢慢站起身來,楚江南整個人如同一柄出鞘的絕世神兵,眼神沉斂,天威含而不露,狂傲道:“不要和我狂,就你那點本事,我空手就能打贏你。”

  第079章 邪少出手

  “鏘!”

  怒急攻心的蕭峰暴喝一聲,反手抽出女婢手中長劍,離鞘長劍化作漫天青芒,疾取楚江南胸前要害,提氣、拔劍、縱身,動作一氣呵成,殺伐凌厲。

  蕭峰一直看不透楚江南深淺,要么對手是武功超凡入圣的絕世高手,要么就是不諳武功的白癡。

  楚江南怎么看也和絕世高手不搭調沾邊,但要說他不懂武功蕭峰卻也不信,所以他搶先出手,毫不留情,獅子搏兔,不管對手是虛是實,務求一擊必殺。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這死人妖看來還有兩把刷子,楚江南絲毫不為所動,脣角飄出一絲笑意,長發無風自動,忽然間蕭峰感到攻擊的目標竟然模糊起來,強大的氣勢的他行云流水的動作一滯。

  蕭峰心中一凜,不退反進,咬牙施展精奧玄妙的劍法,如影隨形地殺向楚江南。

  “蓬!蓬!蓬!”

  勁氣交擊坐,震響連天,蕭峰長劍每前進一分,劍上壓力便增大一分,一重重若有實質的氣浪朝他狂猛的沖來,每一重氣浪仿佛一道鋪天蓋地的巨浪當頭擊落,令他前進受阻,身法滯歇,沖勢漸緩,銳氣全消。

  氣浪之強之猛,蕭峰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哼!”

  蕭峰悶哼一聲,長劍攻勢依舊犀利,但落在楚江南眼中,只是表面聲勢洶洶的紙老虎,嚇唬嚇唬人還可以。

  楚江南雙目如電,一瞥之間,蕭峰的尷尬狀況已了然于胸,他此時舊力已盡,新力未生,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時候。

  井中月并未帶在身上,但這根本不影響楚江南的戰斗力,他冷然一笑,并指成劍,指出如風,劍影橫空,往蕭峰擊去。

  死要面子活受罪發蕭峰不愿被楚江南一招迫退,弱了威勢,矮身錯步,長劍旋轉著狠狠刺向楚江南。

  劍指交擊,發出金鐵撞擊的聲響,蕭峰的身體仿若被千斤重錘擊在胸口,嗓子一甜,滿口血腥。

  受此一擊,蕭峰長劍差點脫手飛出,身體痛楚不堪,出道以來首次受此重挫。

  雙目泛起微微的綠茫,蕭峰勉力強提一口真氣,長劍擎天,氣化長虹,布下嚴密的防御網。

  楚江南神態輕松,心中對蕭峰武功已經有了大概了解,體內氣旋分出一股真氣,身子騰空而起,大鵬展翅般飛臨蕭峰頭上,以指帶劍,東溟劍法全力展開,如水銀泄地,無孔不入的往他狂攻猛打。

  蕭峰眼中綠茫狂燒,喉間發出不似人類的低吼,以攻對攻,身體疾旋,避過楚江南泰山壓也是自己的地頭,楚江南想當然的已經將東溟山莊歸為自己的私人領地了。對方若是冒然動手,落了把柄口實,即使被圍殺了也沒個喊冤的地方,何況楚江南殺他何需圍殺,需要的只是一個理由而已,只可惜對方卻不上當。

  “我這人天生命苦,最不喜在人前張揚,以為這樣別人就注意不到我了,但卻一點用也沒有,像我這樣拉風的男人,無論走到哪里,都像黑夜中的星辰,夠閃亮、夠鮮明、夠出眾。”

  楚江南長長的嘆了口氣息,無限感慨道:“我憂郁的眼神,神乎其神的話語,還有那英俊的樣貌,高貴的氣質,一切的一切都徹底的將我出賣。你想要挑戰我是吧!行,先交挑戰費,然后預約時間,看我哪天比較空閑。”

  老人不與楚江南做口舌之爭,爭不過還有什么好爭的,眼睛看著單婉兒,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好了,好了,算我怕你了,都半只腳踏進棺材的人了,居然還用學蠟筆小心,用這種r麻兮兮的眼神看我姑姑,日行一善,本少爺就當做好事了,和你過兩招。”

  在楚江南一口鐵牙銅牙之下,死人都能被說活了。

  兩人依足江湖規矩在廳中站定,拉開架勢,準備動手。

  老人取下纏在腰間的一根長鞭,神色冷冷的看著兩手空空的楚江南,傲然道:“老夫縱橫江湖二十載,豈會占你便宜,你速取兵刃。”

  見到對方的兵器,單婉兒秀氣的柳眉微蹙,似想說什么,但終是沒有開口。

  既然你急著去閻王爺那里報道,我就好心送你一程。楚江南微微“y”笑,也不客氣,和敵人有什么好客氣的,讓人去房中取來寶刀井中月。

  片刻工夫,蕓香將井中月送到楚江南手中,而他在接刀的時候還在小妮子的玉手壞壞地摸了一下。

  寶刀在手,即使刀未出鞘,但是卻已殺氣四溢,這殺氣淡無可淡,但偏偏在廳中狂暴的殺氣面前凝而不散,聚而不分。

  “你用刀?”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