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部分(1/2)

加入書簽

  體積精巧,外表看起來比一個放煙火的爆竹筒大不了多少,攜帶便捷,一個褲兜塞下十個八個那是一點問題沒有,威力巨大,擁有“散彈槍”的特性,速度快,殺傷范圍廣,防不勝防,在啟動機關的瞬間能以噴s方式,呈扇形狀s出九九八十一枚細如牛毛的銀針,每根銀針上都喂有見血封喉的劇毒,端是厲害無比。

  暴雨梨花針制作工藝考究,煉制不易,如今流于江湖的多為盜版,原創作者已無可考證,據傳唐門和魔門曾為孰為正版發生過幾次火拼,結果卻是不了了之。

  值得一提的是,暴雨梨花針本沒有毒,用的壞人多了,也就有毒了。

  腦袋里正轉悠著八桿子打不著關系的事情,閃著寒茫的劍鋒已直往胸前刺來,楚江南暗罵一聲,急忙閃身躲避,背上的傷口卻又傳來一陣錐心刺骨的劇疼。

  日!偽裝的夠徹底的,老子平日怎么就沒看出來尚和這廝的劍法竟有如此高的水準?

  劍走偏鋒,虎虎生風,追著楚江南勉力移動的身子,改刺為斬,這一下若被劈實了,鐵定是身首異處的結果。

  媽的,龍困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居然被一個臥底欺負到這份上了,楚江南震怒之下,呼吸不暢,胸腹一陣劇痛,新年急轉,順勢張口噴出一蓬鮮血。

  楚江南強橫無匹的內息湍急如流,血雨如劍,又快又急,尚和不想變成漏水的篩子,惟有連忙閃身避讓。

  “臭小子,到了這個時候你還不安生,讓本座親自送你歸西。”

  莫意閑如鬼魅般輕飄飄的出現在楚江南身后,聲音尖銳y柔,搖動著剛剛拾回的逍遙扇,瀟灑得緊,方才狼狽的記憶似乎隨著紙扇一搖一晃,隨風而散。

  “每一次你開口說話,都讓我聯想到在我老家一種很吃香的職業——人妖。”

  身處劣勢的楚江南仍是神色從容淡定,語態悠閑自得,完全無視近在眼前兩尊殺神。

  雖然不知人妖為何意,但觀楚江南說話的神情語態,莫意閑用膝蓋想也知道絕對不會是夸贊自己,楚江南越是變現的從容不迫,莫意閑心中越是忿恨,今天是他人生中吃癟最多的一天。

  “你身中蠱毒,蠱種隨著血y流遍全身,種破蟲生,蠱蟲會一點一點撕咬蠶食你的血r,沒人能忍受這種痛苦,也沒人能救得了你。”

  驟然爆發的殺氣驚的微塵騰騰而起,莫意閑悶哼一聲,尖嘯的聲音讓人全身直起j皮疙瘩。

  莫意閑說話時用上了內力,楚江南只覺一個驚雷在耳邊炸響,震得體內血氣翻騰,脈流不暢,傷上加傷,苦不堪言。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你千萬要好好活著,活到重新遇見我那天,臉上仍是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楚江南松開緊握的雙拳,嘴角勾起一個淡淡的淺笑,眼中卻無任何笑意,s出的是足以讓人心驚膽寒的冰冷目光。

  折磨一個人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對方生不如死,為了宣泄心中仇恨,莫意閑本來興起了無數歹毒之極的念頭,他甚至想過延遲楚江南蠱毒發作的時間,以便用盡天下各種殘酷的刑罰整治他,可是當他看見楚江南眼中s出的冷光時,腦海中卻只剩下一個念頭,立刻殺了他。

  一定要立刻殺死這個人,不然后悔他絕對要后悔,心底有個聲音不斷發出警告,逍遙扇“嗖”的一聲向內并攏,莫意閑臉上露出地獄魔王般猙獰的笑容,扇端向著無力反抗的楚江南當頭擊落。

  “真的沒人能救得了他?我偏要試上一試。”

  莫意閑的手尷尬的僵在半空,既不落下,也不收回,一個清冷如凜冽甘泉的聲音仿佛耳語般在他和尚和的耳畔溫柔響起。

  “何方高人,請現身一見?”

  尚和凝神四顧,周圍別說人影,就連鬼影也沒見著一個,蕭家武士和天香閣護衛都默契的沒有露臉。

  蕭南天已經打定主意不趟這淌子渾水,不想多生事端的老狐貍早早的帶著護衛溜了,蘇媚似乎也準備干涉這幾位客人在自家后院拆墻毀樓的舉動。

  “本座倒要見識一下什么人能從我手中把人救走,有本事就不要藏頭露尾,給我出來……”

  莫意閑平日橫行慣了,囂張跋扈,除了江湖中有數的那么幾位,余子皆不放在眼中,更是見不得有人比他張狂。

  “天下間能阻我心意的人不是沒有,但卻不是你,我說要救他,你就絕對殺不了他。”

  柔美的女聲再次響起,莫意閑耳膜陡然一痛,仿佛尖銳利器磨擦金屬的嘎吱聲響刺在心頭。

  尚和功力較莫意閑若了許多,持劍的右手被震的微微發顫,舉目環視四野,亭臺樓閣,小橋流水,美不勝收,唯獨沒有半個人影。

  琉球這彈丸之地哪里有如此高手?莫意閑被突如其來的聲音震得熱血翻騰,知道這次又踢到鐵板了,能夠使用馭音之術進行攻擊的人絕對是天下有數的高手。

  莫意閑假裝渾不在意,不過凝重的神色卻騙不了人,剛才對方露的一手是江湖中“傳音入秘”的功夫,聲音可以針對一人或者多人而不虞其他人聽到,馭音說話不難,馭音傷人卻需要極高深的內力修為才行。

  浪翻云在雙修府一戰中,曾用此招震懾群魔,域外花間派派主“花仙”年憐丹,和紅日法王以及“人妖”里赤媚并稱域外三大宗匠,武功已臻化境,仍險些吃虧在此招之下,其威力可想而知。

  莫意閑暗忖自己剛才和楚江南一戰消耗了大量真氣,現下實不宜面對武功如此高強的敵人。

  四周再次陷入沉寂,寧靜無聲,氣氛沉重的讓人窒息,空氣中卻彌漫著一種怪異氣氛。

  “你們都走吧,我不想見你們。”

  珠圓玉潤的女聲微微轉冷,滿是肅殺寒意,空氣中驀然迸發出如實體般森冷的強烈殺氣,滔滔如狂潮,滾滾似洪流,“或者,你們選擇留在這里,被我殺掉。”

  莫意閑在這股殺氣迫下幾乎忍不住朝后退了一步,尚和更是不堪,再也把持不出握劍的右手,長劍“當”的一聲,落在地上。

  豆大的汗珠順著額角流下,尚和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懼意,莫意閑看似隨意的站在那里,全身戒備,氣運周身,對抗著彌漫在暗夜中無形無質的冰冷殺機。

  滿是不甘的狠狠瞪了楚江南一眼,莫意閑終于還是明智的選擇了離開,緩緩朝后退了幾步,接著轉身急馳而去,不用人催促,尚和立馬追著莫意閑消失的方向追去。

  第119章 y后玉妍

  琉球王費盡心機才設了這么一個局,不惜暴露了一直潛藏在東溟派臥底的身份,莫意閑也不是心慈手軟的主,他們絕對不會希望自己還活在這個世界上,而來人三言兩語就將對方打發走了,好大的威風,好大的煞氣,此人到底是何身份?

  難道真是仙女下凡搭救我這迷途小羔羊?楚江南見對方救了自己,卻不現身相見,心里疑惑,忍不住扯起嗓子大聲喊道:“多謝高人相救,小弟還有事,先行告辭,有機會再找你喝茶……”

  喊了兩聲依然不見任何回應,楚江南掙扎著直起身子,轉身欲走,卻聽一把酥到骨子里的女子嬌音柔聲道:“我救了你性命,你卻連見我一面都不愿意?”

  那聲音字正腔圓,清冷沉幽,仿若天籟傳來,這聲音不去當歌星唱歌真是太可惜了,聽在耳朵里竟使人有種不忍褻瀆的感覺,也不知道莫意閑怎么的就被嚇跑了。

  日,裝不下去了吧!女人就似乎這樣,明明就有意思和你見面,卻硬是不肯承認,非要男人先開口,不過遇見本少爺你就沒轍了,越是高傲的女人越是受不得閑氣,老子偏偏裝作毫不在乎,你不就乖乖主動的跳出來了。

  楚江南尋聲望去,只見那假觀山之上,立著一個體形曼妙的絕色身影,她著華服錦裙,不施粉黛,烏絲亮麗柔順,與打飄柔廣告的模特有一拼,長發隨夜風而動,給人娉婷婀娜,風情萬種,白紗覆面,不顯真容。

  都說丑女愛作怪,怎么現在美女也好這口?嗯,美女都是對的,這叫神秘感。

  露在白紗外的眼睛如蒙煙秋水,燦若星辰,晶瑩剔透,卻透出高貴神圣的眼神,讓人不敢生出唐突之心,迎風而立,衣袂飄飛,全身散發出一種成熟誘惑而又心寒膽顫的絕世風姿。

  “仙女姐姐?”

  楚江南先是贊了一聲玉皇大帝夠哥們,這女子的造型怎么看也像仙女多過天使,肯定和上帝或者圣母瑪利亞沒多大關系。

  “仙女姐姐,你為什么不早點出手救我呢?不然我也不用這么狼狽了。”

  若論臉皮厚,楚江南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沒心沒肺的暗罵自己真是多此一舉,早知道有美女相救,剛才就不和莫意閑耗那么長時間了,把力氣留下來和仙女姐姐做點其他的事情豈不更好。

  “仙女姐姐?你怎么知道我是仙女呢?”

  那女子微微頷首,風姿優美,渾身散發出一股沁人心脾的淡雅清香,雖看不清她說話的表情,但憑楚江南把妹無數的經驗,這位姐姐鐵定在笑。

  “既然姐姐在我最危難的時候,為了我而不惜“獻”身相救,有這么偉大情c的不是仙女是什么?”

  楚江南笑的沒臉沒皮,精神抖擻,眨著靈動的雙眸笑道:“仙女姐姐,告訴你一個秘密,我還認識一位神仙姐姐,有機會介紹你們認識。嘻嘻,這秘密我可從來沒對人說過,姐姐可要保密。”

  天地良心,楚江南這話可沒哄人,歐冶靜怡的確算半個神仙姐姐了,至少年紀和神仙姐姐有得比,不過這真話除了他肯定沒人相信。

  果不其然,女子聞言秀眉微蹙,模樣能把天下男人看心醉了,楚江南也不例外,全身除了一個地方其余都被看軟了。

  女人輕搖臻首,疑惑道:“我出手救你?”

  “我靠!這是什么記性?剛剛才做過的事情居然立馬就忘記了,難怪都說女人翻臉比翻書快,仙女姐姐,你的記性都讓……嗯,都讓那個給吃了?”

  聞其聲,思其貌,考慮到對方是美女的可能性高達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楚江南艱難的把那個“狗”字給咽了下去。

  心中嘆息一聲,難怪說美女腦子都不好使,美貌與智慧真的不能同時被一個女人擁有?楚江南雖然看不透女子衣內玄虛,可是觀其身形窈窕,風姿綽約,明顯不是r彈一類,胸大無腦似乎不能強套在她頭上?

  “仙女姐姐對小弟真是好的沒話說,我剛才還擔心姐姐叫住我是要挾恩以報,我這人沒什么長處,就是心地善良,樂于助人,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如果非要找一個缺點,那就是優點太多。”

  楚江南盡情發揮著大學時暑期社會實踐搞推銷時練就的口才,把牛吹上了天,“其實小弟已經想好了,小弟家中尚有幾畝良田,些許積蓄,嘿嘿,若姐姐真要以滴水之恩,我涌泉相報,我以決定我的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大不了狠下心,咬咬牙,把你娶會家,天天疼你愛你,好好報答你,不過好像是我多心了,真是以小弟小人之心度仙女姐姐君子之腹,既然姐姐已忘記了,那就當什么都沒有發生過吧,省得姐姐天天惦記我,令小弟心中過意不去。”

  “怎么能天天奠祭你呢?一年兩次難道你還不知足嗎?”

  楚江南說的不著天不著地,直接說到宇宙里去了,女子卻不以為杵,聲音淡雅如仙。

  贊一個先,仙女姐姐就是不一樣,涵養真不是一般的好,雖然腦子不好使。

  “難道仙女姐姐真的看上我了,唉……這,這怎么好意思呢?”

  楚江南臉上露出一個除了“賤”沒法形容的微笑,邪邪道:“都怪我太優秀了,大家都是江湖兒女,也不必忌諱那么許多,還請仙女姐姐將名字,年齡,家庭住址,電話號碼,三圍尺寸一并告訴在下。”

  “你真想知道?”

  女子溫柔一笑,聲音如春風拂面,挑弄的楚江南心兒怦怦直跳,瘙瘙的,癢癢的。

  “不想。”

  楚江南露齒一笑,回答的斬釘截鐵,堅定決絕,接著整個人氣質陡然一變,仿佛什么都不看在眼中,慵懶的打著哈欠,“仙女姐姐,你每年才惦記我兩次,那怎么夠呢?每天兩次還差不多,而且怎么是惦記,不是記惦?”

  “小弟弟真是會說笑,姐姐已經很久沒這么開心的笑過了。”

  女子笑意盈盈,鳳眸倏然變得迷離飄渺,仿佛橫越了銀河星海凝視在楚江南身上,聲音清亮寒冷,“除了清明重陽怎么能隨意奠祭人呢?若你真不滿意,最多姐姐逢年過節多想想你就是了。”

  “我的小弟弟可一點也不小,除了歐美人種體質特殊外,我還沒見過比我小弟還本事的家伙,至于戰斗力如何,嘿嘿,姐姐要不要試試?”

  本著不能讓美女小覷的原則,楚江南立刻出言反駁,至于對方要殺他的事,他反而一點也不在意。

  “莫意閑殺不了你,不代表姐姐也殺不了你,我知道你剛才是故意拖延時間,迫出暴雨梨花針。”

  女子玉臂輕抬,羅袖流瀑般落下,皓腕白皙如雪,接住一片飄然而下的落葉,“姐姐可有說錯?”

  楚江南笑而不答,心中卻在大鼓,七上八下,這美人看起來年紀比我大不了多少,這么精的跟狐貍一樣,難不成是狐貍精?

  楚江南神色微沉,吸氣吐納,“叮叮叮叮……”

  的一陣陣輕響,s入體內的三十七枚暴雨梨花針忽從后背傷口疾飛而出,釘在一顆一人環抱的巨樹之上,針身沒樹而入,只余針尾顫抖不休。

  將毒針盡數出體外,楚江南暗運真氣,封住傷口附近的天突、中府、紫宮幾處x道,止住汩汩如流的鮮血。

  “即使你功力盡復也絕不是我的對手,何況如今有傷在身?這可不是姐姐小覷了你,姐姐有把握五十招內取你性命。”

  女子輕嘆一聲,眉宇似有道不盡的人間悲苦,掌中落葉頓成粉蘼,紛紛如塵落。

  “姐姐既然有心殺我,剛才又為何要花費那么大功夫來救我?”

  女人心海底針,這話還真沒說錯,擅變起來比老天爺的想法還難琢磨,楚江南不愿意再胡亂猜測,謀殺自己無辜的腦細胞了。

  “我——喜——歡。”

  楚江南原本對自己的問題沒報任何希望,沒想到對方卻出了一了令他滿意度高達百分之七十五的答案。

  “姐姐可不可把剛才的話再說一次……”

  楚江南臉部紅,氣不喘,輕咳一聲,可憐兮兮道:“最后再加一個‘你’字,讓小弟把你心中百分之二十五的遺憾補上。”

  “姐姐叫杜玉妍。”

  女子神色復雜的看了楚江南一眼,神情飄逸雅致,仿佛在宣告,輕輕的我走了,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

  “杜玉妍?好名字,和楚江南這名字一樣好,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楚江南對杜玉妍這個名字很陌生,陌生到完全沒有任何印象。

  “嗯,我們的名字的確很頒配,我是‘y后’,而你卻是‘邪少’。”

  聽了杜玉妍的話,楚江南只有一個感覺,汗!廬山瀑布汗!

  y后?這次本少爺的運氣可是好過頭了,俗話說剛出虎口又入狼窩,楚江南卻感覺自己的處境卻是剛出貓口又入獅子窩,莫意閑和杜玉妍比較起來,無疑是只人畜無害的小花貓,還是不帶爪子牙齒那種。

  “你不要再打什么鬼主意了,今晚沒人能救得了你。”

  杜玉妍看楚江南眼珠直轉,一刻不停,知道他在暗謀脫身之策。

  杜玉妍是何許人也?堂堂y葵派‘y后’,豈是莫意閑、談應手之流可比,楚江南的如意算盤在她這里可打不響。

  老天爺啊!不帶你這樣玩人的吧!剛剛才救人出狼口,現在卻推我進虎x,而且還是一只母老虎。

  楚江南穿越時被“電”改造了體魄,變得根骨絕佳,悟性頗高,重生后更是奇遇連連,武功仿佛是坐著神舟六號,突飛猛進,指往上飆,但以他現在的功夫要想勝過杜玉妍卻是水中撈月,只能空想,無法實現。

  “真沒有人能救得了他,我不信,能讓小妹試一下嗎?”

  一個甜美悅耳,能令天下男子心生綺念的聲音輕輕柔柔的響起。

  第120章 謫仙靜庵

  乖乖!我早就知道我很高很帥很有氣質,可是沒想到人氣居然高到這種地步?未見其人只聽其聲,楚江南斷定對方絕對是一個容貌與杜玉妍不分軒輊的大美人。

  至于為何楚江南既沒見杜玉妍嬌顏,也沒睹聲音主人容貌,就這么盲目的下了定論,就不得而知了。

  雙姬競艷,二女爭夫。

  嘿嘿,你們好好表現,誰贏了老公重重獎勵她,嗯,就獎勵她先懷上我們愛情的結晶。

  杜玉妍玉容微沉,渾身上下透出一陣強似一陣催人欲斃的寒意,那發自內心深處的冰冷讓人牙關打顫。

  楚江南也不例外,他感覺自忙己空虛寂寞又冷,這時的他是多么希望杜玉妍能用她那火熱的嬌軀溫暖自己孤獨的內心,雖然這些都是她造成的,不過她要是積極配合,愿意主動承擔責任,以楚江南這么博大的胸襟,廣大的愛心,偉大的yj,那是肯定,一定,鐵定不會責怪她的。

  靚麗孤傲的幻痕還停留在好色男人的視網膜上,而杜玉妍的真身卻已閃電般快猛迅疾,御風而行,筆直的朝他沖來,若非顏色不對,還真有點駕著七色云彩會情郎的味道。

  “姐姐,女人要矜持男人要厚道,這話你不會沒聽過吧!女人的“第一次”一定要慎重,你這么一副非君不嫁,熱情賽過加那力群島女郎,就不怕把我嚇跑了?男人是女人的一生,但是

  混在美女別墅sodu

  女人只是男人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