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部分(1/2)

加入書簽

  不打沒把握的仗,若是真的連路都不識,楚江南又要到哪里卻順手牽羊,竊玉偷香呢?

  在離開東溟山莊的時候,烈勝鈞曾給過他一幅包括皇城在內的首里城建筑地圖,烈鈞每隔幾年都要赴首里城一趟,每次也都會去大內皇城逛逛,對于他這種擁有黑榜級身手的高手來說,尚仁德手下那些酒囊飯袋根本可以無視。

  金銀珠寶這些身外之物對烈鈞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吸引力,他壓根對這些餓了不能食,渴了不能飲的黃白之物興趣寥寥,所以明知道尚仁德收藏寶庫的地點卻從未去光顧過,他也早過了貪杯好色,風流花心的年紀,那些宮女皇妃就算脫光衣服在他面前大跳鋼管舞他也絕對不會多看一眼,他每次進宮的目的都單純的很,不外乎御藥房那些珍稀草藥和大內收藏的一些關于藥典方面的孤本手跡。

  楚江南穿庭過院,繞過水榭樓亭,走過草地竹海,途經青青郁郁石林,耳邊隱隱響起絲竹之聲,仙樂飄飄,仿如天籟,楚江南倏然感覺眼前一亮,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正前方是一個巨大的天然湖泊。

  朝陽之下,雪湖微波,一陣香風吹過,瀾凝蕩漾,漣漪圈圈,閃耀著粼粼的光波。

  石林環合湖泊兩岸,姹紫嫣紅,玉白盈綠,如香雪花海,洶洶綿延。

  楚江南笑了,笑的很像某種下巴尖尖,耳朵長長的動物,看著離湖泊不遠的一處石林,仿佛看見了無數的財寶在向自己招手。

  前方不遠處是一座三丈余高的石山,層層疊疊,結構精巧,怪石嶙峋,孑孑而立。

  石山之下,草木茂盛,還移栽了數株高數丈的月盤松,平不清道不明的霧氣,那絕對是最能拒人于千里之外,卻能夠讓絕大多數女人變成撲火飛蛾的奇異魅力源泉。

  “難道真的 要殺出去?”

  腦海中突然迸出一個“殺”字,楚江南的眼睛里頓時顯出一種絕對冰冷,沒有任何感情,暴戾狂燥得有若實質的猛烈殺氣。

  不過當楚江南的目光不經意的自dx中掃過的時候,他微微蹙起的眉頭終于舒展開來,身上狂暴的殺氣更是散于無形。

  “鏗!”

  一聲輕響,井中月倏然出現在楚江南溫潤的手掌中,刷刷兩刀,干凈利索,刀茫破空,dx中響起金鐵鏘鳴之聲,耀出點點星火。

  楚江南反手將井中月c回刀鞘,雙手將dx中那失去了鐵鏈困鎖的鐵箱提到d口,隨著他的一聲大喝,霍地飛擲出手,鐵箱被高高掄了出去

  穿越時空之生死戀最新章節

  向著d外高空拋去。

  對方不疑有詐,一陣驚雷般的弓弦拉彈之聲響畢,數百枝鋒銳羽箭飛蝗般s向鐵箱,齊刷刷命中目標。

  在所有禁衛軍都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之前,耳中傳來“轟”的一聲震響,猶似霹靂雷鳴,被羽箭s成刺猬般的鐵箱整個爆炸開來。

  原本以為箱中藏著什么暗器毒物,沒想到這不起眼的鐵疙瘩里面竟貯置著威力如此驚人的烈性火藥,楚江南看得咋舌不已,不過他這一手以彼之道還之彼身實在是玩的高明之至,讓尚仁德自己挖的坑自己去填。

  火藥爆炸的威力豈 是易與,剎那間,在震天的爆炸聲中,鐵箱隨即四分五裂,散s出漫天火星,鐵刃碎片,快如流焰飛星,疾似電掣風馳,隱避在近處的禁衛軍固然無一幸免,即便是那些離的距離較遠的人,亦是被灼灼熱浪掀翻倒地,滾作一團,死傷無數。

  第142章 攜寶而遁

  禁衛軍統領也被這突如起來的大爆炸驚得面色慘白,瞠目結舌的愣在那里,半晌說不出話來。

  火藥爆炸掀起如浪煙塵,楚江南躲在四壁堅硬的dx之中,雖有依憑,未遭殃及池魚,情形卻也狼狽得緊,而沒有任何抵御防守之勢的禁衛軍更是凄慘無比,鮮血淋淋,殘肢遍地,真是慘不忍睹。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楚江南狂笑一聲,竄出dx,在禁衛軍再次攔阻之前,眨眼便去到遠處,消失無蹤。

  楚江南潛回離宮別館,換過一身干凈衣裳,眼看時間尚早,他略一思忖,左右無事可做,便悄悄溜出了琉球皇宮。

  由于皇宮寶庫被盜,尚仁德立刻調集兵馬,封了首里城,鎖了東南西北四處城門,只準進不準出,一隊隊披盔帶甲,刀槍鮮明,透著一股肅殺之氣的禁衛軍在城中排查可疑人物。

  此時蕭府也不安生,柳如煙次自由慣了,常常會消失一段時間,蕭南天并不擔心,可是當丫鬟來報說不見了少爺時,他卻立刻意識到事情不妥,馬上命人在首里城四處巡查。

  蕭府在首里城是何等的顯赫,即使是蕭府走出去的下人也比尋常百姓頭昂得高,背挺得直,話說的大聲,所以這些平日里囂張慣了的奴才在這個風高浪急的節骨眼上正是好死不死的撞上了禁衛軍的槍口。

  更尷尬的是,當禁衛軍問起他們這樣明明大張旗鼓,卻又偏偏行跡鬼祟的是要干什么時,蕭府的人卻全都神色古怪的變了啞巴。

  少爺都失蹤了,我們正在找呢!這話他們能說嗎?這些話若不爛在肚子里,那即使能脫困,下場也好不到哪里去,結果首里城當天收押的近百可疑人物中,倒有大半是蕭府的人。

  外面是鬧的j飛狗跳翻了天,可是事情的始作俑者卻正在享受男人最大的快樂。

  “你真是一個y蕩的女人,叫的比青樓妓院里最紅的清官人還要y蕩,放浪……”

  柳如煙趴在錦床繡榻之上,高高翹起高聳豐隆的雪白美臀,迎接著楚江南從背后而來的強猛攻擊。

  “唔……你這個惡魔,你……你放開我……啊……”

  柳如煙一邊嘴里發出混雜著咒罵的美妙呻吟,一邊卻迎合著來自身后的猛烈撞擊,使楚江南感到無限舒爽的快感。

  “嘿嘿,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從外表還真看不出來你居然是個這么y蕩的女人?不過你說對了,我就是惡魔,是上天派來懲罰你這個y蕩女人的惡魔,哈哈哈……”

  楚江南冷冷一笑,強大的沖擊使她嬌軀頻頻微顫,非常誘人。

  “嗚……不要……啊……”

  楚江南身下放浪尖叫的柳如煙已經漸漸失去了理智,她盡可能地迎合著他的動作,忘情忘我。

  楚江南并沒有張開天魔場,柳如煙欲罷不能,越發急悅的呻吟在空曠的地牢中傳開老遠,又因為層層牢墻的阻隔響起連綿不絕的回聲。

  地牢走道的盡頭,牢門緊閉,兩個腰懸長劍的東溟護衛忠實的履行著自己的職責,眼前望著前方,目不斜視,對自己不應該知道,或是知道了也應該馬上忘記的事不聞不問。

  原來用強是一種這么美妙的感覺,難怪那么多人喜歡霸王硬上弓,感覺還真是不錯,肆意享受y虐著身下風韻猶存的俏佳人,看著粘稠的蜜yy水不斷地從彼此的交h處溢出,楚江南心中滿是征服的快感。

  “我,我這是在哪里?”

  楚江南蘊含內力的笑聲將蕭峰生生從昨夜的昏睡中震醒歸來,搖晃著仍疼痛欲裂的腦袋,過了好一會,才漸漸看清了周圍的環境。

  整間封閉的牢室沒有一扇窗戶,y冷干燥,墻壁由青色巖石堆砌而成,未經打磨,一塊塊青苔散落分布,散發著腐敗的氣息。

  墻壁上掛著各種用于施刑的器具,上面凝結著黑色的血跡,然而受刑之人的慘叫仿佛還在耳邊繚繞。

  蕭峰終于看清了眼前的一切,一個男人正壓在柳如煙身上,他雙眼燃燒著憤怒的火焰,咬牙切齒的吼道:“你這個混蛋……”

  被凌空吊在對面的牢室里,手足均被粗若兒臂,經藥水浸制過的牛筋編結而成的繩綁得緊緊,縱使內功再好的高手,亦弄它不斷,更何況他現在還是一個被破了氣海,廢了武功的人。

  他們母子如今 的下場完全是咎由自取,所謂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惹了楚江南不要緊,楚江南雖然好色,不過卻也不是睚眥必報,小肚j腸的人,而且他又很懶,很多事情不愿意計較,不過你若是哪個不開眼的動了他的女人,或是打他女人的主意,這就侵犯了他的底線。

  現在的蕭峰除了咒罵以外還能這樣?在逐漸冷靜下來之后,面對楚江南他連咒罵的勇氣都消失了。

  蕭峰嘴角抽搐著,牙齒緊緊咬著嘴唇,鮮血流了下來,四肢被袈在兩壁的絞盤扯得大字形張開來,用不上絲毫力道,全身肌r寸寸欲裂,痛苦不堪。

  “不……你不要說了……求你,求求你……”

  聽到楚江南叫蕭峰的名字,柳如煙沉淪欲海的神似乎清醒了少許,咬緊銀牙強忍著身體傳來的陣陣如幻如仙的美妙感覺扭動香臀向前脫離出去。

  “你這是要干什么啊!現在這個樣子難道不舒服么?”

  楚江南雙手如鐵箍,緊緊制住他的身體,不讓她動彈。

  “啊!”

  神兵再次歸鞘,深深刺進柳如煙身體的最深處。

  “哈哈哈……哭啊,叫啊……”

  柳如煙在欲仙欲死的極樂中卻又傷心哀婉的的悲痛流淚,她矛盾的心情大大的刺激和滿足樂楚江南報復的欲望。

  “我的床上功夫還不錯吧!雖然我這人比較謙虛,不過絕對不會比你徒弟差,這點自信我還是有的。”

  看到柳如煙柔美的嬌軀被自己壓在身下,肆意蹂躪鞭撻,徘徊于痛苦和極樂之間的絕美景致,楚江南心中得意異常,狂笑道:“嘿嘿,你的呻吟真是如泣如訴,哀婉纏綿,聽的小婿全身都酥了……”

  “準備接受高c來臨的最后一沖刺吧!”

  楚江南猛的張口重重咬在柳如煙香肩上,印下一個深深的血跡,雙手也在她飽實的玉r抓出道道血痕。

  “啊……”

  柳如煙陷入了高c的巨浪之中,極樂的浪濤將她除了快感之外的所有感覺與思緒都掩蓋過。

  “在你徒弟面前,盡情高c吧!哈哈哈……”

  楚江南湊到柳如煙的耳垂輕聲低語,同時她也迎來了心靈一直拒絕,身體卻又不斷渴望的高c,滾燙的瓊汁漿y噴涌而出,酸軟無力的嬌軀更是顫抖不休。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