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部分(1/2)

加入書簽

  秦柔“碎”了一口,霞燒雙頰,秀目內噴著欲焰情火,嬌聲羞道:“大哥,柔兒的身……身子弱,等我……好,好了……在……在……”

  楚江南哪里舍得回去休息,可是轉念一想,秦柔昏睡剛醒,身子虛弱,豈受得住自己折騰?

  好色男人自問不是那種不是與美女同床共枕,卻保證只拉手,其他什么都不做的人,只好忍住色心,松開攬著秦柔纖腰的手,柔道:“嗯,那你好好休息,我讓人給你準備吃的。”

  秦柔連連搖手,說道:“不用了,我不餓。”

  “那好,你在睡一會兒,我明早再過來看你。”

  楚江南想了一下,又接著說道:“外邊有守夜的婆子和丫鬟,你需要什么就喚,嘿嘿,這里已經歸我了,一切不用客氣。”

  秦柔乖乖點頭應了一聲,癡癡地目送楚江南離去,臻首剛一靠上香枕,便覺困倦襲來,陷入甜夢。

  夜空,如玉盤般的月亮高懸天際。

  清幽的月光亮亮的充滿了質感,映照著大地,水銀般的泄在身上,替秦柔行功運氣之后,楚江南只覺身體慵懶,思維卻異常活躍。

  靜靜凝聽著天地萬物之聲,朋友的音容笑貌不覺浮現出來,曾經的歡樂淚水也如月色般浸入腦際,腐筋蝕骨般的相思。

  有的時候覺得思念會讓人透不過氣來,像在水里游泳的時候,一頭扎進水里,周圍的水慢慢的壓過來,頭你是我姐姐,別人也一定會相信。”

  “影兒,別瞎說!”

  單婉兒聞言,淺淺一笑,心中既是甜蜜又是嬌羞,輕聲道:“娘都這么大年紀了……”

  “娘,你自己看嘛!”

  單疏影盈盈一笑,取過銅鏡,對著單婉兒,鏡中立時映出一個皮膚細嫩、晶瑩光潔、玉面含春的女人。

  其實她的絕世容貌并未變了,但由于心中壓抑多年的心事和重擔都放了下來,又尋到了人生依靠,整個內心世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所以看起來一切似都不同了。

  她穿著一件r白色的錦綢睡和裙,里面淺粉色的薄紗繡花褻衣將她那對豐滿白嫩的玉r襯托的高聳堅挺,一道深深的r溝讓楚江南忍不住邪想連篇,那兩條渾圓筆直,線條完美的玉腿若隱若現,修長粉嬌,性感誘人,粉嫩迷人。

  楚江南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水深火熱,水深火熱啊!

  我的上帝啊!快來搭救你忠實的信徒我吧!好色男人在心底吶喊著,旋又邪笑道:“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本少爺還是自己搭救自己吧!”

  “嘎吱”的一聲,笑聲伴著房門開啟的聲響,楚江南推門而入,笑吟吟道:“誰變漂亮了,讓我瞧瞧?”

  “你……你壞死了……竟偷聽人家說話……”

  單婉兒頓時羞不可仰,粉臉通紅,轉身欲“逃”楚江南身形一動,伸手攔住大門,臉上掛著大灰狼看著落網小紅帽的壞笑,將單婉兒摟在懷中,色手在她纖細的腰身輕輕摩挲起來。

  “你壞,你壞,你笑話人家……”

  單婉兒輕輕在楚江南胸口錘了一下,越錘手越軟,似擔心將他打疼了,而美眸卻溢出滾燙的淚珠。

  “好婉兒,你怎么哭了,千錯萬錯都是為夫的錯,不哭了,不哭了,變漂亮了是好事呀!難道你不愿意嗎?”

  楚江南輕撫著她順滑如絲的烏黑亮發,低聲撫慰著:“好了,好了,你哭的哥哥心都疼了,不信你摸摸。”

  單婉兒“噗哧”一聲,被楚江南的話給逗笑了,泣聲漸止,靠在他溫暖的懷中,粉肩輕輕抽聳。

  單疏影看著母親在楚江南懷中一會兒哭一會兒笑,心中對楚江南真是又愛又“恨”暗忖這壞人哄騙女子的手法真是高明,今后也不知要給自己母女找多少姐妹。

  本來就想找機會要她們母女倆習慣在一起親熱的場面,楚江南當然不會放過現在這個機會,他雙手捧起單婉兒靠在自己胸膛的俏臉,含情脈脈的凝視著她美艷動人的仙容玉貌。

  單婉兒微微一怔,翻動著傾長的睫毛,深情凝望著她。

  楚江南保持著雙手輕捧單婉兒玉頰的姿勢,眼神電力十足,殺傷力指數直線飆升,單婉兒芳心羞怯,不敵他火熱眼神,嗯嚶一聲,虛合美目。

  欲澀還羞,撩人心弦,那情景誘人之處,實非任何妙筆能形容其萬一。

  這么一個嬌艷絕色的大美人,玉頰紅透,神情羞澀,美眸似睜似閉,傾長秀睫上幾滴晶瑩淚珠……

  試想,此情此景,除了柳下惠和得道高僧以外又有哪個男人抵得住這樣的誘惑?

  楚江南澀澀(色色)一笑,毫不猶豫地俯下身去,穩穩地啜吸著單婉兒微微嘟起顫抖,輕啟翕張地兩瓣朱唇。

  單婉兒“哼嚶”一聲,迷失在男人的溫柔中,旋又想起女兒還在旁邊,身子又下意識微微掙拒起來,纖臂越來越無力,而后雙臂環繞,圈在楚江南的頸脖上,忘卻了羞澀和顧忌,一心一意回應著心愛男人的吻。

  時間無聲溜走,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兩人緊緊纏綿在一起的唇瓣才依依不舍地分開。

  楚江南雙臂一緊,將單婉兒緊緊抱在懷中,胸r相貼,感受著她豐滿堅挺的柔軟和滑膩,同時伸舌將殘留在她臉上的淚痕輕輕添去。

  感受到懷中的胴體在劇烈的顫扭中逐漸泛出了玫瑰色的嫣紅,隨時都可能步入情欲宣泄的極樂之中,楚江南終于放棄了對碩挺酥峰細細品玩的美爽享受。

  楚江南雙膝微屈,一把將單婉兒情動如熱的嬌軀打橫抱了起來,大步向床榻走去,嘴里還y笑道:“影兒,還不過來,也要為夫抱你么?”

  其實看著楚江南和單婉兒倆人忘情擁吻和愛撫,單疏影心中情欲早已泳動如潮,愛欲燎原。

  嬌羞的她恨不得逃開,可是雙腳卻要不聽話的挪不動步子,經過矛盾的思想斗爭,看著眼前熱辣的真人表演,耳中不斷被楚江南粗沉的呼吸和母親嬌媚呻吟輪番轟炸,她終于向還是投降了。

  單疏影俏臉殷紅如血,臻首微垂,輕邁蓮步,追著他們去了。

  秀榻之上,單婉兒嬌軀火熱,玉頰滾燙,纖細的玉指輕輕掐在楚江南的臂r里,完全顧不女性的矜持與嬌羞,動情地說道:“江……江南……不,不要再逗人家了……”

  楚江南邪邪一笑,看了一眼美眸春意蕩漾的單婉兒,欲焰如火山暴發,放棄了前奏準備工作,脫去身上衣衫,準備提槍上馬。

  單疏影欲言又止地站在床榻旁邊,媚眼如絲,檀口微顫,瞧著褪去衣衫的楚江南雄健的半l軀體,美眸再也無法從他身上移開,仿佛有種強大的魔力正在挑逗著她全身的激情與愛欲。

  她緩步走上前,從背后摟住楚江南,高聳雙峰緊緊壓在他后背,軟膩的rr被擠成兩個玉盤,芳唇動情地呻吟道:“相……相公……影,影兒要……”

  耳中傳來單疏影動情的清儂軟語,楚江南微微側轉身體,深情凝望著她。

  因為前世“失敗”的人生經歷,在他二十二歲不算漫長的生命里根本沒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地方,女人更是沒接觸過幾個,想想劉濤嫁個老公,婚車包括兩輛勞斯萊斯,蘭博基尼lp640、兩輛599、限量版奔馳邁凱倫slr、哈曼430名車云集……耗資盡四百萬,汗顏汗顏啊!

  所以單婉兒和單疏影對楚江南來說,意義卻是不同,她們不但讓他真正體會到男女性a的樂趣,更讓他享受到了愛情的甜美快樂,眼前的二女無疑已經成為他生命的最重要的一部分。

  此夜,花開花謝,自不細表。

  此時天色已晚,海面上夜風徐徐,放眼望去,孤月高懸,漫天繁星。

  一艘大船破浪排空,隨夜風疾駛而來,直往北去,船身薄紗飄飛,畫廊鏤雕,流蘇垂落,竟是極為華麗高雅。

  船身一扇畫窗半開,一個粉妝玉琢的女子正正憑窗向外張望,她身著翠綠色衣裳,眉若遠山,鳳目靈動,清麗脫俗。

  “……畫棟朝飛南浦云,珠簾暮卷西山雨。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稍顯稚嫩的嬌音輕輕響起,其聲猶若黃鸝出谷,冰脆清幽。

  韓寧芷家中殷實,父親是搞壟斷的大商賈,但身居中原內陸,見的都是清溪運河,于浩渺森森、漫無邊際的汪洋大海卻是從未見過。

  此番也正是因為她想要見識從小憧憬的波瀾壯闊,才有此一劫,若非遇見楚江南,她的下場自己是凄慘無比。

  一股清涼的夜風夾帶著海洋濕潤的水氣迎面撲來,分外滋潤,涼爽無比,韓寧芷頓時感到心曠神怡,全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