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8 部分(1/2)

加入書簽

  昨夜發生的怪事。

  由于沒有人見證整個事情發生的始末,所有的談資都來自在門縫或窗縫里窺視到的場景片斷,故你一言我一語把事情越說越離譜,完全偏離了事實的真相。

  唯一知道真相的怕只有朱高煦和他的護衛以及楚江南與他的女人了,鎮遠鏢局柳長風三人也知曉一切,奈何民不與觀斗,他們昨晚可是一直躲在暗處,當了一回地地道道的看客。

  “啪啪啪!”

  門外響起數聲清脆的叩門聲,楚江南輕輕拉開房門,只見身姿娉婷的椎名由夜站在門外,粉臉羞赧姣美,白中透紅,櫻唇鮮艷潤澤,酥胸高挺豐滿,隨著呼吸一上一下在不停的顫抖著,肌膚雪白細嫩,豐滿性感的胴體,緊包在一件長裙內,隱若可以看到那凸凹分明的曲線,尤其她那一對黑白分明,水汪汪的美目,最為迷人,每在轉動的時候,似乎里面含著一團火一樣,撩人心魄,修長渾圓的玉腿完全隱匿在薄柔的綢絲中,再配上腳下的小蠻靴,那般成熟嬌媚、風情豐韻,直看得楚江南失神片刻,暗忖:“東瀛女人真是天生勾引來人的妖精。”

  手里捧著一疊折好的衣物的椎名由夜見到楚江南,美眸泛彩,恭身柔語道:“主人,早安。”

  “早。”

  定力今非昔比的楚江南瞬間便已回過神來,淡然一笑,朝她和煦的點了下頭。

  椎名由夜進屋后,乖巧的服侍主人梳洗,更衣換衫,楚江南望著身上所穿的白色武士服,眼中綻放閃動著熠熠神采,使他身上透出一種難以抗拒的男性魅力。

  楚江南眼中流露出頗為滿意之色,點了點頭,道:“阿奴,你的心思細密,以后跟著我,我會好好對你的。”

  “主人,這里找不到好的裁縫鋪替您量身做衣,等進了大城鎮,婢子一定帶你到全國最好的織女紡去,替您訂做衣衫。”

  椎名由夜眼中露出崇拜的神色,喜滋滋地笑道:“還要做文士服,這才顯得出少主您文武雙全……”

  楚江南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忍不住伸手刮了下椎名由夜秀挺的瑤鼻,道:“我在武學上還算有些行道,文學方面卻是一竅不通,穿文士服豈不是惹人笑柄?”

  椎名由夜突然玉容一正,道:“主人,那朱高煦大清早就走了,這是他命奴婢轉交給主人的。”

  難怪百姓都大張旗鼓的聚在街上討論錦衣衛的事?敢情他們已經走了,楚江南恍然明悟,微微一笑,伸手接過椎名由夜遞過來的一件事物,入手冰涼,正是掛在朱高煦腰間,雕刻著八條金龍的玉佩。

  “阿奴,你學中原語言多久了?”

  楚江南聽她說話條理分明,不驕不c,心中想到自己當年學英語的凄慘樣兒,忍不住有感而發道:“如果只聽你口音和說話的語氣,我都分不清你是東瀛人還是我大明朝的人了,看來你下過不少苦功,讀了不少書啊!”

  “奴婢謝主人夸獎。”

  椎名由夜以左手搭在右手上,放在身前行鞠躬禮,道:“奴婢讀過五年漢書,其它時間都在進行忍者訓練,以忍者謀略來說,有一種叫做“七方出”的化裝術,要求化裝成虛無僧、出家人、“山伏”(日本修驗道的修行者)、商人、“放下師”(雜技師)、“猿樂師”(民間藝人)、一般庶民等七種人,然后打進敵人內部,為了不被對方識破,導致任務失敗,我們要學習適合這些職業的動作、語言和技藝。”

  楚江南眉頭微蹙,椎名由夜這番話讓他明白了一些事情,忍者學習中原的知識和漢人習慣動作等,其目的便是真正的融人漢人的社會里,不會被人發現他們真正的身份,狼子野心,其心可誅,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椎名由夜朱唇輕啟,還待說些什么,楚江南豎起手指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道:“有人來了,嗯,青姐來了。”

  她心頭一震,不能置信的看著楚江南,心中暗忖:“主人的功力似乎更高了,不但聽到有人上樓,并且連是誰的腳步聲都聽出來了。”

  乾虹青蓮足止步于房門之外,沒有伸手敲門,清麗的俏臉上神色猶豫,美眸中似有掙扎之色。

  楚江南心中一動,已有計較,他裝作毫不情的打開房門,抬頭一看,疑道:“青姐,怎么是你?”

  乾虹青安閑恬靜的俏麗在門前,身上穿著一身淡綠色地裙衫,勾勒出一道美妙地凸弧凹線,身材豐滿,身段誘人。

  她柳眉彎彎如黛,嬌俏秀美,傾長地睫毛微微閃動,櫻桃小嘴嬌艷欲滴、紅潤誘人;胸前雙峰挺碩,豐滿雪膩;纖腰盈盈,不堪一握,隆臀雪股,雙腿修長筆直,她望著楚江南,臉上似抹了一層薄薄地粉紅胭脂,艷如三月桃花,黑白分明地瞳眸,仿佛秋天地湖水一般清澈,眼神卻有些慌,她來這兒明顯是找柔柔的,只是沒有想到楚江南會在這里。

  “我怎么了?”

  乾虹青神色幽怨的白了楚江南一眼,輕嘆一聲,委屈道:“怎么就不能是我?”

  椎名由夜關上房門,盈盈施禮告退,留下二人單獨相處。

  楚江南見后院四下無人,嬉笑著走過去挨著她身子,緊緊握住了她的手,賊兮兮道:“下……嗯,身上還疼么?”

  好色男人本來想問 下身還疼不疼,結果話沒出口便覺不妥,急忙改口。

  乾虹青眼神癡迷的望著他,心酸,難過,竊喜,幽怨,目光復雜,忽地眸泛淚光,泣聲道:“你這個賊心狼膽的壞坯子,你倒是快活了,卻將人家害苦了。”

  她抬起繡著碎花,紋了金線的廣角衣袖,輕拭眼角,淚珠卻斷鏈的珍珠般越落越多,憶起糊里糊涂失身于他,她竟“嚶嚀”一聲,纖美柔夷捂住玉頰,哭了起來,紛紛簌簌,眼淚似是決堤之水,止都止不住。

  “青姐,你別哭啊!”

  楚江南臉上勉強擠出一個無比苦澀的笑容,伸手扳開她捂住俏臉的小手,道:“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你罵我打我都可以,只求你不要傷心難過了。”

  他與乾虹青相處地時間不長,嗯,準確來說是很短才對,不過說到哄女孩子,這一理通,萬事明,經驗累積到一定程度,做起來還不是順風順水,水到渠成。

  “我才不要落淚,都是你的錯。”

  乾虹青抽出被楚江南握住的柔夷,拭干淚珠,玉頰梨花帶雨,嗔道:“我為什么要流 淚?我才沒有那么傻。”

  “你不傻你不傻,我的青姐神仙般的人兒怎么會傻呢!”

  楚江南嘴角溢出一絲贊賞的笑容,旋正色肅嚴,神色坦然,語聲堅定道:“青姐,你并不討厭我,對嗎?”

  “嗯。”

  乾虹青神色變幻不定,美麗靈動的大眼睛緊緊盯住他,雙眸中似有淡淡地水霧,半晌后才輕點臻首,算是默認了楚江南的話。

  后院只有他們二人,溫情脈脈,彼此都不說話,恬靜之極。

  第242章 左擁右抱

  “你對人家做……做了那種事……你準備怎么辦?”

  乾虹青嘆了一聲,語聲幽幽道:“你這個壞胚子,便是專門來磨折我的?”

  “磨折?昨晚你不是挺爽的么!難道我的床上功夫退步了?嗯,看來以后還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才行。”

  楚江南腦中轉悠了齷齪的念頭,嘴里也不肯吃虧,笑道:“青姐,瞧你說地象我這樣,風度翩翩美少年,仗劍江湖為紅顏,遵紀守法,團結友愛,矜持被動,攙扶十六歲到三十六歲美女過馬路,對天下美女敞開胸懷是我堅定不移的信念,維護宇宙和平是我終身追求的目標……”

  其實,楚江南啰啰嗦嗦那么半天,乾虹青是一句沒聽懂也沒聽進去,不過“矜持被動”四字卻是沒有逃過她的耳朵,她冷“哼”了一聲,楚江南都矜持了,那什么算是不矜持?

  而且他還好意思說自己被動?難說是自己就主動么!還別說,昨天主動的一方還真不是楚江南來著。

  想起昨夜的羞人事,乾虹青低垂臻首,玉頰飛起一抹紅霞,潔白光潤的修長頸脖,晶瑩無瑕的肌膚映襯著她桃花般鮮艷地俏臉,美艷不可方物。

  楚江南看地食指大動,心中建翻騰著綺念,嘿嘿笑道:“當然了,昨晚我可能粗獷了點,咳咳,不過平日里我可都是一絲不茍,表里如一,兢兢業業的。”

  “壞坯子……”

  乾虹青感覺到楚江南灼熱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游戈,不安份的色手順著自己柔嫩地皓腕慢慢向上摸去,粉臉緋紅,輕碎了一口,卻終是沒有動手阻他。

  美人兒臉色通紅,渾身酸軟,強忍心中羞意,嗔道:“你老實一點,不要對我動手動腳,人家有話問你。”

  “青姐有事盡管問,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盡無不實。”

  楚江南大手輕撫緩摸著她柔若無骨的纖腰,綢緞的衣裙,隔開了他們能夠體味到彼此肌膚地彈性與光滑,讓好色男人心里仿佛有只發情的小貓咪在抓撓般發癢發顫,ss笑道:“你問我做,咱倆互不干擾。”

  “討厭。”

  乾虹青羞急的打開他使壞的怪手,嬌艷緋紅如血,道:“你……準備怎么對我?”

  “我楚江南指天立誓。”

  楚江南神色莊重的豎起右手,深處三根手指,正經道:“若我以后做出對不起青姐的事情,嗯,就叫我天打……”

  “話好好說,你發誓做什么?我相信你便是。”

  乾虹青忙將他右手放下,一只溫軟地小手壓住他嘴唇,眸中含淚,氣惱地望著他,焦急地聲音溫柔響起:“有舉頭三尺有神明,以后你可千萬不要胡起誓。”

  乾虹青這四個月潛心禮佛,對鬼神之說深是信服,楚江南嘴角露出習慣性的壞笑,一雙賊眼咕碌碌的轉個不停,臉上神色正經的轉移話題:“謝謝青姐對我的信任,我以后一定嚴于律己,時刻提醒自己,該做的絕對不放過,不該做的絕不做。”

  什么是該做的事,什么又是不該做的事?乾虹青是過來人,當然心知肚明,她玉頰火紅如霞,美眸媚的似要滴出水來,嗔道:“壞家伙,總想著那些下流事情。”

  乾虹青嬌軀玲瓏凹凸有致,容顏清麗嬌艷,含羞帶嗔,便似寒冬燃繞的火焰,使得楚江南心頭火熱,若不是現在時間地點和她身子還有不適的原故,好色男人恨不得立刻把她辦了。

  “你笑什么?”

  楚江南一臉,的笑容,乾虹青玉體酥軟,渾身乏力,嬌音帶顫。

  “沒笑沒笑,我哪是笑了?”

  楚江南不懷好意的在乾虹青身上盯了兩眼,嘿嘿道:“我是在想,什么時候挑個好日子,能和青姐花前月下,做些不那么下流的事情。”

  “呸!”

  乾虹青嬌嗔的跺了一下蓮花足,嘴里輕啐了一口,玉頰飛起一抹如火燒般紅艷艷的粉暈,輕聲道:“我……我問你……青姐年紀比你大,你會不會嫌棄我……”

  “嘿嘿,女小五,人楚楚;女小四,好脾氣;女小三,男當官;女小二,生寶兒;女小一,住京師;若同歲,常富貴。女大一,抱金j,女大二,金滿罐,女大三,抱金磚,女大四,福壽至,女大五,賽老母,女大六,樂不夠;女大七,笑嘻嘻;女大八,家準發;女大九,樣樣有;女大十,樣樣值。”

  楚江南賊母鼠眼的兮兮直笑,信口胡謅,“再說青姐離進入更年期還有老長一段時間呢!”

  “你便會胡攪蠻纏,什么更年期?”

  乾虹青秀眉微蹙,對他地話甚是不解。

  “更年期是女性某功能從旺盛狀態逐漸衰退到完全消失的一個過渡時期,包括那個前和那個后一段時間。在更年期,女性會出現一系列的生理和心理方面的變化。”

  這個解釋起來相當麻煩,楚江南露出一臉幸福狀,道:“青姐成熟性感,美麗動人,我就是那絕不早退遲到的辛勤園丁,而青姐就是花園里年年花開,歲歲嬌艷的水仙花。”

  “沒個正經。”

  乾虹青白了他一眼,臉上凄苦茫然的神情被發自心底的歡暢笑容所取代,她輕輕將身靠入他懷中,微微閉著眼睛,無聲垂淚:“江南,青兒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能辜負人家?”

  楚江南拍著她柔弱無骨的香肩,柔聲道:“我會為你遮風避雨,照顧你一生一世的。”

  乾虹青美眸中流露出羞喜之色,嗯了一聲,道:“我也不求你娶我,只愿你心中有我這個人便行。”

  “娶,當然娶了。”

  楚江南在這方面絕對沒有古代人的階級觀念,一臉正經道:“我楚江南對自己的女人從來都是一視同仁,雨露均沾,絕對不會對誰日日澆水,夜夜灌溉,而置其他夫人獨守閨房,孤枕難眠。”

  “討厭!”

  聽他說的下流,乾虹青又羞又怯,既喜且臊,臻首靠在他胸口不敢抬起來。

  乾虹青發現楚江南沒正經多久便又固態萌發,神色古怪中透著狡黠,忍不住秀眉微蹙,柔聲問道:“你在想什么?”

  “沒想什么。”

  楚江南搖搖頭,一副不值一提的樣子,嘻嘻道:“就是希望能干點幸福到死地事情。”

  “說的這么夸張。”

  乾虹青沒好氣的伸出纖細的玉指在楚江南額頭點了一下,笑道:“什么幸福的事情要現在做?”

  楚江南嘴角溢出一絲邪笑,伸手挑起她光潤的下頜,乾虹青默不作聲,靜待他說話。

  屬于成熟女人的體香涌入鼻腔,乾虹青身姿嬌挺,衣襟微微敞開,露出潔白粉嫩地脖頸,肌膚保養得非常好,雪白粉嫩,晶瑩如玉,豐滿地嬌軀散發著美艷女性的風韻。

  楚江南順著那衣襟偷偷朝里窺了一眼,一截粉紅色小褻衣若隱若現,滑若凝脂地酥胸微微起伏,豐挺地飽滿圓潤,將褻衣高高撐起,呼吸急促間,隱見一道深深地溝壑時隱時現,香艷誘人。

  好色男人喉結艱難的滾了兩滾,咽了口唾沫,輕咬著她玲瓏的耳垂,嘿嘿y笑道:“左擁右抱,這事情難道還不幸福?”

  楚江南話音剛落,右手一拂,房門應聲而開,俏麗在門扉之后的柔柔小嘴張成可愛的“o”字形,一副驚慌失措的可愛樣兒。

  “嘿嘿,都老夫老妻了,不要害羞嘛!”

  楚江南輕舒猿臂,一把將柔柔的玉體摟入自己懷中,溫柔吻上她的櫻桃小口。

  柔柔吃了一驚,美眸圓睜,嘴唇緊閉,貝齒緊咬,但是在楚江南鍥而不舍地努力下,好色男人的舌頭嫻熟地攻擊著她的柔軟的嘴唇,她美眸開始迷離,貝齒輕啟,長吁出一口氣,被他的舌頭探入了進去。

  在楚江南舌頭的狂熱地s擾下,柔柔渾身酸麻酥軟,她不由自主地吐出香艷的小舌任由他吮吸咂摸,唇舌交織,津y橫生。

  柔柔只覺幾乎 要暈眩,全身發熱,防御心漸漸瓦解,她對楚江南幾乎可以說是完全不設防的,甚至歡迎他動手動腳的,如果楚江南真的對她規規矩矩,她反而要怪他是個木頭人了。

  楚江南將柔柔的香舌一吸一吐,一突吸,兩人舌頭交纏在雙方嘴里進進出出。

  柔柔的春情漸漸蕩漾開來,檀口分泌出大量香甜的唾y,香舌情不自禁的深入楚江南口中,任他吸吮,自己的唾y也渡了過去,又迫不及待的迎接他探入自己口中的濕潤舌頭,兩人頸項交纏的熱烈濕吻起來。

  兩人的胸口都似有一團烈火在熊熊燃燒,身體緊貼,互相纏繞,唇舌相接,盡情吸吮,如干渴的旅人遇上一眼清泉,兩具逐漸熾熱熾熱的似要融成一鍋鋼水鐵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生生世世再也分之不開。

  “公子,你,別……別這樣……”

  楚江南的色手已經忍不住開始撫摩她裙下豐腴柔軟的美臀,在她滾圓的臀瓣上面揉捏著,柔柔的嬌軀輕輕的顫抖著,她已經春心萌動,緊緊摟抱住他的虎背熊腰,喘吁吁地呢喃道:“青姐還在這兒呢?”

  一聲青姐表明了柔柔的立場,其實柔柔知道楚江南這樣的男子,肯定會有很多女人的,她也沒有什么別的奢求,只希望他不要喜新厭舊而已。

  乾虹青心思細膩,瞬時便明白過來,不過旋又面紅耳赤,明艷動人。

  “方才自己的話都被她聽去了,唔,羞死人了。”

  乾虹青“嚶嚀”一聲,嬌軀火般滾燙,芳心慌不已,玉體濃郁的女人香,連同兩座嬌挺渾圓的玉女峰,晃動著驚心動魄的嬌媚和誘惑,撲入楚江南懷中。

  乾虹青急急將俏臉埋入心儀男人地點胸膛,楚江南轉過頭來,臉上露出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親吻著她豐潤的櫻唇,祿山之爪撫摸揉捏著她的酥胸,上下其手,揉搓得她嬌喘吁吁,嚶嚀聲聲,眉目含春,媚眼如絲,豐腴圓潤的胴體靈蛇般在他懷中扭來扭去……

  第243章 貴女初來

  擺平了柔柔和乾虹青二女,至少表面上二女已經親如姐妹,相敬如賓了,其實柔柔溫嫻美麗,善解人意,是個很好相處的人兒。

  不過事情不能只看外表,至于實際上她們心中有沒有什么小九九那就不得而知了,不過楚江南并不擔心,疾風知勁草,日久見人心,后宮不是一天修起來的,以后增進姐妹感情的機會多不勝數。

  如果真的發生了什么不可調和的矛盾,大不了把她們一起哄上床榻,殺得她倆丟盔卸甲,非得盡釋前嫌,聯合作戰不可,到時候被迫聯手抗敵,不是姐妹也變成姐妹了。

  三人說說笑笑,留下歡聲一片,磨蹭了盞茶功夫,這才下到客棧一樓大廳。

  朱高煦不愧是王子,橫行無忌慣了,走的時候不但很大方的將楚江南等人的房資一并付清,還是花重金包下了整間客棧,至于原本在客棧中住宿的旅客,全都大方的賠償了三倍銀子,而那些不識抬舉的人通通被打折了

  傲嬌黨(高干)帖吧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