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1 部分(1/2)

加入書簽

  虛月夜冷聲下令,她今天是徹底怒了,從小到大,何曾有人敢給她這樣的“氣”受。

  眾捕快不敢妄動,嘿嘿,做壞人就有這種優待,可以抓人質,而那些正派人物做任何事都顧慮良多,所以經常為一點小事縮手縮腳,當然背地里男盜女娼,捅y刀施毒計大家都是一樣的。

  “是男人就不要挾持人質,有種你出來。”

  某小白跳了出來。

  “老子如果不是手下留情,你們還能完整的站在這里?”

  楚江南翻翻白眼,直接無視。

  “你身為男兒身,卻欺凌女子,不怕江湖人不恥么?”

  小白似乎被楚江南刺激到了,竟滔滔不絕起來。

  楚江南看了說話的人一眼,好整以暇道:“你們為什么抓我?”

  “因為你是江湖中人最不恥的y賊。”

  對方神情嚴肅,咬牙切齒道:“人人得而誅之。”

  “你讓y賊不欺凌女人?”

  楚江南饒有興趣的看了對方一眼,疑惑道:“難道你智商有問題?還是想要該行去做傳教士?嗯,相信我,上帝不是個好東西,公務員是份不錯的工作。”

  “撲通!”

  一聲,小白雙眼一翻,當場昏倒在地。

  “美人兒,你真的不怕死?”

  楚江南在和對方瞎扯的同時,手卻在后面褻玩著虛月夜雪白的翹臀。

  這個動作很隱蔽,加上天色昏暗,除了始作俑者和當事人外,其他人都沒有看見。

  嬌貴的被楚江南輕薄,何況又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虛月夜羞的渾身輕顫,美眸緊閉,強忍著眼淚。

  “我都說你們抓錯人了,你偏要為難我,還口口聲聲叫我y賊,那我如果不收點好處回來,豈不是很冤枉?”

  楚江南壓低聲音,用只有虛月夜能聽見的聲音低聲耳語,眼睛則肆無忌憚的巡視著它美麗的身體,挺拔的豐r,玲瓏的曲線,平坦的玉腹,修長結實的大腿,美麗的身體,由于羞恥正瑟瑟顫抖著。

  最初只是氣不過對方不識抬舉,自己明明已經手下留情,可他們卻不知進退,所以楚江南才一時性起,擒下虛月夜,想戲弄一下對方。

  可現在這一切卻有些變了味道,明知時間和地點都不相宜,可看到了虛月夜動人的麗色,他身體的某個部位仍開始發聲了某些不可告人的變化。

  楚江南忍不住把虛月夜的身體拉近了自己,讓她豐隆的p股緊緊貼住自己的,欲望也是宗師級的人物了。

  楚江南的大手順著椎名由夜光滑平坦的小腹向下摸去,到達少女的私密花園,那溫熱的柔軟讓他的手指不安分地活動起來,椎名由夜的呼吸瞬間又急促了幾分。

  “嗯……啊……主人……奴想要……”

  隨著椎名由夜如泣如訴的喘吟,楚江南右手的指尖隱隱傳來一陣濕意。

  這個時候,楚江南抽出手,將椎名由夜身上的睡裙剝落,映入眼簾的是一件紫色的褻衣,兩只玉兔被緊緊束縛在里面,精致的花紋刺繡配上高貴的顏色,性感妖媚之極。

  楚江南急忙解開褻衣細繩,他兩只白嫩嫩的玉兔歡快地蹦出來向他問好,相思豆般的粉珠含羞硬挺。

  好色男人吞了口唾沫,臉上露出的笑容,將她們一手一只握在掌中,湊過頭去,張嘴伸舌,又舔又吸,弄得椎名由夜俏臉緋紅,嬌喘吁吁。

  眼看椎名由夜已被挑起r欲,楚江南讓她翻身趴在床上,雙膝跪撐著嬌軀,渾圓挺翹的雪臀高高撅起,那白色的絲質短褲印出一道深色的濕痕,這是她動情的鐵證。

  楚江南將椎名由夜身上最后的遮羞短褲一把扯到膝彎處,伸出舌頭在她挑逗起來,椎名由夜玉體倏地一顫,鼻中聞到她光潤胴體傳來的淡淡體香 ,這清幽的女人香猶如催化劑一般,好色男人心中欲火仿佛清水中的金屬鈉,快速反應起來。

  伸手在椎名由夜雪白的粉臀上輕拍兩下,楚江南的舌頭不依不饒的在那迷人的溪谷中為所欲為,耳邊則響起那熟悉的甜美呻吟。

  “阿奴,我要來了。”

  楚江南將臉移離了椎名由夜的私密部位,飛快的把自己脫了個精光,里面經常都有,很顯然這些人都是欺善怕惡,為害鄉里的地痞流氓。

  看見這些人囂張跋扈,不可一世的樣子,楚江南心中冷哼一聲,步幅不變的朝著對方走去。

  雙方的距離很快拉近,對方明顯也看見了楚江南,面容俊逸,身材修長,衣著華麗,氣質出塵,也許是燕京城哪家富商的少爺,心中立時有了計較,對方獨自一人,沒有家丁護衛,不正是難得一見的肥羊人選么?

  古代的國家政權所出臺的政策清一色重農輕商,商人固然家有千金,但是社會地位卻不高,和后世社會完全是兩個極端,后世只有有錢,權利美女滾滾而來,風水輪流轉也許說的就是現在這種情況。

  幾個流氓地痞仗著背后有人撐腰,平日里沒少狐假虎威的敲詐那些富商,今日見到楚江南這落單肥羊,那真是喜出望外,暗忖今晚妙玉坊的花銷又有著落了,想到各自的相好,幾人口水都快流出來了,看向楚江南的目光不由又灼熱了幾分。

  楚江南見對方大搖大擺的朝自己走來,突然笑了,沒有文化不知道害怕,看來這話是真的。

  果不其然,幾個地痞流氓中一個五短身材的家伙在經過楚江南身邊的時候,故意身體一斜,向他撞來。

  楚江南知道他們的鬼伎倆,身體不動,任由對方在自己身上輕輕撞了一下,然后夸張的向后倒去,抱著左腿在地上翻來覆去的打滾,大聲叫喚。

  天上一只黑色烏鴉飛過,飛到一半,載了下來,楚江南想起了憲哥主持的“真的假不了”看著對方拙劣的演技,心中極度鄙視,太不專業了,差太多了,一點技術含量也沒有。

  這伙把太歲當肥羊的地痞流氓可不知道楚江南在心中把他們從頭發到小弟弟都鄙視了一遍,見他默不做聲地站在那里,以為他被唬住了,急忙把他圍在中間,裝出兇神惡煞的樣子。

  來來往往的路人看到楚江南被對方圍住,有人嘆息,有人不忍,知道這個看起來文文弱弱的公子要倒霉了,不過瞧他細皮嫩r的,也許對方還沒有出手,已經屈服了,這樣就不用挨打受皮r之苦了。

  路不平有人踩,可是現在的情況是看的人不少,仗義直言的卻一個也沒有,哎,真是人心不古啊!

  “臭小子,走路不長眼睛,你把我兄弟給撞傷了,你說今天怎么辦?”

  幾個地痞流氓中的老大,一個一臉橫r,身材魁梧的大漢厲聲喝道:“如果你不給大爺一個滿意的答復,老子便拉你去見官。”

  “你們要多少?”

  楚江南連頭都沒有抬一下,當然也沒有看對方一樣,直接開門見山。

  “我兄弟的腿斷了,你賠個一百兩好了。”

  臉生橫r的大漢見楚江南如此上道,心中一喜,看來這小子不是第一次被勒索了,不然哪里會這么鎮定,平日里凡是這樣的情況,那些被圍住的家伙早就哭爹喊娘,大聲求饒了。

  楚江南利索的從懷中取出銀票,對方伸手接過,嘿嘿j笑兩聲,拍了拍他的肩膀,對方如此合作實在是出人意料。

  既然順利敲詐到了錢財,那也沒有繼續留難對方的必要,一臉橫r的家伙揮了揮手,皮笑r不笑的對楚江南說道:“小兄弟,下次小心一點,你可以走了。”

  楚江南卻不理他,徑直走到那個抱著腿在地上哀號的家伙身邊,抬腳在他身上輕輕踢了一下。

  對方明顯愣了一下,茫然的抬起頭,疑惑的看著楚江南,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干什么,其他人也被這變故搞得不明所以,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那一百兩是給你看腿的。”

  楚江南嘴角微翹,眼中卻沒有絲毫笑意,話音剛落,抬腳再次落下,這一腳卻是使了一些力氣,“咔”一聲 脆響,對方的腿是真的斷了,毫無花假。

  “啊!”

  一聲仿佛殺豬般的慘叫倏然響起,楚江南看著躺在地上,抱著斷腿打滾哀叫的家伙,點頭笑道:“嗯,這次叫的倒有點水平。”

  圍觀的人聽到那聲凄慘的哀號之后,知道要開打了,拳腳無眼,眾看客擔心殃及池魚,急忙一哄而散,遠遠躲開。

  第290章 日行一善

  “居然敢敲詐本少爺的,你們真是有種。”

  楚江南身形一晃,出現在收了自己銀票的那個大漢身前,抬手甩出一記響亮的耳光送給對方,對著一個膝撞狠狠問候了一下他的小腹。

  看到楚江南這溫順的肥羊突然變成了發狂的雄獅,幾個地痞流氓徹底呆住了,這世道變了,肥羊也會發火打人了,而且還這么狠。

  一臉橫r的漢子強忍著胸腹痙攣抽搐的劇痛,見自己都被人放倒了,而幾個手下還傻子一樣愣在那里,破口大罵:“給我打,廢了他,你們還楞著干什么?”

  聽到老大憤怒的喊話,幾個地痞流氓這才回過神來,剛才真是邪乎,居然被肥羊

  春滿香夏吧

  一時間表現出來的氣勢震住了,他們拋開顧慮,握著拳頭向楚江南沖了過去。

  就連楚江南自己都有點佩服自己了,昨晚被衙門的捕快圍著捉捕,今天又被一群黑道的地流氓著打殺,看來優秀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優秀,不管是黑夜還是白天。

  楚江南冷冷一笑,連黑榜高入手都被他打跑了,哪里會把這些螻蟻般不自量力的地痞混混放在眼里,不見他如何做勢,身影虛晃,忽左忽右,輕松愜意的避過了對方的圍攻。

  隨之而來的是接連不斷的慘叫哀號,試圖暴打的楚江南的地痞流氓被他暴打了,只見他們全都趴在地上,沒有缺胳膊少腿,不過一個月下不了床是可以預見的,嗯,不知道給的那一百兩湯藥費夠不夠?就算不夠,楚江南也不打算加錢了。

  “這位公子,別打了,別打了……”

  臉生橫r的大漢知道自己今天遇上硬茬了,臉上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對楚江南說道:“小的幾個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你,求你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撐船,高抬貴手放了我們吧?”

  看來對方《厚黑學》學的不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有幾分見風使舵的本事,至于以后來不來報復那又另當別論了。

  楚江南看了對方一眼,繞開倒在地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