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8 部分(1/2)

加入書簽

  餳剛械斗ㄕ嬲耐度蔥枰猩詈竦嗇諏Σ判校蝗灰簿橢皇且話愕囊渙韉斗u選?br /

  椎名由夜慢慢的加快出刀速度,這些時日苦練不墜,她已將刀招使的非常熟練,只見隨著她的出刀,刀影閃閃,刀影時而宛若蛟龍,時若飛蛇。

  隨著刀影的變化,慢慢的中上島美雪整個身影都被刀影包裹住,方圓三尺似乎都被全部都被刀光所籠罩,而且刀影還在不斷的擴大。

  很快椎名由夜便耗盡了力氣,收招停了下來,嬌喘吁吁,抬起臻首,卻發現楚江南正在不遠處看著自己,不知來了多久。

  椎名由夜急忙迎上前去,俏臉泛著誘人的暈紅,伸手拭了拭額間淋漓香汗,柔聲道:“主人。”

  “阿奴,你看我使一次。”

  楚江南微笑著點了點,對于她的刻苦勤奮很是滿意,伸手在椎名由夜手上一拂,原本握在她玉手中的忍刀不知如何便到了他的手掌中。

  楚江南緩慢行到院中,一聲長嘯,用上三成功力,刀走龍蛇,手中忍刀發出凌厲的刀光。

  轉瞬之間,楚江南劈出了三十六刀,把方圓一丈內的空間狠狠的切割著,無數“撕啦”的聲音響起,這是刀光相擊和擊在地下,劃破空氣的響聲。

  驀地,楚江南又是一聲曝喝,接連六十四刀,以八個方位劈出,每個方位劈出八刀,八八六十四刀,形成一個八卦刀陣,化為無數道刀光,把一丈內的地面化為粉碎。

  一聲怒吼,運起五成功力,透過忍刀s出一道寸許長的白芒,在身前的地上,“轟”的一聲地上出現一道半尺深,一丈長的的深坑來。

  手中那柄鋼筋打造的東瀛忍刀受不了楚江南狂暴霸道的天魔真氣,爆出絲絲裂痕,成了廢鐵。

  刀罡,楚江南剛才發出的正是無堅不摧的刀罡。

  刀罡是武林中最難練,同時也是最可怕的武功練到極致的表現,它無堅不摧,任何護體神功都不能阻擋而且刀罡是無訣可尋的,不像其他武功有法可比,有其訣可尋。

  當然這是相對而言,在絕對力量的防御面前,除非是絕對強橫無匹的力量,否則也是沒有多大作用的。

  相同的招式,楚江南使來卻比椎名由夜強了十倍不止,不過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如此輕易就使出了刀罡,要知道若是換作以前,他至少也要將功力提升至七八成,甚至九成才有可能催出刀罡。

  楚江南并不知道自己在修煉了《太上感應心經》的總綱口訣之后,身體得到了進一步的淬煉,而且功法自然運轉,與以往同樣功力使將出來的招式,威力卻不可同日而語。

  椎名由夜柔情依依的看著楚江南,眼中盡是震撼與迷醉之色,簡直把他當成神一樣崇拜,日本女人天生就是服從強者,對于禮義廉恥教育做的極其失敗。

  楚江南這個主人在椎名由夜心中是高大到不可戰勝的,因為她并沒有見過浪翻云和龐斑這等絕世高手,而在椎名由夜知道且見過其武功的人當中,只是封寒和水月大宗有和楚江南有一戰之力,而且勝負還是未知之數,可是他們一個是成名多年的黑榜高手,一個是幕府的身份高貴的首席教習,這對于她來說,實在是一件無比震駭的事情。

  知道楚江南還沒有早餐,椎名由夜這什么事情都把主人放在第一位的女奴便急急忙忙要去給他張羅。

  楚江南攔住她,他知道幾女練功之后都要先沐浴更衣的,便讓椎名由夜先洗個澡,換下身上被汗水浸濕的衣服之后再去替自己忙活早餐。

  椎名由夜嫣然一笑,感受到自己主人的身為女奴的她沒有一點強迫,甚至很是關心體貼的時候,心中感覺很溫馨甜蜜,依言先行洗浴去了。

  他當然不會浪費這段時間,想了一下,楚江南向著秋若晗的閨房走去,畢竟他昨天才把對方從少女變成了婦女,理應更加關懷才是,不然豈不是顯得太無情了。

  原本昨夜楚江南就想回來陪她的,不過他自家人知自家事,清楚的明白自己肯定不可能只是老老實實的抱著她安心睡覺,什么也不做,所以被挑起了欲火的他才沒有回來,也幸好他昨晚徹夜未歸,否則秋若晗花x新開,哪里經受得了他的暴虐?

  昨天處子破身,嬌嫩受創,今天卻是時過境遷,休息了整整一天,不知道傷有沒有好些,嗯,一點要仔細檢查一下才行,楚江南走在半路上,腦袋里已經開始yy了。

  來到秋若晗的閨房外,楚江南壞壞一笑,輕輕推門,應手而開。

  抬腿邁步沒有發出絲毫生息的楚江南走到床邊,看著床上海棠春睡的如玉佳人,嘴角含笑,眼中泛起溫柔之色。

  第314章 色色笑話

  秋若晗披散著長長的烏黑秀發,明媚的美眸輕輕閉合,能看見的只有那傾長纖細的睫毛,挺直秀氣的瓊鼻,潤澤柔軟的紅唇,嬌嫩滑膩的臉頰,真是嬌媚無雙,誘惑迷人。

  一身素白的紗衣包裹她苗條婀娜的嬌媚玉體,淡雅的顏色和她出塵的氣質分外搭配,看的楚江南暗中吞了口唾沫,眼中溫柔之色迅速被愛欲之色所取代。

  美艷動人的容顏似乎不斷對他發出誘惑的邀請,楚江南不由自主地接近那張無暇的臉龐,輕輕嗅了嗅她身體散發出的清雅芳香,目光貪婪的吞噬著她傲人的絕色容顏。

  但只是站著傻看顯然是無法滿足楚江南的,這就和精神糧食沒有辦法轉化成實體米面是一個道理。

  看了沒有多久,楚江南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觸摸她的沖動,他當然知道那嬌柔的肌膚是多么軟膩滑嫩,那美艷的紅唇是多么的甘美香甜,因為這些,昨天他都親自感受過。

  欲望不費吹灰之力就戰勝了吃理智,腦中的綺念漸漸轉化為行動,決定屈服于自己的獸欲的楚江南一雙y光大盛的雙眸緊緊盯在秋若晗柔若無骨的嬌軀上,再也移不開視線。

  楚江南邪邪一笑,坐在床邊,然后合衣在秋若晗身邊躺了下來,輕舒右臂,緩緩攬住她盈盈不堪一握的纖腰。

  “啊……是誰……”

  睡夢中的秋若晗立刻驚醒過來,便要用力掙扎,可是當看清楚江南容貌的時候,嬌軀瞬間酥軟下來。

  楚江南湊到秋若晗耳邊,咬著她嬌嫩的耳垂,柔聲道:“若晗,哥哥來叫你起床了,怎么太陽都曬p股了還不起來?”

  秋若晗纖細的蠻腰被楚江南大手攬住,頓時感覺一股電流陡然遍襲全身,芳心有如鹿撞,怦怦有聲。

  腰肢輕盈扭動,美眸含羞,秋若晗嬌聲道:“現在明明時辰尚早,而且若不是昨天你……那個……對人家使壞,我早起來了……”

  那個?使壞?楚江南啞然失笑,心中自知理虧,于是干笑兩聲,為了轉移話題,緊緊摟抱著秋若晗的嬌軀,恬不知恥道:“既然時辰尚早,那我們繼續睡吧!”

  秋若晗俏臉緋紅,輕啐一口,千嬌百媚的橫了楚江南一眼,羞澀道:“誰要和你繼續睡?”

  “反正我們昨天都睡過一次了。”

  楚江南y笑兩聲,繼續調羞懷中玉人,“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閉著眼睛做就行了……”

  “呀……你說什么呢……胡言亂語,也不知羞……”

  秋若晗聞言頓時面紅耳赤,羞不可仰,嗔道:“什么閉著眼睛做,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若晗,此時我方才發現你竟是一個如此敢做敢當的女子。”

  楚江南眼中閃過狡黠之色,面露驚容,疑惑道:“你竟不喜歡閉著眼睛做,嘿嘿,其實我也不喜歡,做這種事當然要睜著眼睛做才有樂趣?嘿嘿,不如我們現在就試一試。”

  聽到楚江南用這般肆無忌憚y言蕩語調羞自己,秋若晗雖然已經和他發生了親密關系,仍然感覺吃不消,急聲道:“你這……壞人……難道真要羞死人家才甘心么……”

  “好了好了,是我不對,我道歉總行了吧!”

  楚江南嘿嘿一笑,不再逗她,大手輕撫著秋若晗柔軟滑膩的腰身,但卻沒有進一步的動作,笑道:“不如我給你講個笑話?”

  秋若晗感受著楚江南放在自己腰間的手掌隔著紗衣傳來的陣陣火熱感覺,輕輕點了點頭,轉嗔為喜,俏皮道:“那要笑話好笑才行。”

  “保證好笑,不好笑能叫笑話嗎?”

  楚江南嘴角浮出一絲笑意,很y蕩那種,想了一下,壓低聲音道:“有一天,大象就問駱駝說:你的咪咪怎么長在背上?駱駝回答說:死遠點,我不和jj長在臉上的東西講話。蛇在旁邊聽了大象和駱駝的對話后一陣狂笑。大象扭頭對蛇說:笑個p,你個臉長在jj上的,沒資格。”

  一則盜版自后世網絡,家喻戶曉的經典笑話講完了,可是秋若晗卻沒有笑,不能強忍著那種,而是壓根一點笑意也沒有。

  “這是笑話?”

  秋若晗臉露茫然之色,不解道:“我怎么一點也不覺得好笑?”

  楚江南聞言大受打擊,心中極度郁悶,難道自己來到古代,用自己前世講笑話的天賦換了學武功的天賦?

  秋若晗見楚江南不說話,又把他剛才說的笑話琢磨了一遍,沒有發現又好笑的地方,于是問道:“少主,你說的咪咪和jj是什么東西?”

  楚江南頓時恍然大悟,秋若晗可是古代人,哪里明白如此隱諱的比喻,不過這也說明了她思想純潔,沒有受到不良氣息的感染,是個冰玉無暇的好姑娘。

  這個笑話如果是說給昨晚妙玉坊的葉紫菀和冰玉潔聽,即便她們以前沒有聽過“咪咪”和“jj”但是肯定也能從楚江南的語氣中猜出其含義,且八九不離十。

  “原來你不知道什么是咪咪和?”

  楚江南故意將咪咪和的發音重讀,一臉不懷好意,就像給j拜年的黃鼠狼,壞笑道:“那我解釋給你聽?”

  “你快說嘛,人家想知道。”

  秋若晗嬌笑點頭,她笑起來宛如山間百花怒放,嬌艷無比。

  楚江南澀澀(色色)笑笑,腆著臉說道:“法不傳六耳,你且附耳過來,我悄悄告訴你。”

  看見楚江南一副神神秘秘的樣子,沒有認清他邪惡本質的秋若晗也被勾起了興趣,再說現在自己整個人都躺他懷中了,還有什么不好意思,急忙將臻首靠在她頸項,玲瓏秀巧的耳垂湊到他唇邊。

  楚江南厚著臉皮把“咪咪”和“”的含義對秋若晗做了詳細而生動的解釋,就差沒我解褲來,你脫了衣,來個現場實物秀。

  “呸,你個壞人,這都是什么啊?”

  秋若晗貝齒輕輕咬著柔軟的芳唇,豐滿高聳的雙峰上下起伏,竭力抑制著心中羞澀,“真是……不要臉……”

  楚江南y笑著不說話,在他灼熱眼神的視下,虛月夜被瞧得玉臉泛紅,低垂臻首,嬌嗔道:“你總沒個正經,什么羞人的話也說的出口……”

  “這不是在你的強烈要求下我才解釋給你聽的么?”

  嘴角浮出一絲蕩意,楚江南嘿嘿笑道:“現在你現在總該明白那笑話的意思了吧?居然說不好笑。”

  “你真討厭,壞死了……”

  秋若晗握緊粉拳輕輕在楚江南胸口象征性地捶了一下,佯怒道:“你個壞人,哪里是講笑話,分明就是耍流氓。”

  “啊……”

  楚江南無恥的痛呼一聲,用手捂著胸口,仿佛不是挨了美人兒一記粉拳,而是受了一掌周星星的如來神掌。

  聽到楚江南大聲的叫痛呼疼,秋若晗頓時慌了手腳,急忙問道:“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失手打傷你了?”

  楚江南眼中閃過得意之色,旋又斂去,心中暗道:“秋若晗這丫頭昨天被自己破了身,怎么現在連智商也下降了,輕輕一拳也能將他打傷,豈不是走兩步,就氣喘如牛,走不動路了。這樣怎么干情報工作?不是昨天血流多了,貧血了吧!”

  占美女便宜正是好色男人的強項,楚江南趁機將頭深深埋入秋若晗豐滿高聳,渾圓如玉的雙峰玉r,陣陣淡雅幽香飄進鼻端,沁人心脾。

  秋若晗那飽滿碩大,溫潤堅挺的玉峰和楚江南的臉已經發生了最親密的接觸,陣陣熱氣香氣從她胸前傳到楚江南鼻腔,再傳到心腔,一股熊熊欲火“蹭蹭蹭”的往上竄。

  早上起來正是血氣充盈的時候,楚江南忍不住心中一蕩,胯下沉睡的巨w瞬間立了起來,昂首抬頭,欲與天公試比高。

  秋若晗突然感覺到一個堅硬火熱的大家伙緊緊!”

  秋若晗捏起粉拳,猛砸他的胸膛。

  “若晗,剛才快活么?”

  楚江南心中得意,雙手揉住她豐滿堅挺的酥胸,撫摸捏弄,逗得秋若晗嗯嚶嬌哼,那呻吟清笑醉人心弦,神仙聽了都要動凡心。

  秋若晗俏臉羞紅,輕點臻首,低聲道:“想不到男歡女愛,云雨之樂,竟是這樣極窮無窮。”

  嬌聲未落,她竟大著膽子伸手去摸楚江南寶貝,那兇物被秋若晗嫩手一觸,立刻堅硬如鐵,粗大熱脹,嚇的她急忙縮手不迭。

  楚江南忍不住哈哈大笑,眼中閃過戲謔之色,抓起她的手撫摸自己的寶貝,笑道:“娘子,你摸的為夫好舒服。”

  “哼……誰……誰要摸你……人家都說不理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