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二章沉重打擊(1/2)

加入書簽

  而結果也一如赤水所料。

  若非她早有準備,在軒轅仙尊爆發之時,她戒指空間休養生息數百年,才積累起來的那點成果,就差一點被毀于一旦了。

  這若是在榮耀樓,怕是整個榮耀樓都要被他震塌吧?

  赤水看著從靈泉湖,往四周蔓延開來的大小裂痕,心臟也是微抽,這下不用開鑿江河了,仙尊一怒,萬劍齊發,齊活了。

  她內心里還在吐槽,軒轅仙尊卻已經舉著冰棺,躍出了湖面,橫了她一眼,就離開了空間。

  赤水追了出來,早已經沒有了他的蹤影。

  她又靠在墻側思索著。

  天下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運靈族,軒轅家族,還有子珩,以及魔域昊城,這所有的所有牽扯到一起,就像是一團亂麻,就算是聰明如赤水,也看不清,理不清這中間的聯系。

  她只是隱隱覺得,冥冥中,似乎有一道意志在影響著這一切。

  以致于讓這一件又一件事情之間,環環相扣,又緊密相連,因此出現了這諸多巧合。

  關于這道意志,赤水第一時間想到的,自然是覺醒了的天道。

  但是,天道本身就是一個龐大的法則集合體,自有其運行規律和法則,就像它沒辦法直接對付修立道君一樣,它也不可能直接插手干預這一切。

  而除此之外,她想到了穹目,想到了百里宸極,想到了至今未曾蒙面的神秘的素和仙尊,以及在這個世界站在最巔峰的那些存在。

  她又搖搖頭,不可能是他們。

  他們就算再強,也是依附于這個世界而存在的。

  就算是跳出了整個格局的,諸如鶴前輩一樣的大能,想要插手此界的事情,不僅需要付出相當龐大的代價,也不可能做到悄無聲息,無痕可尋。

  赤水想得頭都大了,仍然沒想出個所以然來,她卻不知道,在與修立道君談判的現場,因為軒轅仙尊的闖入,都快鬧翻天了。

  以致于在星網上關注實時轉播的各族尊者,都是目瞪口呆。

  說實話,之前的談判一直不順利。

  對于修立道君而言,明明在他對面,也不過寥寥數人,但他卻憑空感覺,像是面對著上百人一樣的沉重壓迫感。

  無論他說什么,對面的人總能回得上來。

  不僅如此,對方還能從方方面面進行延伸,將他之前的打算,或后路堵得嚴嚴實實。

  讓他感覺到窒息。

  差點就又談不下去了,恰在這時,軒轅仙尊闖了進來,不得不說,在這一刻,修立道君心中甚至詭異地生出了一絲感激?

  不過很快,這絲感激就消彌于軒轅仙尊接下來的舉動中。

  只見軒轅仙尊一個劍步上前,揮手就是一劍劈來。

  修立道君又不是傻的,也沒有被限制行動能力,當然就要躲。

  不僅如此,好歹他身為堂堂道君,也是有氣性的,反手間就反擊了回去。

  就見眨眼間的功夫,整個談判會場就被徹底地毀了個干凈。

  在星網上注視著轉播的各路尊者:“”

  這絕對是添亂吧?是吧?是吧?

  眼見著他們占據了絕對優勢,只要乘勝追擊,不怕修立道君不肯妥協?結果軒轅仙尊這一闖進來,將他們前面的努力都荒廢了。

  此時的修立道君也高興不起來。

  之前就說了,他被天道壓制,龍困淺灘,軒轅仙尊那是誰?

  那是在整個尊者一眾中,靠武力行走天下的存在,他們兩個交手,高下立現。

  修立道君暗道棘手,不再戀戰,轉瞬間就往外遁去。

  這個世界當真沒法待了,他準備先行離開,待找到了大長老等人再說。

  但是軒轅仙尊會給他機會嗎?

  明顯不能。

  又因為軒轅仙尊胸中怒火叢生,下手更是毫不留情,可說是劍劍都直指要害。

  就算是修立道君境界足夠,也被對方逼得險象環生,狼狽不已。

  他心里也是詛咒連連,只覺得這個世界與他犯沖,他就不該來,他這哪里還有一介道君的氣概,自覺倒像是落水狗一般,備受欺凌,若是芳靈還在,若是她在

  修立道君本是發狠,想到芳靈又滯了下。

  這一切,本就是因她而起,就算是赤水,也是尋著她的足跡找去的。

  這就是她的報復嗎?

  修立道君苦笑了一聲,他一直都知道,芳靈聰敏至極,原本以為已經足夠了解,如今才發現,他從始于終都沒有看透過她,以致于她人都不在了,他依然深受她的影響。

  不提他內心是如何的復雜,兩大至高強者交手,旁觀者自然不可能袖手。

  他們不僅要忙著疏散人群,還要控制事態走向,免得牽連了無辜,更不能讓事件發展到難以收拾的地步。

  他們很忙的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