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報答(1/2)

加入書簽

  如何拒絕別人的好意是一門技術活。

  如果還要考慮對方的顏面和感受,那么這門技術就已經進入高精尖領域了。

  這兩年來江水源收到的好意遠超以前無數倍,卻仍然沒有熟練掌握其中的技巧,尤其對方還拿七十多歲老人家的睡眠質量作為要挾的時候。

  江水源想了又想才回答道:“兩江大學對我仁至義盡,我要是這么走了,肯定說不過去,所以本科階段我還是會在這里讀完的。但就像喬老您說的,這里學術氛圍和師資水平都不是很好,想要提高水平、開闊眼界,必須走出去多看看,不能做井底之蛙。喬老您對晚輩關愛有加,那我就斗膽提個要求,將來時機方便的時候,能不能請喬老帶我去金陵大學拜訪一下數學系的著名學者,讓我領略一下他們的風采?”

  “就這個?”老爺子顯然覺得他提的要求太不夠分量,“行吧,先這樣。不過實話實說,金陵大學數學系那兩個院士年紀都跟我差不多,到了我們這把年紀,想做學問都有心無力了,基本上脫離科研第一線,主要作用是鎮山門、當擺設。你想見見,當然是沒問題。但要想學東西、請教問題,最好還是找三四十歲當打之年的年青學者,他們思維更活躍、視野也更開闊,對你的幫助也更大。”

  江水源點頭表示受教:“這道理我明白。研究自然科學,尤其是數學,往往在二三十歲的時候最具想象力和創造力,也更容易出成果,所以菲爾茨獎只頒發給40歲以下的青年數學家。不過像國學、歷史這些需要厚積薄發的學科,高齡反而是優勢,因為豐富的人生閱歷、歲月的反復積淀會讓思考更深入,學問也更精粹。著名國學大師黃侃先生不就提出‘五十以前不著書’么?”

  搞歷史的喬老爺子就坐在對面,場面話還是要說的,否則會有當著和尚罵禿驢的嫌疑。

  喬方中笑著接過話頭:“那是以前,現在國學、歷史什么的也講究出名要趁早了。要是沒專著,副教授都評不上。要是45歲前沒拿到教授職稱,出去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喬老爺子又凌厲地瞪了他一眼,讓他乖乖閉嘴:“現在學風太浮躁了!不少年輕老師二三十歲就出了五六本專著,打開一看,擠干水分都不夠寫兩篇論文的,像什么話?小江你不要學他們!”

  江水源摸摸鼻子:實在抱歉,我十幾歲就寫了本《國學論難史話》。

  喬老爺子接著說道:“雖然你決定學數學,但國學那一塊也不要丟下。你國學功底那么扎實,要是不搞點研究,實在太可惜了!這樣吧,回去我給你開個書單,再列幾個題目,你抽空看看寫點東西。你之前不是寫過論文,還發表了么?我看過,寫得不錯,要接著寫。寫完了寄給我,我幫你改。”

  江水源愣住了:幫我改?

  別看老爺子衣著簡樸、干干瘦瘦的,就跟公園里遛彎的退休大爺一樣,可他卻是金陵大學國學院昭明學者特聘教授、國內著名的歷史學家。也就是搞人文社會科學的不能評院士,否則他絕對榜上有名。這樣的院士級大佬要親自指導我寫論文?這已經不是提攜、照顧那么簡單了,完全是榮耀王者帶著倔強青銅一起開黑一起我飛的節奏!

  江水源搓著手道:“謝謝、謝謝,能得到喬老您的指點,實在是晚輩三生有幸!”

  喬老爺子擺了擺手:“說這些就見外了!”

  喬方中繼續當他的捧哏:“對、對,咱們以后就是一家人,說這些就見外了!”

  喬老爺子又——欸,老爺子你怎么這回不瞪了?你不瞪,我心里有些慌啊!喂喂,喬一諾,你螓首微垂一臉嬌羞是幾個意思?咱們不是說好不準趁人之危恩將仇報的么?

  喬老爺子自然不知道江水源的內心大戲:“我有個學生叫隋文聰,在這個學校國學研究所當所長,待會兒我帶你去見見他。他們國文系的老師我也比較熟,我會提前打好招呼,你要是有什么問題,可以直接去找他們。另外,你喬叔和他們學校的一位校領導是大學同學,有事也可以幫上忙。總之,學習和生活上的事你都不用操心。”

  喬方中道:“沒錯,在兩江大學只有你欺負人的份兒,絕沒有人敢欺負你的。”

  “說什么胡話?小江這么溫文爾雅的人,怎么可能

章節目錄

管家婆公式一波中特 欧亚集团股票 如何买卖白银 股票作手回忆录txt 尚盈配资 期货配资公司合法吗 京东智投 今日股票推荐排名 趣操盘 000069股票行情 融金汇银配资